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92 我們不會有事

何桃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氣呼呼地坐在陳天明的身邊,然后一邊掐著陳天明的軟腰肉,一邊小聲在他的耳邊說道:“你這個風流鬼,你是不是又想找多一個?”
  陳天明齜著牙小聲說道:“哎呀,何桃,你輕一點。不是啊,我也不知道厲老師要來,她是跟著鄧老師過來,我是冤枉的。”
  “哼,是你故意告訴她我們在這里吃飯的?要不然,哪有這么巧?”何桃想著上次厲老師跟自己爭給飯錢,還想跟自己搶陳天明,這口氣她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我真的沒有,要不然你可以問鄧老師。”陳天明苦著臉,為什么好人這么難啊?那個厲老師也是的,自己明明跟她說清楚了,她搞什么鬼啊?
  厲老師聽到陳天明與何桃的對話,她向何桃微微一笑,“何老師,你就不要怪天明了,是我纏著要來的,不關他的事。再說了,何老師你是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啊?要不然也不用看這么緊天明,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你著急也沒有用。”
  何桃聽厲老師這樣說生氣了,“厲老師,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不要這么不要臉好不好?想搶人家的男朋友?”厲老師仗著自己家里有點錢,有什么了不起。
  “嘻嘻,笑話,誰搶男朋友啊?現在是戀愛自由,你有本事就看好自己的,不要讓他喜歡別人。”厲老師一語雙關,好象是在暗示何桃沒有本事看好陳天明,讓他在外面勾三搭四。
  陳天明一聽就火了,“厲老師,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這里是吃飯的地方,不是你家,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要請你出去了。”明也沒有想到厲老師會越說越過分,看來自己留她在這里吃飯是錯誤的。
  厲老師被陳天明一罵,她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道:“陳老師,不好意思,我剛才說話說過了,不過,如果沒有人針對我的話,我也不會氣得亂說話。”
  鄧老師看到何桃與厲老師吵起來,他也急忙勸著,“小厲,你不要吵了,大家都是同事,沒有必要這樣。”
  “哼,”厲老師也不說話,坐在一邊轉過頭不看何桃了。
  “哼,”何桃也轉過頭看另一邊。
  鐘瑩剛才還是很興奮的,她以為何桃與厲老師要打起來,就算是不打也可能會大吵一頓,可沒有想到就這樣收場了,讓她覺得沒有意思。“唉,不吵了,那我們就吃飯!還有誰嗎?天明哥哥,如果沒有誰的話,你就叫人上菜!”鐘瑩嘆著氣。
  陳天明看了看,說道:“還有吳青和小珠老師呢?他們兩個人怎么搞的,到現在還沒有來?”
  “我們是打車來的,小珠好象是要等吳青,她說一會就過來。”何桃說道。
  “咔”,門開了,吳青和小珠走了進來。
  “小珠,吳青,我們正說著你們呢,沒有想到你們就來了。”何桃見小珠他們來了,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吳青,他的頭發全豎了起來,陳天明不由驚訝地說道:“咦,吳青,你的頭發怎么變成這樣了?你也太那個了?不就是吃頓飯嗎?你至于去美容院再做一個頭發嗎?你昨晚的發型不是也蠻可以的嘛!”
  “天明,我找你有點事情,”吳青拉了一下陳天明的衣服。
  陳天明對那邊的服務員叫道:“小姐,麻煩你讓人上菜,我們人齊了。”說完,陳天明與吳青走到一邊。“吳青,到底是什么事情?”
  “天明,你昨晚說的那個辦法好象沒有什么用?”吳青小聲說道。
  “哪個辦法啊?1.”陳天明糊涂了。
  “就是那個用電電那里的辦法,”昨晚吳青自己試了,沒有想到那電真不簡單,他把剛買回來的變壓器調好,然后就對著自己的那里一電,那又麻又疼的感覺馬上從他的寶貝發出,接著他一聲慘叫,急忙把電拉開。小珠還以為他干什么,不過還好他已經把門閂上。
  后來,吳青還是咬著牙又電了不少時間,當他實在忍不住發出一聲泣天地哭鬼神的尖叫后,小珠又拼命地敲門,他才不再電了。
  后來,他洗完澡想跟小珠試試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比以前厲害的時候,發現自己那里麻麻的硬不起來了。如果不是今天早上吳青試著還可以跟小珠做那種事情,他真的是馬上找陳天明拼命。不過,吳青感覺自己還是跟以前那樣,沒有延長什么時間。
  而且,吳青還發現自己起床后,頭發變了樣,就好象自己去美容院電了頭發似的,害得他把頭發弄了一個上午才去學校。
  “你的朋友試了?”陳天明看到吳青的頭發明白是什么事情了,m的,他以為吳青不相信呢?沒有想到昨天晚上他就自己試了。
  “是啊,是啊,他試了,一早就打電話給我說不行。”吳青拼命地點頭。他怎么可能會承認自己不行呢?
