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081 還是山洞

陳天明與小紅他們下了飛機,在m市的兄弟就開車過來接他們。因為小紅要回家里住兩天,小五與幾個兄弟開著面包車陪小紅回去。而陳天明就回家里看看自己的老婆們了,他昨天就給家里打電話,說自己回家的時間,好讓大家都在家陪一下自己。
  “老婆們,我回來了!”陳天明一進家,就大聲地叫了起來。
  “天明,你鬼叫什么啊?”明媽從里面走出來罵道。
  “媽,是你啊,你怎么在這?”陳天明訕訕地說道。明媽和明爸是在下一層樓住的,他們跟一些保姆住一層樓。
  明媽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我上來看看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呢?如果誰說不行,我跟她急。”陳天明涎著臉說道。
  “你少貧嘴,經常不在家,快去陪你的女人!”明媽也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她走下樓去。
  晚上,陳天明與燕姐她們一起吃飯,陳天明看著她們眼里的熱情,知道今晚自己一定要“為國捐精,努力工作”才行了,要不然,也是苦了自己的女人。而且陳天明也決定不用恢復身體的那種特殊雙修,讓她們一個個起不了床,反而會更加容易記著自己。
  吃完飯后,大家在沙發上坐著聊天。
  “天明,你不在的時候,麗玲可是天天念著你,”何桃笑著對陳天明說道。大家看到陳天明回來,心里甭提有多高興。這些女人都是嘗試過床上的運動,對那種事情也蠻想。平時陳天明不在,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所以也不是很在意。現在看到陳天明回來,個個當然是想著天快點黑,好快點上床做那種事情。
  “何桃,你才想呢!是誰想得后來還跑到京城去找老公了,”張麗玲毫不示弱地回敬了一句。如果不是她的業務繁忙,她也想著去京城了。不過,下個月她將會在京城開分公司,到時就可以在京城和m市兩地跑了。
  “天明,今晚你可要保重身體啊!”婷姐吃吃地笑著,像上次那樣,陳天明可是從晚上一直做到第二天也不能休息。這事情是她們這些女人一直在偷偷地談笑的內容,要怪就怪他,誰叫他找了這么多女人,累死他活該。
  陳天明自豪地叫道:“老婆們,你們不要擔心,別的事情我不敢說,對于這種事情,你老公我行,我不行誰行啊!”
  小妮的臉皮最薄了,她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小聲地說道:“天明,你今晚不要來找我了。”說到這里,她的臉又紅了。
  “不行,天明,你個就找小妮,她嘴上不說,其實心里最想你了,”小寧笑著說道。
  “小寧,我平時對你這么好,你怎么現在這樣說我?”小妮氣得直踩腳,小寧怎么能在這么多女人面前說自己呢?這叫自己的臉往哪擱啊?
  薛芳說道:“還是燕姐先,她天天念叼著你。”
  燕姐紅著臉搖頭,“不行,愛蓮先,她經常不在z國的。”
  “不,美琴先,她天天照顧孩子很辛苦的。”愛蓮指著劉美琴說道。她是西方的女子,在這種事情上是看得開,如果不是跟大家接觸這么久,都有感情了,她絕對是不會禮讓,自己跟陳天明先了。
  劉美琴看著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梁詩曼,笑了笑說道:“還是詩曼,她經常幫我看小思琴的。”
  “不,我最后,”梁詩曼擺著手害羞地說道。
  “嘩,詩曼好會想啊,一般最后是天明最厲害的時候,那時一定是她欲仙欲死了,”何桃刮著臉羞梁詩曼。
  梁詩曼故作生氣地說道:“何桃,你不要自以為自己的武功很厲害,經常欺負我們。”由于何桃的身上有一些血黃蟻的血液,所以她練功比其它女人快了很多,現在何桃的武功跟小妮的差不多了。
  “嘻嘻,這是事實,現在除了婷姐、芳姐和小妮外,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現在的社會都是能者說話的。天明,今天晚上我作主,我讓你和哪個你就和哪個,整理于.”何桃插著腰得意地說道。
  “天明,你今晚先和何桃,同意的姐妹請舉手,”張麗玲開始起哄了。平時大家哪得在一起瘋,這樣的機會她是不會放過的。
  “我同意,我同意,”其它的女人馬上舉起自己白嫩的小手,她們恨不得把自己的小腳給舉起來了。
  “不行,我不同意,”何桃羞紅了臉,她們明顯是欺負自己。唉,誰叫自己經常欺負她們呢,現在她們聯合起來了。
  張麗玲高興地說道:“天明,你現在就抱何桃進房,弄死她。”說完,張麗玲發現自己說得太粗魯了,急忙掩著小嘴不敢說了。
  “哈哈哈!”燕姐她們哈哈大笑起來,今天大家難得高興,又難得在一起吃飯。現在燕姐已經調入市人民醫院,剛剛提內科的副主任,平時工作很忙。婷姐和薛芳在省國安那邊的工作也忙,這次她們請假回m市。
  其它女人就忙著生意上的事情,她們都是麗人某團下屬公司的總經理,有時忙得不可開交。反而何桃比較閑一點,不過她有空就回去陪自己的父母,讓其它女人羨慕得要命。
  何桃看到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自己,她紅著臉罵道:“陳天明,你看我干什么?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給挖出來?”
