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098 不要偷襲好不好

蔣東把酒喝了,對鐘瑩說道:“鐘瑩,你可不夠意思啊,我喝酒,你喝飲料,但我喝完了,你才喝一點。”
  “我是女孩子嘛,你當然要讓我一點了。”鐘瑩盈盈一笑,撇了一下小嘴。她那嬌人的美容讓蔣東看了心里一跳,好象現在鐘瑩的身體長得比以前好了一點,再這樣下去,鐘瑩一定又是一個大美人。
  不過,這樣的美人今晚歸自己所有,會被自己脫光衣服在包廂里干,蔣東越想越興奮。鐘瑩已經喝了下有紅頭蒼蠅的飲料,不用過多久,她就會摟著自己喊要自己干她了。
  “呵呵,好,你是女孩子,我就讓你。你說,你要怎樣?你才把杯里的飲料喝完。”蔣東問道。如果鐘瑩把杯里的飲料全喝了,一定會更加興奮,到時玩起來更過癮。
  “我喝一口,你喝一杯,怎樣?”鐘瑩調皮地說道。
  “行,”蔣東看了看酒瓶,現沒有酒了,“沒酒了,我叫服務員拿酒來。”
  鐘瑩擺擺手說道:“不用這么麻煩,你喝旁邊的酒杯不就行了嗎?反正大家又沒有什么病。”
  蔣東想了想,點頭說道:“也好,反正我有時也喝轉頭的酒杯。”說完,蔣東拿起了豬頭的酒杯,“來,我們再喝。”
  當蔣東把豬頭的酒喝完后,他現鐘瑩又喝了一口,杯里還剩下一半的飲料。
  “來,我們繼續干,為了公平起見,你現在也喝飲料。”鐘瑩指了指旁邊小靜的飲料杯。
  “喝就喝,我還怕你嗎?”蔣東得意地說道。
  于是,蔣東與鐘瑩碰了兩次杯,鐘瑩杯里的飲料喝完了,蔣東也把臺上的酒和飲料全喝完。
  “怎樣,小瑩,我們還喝嗎?”蔣東瞇著眼睛看鐘瑩,怎么鐘瑩體內的藥性還不作,按理來說,她現在應該有點反應才對啊!要么坐立不安,要么感覺很熱脫衣服啊?
  “喝,我們還喝。”鐘瑩叫道。
  蔣東站起來搖搖手,招呼那邊的服務員,服務員過來后,蔣東叫她拿一瓶酒和飲料。等服務員走后,蔣東問鐘瑩,“小瑩,你感覺熱嗎?”
  “熱啊,我很熱,都快熱死了。”鐘瑩微微點了一下頭。
  “呵呵,這就對了,是不是熱得想脫衣服啊?”蔣東見鐘瑩的藥性開始作了,他說話也不再忌諱什么了。
  “去你的,你說話不正經,”鐘瑩嬌嗔地罵道。
  蔣東說道:“鐘瑩,我很想你,我一直想你當我的女朋友,你今晚當一下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不好,”鐘瑩站了起來,“我再去跳一會舞,然后回家。”
  “你不熱嗎?你還能跳舞?”蔣東奇怪了,鐘瑩的抵抗能力這么好嗎?這個時候她應該越來越熱,想著異性的安撫才對。咦?怎么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好象想干那種事情了?
  鐘瑩把椅子上的背包背好,說道:“蔣東,你喝醉了,我現在要回家。”
  “回家?呵呵,鐘瑩,你,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啊?你就在這陪我玩幾天,讓我爽一爽。”蔣東用力地甩了一下腦袋,他感覺自己的頭有點暈,全身熱,熱血沸騰。
  “蔣東,看來我看錯你了,你是一個壞人,你怎么能對我說這種話?”鐘瑩有點生氣地說道。
  蔣東見這個時候了,自己不需要扮演綿羊的角色,是自己顯示狼性的時候了。“鐘瑩,你媽的不要給臉不要臉,你最好乖乖地聽話,要不然,我弄完你,還叫二十個兄弟排隊弄你。”
  鐘瑩也哈哈地說道:“蔣東,你終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哼,你不要以為我是小女孩就好欺負,我告訴你,要玩我,你還嫩了一點。”
  “你,你體內的****沒有作?”蔣東驚訝了。
  “我都沒有吃,怎么會作呢?倒是你,你吃了什么紅頭蒼蠅****,現在應該作了吧?”鐘瑩向蔣東調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你也知道紅頭蒼蠅?你說我吃了****?”蔣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這怎么可能呢?當時自己明明喝的是酒,而鐘瑩喝的是那杯****飲料。他還沒有罪,不會連酒和飲料都分不出。
  鐘瑩說道:“是啊,蔣東,我開始還以為天明哥哥不想我出來玩,故意騙我你是一個壞人,沒有想到你真的是壞人。可惜了,本小姐冰雪聰明,你是騙不到我的。”
  “你是怎么識穿我的?”蔣東不明白地說道。
  “我的背包。”鐘瑩拍了拍背后的包,我包里有******,而我們去跳舞的時候,我故意跑到洗手間里聽了一下,果然聽到你跟豬頭的說話。”這******是鐘瑩問小蘇他們要來玩的,還要還給他們呢!
