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084 有點為難

陳天明一邊吃早餐,一邊問明媽,“媽,有什么事啊?”
  “今天中午我想讓你陪我去吃飯,”明媽說道。
  “吃飯?好啊,我們一起去。”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明媽搖搖頭,告訴陳天明實情。原來,明媽的表哥趙貴(陳天明叫表舅)從省城回來,說要請陳天明一家吃飯,地點讓明爸定,時間是今天中午。
  這個表舅陳天明以前小時候見過,年輕的時候在省城打工,后來自己開了一間小工廠,聽說蠻有錢日子過得可以。不過,表舅這人就會裝牛逼,自以為自己是省城人,眼睛一直往天上看,瞧不起陳天明一家。所以,陳天明當時在省城讀書,也不去表舅家串門。
  但是,表舅又喜歡看陳天明家里的窮樣,前幾年,他有一次回到j縣,一付非常有錢的樣子。一邊跟陳天明家人吃飯,一邊夸自己如何有錢如何有本事,按著又取笑明爸的沒用,只是一個下崗的無業人士,說當時自己的表妹這么漂亮,嫁給明爸真是可惜了。
  當時陳天明聽了可是敢怒不敢言,明爸也沒有說什么,只能是一邊吃飯,一邊暗暗把氣吞下去。因此,陳天明一聽是這個表舅請吃飯,他就不想去了。
  “天明,去,現在我們又不是窮人了,表哥他不會再奚落我們了。”明媽見陳天明不想去,只好勸著,“再說了,我這個表哥雖然有點看不起人,可畢竟是我的表哥,他說要請我們吃飯,我們不去,好象說不過去啊!”明媽就是善良,明知道人家要看她家的笑話,但她還是要去。
  陳天明見明媽要去,他不好違了明媽的意,只好點點頭說道:“好,媽你要去的話,那中午我們就去,反正表舅請吃飯,不吃白不吃。”
  明媽高興地說道:“好啊,你就訂地方,然后給你表舅打電話,這是他的手機,”明媽把一張小紙條遞過來。
  “有誰去?”陳天明問道。
  “小燕要去的了,反正表舅也知道小燕,而且上次她也去了。”明媽想了想說道,“你還叫何桃,外面的人都知道何桃是你女朋友。我和你爸,還有你表舅和表舅母,就這么多人。”
  “行,我訂了地方就給表舅打電話。”陳天明說道。反正是表舅請,那他就訂輝煌酒店的貴賓房!
  中午的時候,陳天明一家就出門了。陳天明見這么多人,便叫一個兄弟開了一輛豪華商務車過來接他們。
  到了輝煌酒店,陳天明像到了自己家似的,帶著明爸他們進了貴賓房。
  輝煌酒店的貴賓房與眾不同,大理石地板,上面是水晶吊燈,純羊毛毯,真皮沙發,寬大的紅木茶幾,靠墻的櫥柜陳列著精美工藝品,墻端還掛著幾幅水粉畫,整個貴賓房的裝飾豪華中帶著典雅,給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嘩,天明,我們是來吃飯的,還是參觀豪華住宅啊?”明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酒店的房間也太豪華了!
  “呵呵,當然是來吃飯的了。”陳天明笑著說道。“爸,媽,你們不要客氣,就當是自己的家一樣。”
  明媽生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你這孩子,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我們家有這么漂亮嗎?再說,這里是酒店,哪可能是我們家?”明媽不知道這輝煌酒店是陳天明的。
  “小姨,天明這是比喻,你沒有聽過嗎?顧客就是上帝,今天我們在這里吃飯,我們就是上帝了,我們是可以當這里是自己的家,只要我們出錢。嘻嘻!”燕姐笑著對明媽說道。
  “說的也是,反正你表舅有的是錢,”明媽點點頭說道。雖然現在陳天明給了明媽不少錢,但明媽節約慣了,她也不大花錢。
  陳天明說道:“如果你喜歡,你每個月和爸過來這里吃啊!我給你們一張卡,不用付錢,只要刷卡就行了。”
  明爸搖搖頭說道:“不用了,在外面吃得太多不好,還是在家里吃的比較合我們的胃口。”
  陳天明他們聊了一會兒的時候,服務員推開門,陳天明的表舅趙貴和表舅母走了進來。
  “表妹,表妹夫,你們來了,”趙貴走進來給給大笑。當他看到房間的擺設時,心里不由一跳,他疑惑地問道:“是誰訂這房間的,我怎么看都像是貴賓房?”
  :.:.,!趙貴在省城里去過輝煌酒店的貴賓房吃過飯,如果不是酒店的vip會員,或者有身份的人,是很難訂到貴賓房。而且在這里的消費是三萬塊起底,這趙貴是清楚的。所以,當他看到這房間時,可是嚇了一跳,因為這頓說好是他請的。
  本來趙貴以為陳天明訂的只是輝煌酒店的一般房間,最低消費也是三千塊,如果是三萬塊的話,那他就心疼了。
  “先生,你好,這是我們酒店的貴賓房,”那個漂亮的女服務員對趙貴躬了躬身說道。
  “咣當,”趙貴差點摔倒在地上,天啊,這可是最低消費三萬塊啊!
