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085 龍爭虎斗

燕姐和何桃一聽臉色就變了,特別是何桃,雖然她平時欺負陳天明,但也是自己能欺負而已,別人卻不能欺負。現在聽趙貴這樣說,她當場就想發作了。不過,陳天明的手在桌下輕輕地按了一下她的手,她只好作罷。
  “表舅,你不要說這么多了,你點菜,我們肚子餓了,如果你不想點,我可點了。”陳天明笑著說道。如果趙貴同意,他可就不客氣了。
  “我來,”趙貴急忙說道。如果讓陳天明亂點菜那還得了,“天明,你一個窮老師,哪可能來過這么高貴的酒店吃飯,你不熟悉菜,我來點。我告訴你,我在省城,可是這酒店的高貴vip會員。”
  陳天明奇怪了,輝煌酒店的高貴vip會員他是知道的,但卻沒有他表舅的名字,估計是表舅吹牛。
  “小姐,你來記一下,”趙貴對服務員說了一些菜,還點了一瓶紅酒。
  表舅母在旁邊對明媽說道:“表妹,你看看你穿的衣服很普通,你都辛苦操勞一輩子了,是要好好享受清福。”表舅母邊說邊晃著自己手上金燦燦的黃色手鐲,一付暴發戶的丑樣。
  明媽笑了笑說道:“我習慣了,有穿就好。”
  “不一樣啊,女人不打扮一下會老的。”表舅母說道。“你看看你老公,像個七、八十歲的老頭,不比我老公,像四十多歲一樣。”
  表舅母和趙貴是同一路貨色,他們請陳天明一家過來吃飯就是要羞辱陳天明他們,所以說話也不客氣。
  何桃白了表舅母一眼,說道:“大娘,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伯母和伯父一可能就是很年輕,可能你們的眼花看不清楚。”
  “喲,這是誰家的閨女,長得很漂亮嘛,”表舅母看著何桃贊嘆著。
  “她叫何桃,是天明的女朋友,也是老師,跟天明同一間學校。”明媽笑著說道。聽到別人贊美自己的兒媳婦,她是高興的。如果當表舅母知道自己還有很多女媳婦,估計會大吃一驚。
  “噢,原來是一個老師,”表舅母有點冷笑。她還以為有多厲害呢,不也是一個老師嘛。只不過有點可惜,這么漂亮的女孩要嫁給陳天明,真是鮮花插在牛屎上。不過,這話表舅母沒有說。
  這時,門又開了,一個服務員帶著一個男人走進來。這男人約三十左右歲,一表人才,不是很高。
  “杜局長,你來了!”趙貴看到那男人高興地走上前,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那個叫杜局長的男人說道:“趙老板,不好意思,接到你的電話我就趕過來了。”說完杜局長打量著其它人,當他的眼睛看到何桃與燕姐時,不由一亮。像她們兩個極品美女,當然是吸引其它男人的目光。
  陳天明看此情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表舅請客吃飯,怎么又冒出來一個杜局長,難道表舅是想談生意?
  “小燕,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東區國稅局的杜局長。杜局長,這是我的一個表侄女,叫李燕,是一個醫生。”趙貴向杜局長使了一個眼色,好象是專門為杜局長介紹似的。
  “杜局長,你好,”燕姐聽到趙貴介紹,自己也只好站起來打招呼。
  “李醫生,你好,”杜局長看著漂亮的燕姐眉開眼笑。“不過,我可是一個副局長,不是正的。”
  :..:.,!趙貴笑道:“小燕,你有所不知,杜局長年輕有為,才三十出頭就當了副局長,不要過幾年,正局長的位置就是他的了。還有啊,杜局長這些年輕一直顧著工作,還沒有成家呢!”
  這下,陳天明可是聽明白了,趙貴叫這個杜副局長過來擺明就是相親,想親的對象就是燕姐。m的,表舅,本來我以為大家是親戚隨便就算,現在你要為燕姐相親,也不跟燕姐說一下,那你就不要怪我了。
  “不知道李醫生有男朋友了沒有?”杜副局長可能是看中了燕姐,眼睛一直盯著燕姐。
  趙貴心里可高興了,他這次來m市主要就是想打通這個杜副局長的關系。遲點時間,趙貴想在m市開一個小工廠,為了能多賺點錢,他通過關系找到這個杜副局長,只要杜副局長點頭幫忙,他的小工廠一年少納的稅可以讓他睡覺也會笑醒。
  他已經請過杜副局長吃飯,但大家的關系只是一般般,后來他聽到杜副局長還是單身,于是,趙貴想著用燕姐來讓杜副局長上鉤。只要他們好上了,以后杜副局長還要叫自己表舅,這樣他的小工廠就可以在m市如魚得水了。
  “沒有,小燕平時只顧工作,都不理個人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媽讓我幫她找個好人家,硬逼著她來,她才不會出來吃這個飯呢!”趙貴急忙為燕姐說道。
  “李醫生在哪間醫院工作?”杜副局長問道。
  “杜副局長是嗎?”陳天明急忙接上話。
  “是,”杜副局長點點頭。
  陳天明說道:“我們大家都餓了,先吃飯再!”
