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086 應該受表揚

杜副局長看著面前的情景呆了眼,這是怎么回事啊?面前的這兩個老師爭著要付錢,好象那帳單上不是八萬是八百似的。開始杜副局長一聽這頓飯吃了八萬,他也嚇了一跳。雖然說經過他手上的稅有過億,但那是公家的錢,像這樣一吃就八萬他很少遇到。
  而且剛才來吃飯的時候,他看到趙貴像這里的主人似的,他以為這里最有錢最能說話的是趙貴,沒有想到趙貴卻被陳天明與何桃激得說不出話來。
  “何桃?”杜副局長腦子里閃了一下,剛才那個男老師好像叫女老師“何桃”,難道她是主管公安的何副市長女兒?杜副局長越看何桃越像了。像他們在官場上混的人,多少要了解一些主要領導的事情和家人,以免到時得罪了領導的家人可不好。而且何桃當時也陪何連出席過電視直播,他有點印象。
  趙貴不好意思地向杜副局長點頭哈腰,“杜局長,讓你著笑話了,今天這飯說好是我請的,這些錢對我來說是小意思,要不,你先回去,我跟親戚們再聊聊。”趙貴想著等杜副局長離開后,再讓陳天明付帳。
  一個窮老師在搞什么亂?他肯定是想自己出丑,才故意說他們付帳的。趙貴越想越生氣,恨不得現在就叫陳天明給錢了。
  杜副局長哪會現在就走,現在可是跟領導家屬打好關系的機會,他只是東區稅務局的,遇到區領導都點頭哈腰,況且現在是副市長的千金。不過,杜副局長還是想要弄清楚一點。“何桃老師,你是在九中教書的嗎?”杜副局長小心翼翼地問道。
  “是啊,”何桃沒有想到杜副局長這樣問。
  “陳老師,你也是九中的?”杜副局長也問陳天明。根據情報顯示,何連副市長的女兒在九中的,他未來的女婿姓陳,也是九中的。
  “是啊,怎么了?”陳天明不悅了。
  杜副局長急忙笑道:“沒有什么,呵呵,何老師,怪不得我看你眼熟,原來我在電視上看過你,你當時和你爸在一起。”
  何桃皺了一下眉,不高興了,“杜副局長,你說我爸干什么?”
  “對,不好意思,我說錯了,”杜副局長說道。“今天這次的飯我來請,我怎么能讓何老師請我吃飯呢?”
  “不行,我請,”趙貴一聽杜副局長要請,慌得急忙插嘴。
  “你們誰也不能跟我搶,”杜副局長大聲說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如果自己搭上何連副市長這條線,以后就飛黃騰達了。杜副局長真想抽自己幾記耳光,都吃了這么久的飯,自己怎么就認不出何桃呢?聽說何連就這么一個女兒,他很聽女兒的話。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杜副局長,這飯我們可不敢讓你請,因為這是我們親戚吃飯,如果你要請的話,你到隔壁去另外開一個房間,跟我表舅再吃八萬。如果你訂不了房,我可以幫你訂。”
  杜副局長聽了訕訕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說話,剛才他也看到了,陳天明這個表舅與陳天明的關系不好,指望趙貴溝通關系是不可能的。還有,剛才他在旁邊也看不起陳天明他們,這次慘了,被趙貴害慘了。早知道這樣,自己還不如不來吃這個飯。對于他來說,官途比美女更重要。
  趙貴聽陳天明的話生氣了,他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走到杜副局長的身邊小聲說道:“杜局長,你不要生氣,我這表外甥不會說話,一會我會教訓他的。”
  “趙貴,我給你害慘了,”杜副局長小聲地罵著趙責,“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我,我怎么了?”趙貴蒙了。
  “你連自己的親戚是什么關系也不知道,胡亂在貶低他們,你知道嗎?你找你的親戚幫忙,好過我幾百倍。”杜副局長說道。
  趙貴說道:“杜副局長,我聽不明白啊?,.1.(1.”
