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91 守住門口

當宋顯耀趕到樓下時,就發現那里圍了不少的學生,蔣東帶著幾個混混學生,而孫蔚廷那邊也有四個人,他們在那里大聲地吵著。肖倩倩與彭霜有點害怕地被圍在里面,她們雙手抱胸,好象怕被別人占便宜。
  “蔣東,你在學校怎樣橫行我不管,但你不能欺負我們班的同學,”孫蔚廷義正辭嚴地說道。
  蔣東冷冷地看著孫蔚廷,“誰知道她們是你們班的?再說,你們班的又怎樣?難道鑲金了?”聽到蔣東這樣說,他旁邊的幾個學生混混哈哈大笑起來。
  孫蔚廷看著旁邊的大眼和豬頭,他們是蔣東的走狗,經常跟著為非作歹,就算被學校處分了,他們有錢又拿他們沒有辦法。“反正我不會讓你們欺負我們班的同學。”孫蔚廷邊說邊沖上前,要把肖倩倩和彭霜拉回來。
  大眼與豬頭見狀,急忙要打孫蔚廷,但被孫蔚廷用手格開,硬是把肖倩倩和彭霜拉回來。“倩倩,你們沒事?”孫蔚廷關心地問道。
  “沒,沒事,”肖倩倩搖搖頭說道。雖然蔣東他們把她倆圍起來,但沒有做什么過激的行為。
  蔣東見孫蔚廷搶走了肖倩倩她們,不由生氣地說道:“孫蔚延,你媽的是不是想找死,我的事你也敢管?”
  “我管了,你又怎樣?”孫蔚廷不客氣了。雖然蔣東跟外面的黑幫有聯系,但外面有陳天明的人看著他,現在是小六負責,不過孫蔚廷不知道,只有宋顯耀知道其中關系。
  “我現在就弄死你,”蔣東握緊拳頭準備要打孫蔚廷。
  宋顯耀看到他們要打起來,急中生智,他大叫一聲,“政教主任了。”為了加強紀律,學校重新任命了一個新的主任。
  聽到政教主任來了,蔣東也不敢太惹事,他狠狠地瞪了孫蔚延一眼,“孫蔚廷,你媽的給我記著,你不會有好果子吃的。”說完,他急忙帶著其它學生混混跑了。
  而其它學生見沒有戲后,政教主任又要來,他們也跑開,不想惹上麻煩。
  宋顯耀走到彭霜的旁邊,關心地問道:“彭霜,你怎樣了?”
  “我沒事,”彭霜對宋顯耀還是有點好感,但剛才當英雄的卻是孫蔚廷,像她們這種年齡的女孩,喜歡英雄多一點,。雖然當時宋顯耀叫了一聲,但彭霜卻希望宋顯耀像孫蔚廷一樣,勇敢地站出來跟壞事情作斗爭。
  “沒事就驕傲,”宋顯耀也不敢表示出自己對彭霜過多的關心。陳天明在臨走時,也給他傳了兩年的內力,他現在的武功比孫蔚延的還要高,但他不是主動惹事的人,該自己出手的時候他會出手。
  孫蔚廷擺擺手,“倩倩,彭霜,你們快回宿舍!”
  晚上,賈道才靜靜地站在一處荒廢的工地上,涼爽的夜風把他的衣服吹了起來,但他還是閉上眼睛感受這涼爽之風。
  “來了嗎?”賈道才輕輕地說一句,但他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是,我來了,”一道人影飛在賈道才的身邊,恭敬地說道。
  “那好,你,”賈道才說道。
  人影低著頭說道:“根據我們的人回報,陳天明確實還有一處私宅,不過那里戒備森嚴,我們的人想潛入也沒有辦法。估計那里的安全指數跟安安保全公司里面差不多,陳天明的女人也是住在那里。”
  “陳天明有多少女人住在里面?”賈道才問道。
  “具體不知道,何桃、鐘瑩、還有另外幾個女人都在那里,陳天明的父母也在,”人影想了想說道。
  “那個李欣怡是陳天明的女人嗎?整理于.”
