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070 緊急關頭

“是啊,還是天明疼曉丹,”郭媽高興地說道。“曉丹,你看你,找了一個多好的人。”
  郭曉丹簡直懷疑自己在做夢,陳天明哪像是跟自己演戲,他好象是在做著自己的男朋友,難道,他喜歡上自己了?想到這里,郭曉丹的小臉紅了。
  沒有過多久,郭海回來了。他高興地說道:“爸,已經辦好手續了,我們現在可以過去了。”
  “那我們收東西,”郭媽也高興地說道。她在醫院里也呆了不短時間,知道有一個特護對病人非常好,而且病人家屬也方便很多,很多事情都是特護干了。
  這時,大嫂回來了,她看到大家在收東西,不由奇怪了,“郭海,怎么了?爸現在就出院嗎?”
  “不是,天明為爸開了單間病房,而且還請了特護,我們現在就搬過去,你還站在那里干什么?還不過來幫忙?”郭海對老婆說道。
  “嘻嘻,有個有錢的妹夫就是好,”大嫂笑著說道。
  大家一起幫忙,很快就收好東西了。而醫院也派來了兩個護士,她們推著護送車過來。大家幫忙把郭爸抬上護送車,然后推出去了。
  另外有個病人家屬問郭媽,“大妹子,你們現在去哪啊?”
  “呵呵,我女婿幫我家老頭子開了單間,還請了特護,他在京城做生意的,不在乎這些小錢。”郭媽好象怕別人聽不到似的,拼命地喊著。
  陳天明與郭曉丹一聽,臉哧的一下紅了。
  “大媽,你小聲一點,不要吵著病人。”一個護士警告郭媽。
  “噢,不好意思,我忘了這是多人病房,一會去到我們的單間我再說話。”郭媽現在就像一個暴發戶。
  到了單間病房,郭媽看著就高興了,因為除了一張病人睡的床外,還有一張陪護人睡的,郭媽坐在那床上,拼命地坐著。
  “媽,你干嘛啊?”郭曉丹小聲地說道。
  “呵呵,這些天我在醫院里睡的都是那租來的疊椅,哪睡過床啊!”郭媽說道。
  聽媽媽這樣說,郭曉丹的眼睛又紅了,雖然媽媽平時有點勢利,但她也夠辛苦了。想到這里,郭曉丹看著在旁邊忙活的陳天明,心里感覺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家就慘了。“媽,你辛苦了,”郭曉丹抱著媽媽哭道。
  “你看你,一會讓天明看到,又要笑話你了,快別哭,”郭媽輕拍著郭曉丹的肩膀。“媽現在也放心了,你嫁一個好人,你哥和你大嫂有活干,我們這家會過得越來越好的。”
  這時,負責郭爸的特護也過來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護士,“你們好,我是今天這里的特護,如果你們有事情可以離開,這里交給我就行了。”
  “噢,他爸要吃東西了,我出去打點粥,”郭媽急忙說道。
  “媽,這是三千塊,你先拿著用。”郭曉丹從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了三千塊。
  “你看你,老給媽錢,你也不留著一些用。”郭媽邊說邊拿過郭曉丹手上的錢,走出去了。
  特護幫郭爸量了體溫,測血壓,便坐在那邊的靠椅上看書。
  大嫂對郭海說道:“郭海,我們要回去開工了。”
  “難得曉丹回來,我們今晚不開工了,好嗎?”郭海小聲說道。
  “你這個沒出息的男人,難得我們現在的生意好一點,如果不繼續開,那個地方會被人占去的。”大嫂盯著郭海罵道。
  “那好,現在還早,我們跟曉丹他們一起吃過晚飯再去!”郭海說道。
  大嫂聽跟郭曉丹他們一起吃飯,想了想便答應了。
  “咚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郭曉丹叫道。
  門被推開了,進來一個左手提著一籃水果,右手提著一大袋禮物的男人。這男人穿戴整齊,脖子上戴著一條很大的金鏈,似乎挺有錢的樣子。不過,看他的樣子好象是個混混。
  “咦,曉丹,你回來了,怎么回來也不告訴我一聲讓我去接你啊?”那個男人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
  “勞洋,是你?”郭曉丹看到面前這個男人,不由皺起了眉頭。“你來干什么?”
  那個叫勞洋的男人不以為然地說道:“曉丹,你這話就不對了,我是來著郭伯父的,再說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倆的關系誰跟誰呢?”
  “你胡說,誰是你的女朋友,”郭曉丹生氣了,“那是你自己認為,我從來不承認我們之間有什么關系。勞洋,我再跟你說一次,我不喜歡你,你不要自作多情,你可以走了,我爸不要你看。”
  “嘿嘿,曉丹,你不要生氣,感情這東西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我們慢慢來就行了。”勞洋邊說邊把東西放在地上,“這些東西花了兩千多塊,我多疼你。”
  郭爸正色說道:“勞洋,你如果是以晚輩的身份來看我,我是歡迎的。但是以曉丹的男朋友,你錯了,曉丹的男朋友在那里。”郭爸指了指陳天明。
  勞洋的臉色馬上變了,他盯著陳天明說道:“兄弟,你是哪里來的,我的女朋友你也敢撬?”
