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080 一會回來

現在的陳天明真是非常興奮,上次苗茵洗澡忘記拿衣服,這次到路小小,自己的命怎么這么好啊?走到哪里都有艷遇,而且還是人家脫光衣服被自己看的那種。陳天明越想越高興,恨不得現在路小小開門,讓自己幫她穿衣服。
  門開了,陳天明把衣服遞進去后,就看到路小小側著身子把手伸出來。陳天明看呆了眼,雖然看不到她的正面身體,但看到她細膩的手臂,還有一部分光滑的后背。陳天明想著現在路小小光著身子在里面,不由心里一陣興奮,下面有反應了。
  路小小的心里掙扎得要命,她知道,如果自己把蝴蝶花射出去后,一定能把陳天明的胸膛射穿,她剛才聽到陳天明的聲音,看到陳天明的手,她已經知道陳天明所站的位置。且她故意慢慢地去接衣服,就是想讓陳天明為自己的身體心動,然后把陳天明殺掉。
  原來,路小小就是那個蒙面女孩花蝴蝶組織的新花主,她今天就是想方設法把陳天明殺掉。只要能把陳天明殺掉,就可以獲得雇傭網的高額獎金,還可以讓花蝴蝶組織以后在行業里的地位提高。
  不過,她也不能繼續用讀書來喬裝自己的身份,從此成為黑暗里的殺手。為了不負重托,路小小豁出去了。
  現在陳天明就在門外,只要自己施展全身內力一吐,就可以把陳天明干掉。但是,在這個時候路小小又猶豫了,本來自己很想殺陳天明的,可現在卻下不了手。至于是什么原因,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心里很痛,痛得就如世界要滅亡似的。
  “小心,給你衣服,”陳天明見路小小的手已經伸過來,但沒有拿到衣服,不由提醒她一下。看來,里面的路小小是害羞不敢看自己的手。
  “噢,”聽到陳天明的說話,路小小驚醒了過來,她急忙拿過陳天明手上的衣服,然后“啪”的一下,把衛生間的門關上了。
  陳天明見門己經關上,自己不可能還有什么機會,只好灰溜溜地走回房間坐在小紅的床上。
  沒有過多久,里面穿著白色t恤和黑色牛仔褲的路小小出來了,陳天明的眼睛一亮,剛剛沫浴后的路小小顯得特別漂亮,小臉蛋有點微紅,全身散發出沫浴露的香氣。想著路小小身體里面戴著肉色的罩罩和黑色的小褲,陳天明感覺自己那里又沖動了,他急忙夾緊腳,對路小道:“小小,你以后要注意一下了,還好我在,要不然你就慘了。”
  路小小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以后會記住的,謝謝陳老師。”她也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很高,也有飛器,現在要殺陳天明是不可能的,唉,誰叫自己剛才的心意沒有堅定,下不了手,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想著回去面對奶奶,路小小的臉色一陣黯然,她太沒有用了,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奶奶。
  陳天明看到路小小的臉色變了一下,“小小,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怎么小紅還沒有回來啊?”路小小怕被陳天明看出端佯,急忙轉開話題。
  “是啊,小紅怎么搞的?都說一會就回來,可現在過了這么久都沒有回來。”陳天明不敢說你都洗完澡了,小紅還沒有回來。
  “老師,你好壞啊,專門在背后說人家的壞話,”外面傳來了小紅的聲音。小紅跑進房間,對陳天明拋了一個白眼。
  陳天明說道:“你還好意思說,都說一會,讓我等這么久。”
  “外面塞車嘛,我也沒有辦法。”小紅笑著說道。
  “買好東西了嗎?”陳天明問道。
  “買好了,東西都放在小五哥的車上,”小紅說道。
  陳天明站起來說道:“那好,我們去吃飯,小紅,小小,我們走。”
  “陳老師,你們兩人去,我突然想起我還有點事情,要出去一下。”路小小不好意思地說道。現在讓她又陪陳天明在一起吃飯,她怕自己會露出破綻,不如借故不去算了。
  小紅不依地說道:“小小姐,你怎么這樣,我明天就回m市,你就陪我一起吃飯嘛。1整理”
  “小紅,你們去吃,我真的有事,我們又不是不經常吃飯,等你們回來,我們再一起吃飯好不好?”路小小對小紅說道。
  “小紅,算了,小小沒有空,我們也不強求她,走,我們一起去吃飯。”陳天明拉了小紅。
  小紅點點頭,能和陳天明單獨在一起,她也是喜歡的。于是,她又高興起來。她跟路小小道別后,就與陳天明有說有笑地下樓了。
  路小小等陳天明他們走后,她便拿出一個包,然后也出去了。
  路小小來到花蝴蝶組織的秘密別墅,她暗暗戴上面罩,悄悄飛進里面。
  “誰?”有兩個大漢從隱蔽處沖出來,看著路小小叫道。雖然路小小這樣的裝扮很像他們的花主,但他們還是要盤問。
  “是我,”路小小從口袋里拿出一個信物,再用手勢做了幾個動作。
  “花主,請進。”兩個大漢微微鞠身,又退回原處戒備。
  路小小走進里面的大廳,接著直接走進房間。路小小的奶奶叫路美,是蝴蝶門的前掌門,為了逃避仇家追殺,路美把孫女跟了自己的姓。
  “奶奶,”路小小進了房間后,便把面罩給摘下來。
  “孩子,你來了,坐,”路美剛練完功,看到路小小到來,心里很高興。
  路小小不好意思地對路美說道:“奶奶,我沒有用,我殺不了陳天明,他,他太狡猾了。”路小小不敢跟奶奶說是自己下不了手,而放過了陳天明。
  “唉,孩子,你不要自責,陳天明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身份太隱秘了,現在玄門的人又全轉為暗處,我們要對付他更是麻煩。”路美想了想說道:“看來是我的計劃錯了,我們先不對付陳天明,先對付貝家!”