  陳天明笑道:“表舅,你是有錢有身份的人,所以我托關系幫我們訂了這間貴賓房,聽說這種房間不是有錢就有可以訂的。”
  那當然了!趙貴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心里暗暗地說道。他以前在省城的輝煌酒店貴賓房吃過,怎么會不知道呢?他以前一般有大生意沒有辦法的時候,才托人幫他訂貴賓房的。“天明,這種房間太大了,要不我們換另外一間?”趙貴對陳天明說道。
  “不用了,大好啊,吃完飯,我們可以坐在沙發上聊聊天,那沙發是真皮的,很好坐。”陳天明說道。
  女服務員也說道:“先生,這房間訂了后就不能退了,請你們原諒。”
  “不用退,小姐,我表舅有的是錢,這種小錢他還是不會就看在眼里的,表舅,你說對嗎?”陳天明對趙貴狡黠地笑了笑。
  “那當然了,我們阿貴是有錢人。”表舅母不忘時她夸自己老公。
  趙貴狠狠地瞪了老婆一眼,小聲地說道:“你這女人頭發長見識短,你知道什么呢?這里可是最低消費三萬塊啊?”
  “什么?”表舅母捂著嘴巴差點叫出聲音來了。
  “算了,就在這里吃!”趙貴暗暗生氣,輝煌酒店的后臺是可怕的,有勢力的人也不敢在這里惹事,何況自己只是一個小老板。反正這次自己還有其它目的,就當吃好一點的,三萬就三萬。想到這里,趙貴拿著手機走到一邊,小聲地打著電話。
  過了一會,趙貴臉帶笑容地走回來,他招呼大家說道:“大家坐,表妹,表妹夫,天明,你們可能從來沒有來過這么高級的地方吃飯,你們不要害怕,就當是自己家一樣。這里的消費可是至少要三萬。”趙貴開始要面子了。
  “是啊,我們次來這樣的地方,”明媽點點頭,“什么?在這里吃飯要三萬?”
  “是啊,呵呵,不過沒什么,我有的是錢。”趙貴想著一會點菜的時候,自己控制在三萬就行了。反正一會還要來一個人,就當自己向他示好!
  “表哥,你也不要這么客氣嘛,隨便在一般酒店里吃就行了。”明媽不好意思地說道。
  趙貴擺擺手說道:“沒事的,我這些年的生意越做越大,沒什么多,就是錢多。”
  “是啊,我們阿貴現在省城是成功人士,要說有多大面子就有多大面子。”表舅母又在旁邊附和著。
  陳天明在旁邊暗笑,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看來表舅他們還是想著這次要奚落自己一家人。哼,一會你就知道了。陳天明決定讓趙貴難看,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再想著奚落自己一家人。
  趙貴看著燕姐笑瞇瞇地說道:“小燕,想不到幾年不見,你越長越漂亮了。有男朋友了嗎?”
  “我,我還沒有。”燕姐想著自己跟陳天明的關系,不由紅了臉。
  “沒有,好啊!”趙貴高興地拍了一下大腿叫道。
  “還好?”陳天明奇怪地看了趙貴一眼。
  “噢,我的意思是說我正想幫小燕物色一個好男人,”趙貴笑著說道,“像小燕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要找個有身分有地位的男人才行。”
  陳天明一聽心里可惱火了,我的燕姐要你找什么啊?不過他不好當場發作。
  燕姐急忙搖頭說道:“表舅,我現在以事業為重,現在還不想找男朋友呢!”說完,燕姐不經意地著了陳天明一眼。
  “呵呵,這事情到時再,有可能好的你一看就喜歡了。”趙貴打著哈哈。他轉過臉問明爸,“表妹夫,聽說你現在搬來m市住了?怎么不開那間士多店了?”趙貴一臉的嘲笑。
  “士多店我一早就不開了,本來是在鄉下住的,可天明說我一個人在鄉下不好,便讓我跟來m市,現在天明調來m市了。”明爸想起陳天明的叮囑,也不敢跟別人說陳天明有自己的生意,自己家有錢的事情。
  “噢?天明調來m市,干什么的啊?”趙貴一聽眉頭皺了一下。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我還是當老師啊,像我們這種沒本事的人,哪能做什么啊?”
  趙貴一聽陳天明只是調到m市當老師,他便放下心來。“呵呵,天明說得也對,現在的社會就是如此,靠的是本事。你當時讀了大學,不一樣回去鄉下當個窮老師。而我呢,只是初中畢業,現在省城當大老板了。有時候啊,人是不能跟人比的,一比就氣死人了。”趙貴說得很拉風,好象陳天明現在窮得連小褲也買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