  “你舍得嗎?”張麗玲叫道。“天明,你快點啊,現在快晚上八點了,我們這么多人,不要等到天亮才輪回啊!”畢竟張麗玲比較大膽潑辣,很多話她都敢說。
  “麗玲,你怕遲你就先,我最后一個,”何桃調侃著張麗玲。
  “不行,都說是你先了,天明,快點。”張麗玲說道。婷姐她們也跟著起哄叫陳天明快點。
  陳天明見大家這么高興,也不想違了她們的意。于是,陳天明向何桃走過去。
  “天明,你,你想干什么?”何桃見陳天明向自己走過來,不由有點慌了,她知道自己的武功是逃不過陳天明。如果今晚真是自己先,以后一定會被其它姐妹笑的。
  “當然是干我們喜歡干的事情,”陳天明蕩淫地笑著。
  “你敢!”何桃豎著眉,一付要收陳天明的樣子。
  陳天明抓住何桃說道:“我有什么不敢?老公對老婆干那種事情是天經地義的。”
  何桃見自己逃不過了,干脆把心一橫,摟著陳天明的脖子說道:“天明,你抱我回房間,羨慕死她們,特別是麗玲,她特別想先才故意這樣說的,我就是搶她的先。”
  “嘻嘻,天明,你好好地努力,就算是兩個小時我們也等。”大家笑道。
  陳天明把何桃抱進何桃的房間后,何桃小聲說道:“天明,我好想你,你要好好疼我。”
  “沒問題,我一定會讓你滿意得不想要,”陳天明邊說邊把何桃輕輕地放下床,然后溫柔地解開她的衣服,何桃似乎早就軟綿綿象一潭水靜靜地躺在床上,默默地看著陳天明為自己脫衣。
  陳天明的手從后面伸到她的胸前,輕柔地在她豐滿的酥峰上撫摸。何桃的身體有些發僵,一動也不動,陳天明撫摸著一會后,接著輕輕將何桃的罩罩解開褪下,一對豐滿單圓的大白兔挺立而出。
  陳天明急忙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何桃的眼光落在他的身體下面,臉刷地羞紅了,雙唇輕輕抿著,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陳天明慢慢解開她全部身上的衣服,輕輕蔣開她的雙腿,何桃修長的大腿被他扳住張得開開的,她叫了一聲,不好意思地捂住險,確實,她的腿間早濕嚦嚦一片。
  陳天明用舌頭在那里輕輕舔拭一下.何桃的大腿哆索一下,她猛地用顫栗的雙手捧起陳天明的臉。他們的嘴唇頓時粘在一起,她那靈巧的舌頭伸進了陳天明口中。
  何桃的大腿非常勻稱,沒有多余的的脂肪,大腿跟部細膩的皮膚幾乎可以看見若隱若現的血管,她皮膚非常敏感和柔軟。
  陳天明用手輕輕撫模著她的芳草地,那里散發出熟悉而又清香的氣味,刺激得他的那里昂首挺胸。
  何桃早已大汗淋漓,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象清漱的碧藍的湖水透亮。她的身體變得顫栗,酥峰隨著急促的呼吸而抖動。她張開的兩條大腿哆索著,嘴里發出少有的低柔呼叫。何桃眼里露出渴求,哀求地看著陳天明:“天明,別弄了,我受不了,快點進去!”
  聽了何桃的話,一早興奮不已的陳天明馬上把身體調整好,根本不用任何導引,身體直接進入了何桃的身體。
  “啊!”何桃興奮地叫了一聲。那里的充實讓她不由大聲叫了起來,她不管了,她要陳天明大力地對自己,好讓自己早點到達天堂。她知道,陳天明的勇猛可怕的,也是自己最喜歡的。要不然,也不會有這么多女人只喜歡他一個人,而且愛得死去活來。
  “何桃,如果你喜歡就叫,”陳天明笑著說道。他開始在何桃的身上用力地運動著,如張麗玲所說,**苦短,自己是要抓緊時間。
  “啊!天明,我愛你!”何桃只覺體內一陣浪涌,按著全身顫栗,自己就到達了天堂。剛才,她也不知道陳天明在她身上動作了多久。
  陳天明幫何桃抹了一把汗,“怎么樣了?滿足了嗎?”
  “切,一般般了,你以為你很厲害嗎?我還有力氣!!”何桃心虛地說道。剛才陳天明好像不要命似的在她身上動作,把她弄得腰酸腿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