  人影搖搖頭,“不是,我試探過了,李欣怡還是處子,她和陳天明只是屬于那種暖昧關系。今天晚上陳天明就去看李欣怡,不過只是不久就出來了,可能是有事情要談,以后李欣怡是管陳天明的。”
  “現在的計劃有變,你明天開始派人盯著陳天明的女人,發現她們落單就向她們下手,還有,你也可以對陳天明下手了。”賈道才說道。
  “不,不是讓我引誘陳天明嗎?”那人影慢慢地抬起頭,她居然是厲老師。“我已經接手團委的工作,以后跟陳天明有很多時間在一起。”
  “我不是說計劃有變嗎?小厲,你喜歡上陳天明了?”賈道才的臉陰沉了一下。
  厲老師急忙說道:“不是,我會服從命令。”
  “那好,盡你們的能力下手,但有一個前提,就是在保證你們的安全情況下,如果沒有把握保證安全,就不要下手。”賈道才說道。
  “謝謝你對我們的愛護。”厲老師感激地說道。賈道才的話,讓她的心里非常受用。
  “好,你走,小心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賈道才揮揮手。
  厲老師點點頭,她往前一躍,直接從樓頂飛了下去。
  不一會兒,暗處飛出一道人影,是蔣東。
  “舅舅,我們為什么要改變計劃啊?以我們現在的人力,要對付陳天明,只能會暴露我們自己。”蔣東擔心地說道。今天晚上調戲高一(1)班的女學生,也是賈道才的一個計劃。
  “這次是要暴露一點,但不會很多,我們要讓陳天明知道這里的危險,讓他不要上京城,這可是你三叔公的意思。”賈道才奸笑著。
  “噢,我明白了,三叔公讓我們在m市牽制住陳天明,對他的家人和學生下手,讓他顧此失彼去不了京城。”蔣東也不是傻子,經過賈道才的點撥,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賈道才高興地說道:“你明白就好,先生每做一件事情,都有他的意思。我們不要多管,只管去執行就行。雖然以我們在m市的力量殺不了陳天明,但對付他的家人和學生還是可以,陳天明會緊張一段時間的。”
  畢竟賈道才掌握的是國安的力量,要對付陳天明這樣特特殊的人是不能動用國家的力量。如果能有老掌握的那個組織力量,是可以把陳天明家里端了,但賈道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為了殺陳天明的家人而暴露那個神秘組織,是得不償失。
  “舅舅,那我去安排了,呵呵,這次一定可以玩得很大,”蔣東高興地笑著。
  “對了,你不是對鐘向亮的女兒鐘瑩有意思嗎?你這次也可以在她那里下點功夫。”賈道才陰森森地說道。
  “好啊,我等這一天太久了。”蔣東拍著大腿說道。
  看著蔣東離去的身影,賈道才暗暗陰笑,殺陳天明他沒有把握,但把陳天明留在m市,他應該是可以做到的。看來,先生發現陳天明是一個禍害,不想他到處跑了。
  上次派人殺陳天明的事情,賈道才也是知道的,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狡猾,能把先生的計謀看破,白白損失組織幾十人。不過,以后應該不會這樣了。想到這里,賈道才也微微向前走著,他身影一晃,直接飛下樓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中午,陳天明剛起床后就往輝煌酒店趕去。為了馮蕓,昨晚他在公司里睡。可昨天晚上馮蕓非常惡作劇,三更半夜也沒有睡,她看電視開得很大聲,把大家也吵得睡不著。后來,陳天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他一起來發現快中午了。
  他在車里打完電話后,車就到了輝煌酒店。還好昨天晚上他已經訂好房間,跟何桃說了一下,何桃已經跟大家說了。
  陳天明剛坐下,外面就有人進來了,是鄧老師和厲老師。陳天明看到厲老師也來,不由皺著眉頭,他可是沒有請她來的,她怎么自己來呢?
  鄧老師好象看到陳天明的不悅,他急忙說道:“天明,不好意思,剛才厲老師說想請我吃飯有事情跟我說,我見都是中午了,便讓她一跟我過來。”
  厲老師也說道:“鄧老師,看來天明是不歡迎我,那算了,你們先吃飯,我在下面一樓的大廳等你。”
  陳天明見厲老師都來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叫她回去,他只好說道:“算了,你竟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大家吃一個簡單的便飯。”
  “天明,你對我真好。”厲老師的眼睛一亮,像小鳥依人地跑到陳天明的身邊甜甜地笑著。
  陳天明急忙往后退兩步,一會何桃就要來了,如果她看到厲老師跟自己親密,她一定會砍死自己的。“厲老師,鄧老師,你們請坐,不要客氣。我已經點了菜,只要人來齊就可以上菜了。”
  “呵呵,天明,還是你大方,如果不是你和厲老師經常請我來這里吃飯,我是來不了這樣高級的地方吃飯。”鄧老師說的是實情,就算這樣的包房也要最低消費三千,一般人來輝煌酒店吃飯,都是在大廳里吃那最低消費的三百,而且還是幾個人過來。
  “鄧老師,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這個班主任真是名副不實啊!一會你要好好喝上一杯,當是我對你的感謝。”陳天明笑道。
  “這個沒有問題,我就是喜歡喝兩杯。”鄧老師也笑著。王校長說了,他提主任的事情已經落實,下個學期回來就可以考察公布。因此,現在鄧老師在學校里干活可是最積極的一個,只要誰開口,他能辦到的馬上幫忙。
  這時,門又開了,何桃、李欣怡和鐘瑩走進來。當何桃看到那邊滿臉笑容的厲老師,她的臉色變了一下。
  “何桃姐姐,天明哥哥又想要風流了,”鐘瑩好像唯恐天下不亂,她偷偷地看了厲老師一眼、然后小聲地對何桃告狀。
  聽到鐘瑩這拌說,何桃的臉色又是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