  “那你說我喝了****,這是怎么回事?”蔣東問道。
  鐘瑩說道:“你剛才已經喝了你給我下****的飲料。”
  “不可能,我一直看著你,你怎么會調我的杯,而且你的是飲料我的是酒。”蔣東感覺自己的頭越來越熱,額頭上也出汗了。
  “我開始是沒有調你的杯,在我問你那個生日的人是誰時,我就把我的杯跟旁邊小靜的杯調了一下,所以,我其實喝的是小靜的飲料。后來,你就喝了那杯****飲料了。蔣東,味道怎樣?嘻嘻,”鐘瑩覺得今晚的事情太好玩了,比跳舞還好玩,不知道蔣東喝了****是怎么反應,她一直在等著看蔣東的反應,要不然她早就走了。
  “鐘瑩,我要玩死你,”蔣東怒瞪著鐘瑩,他的身體在****的作用下,慢慢地產生變化,“咔察咔察”,由于蔣東的身體恢復到原樣,他的衣服被強壯高大的身體給撐破。
  “哇,好精彩啊,蔣東,你會變身啊?”鐘瑩不知道蔣東原來的身體就是這樣。
  蔣東怒喝一聲,接著他向鐘瑩飛過去,他要把鐘瑩抓住,好好解自己的****。
  看到蔣東飛過來,鐘瑩馬上住后一飄,躲過蔣東那猛烈的一抓“啪啦啪啦”,由于蔣東站不住腳,撞在酒桌上,把酒桌給撞翻了。
  “蔣東,我可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的武功這么厲害,原來你以前一直在偽裝自己。”鐘瑩對蔣東說道。不用過多久,蔣東的****就會作,就算蔣東的武功不錯,他也對自己構不成什么威脅。
  蔣東的這一摔,馬上吸引其它人的注意。音樂馬上停了下來,其它人向這邊沖過來。
  “嘩,這么多人,不知道他們的武功怎樣?”鐘瑩高興地說道。看來,今晚又有架打了。鐘瑩在心里暗暗高興。
  “我要,”蔣東體內的藥性作了,他現在想著要找一個女人好好泄一下,他現在的衣服本來就破了,他的下面又撐了起來,讓他的手下們奇怪萬分。老大不是給那個小女孩吃****嗎?怎么他現在好象吃了****的樣子。
  “老大,你怎么了?”豬頭拍慣蔣東的馬屁,他見蔣東從地上爬起來,馬上跑過去扶著蔣東。
  蔣東呼了一口氣,“豬頭,快,給我抓住鐘瑩,我要上她,我快受不了了。”說完,蔣東又向鐘瑩撲過去。雖然蔣東的武功厲害,但他體內熱火焚身,腦袋不是那么好使。當鐘瑩又避開后,蔣東就往身邊的一個人抱過去。
  “啊,老大,我是豬頭啊,我是男的。”豬頭拼命地喊著。現在的蔣東衣服破得不能再破,而且他還抓著自己的胸膛,這讓豬頭心里直打冷顫。雖然自己是要拼命拍老大的馬屁,但自己不是同志啊!
  “媽的,你給我滾,”蔣東把豬頭一腳踢開,“我要上鐘瑩,我要上女人。”那紅頭蒼蠅作得很快,蔣東現在頭腦開始暈得不清不楚了。
  “大家上,把鐘瑩抓住。”豬頭大聲叫道。如果不把鐘瑩抓住,萬一老大要拿自己爆菊花的話,那自己就完了。
  但是,那些武功一般的手下哪是鐘瑩的對手,沒有過多久,他們就被鐘瑩打得趴在地上慘叫著。蔣東以為鐘瑩的武功不是很高,就算高,自己也可以對付。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鐘瑩不但沒有喝到****的飲料,還讓自己喝了。
  現在的蔣東就像一個情的猩猩一樣,到處撲人,他哪管是不是鐘瑩了。
  “老大,是我啊,我是男的,哎呀!”某個打手出一聲慘叫,他的**被蔣東給捏疼了。
  “嘻嘻,你們慢怪玩,快放學了,我要回家了。”鐘瑩邊說邊往門口飛去,門口還站著兩個打手,但被鐘瑩一人一腳,踢得躺在地上叫爹娘。
  豬頭看不是事了,他忙拉過小靜,“小靜,你過去給老大干一下,他吃了紅頭蒼蠅,如果不找個女人泄一下,就會熱火焚身而死的。”
  蔣東抱住向自己走過來的小靜,接著用力一撕,小靜的上衣就被他撕破了。
  “蔣東,我們去包廂房,”小靜紅著臉害羞地說道。這里是酒吧的大廳,這么多人看著,哪能在這里干那種事情呢?
  蔣東哪還聽得進小靜的話,他把小靜的褲子撕掉后,接著把她的雙腿張開,然后就往小靜的那里沖了進去。
  “啊!”小靜皺著眉頭慘叫。在這樣的場合做那種事情,她的心本來就不安,那里也干得要命,現在被蔣東這樣沖進去,她不疼才怪。
  “嘩,難道小靜還是處子?叫得這么引人?”有些打手暗暗想著。現在沒有人說跑開不看,像現在這樣的現場直播情景,比看片還過癮,誰會舍得假正經跑開不看呢?特別是蔣東拼命地干著,小靜咬著牙皺著眉暗暗承受,大家恨不得自己就是蔣東,好好在小靜的身上用力地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