  陳天明冷笑一聲,“先生,你說錯話了,,我跟你不是兄弟,第二,曉丹是我的女朋友,不關你的事情。”
  “是嗎?”勞洋走到陳天明的身邊,似是要對陳天明不利,“這里可是我的地盤,我看你是外地來的,不要客死他鄉回不去啊?”
  “我聽你的話好象是恐嚇,我可要報警。”陳天明慢慢地說道。
  “呵呵,好啊,你有本事就報警。”勞洋笑道。
  這時,那個特護走了過來說道:“兩位先生,這里是病房,病人要休息,你們有什么話可以到外面說嗎?”
  “走,我們出去,”陳天明拉著勞洋的手臂走了出去。勞洋原本是想甩開陳天明的手,但他發現陳天明的手好象鐵鉗似的,自己根本掙脫不了。
  “好,你有什么話就,”陳天明把勞洋拉到走廊,接著放開他。
  勞洋揮揮手臂,惡狠狠地說道:“小子,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看你的樣子好象有點錢,但在這里,有錢不一定可以說上話的。”
  “那什么可以說上話呢?”陳天明笑著問道。
  “實力,”勞洋說道。
  郭曉丹擔心陳天明,與郭海走了出來,“勞洋,你不要纏著我好不好?我已經有男朋友,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這是你的東西,你拿走。”
  “是嗎?勞洋冷冷地掃了大家一眼,把那些東西扔在地上。“如果是這樣,那大家就走著瞧,到時你們不要跪下來求我。”說完,勞洋揚長而去。
  陳天明看著勞洋遠去的身影,皺起眉頭說道:“曉丹,這人是怎么回事,好象很霸道。”
  “這個勞洋是我大嫂朋友的朋友,他認識我后,便一直在追我,我不理他,但他還是纏著我。我爸生病后,他還給我打過電話,說要給我錢,我不答應。”郭曉丹氣呼呼地說道。
  陳天明理解郭曉丹的性格,她寧愿去做小姐賺錢,也不會跟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結婚。要不然,她大可以嫁給勞洋,拿錢給她父親治病。
  “剛才聽他的話,好象是不會善罷干休啊!”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我才不管他,我們明天就回京城,他能把我怎樣?”郭曉丹不以為然。
  陳天明也不再說什么了,反正像勞洋這拌的小角色,他也是不會放在眼里。“走,我們回病房,不要讓你爸擔心。”
  回到病房,郭爸看到大家都回來了,也放下心。1整理
  沒有過多久,郭媽打飯回來了。她兩手提著兩大袋的飯盒,“天明,現在也晚了,你們也餓了,來,快吃。”
  “媽,是飯盒啊?”大嫂有點失望,她以為一會陳天明會帶大家到酒店吃頓好的,所以她才在這里等著。
  “大嫂,我已經加了菜,你看,有燒鵝和叉燒,”郭媽高興地說道。這段時間省吃儉用約用的,她好長時間沒有吃頓好的了。
  郭曉丹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就將就一下,我想跟爸媽一起吃飯。”
  “沒事,這菜很好的了,而且,跟你在一起,我吃什么都行。”可能是陳天明的習慣話,他對著郭曉丹用上了甜言密語。
  聽陳天明這樣說,郭曉丹的小臉蛋哧地一下紅了。現在,連郭曉丹自己也分不清楚陳天明哪句是真,哪句是在演戲了。
  “行了,你們兩個要打情罵俏,就等到今晚!”大嫂白了郭曉丹他們一眼說道。
  這下,郭曉丹的臉更紅了。怎么大嫂的話跟飛機上的那個婦女說的話一樣,好象今晚他們要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似的。
  大家吃完飯后,郭爸就叫大家回去休息了,反正有特護在旁邊看著,這些天大家都非常辛苦。
  郭媽說道:“好,他爸,你就休息!我回家看看,明天再過來看你。”于是,大家跟郭爸道別,下樓去了。
  出了醫院,大嫂說道:“天明,我們打車回去!”反正有個有錢的妹夫在,大嫂當然是要利用了。
  “不用了,”陳天明搖搖頭,“我有車。”說完,陳天明向后面抬抬手,剛才接陳天明的小車就開過來了。
  “你開小車過來的嗎?”郭海奇怪了,“今天曉丹不是給我打電話,說你們坐飛機過來嗎?”從京城到這里,開車可是要很遠。
  陳天明笑道:“我們是坐飛機過來的。”
  “那這車?”郭海問道。
  “是我朋友的車,他是這里的,他聽我說來這里,便開車過來接我,”陳天明說道。
  “你朋友也是這里的,他是干什么?也是做生意的嗎?”大嫂笑得眼睛都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