  杜副局長看了陳天明一眼,又看了何桃一眼,特別是何桃,他感覺有點眼熟,但在哪里見過他又想不起來了。
  趙貴見杜副局長疑感,便說道:“杜局長,這是我的表外甥,這是他的女朋友,他們都是老師。”
  “我們吃飯,趙老板,”杜副局長的臉色有點不善,不過,他想著陳天明他們都是燕姐的親戚,他又不好發作。
  “小姐,你過來一下,這酒我喝不慣,我另外叫一瓶,”陳天明叫道。
  “天明,你說的也有道理,你自己點一瓶!”趙貴以為陳天明沒有見過世面,喝不慣紅酒想要啤酒。
  陳天明聽趙貴這樣說,正中下懷,他對服務員說了一瓶五萬多的紅酒。
  不一會兒,五萬多的紅酒上來了,陳天明拿著那紅酒倒給自己的父母和女人喝,而杜副局長與趙貴夫婦喝剛才那瓶幾千塊的紅酒。
  本來杜副局長想借吃飯的機會跟燕姐聊天的,但燕姐看到杜副局長坐在自己的身邊,她馬上站起來跟旁邊的陳天明換了一個位置,讓那杜副局長的臉色又變了一下。
  精明的趙貴看到杜副局長的不妥,他瞪了陳天明一眼后,急忙小聲地解釋著,“杜局長,你有所不知,我們的小燕從小就膽小,不怎么跟男人接觸,特別是看到陌生的男人,她更是不想多說話。”
  “好啊,這個好,”杜副局長興地說道。他已經看上了燕姐,他想過后找趙貴好好打聽燕姐的事情,準備向燕姐展開攻勢。
  “杜局長,我辦事你放心,我會好好地找小燕談一談,像你這樣的成功人士,如果小燕能夠嫁給你,是她的福氣。”趙貴拍著杜副局長的馬屁。
  杜副局長高興地說道:“趙老板,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回去后會好好地考慮你準備開小工廠的事情,一定給你最大的優惠。”
  “那好,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一定讓小燕想清楚的,杜局長你就等著好消息!”趙貴笑得見牙不見眼,今天晚上的這三萬塊花得值,只要自己以后攀上杜副局長這棵大樹,他還會為自己介紹很多生意。
  “趙老板,你的本事不小啊,能在貴賓房訂位吃飯。”杜副局長看著桌上的美味佳肴高興地說道。
  “呵呵,那當然了,請杜局長吃飯,我不下點功夫怎么行呢?”趙貴陪著笑。
  陳天明他們可是吃得特別高興,美酒再加上好菜。如果陳天明不是怕趙貴要氣得血管爆炸,真想再點多一瓶五萬多的紅酒。
  杜副局長為了在燕姐面前表現自己,他大聲地說著自己工作上的事情,還說有多少老板天天找他吃飯,煩都煩死了。
  大家吃飽喝足后,陳天明就說要回去休息了。杜副局長馬上站起來,準備跟著燕姐的后面,要送美女回家。
  “什么?八萬多塊?”趙貴看著服務員拿過來的帳單,簡直不敢相信。他拼命揉了好一會的眼睛再看,還是八萬多塊。“不是三萬嗎?”
  “你開始點的酒菜是三萬,但后來又叫了一瓶五萬多的紅酒,合計就是八萬多了,”服務員的修養不錯,雖然趙貴氣得想要殺人,但她還是笑容滿面,沒有別的給表情。
  “我沒有點五萬多的紅酒,”趙貴生氣地說道。突然,他想起來了,陳天明后來點了一瓶酒,不會就是五萬多的?
  陳天明笑著說道:“表舅,我后來點的,我不是問過你了嗎?你當時還答應叫我點的。我見你這么有錢,反正這幾萬塊對你來說,只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表舅母生氣了,她故意對服務員說道:“服務員,后來的酒不是我們點的,誰點你找誰要錢啊?”
  “呵呵,天明,看來你表舅是沒有錢,打腫臉充胖子。”何桃冷語嘲諷,剛才趙貴夫婦說的話太難聽了,她正好反駁落他們的面子。
  “窮老師,你以為是八百多塊啊?這可是八萬多,夠你幾年的工資,你不吃不喝存幾年的錢才可以吃上這一頓飯。”表舅越說越難聽。
  “是嗎?那好,這八萬塊就讓我這個窮老師來給,趙老板,好心你以后沒有這么大頭,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子。明明是你叫天明隨便訂酒店房間哪都行的,還說全由你們請客,可現在你們卻想賴帳了。”何桃邊說邊掏出自己的銀行卡。
  陳天明說道:“何桃,你干什么啊?這錢我給,反正表舅沒有錢給,就當我們這窮親戚請他們有錢人吃飯!”陳天明與何桃一唱一和,把趙貴說得老臉一會青一會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