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077 繼續挑撥

車子停下來后,從外面進來了幾個男人,從他們的樣子來看,是當官的。
  局長走到一個頭發很少的男人面前,小聲地說著話。陳天明不用猜了,那個人一定是區長。
  過了一會,那男人在局長的陪同下,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先生,我們可以到一邊說話嗎?”
  “好,”陳天明點點,他也知道有些話不能在郭曉丹他們旁邊說。
  走到一邊后,區長馬上恭敬地說道:“領導,我是這個區的區長,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是我的失職,我會盡快處理這事情。”
  “估計局長已經把事情跟你說了,你再聽一下,這是證據。”陳天明邊說邊把郭曉丹的手機錄音再放一次。雖然說區長忌憚自己虎堂的地位聽命行事,但陳天明還是做到別人心服口服。
  區長聽完后,冷汗也像剛才局長那樣冒了出來。
  “區長,你看看你們這區的城管隊,很牛啊,也很優秀啊,除了負責城管隊的工作之外,還協助工商局和公安局的工作,收管理費,還抓人打人要狹人家的妹妹,厲害啊!”
  “領導,這事我一定處理,讓你滿意。”區長抹著冷汗說道。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讓上級領導知道,他也吃不了兜著走,管教不嚴的責任他是跑不了。而且剛才局長說了,陳天明顯跟那個受害人的妹妹好像有關系,這事情得要小心處理。
  “那好,我等你的處理。”陳天明說道。
  區長繼續問道:“領導,你的意見是怎樣處理好呢?”
  陳天明邊走邊說:“你看著辦!”
  區長聽了,急忙拉著局長走到勞洋他們身邊。
  勞洋現在可謂是學乖了,他也不知道陳天明是什么來頭,不但公安局長護著他,連區長來也對他點頭哈腰,慘了,這次惹禍了。
  “你就是勞洋,對嗎?”區長冷冷地看著勞洋。
  “是,是,我是,”勞洋急忙回答。
  “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城管隊長,你被停職了,另外,你們欠下的罪行,我們的公安局會一一跟你們算。”區長說道。
  勞洋哭喪著臉,“區長,我叫勞洋,我是本地人,大家是自己人啊,我有一些朋友和關系,你就網開一面!”
  區長眼睛一亮,“是嗎?那你說說。”
  勞洋以為自己有救了,急忙把自己的關系全說出來。他邊說邊得意洋洋,看來區長是不敢對自己下狠手,大不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區長說道:“勞洋,你說完了嗎?還有沒有漏掉誰?”
  勞洋想了想,搖頭說道:“沒有了。”
  “那好,局長,你全記下來了嗎?”區長問旁邊的局長。
  “區長,我全記下來了,你指示!”局長明白區長要干什么,憑勞洋的那些小關系,還想救命,看來他是不知道死活。局長為勞洋的那些小關系悲哀,他們肯定是有麻煩了。
  “那好,你馬上通知你們的警察,把那些黑社會性質的人全抓起來。”區長轉過身對另外一個男人說道:“紀委書記,你把那些人全抓回來雙規,如果不是你范圍的,你就報市紀委書記,我會跟市委書記匯報的。”
  像虎堂這層關系,市委書記也不敢得罪,估計一會自己給他打電話后,他會馬上配合自己的行動。看來,自己是要在自己的區里做一個大清除行動,希望亡羊補牢不會太晚,能得到陳天明他們的原諒。
  “是,”局長和紀委書記異口同聲地說道。
  “什么?把,把我的那些關系全抓起來?”勞洋呆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難道自己是在作夢。
  :.:.,!局長對后面的派出所所長說道:“所長,你叫你的人馬上把勞洋他們全拷起來,加緊審,一定審出他們以前作惡的事情,特別是這件事情,一定要嚴肅處理。“
  “是,”所長馬上把勞洋他們全抓起來,而局長的助手也馬上打電話,通知全區的警察緊急出動,一定在今晚把勞洋所說的那些黑社會性質的關系全抓起來。
  區長馬上跑到陳天明的身邊匯報自己的處理情況,“先生,我們不但把勞洋抓起來,還把他的關系全抓起來,如果那些人有問的話,他們會跟勞洋一起坐牢。”
  陳天明有點滿意區長的處理,“不錯,處理得很快,不過,我的這位大哥被勞洋他們打成重傷了,你說是不是要讓勞洋他們賠點傷藥費?”
  “對,非常應該,”區長拼命地點頭,“先生,你說讓勞洋賠多少好呢?”