  “我告訴你,你們的這兩個親戚都是不簡單的,不要說他們出這八萬塊飯錢,就算叫我出,我也高興得要命。m市很多人想幫他們出,都找不到機會啊!”杜副局長說道。
  “有,有這樣的事?”趙貴蒙了。
  “你那表外甥的女朋友,你知道她是誰嗎?”杜副局長說道,“她是m市何連副市長的女兒何桃,我都不知道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剛才你還這樣說他們,你死定了。”杜副局長悲哀地看著趙貴,他間接得罪了何連,誰敢出面幫他。
  何連雖然是副市長,但他的威望和能耐在m市是眾人皆知,連市委書記和市長有時都要買他的帳。
  “那,那我怎么辦?”趙貴現在連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就要好好地討好陳天明他們。
  “我怎么知道你?”杜副局長急忙走到何桃的身邊,不好意思地說道:“何老師,我剛才喝了一點酒,說話說得太沖,請你不要介意,今天這飯我請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何桃說道:“杜副局長,沒有什么介不介意的,你們談你們的事,我們吃我們的飯,各不相關。”
  陳天明把自己的卡遞給服務員,讓服務員結帳。
  “天明,還是表舅來,”趙貴看到陳天明手中的輝煌酒店高級vip會員卡,眼睛不由一亮。持這種卡的人,可以在輝煌酒店先吃飯,一個月后再付錢。他很多朋友都沒有,只是有個別很有錢的朋友才有。
  “不用了,表舅,以前都是你請我們家吃飯,這頓就讓我來。”陳天明笑了笑,“服務員,快點結帳,我們還有事。”
  雖然趙貴堅持要付帳,但服務員還是聽陳天明的,因為陳天明持有高級vip會員卡,身份和享受的服務是不一樣的。
  “杜副局長,如果沒有什么事,你就先走!”陳天明不客氣地說道。“另外,我表姐對你不感冒,請你不要纏著她,要不然,后果將會很嚴重,你自己考慮清楚。”說完,陳天明的目光盯著杜副局長,好象要把他的皮剝下來似的。
  杜副局長被陳天明盯著,感覺陳天明的目光就要刺透自己一般,他害怕得大氣也不敢喘。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剛才他最怕何桃的,現在覺得陳天明更加可怕。
  “不,我不會的,陳老師,請你相信我。”害怕的杜副局長急忙跟大家道別,慌地跑出去了。
  大家到了輝煌酒店的樓下,趙貴去拿車。
  不一會兒,表舅母指著趙貴開過來的小車炫耀地說道:“表妹,你看到沒有,這是我們新買的小車,要三十多萬。遲一點,我們還要買后面的商務車。”表舅母看著后面一百多萬的商務車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那才是好車啊!
  “我們也不大懂,有車就好。”明媽不以為然地說道。她還以為表嫂的車有多貴,原來才三十多萬,自己兒子擁有的車不少,聽說都是很貴的。
  表舅母看到趙貴把車停下來,她走到副駕駛座車門旁,一邊拉開門一邊說道:“表妹,你們慢慢坐公交車回去,我們走了。呵呵!”
  趙貴從車里下來,他跑到陳天明的身邊媚著臉說道:“天明,你們現在住哪,我送你們回去!”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們的人多,你的車坐不下。”
  “對啊,阿貴,我們走!不要管他們。”表舅母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而趙貴也來不及告訴老婆,何桃的特殊身份。
  后面的商務車起上來停在陳天明他們的身邊,車門打開了,從副駕駛座下來一個保全人員,他急忙走到車邊拉開門,讓陳天明他們上去。
  “表舅,我們有車,不麻煩你們了,再見。”陳天明邊說邊讓爸媽上車,然后他們上去。
  表舅母看到陳天明他們的商務車開走了,不由驚訝地搖著趙貴的手臂,“阿貴,這是怎么回事?那車是他們的嗎?怎么剛才下來的人好象是保鏢?天啊,我是不是在做夢啊?”表舅母邊說邊掐了一下趙貴的手臂。
  “哎呀!”趙貴慘叫了一聲。他生氣地扁了表舅母一巴掌,“你這個臭婆娘,都是你壞事,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啞巴,你看,你把表妹他們一家給全得罪了,這下怎么辦好啊?”
  “不是你昨天晚上叫我今天這樣做的嗎?”表舅母捂著臉哭著說道。
  “你懂什么?你知道嗎?天明的女朋友是m市副市長的女兒,你以為人家這么窮嗎?你剛才沒有看到杜局長后來向他們點頭哈腰,他們還不理杜局長。”趙貴越想越害怕,如果陳天明讓杜副局長卡自己的小工廠,那自己在m市的生意就不用做了。他已經把那里的廠房租下來了,這下如何是好?自己是逞威風逞出禍來了。
  表舅母害怕地說道:“這怎么辦好啊?要不,我們去求表妹,估計她幫我們說話,天明會放過我們的。”想著剛才自己打擊明媽,表舅母的臉又紅了。想著自己剛才像小丑一樣嘲諷別人,沒有想到人家比自己還厲害,就看剛才的車,就不是自己家所能比的了。
  趙貴想了想說道:“只能是這樣了,要不然我們的工廠會很麻煩。唉,都怪我們自己,好好的親戚,我們老是打擊取笑他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原諒我們?”
  陳天明坐在車里看著外面的情景,他想著剛才表舅和表舅母那吃鱉的樣子就好笑,估計他們以后再也不敢在自己家人面前炫耀看不起人了。
  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閃,他盯著車窗外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