  “吳青,你要鄭重再鄭重地告訴你的朋友,”陳天明一本正經地說道,“由于他的體質不行,他不適合用這個辦法提高自己的那種能力,他還是另尋高明!”
  吳青一聽,苦著臉說道:“天明,你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沒有了!”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這個吳青也太厲害了,本來陳天明還想跟他開玩笑說用502膠水試一下,如果把全粘成硬硬的,可能就不會軟了。但陳天明怕吳青真的那樣做,造成他完全不行的話,那自己就罪大了。
  “你再想想,”吳青還不死心。
  “真的,如果有我會告訴你的。”陳天明想了想,看來自己是要給吳青找一些十全大補酒,或者補腎的藥給他吃才行,這個應該是吃不壞人的。
  吳青握著陳天明的手,“天明,你一定要記住啊,如果有就馬上告訴我。”
  “我忘了誰也不會忘了你啊!”陳天明拍拍吳青的肩膀,“走,我們先吃飯,一會我給你點一蛇酒,聽說對男人有用的。”
  “對,對那個有用?”吳青兩眼放光。
  “是,”陳天明點點頭。
  吳青轉過身往回走,他看到李欣怡和厲老師,小眼睛馬上放出光來,“欣怡,厲老師,你們來了!”他邊說邊流著口水,那付樣子要說多丟人就有多丟人。
  小珠看了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她走上前拉著吳青的手臂就好象老鷹拉小雞似的,“吳青,你沒長眼睛啊,人家早就來了。走,到我的身邊坐。”
  “啪”的一聲,吳青被小珠推倒在椅子上。陳天明看了暗想,在床上,小珠會不會也是這樣對付吳青呢?
  服務員上菜了,吳青馬上變成主角,他把好菜先挾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再幫美女李欣怡和厲老師挾。如果不是小珠狠狠地踢他一腳,他可能差點忘了幫小珠夾。
  “天明,你說的那個酒上了沒有?”吳青左看右看也沒有發現什么蛇酒。
  “噢,我差點忘了,小姐,幫我上瓶好點的蛇酒。”陳天明叫道。陳天明想著吳青真的聽自己的話,用電來電他的小**,自己是要好好地補償一下他,要不然真的把他弄成不行了,那就罪過了。
  大家吃完飯后,吳青怕要自己付帳,急忙拉著小珠跑了。反正他也知道,小珠在他的旁邊,他是不可能再去泡別的美女。
  厲老師還不想走,她故意走到陳天明面前問道:“天明,你可以說一下京城的事情嗎?我好想去京城,不知道放假上去找你,你歡迎不歡迎?”
  何桃怕陳天明亂承諾著什么,急忙踢了陳天明一腳。
  陳天明捂著自己被踢疼的腳,說道:“我哪有時間陪你啊?你還是找別人!”
  “鄧老師,要不我們放假一起去,還有李校長,你有興趣去嗎?我請你們去。”厲老師說道。
  “我去。”鐘瑩舉起手叫起來。
  “小瑩,你不要說話,你想去,到時我帶你去就行了。”何桃見鐘瑩不幫自己,不由拉了她一下。
  “何桃姐姐,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反悔。”鐘瑩高興地說道。
  鄧老師也高興地說道:“厲老師,我們去玩要你出錢,這怎么好意思啊?”
  厲老師笑道:“沒事的,反正大家高興嘛,李校長。你有空去嗎?”
  “到時候再,”李欣怡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添亂,以免何桃下不了臺。
  “厲老師,我有事想走了,”鄧老師見時間也不早了,他想回學校。
  “好,”厲老師見鄧老師要走,自己是陪他來的,也不好自己留下來。她對陳天明說道:“陳老師,你什么時候去京城?”
  “過兩天,具體時間還不定。”陳天明沒有想到厲老師問他是另有目的,他還以為厲老師想纏著自己。
  厲老師與大家握手道別,當她握著陳天明的手時,她小聲地說道:“天明,你走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送你機,好不好?”說完,她的手指輕輕地在陳天明的手心內劃了幾下。
  當何桃剛要發作時,厲老師馬上松開陳天明的手,笑著走出去了。她懂得利用人的心理和弱點,讓何桃想發火也發不出來。
  “這個厲老師有問題,”何桃生氣地說道。
  “是啊,她也太那個了,明明知道何桃是天明的女朋友,她還要搶,好象搶什么寶貝似的。”說到這里,李欣怡發現自己說錯了,自己不是也想著靠近陳天明嗎?于是,她馬上不說了。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這就是有錢人的通病,以為有點錢就很了不起。何桃,你不要管厲老師,我才不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