  “嗯,”路小小心里一陣高興,她對陳天明下不了手,對其他人就不同了。“我負責的情報部門已經把消息送上來,貝文富經常在外面,要對付他應該比較容易。
  “好,你準備一下,從現在開始,我們的行動不能冒失,要有十成的把握才出手。”路美嘆了一口氣,“再這樣損兵折將的,我們的組織就要完了。”
  “奶奶,你放心,我這次對付貝家是不用金牌殺手,我最多用銀牌殺手就行了。”路小小自信地說道。
  路美驚訝地說道:“什么?你不要過于自信,你要知道,如果你再失手,組積其它人就會對你有異議了。”
  路小小微傲一笑,看著路美說道:“奶奶,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只用銀牌殺手,只要這次我們能成功,組積里的人一定會對我有新的看法。”
  聽了路小小的話,路美不由對自己的孫女另眼相看,她一直把路小小當成小孩子,看來自己是錯了。路小小提出來的這樣辦法好,用不高實力的殺手去完成大的任務,組織里就算是對新花主不服,經過這事后,他們就不會有這樣的看法了。
  “孩子,你這樣的辦法雖然是好,但也有危險,我怕你做不好。”路美擔心地說道。
  “沒事的,奶奶,你相信我,我這次已經打探到貝文富的資料,對付他是不難,就算殺不了他,應該可以殺他一些手下。”路小小自信地說道。剛才她沒有殺陳天明,心里一直對組織內疚,現在她無論如何也要用這個辦法來補償組織。殺手的原則,就是盡量用少的人力物力去暗殺厲害的目標。
  所以,這非常考驗指揮者的智力和能耐,有時,武功不一定很高的殺手,就能殺厲害的目標。反之,指揮不當,厲害的殺手不一定能暗殺得了一般的目標。
  路美想了想說道:“好,你現在是花主,既然你已經決定了,你去就做。這次,我不會派金牌殺手跟著你,而我因為內力大損,根本幫不了你,你好自為之,你可是肩負著蝴蝶門的重任。”
  “奶奶,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路小小堅定地著著路美。她看著奶奶年邁的臉龐,心里一酸,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奶了。可她就是對陳天明下不了手,不知道為什么,當時她覺得手如千萬斤重。
  難道,我喜歡上了陳天明?路小小的心里一慌。不會的,我怎么會喜歡陳天明呢?他跟小紅的關系是那樣,我不會搶小紅的男朋友。而且,陳天明還是我的仇人,我怎么會喜歡仇人呢?路小小暗道。
  雖然陳天明與小紅故意裝成大家只是師生關系,但卻瞞不了路小小的眼睛。有時她在衛生間里洗澡的時候,她用內力偷聽了陳天明與小紅在房間里面的說話,發現他們其實是一對情侶,這讓她暗暗吃驚。
  不過,也難怪他們,陳天明長得年輕英俊瀟灑,是女孩夢中的白馬王子。而小紅聰明漂亮,一樣是男孩夢寐以求的伴侶。
  本來,陳天明看了自己的身體,還有時色色地看自己,自己是應該把他殺了,但是,就是下不了手。想到這里,路小小感覺心里亂七八糟的。
  “孩子,你怎么了?”路美發現路小小的臉色有點變。
  “我在想著如何對付貝文富,這次,我一定把組織的損失控制到最低,不會讓奶奶失望。”路小道。
  “你不要騙我了,你一定是想陳天明的事。算了,殺不了他就先擱淺一下,反正你可以接觸他,來日方長。”路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