  “這個,”陳天明伸出兩只手指,意思是兩萬。
  “好,就20萬,勞洋他們把這個大哥打得這么傷,賠這么少是便宜他們了。我明天就讓人從勞洋那里拿20萬給這個大哥送去。”區長討好著。就算勞洋沒有這么多錢,自己出也行,只要陳天明高興,不找自己的麻煩就行。
  大嫂可高興了,想不到郭海被人打了一頓,就能賠20萬,早知道如此,當時自己也跟他們吵,讓他們也打自己一頓,那可是40萬啊!大嫂好象看到紅花花的錢向自己飛過來。
  陳天明蒙了,自己本來是想讓勞洋賠兩萬,沒有想到區長說20萬,算了,反正看勞洋也像一個有錢人,他的錢也是來路不明,讓他賠給郭海也好。
  “局長,你要保征他們的安全,”陳天明對局長說道,“我不想我回京城后,他們就被人報復了。”
  “不會的,”局長拍著自己的胸膛保證,“先生,我向你保證,從今天晚上開始,跟勞洋有關系的黑勢力,我們會嚴厲地打擊,而且如果他們有什么事情,請馬上給我打電話。郭海先生,這是我的名片,里面有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局長邊說邊把自己的名片給了郭海。
  郭海高興地按過名片,“謝謝局長。”
  “好了,所長,你的人來了沒有,快點幫我大哥錄一下口供,我們想回去了。”陳天明說道。
  “已經來了,我們現在開始錄口供!”所長說道。而區長他們也開始打電話了,估升,今天晚上這個區是一個不眠之夜。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郭海那邊的口供錄完了,陳天明他們也要回去了。
  “先生,你們的車夠用嗎?要不要我派車送你,”區長很精明,看到陳天明他們只有一輛車,而有六個人。
  “那好,麻煩你們了,”陳天明本來想讓郭海和大嫂打車回去,現在聽區長這樣說,正合他意。
  “不麻煩,我們很樂意為先生服務的。”區長說道。“不好意思了,先生,是我們的工作做得不好,以后我們會注意的。”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沒事,你們的改錯態度不錯,好好干,你會有前途的。”
  “真的嗎?”區長聽了心里一陣歡喜,看來自己是要多到郭海家關心一下,看能不能探聽到陳天明的身份,如果有他的幫忙,自己一定能很快進步的。
  “呵呵,”陳天明笑著,他沒有繼續說什么。
  陳天明與郭曉丹坐虎堂隊員的車,郭海與大嫂坐區長的車。為了與郭海拉好關系,區長特意送郭海。
  郭海和大嫂可謂是受寵若驚,他們平時哪見過這么大的官,以前他們以為勞洋是城管隊長,手下有十幾二十人就很了不起了,沒有想到現在區長對他們這么親切,問長問短,比自己家的親戚還親。
  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知道這一切都是陳天明所造成的。現在,他們對陳天明的身份更是迷感,陳天明只是一個生意人嗎?為什么這些當官的這么奉承他呢?
  在車里,郭曉丹摟著陳天明手臂,感激地說道:“天明,今天晚上多虧你,要不然我們家就慘了。”
  “客氣的話不要說了,今天的事情也跟我有關系,如果不是勞洋看到我,也不會故意整你哥。”陳天明說道。
  “剛才你好威風啊,我現在越來越不了解你了.你是一個老師,但有這么多生意,還有這么厲害的手下。現在連那些公安局長和區長見你也很聽你的話,天明,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郭曉丹問道。
  “我現在是你的男朋友啊!”陳天明笑道。
  郭曉丹紅著臉說道:“你老不正經,你告訴我嘛!”
  “曉丹,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有些事情不能告訴你,該告訴你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你不要問了,行嗎?”陳天明說道。
  “我知道了,我不問了。”郭曉丹理解地點點頭。
  回到郭家,郭媽看到郭海回來,高興地問著大嫂是怎么回事。當聽到事情是陳天明擺平的時候,她就越看陳天明這個女婿越順眼了。
  郭海他們也打算等明天拿到錢后,去醫院做一個全身檢查,把身體養好后,再租下一個店鋪開大排檔。
  郭曉丹與陳天明回到她的房間后,郭曉丹就在陳天明的面前,慢慢地脫下自己全部的衣服。
  看到郭曉丹那豐滿雪白的酥峰,還有黝黑的芳草地時,陳天明吞著口水說道:“曉丹.你干什么?”
  “我,我睡覺,”郭曉丹紅著臉低著頭,她想今天晚上把自己獻給陳天明。
  “今天太晚了,你也累了一天,我們睡覺,”陳天明疼愛地看著郭曉丹。這個傻女孩,想用自己的身體感激他,她越是這樣,他越不能接受,他要在平等的機會得到郭曉丹,而不要存在感激的因素。
  “天明,你不要我嗎?”郭曉丹失望了。
  陳天明說道,“要.但不是現在,我們回京城后,現在真的很晚了,我們明天一早的飛機。”
  “好,不過你要摟著我睡。”郭曉丹調皮地對陳天明眨了一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