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068 終于出現了

陳天明他們弄登機牌的同時,吳祖杰把他們的行李托運,弄好之后,陳天明對吳祖杰說道:“小杰,你們回去,我回來的時候再給你們打電話。”
  “好,”吳祖杰與另外一個兄弟走了。
  陳天明帶著郭曉丹進安檢后,沒有過多久,他們就開始登機了。
  “曉丹,飛機已經起飛,你先睡一會,”陳天明說道。
  “恩,”郭曉丹也覺得自己困了,她點點頭,微微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她就睡著了。
  陳天明看著這個倔強孝順的女孩,可能是因為緊張回家,中午都沒有睡覺,現在一躺下就睡著了。
  飛機降落后,陳天明輕輕拍了一下郭曉丹的肩膀。
  郭曉丹微微動了一下,還是沒有醒來。
  “曉丹,到了,我們要下機了。”陳天明邊叫邊拍著她的肩膀。
  “啊!到了!”郭曉丹想站起來,但被安全帶給拉坐下來。但是,就在她微動的時候,身體提高不少,陳天明本來拍她的肩膀的手,正好拍到她豐滿的酥峰上。
  陳天明也呆了,他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因此,雖然他的手不再拍,但他的手跟著下來還在郭曉丹高聳的酥峰上,變成好象陳天明在摸她的酥峰。
  這時,正好有一個婦女經過,她看到這情景,不屑地小聲說道:“切,想那種事情,可以等下飛機回家做啊,現在就在這里動手動腳,不知羞。”
  “不,不好意思,我是想叫你起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陳天明訕訕地說道。
  “陳,天明,你可以把你的手放開嗎?”郭曉丹羞紅著臉,現在恨不得飛機下有一個大洞,好讓自己鉆下去。
  陳天明急忙放下手,站了起來。
  郭曉丹見陳天明放開在自己胸前的手,她便慌亂地想站起來,可她忘了安全帶還沒有解開,又被拉了回來。
  “你不要動,我幫你解。”陳天明看此情景,忙坐下來,幫郭曉丹解著安全帶。陳天明的手不小心碰了一下郭曉丹的肚子,她的臉又紅了一下。
  安全帶解開了,郭曉丹站起來,說道:“謝謝你,陳老師。”
  “你剛才說什么啊?”陳天明有點生氣,如果是這樣,不用假扮了,一會在郭曉丹的爸媽面前就穿幫。
  “天,天明,”郭曉丹紅著臉害羞地叫道。
  “曉丹,從現在開始,你就要把我當成你的男朋友,你如果還害羞的話,你爸媽就知道我是假的。”陳天明說道。
  郭曉丹點點頭說道,,“不好意思,我知道了,天明。”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呵呵,這樣就好,反正這兩天我占便宜了。”說完,他拉著郭曉丹的手,住出口處走去。
  雖然郭曉丹知道陳天明這樣做,是為了增加可信度,但她的小手在陳天明溫暖的大手里,她的心撲撲直跳。“不要緊張,這是演戲.”郭曉丹不斷地在心里對自己說道。可是,她越說心里不緊張,越是緊張。
  出了機場大樓,陳天明感覺到郭曉丹的小手有點顫抖,他轉過頭對她笑了笑,“曉丹,你是不是有點緊張?”
  “嗯,”郭曉丹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你以前沒有跟男孩子接觸過嗎?”陳天明問道。
  “沒有,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郭曉丹急忙搖搖頭。
  陳天明把手輕輕地放在郭曉丹的細腰上.溫柔地說道:“這樣,我現在開始對你親昵一點,你慢慢感覺一下就行,你可不要怪我占你的便宜啊!”
  “我,我不怪你。”被陳天明摟著細腰,郭曉丹的心跳得更快。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以前自己的小手都沒有被男孩子拉過,更不要說被摟著腰了。
  “那好,我們走!”陳天明說道。
  郭曉丹說道:“我下午已經給我大哥打電話了,他們已經知道我們下午到,我們直接打車去醫院就行了。”
  “不用了,我有車,”陳天明搖搖頭,他拿起手機看了一下,然后打了一個電話。“走,我們走,你累嗎?要不給我拿。”陳天明一手拿兩個行李袋,一手拿一個禮物袋,不過他還怕郭曉丹拿不了另一個禮物袋。
  “我行的,你拿了三樣,我才拿一樣,這話應該我跟你說的。”郭曉丹感動地說道。從今天陳天明的表現來看,他是一個標準的男朋友,細心又體貼,不知道哪個女孩有這樣的福氣擁有他?
  不一會兒,一個精壯的男人走過來,他對陳天明說道:“老師,你來了。”
  “是的,辛苦你了,”陳天明對他說道。他是這城市的虎堂隊員,為了方便,陳天明給他打電話讓他來接。
  “他是你的學生?”郭曉丹奇怪地問道。
  “算是,”陳天明把兩個行李袋交給他,自己拿過郭曉丹手上的大袋,然后大家往前走。上了小車,虎堂隊員在陳天明的吩咐下,向醫院駛去。
  郭曉丹還是滿腦奇怪,“天明,他到底是你的學生,還是你的手下?”
  “這個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一會你跟你爸媽說我是在京城做生意的,就不要說我是老師了。”陳天明說道。
  “嗯,”郭曉丹說道。陳天明的事情越來越讓她奇怪,這個叫他老師的年輕人好象很少話,一上到副駕駛座后,就不再跟陳天明聊天,這不像人家久別重逢的朋友,一見面就說個不停。
  而且那開車的司機好象一直沒有說話,那個年輕人說什么,他就點點頭開車了,好象司機聽年輕人的,年輕人又聽陳天明的。
  剛才在京城的時候,郭曉丹還覺得陳天明厲害,有手下負責幫他的忙,他上飛就像一個大老爺似的舒服。可現在回到自己的城市,他一樣有人照顧,這讓她不明白了。
  “醫院到了,老師,師娘,”虎堂隊員對陳天明和郭曉丹恭恭敬敬地說道。
  “師,師娘?”郭曉丹一下子不習慣這樣的稱呼。
  陳天明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現在我們假扮一對,你不要大驚小怪,要不給人看出破綻出來,你不要怪我。”
  郭曉丹紅著臉對虎堂隊員說道:“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虎堂隊員急忙搖著頭,“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好了,你們先在這里等等,有事我你們打電話。”陳天明說道。
  “好,我們在這里等。”虎堂隊員巴不得天天跟著陳天明,馮一行他們的事情,已經在虎堂里傳開了。只要總教練到了哪個城市,麻煩了誰,誰就有好處,連任候濤也有了五年功力,這樣的好事去哪里找啊?
  郭曉丹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你讓他們在外面等,好像不好!”
  “沒事的,師娘,你們忙你們的,不用管我們。”虎堂隊員拼命地搖著頭,有時討好師娘,比討好老師更有用。
  陳天明從口袋里拿出幾百塊,遞他們,“現在也快是吃晚飯的時候,你們先去附近吃個飯!”
  “我們有錢,”虎堂隊員說道。
  “你再跟我客氣,我就生氣了,”陳天明有點生氣了。
  “好,不跟老師客氣,“虎堂隊員知道陳天明的脾氣,而且出手大方,他們這些在部隊的,畢竟錢不多,也就不跟陳天明客氣了。
  陳天明提著禮物袋上去,行李袋當然是留在車里。“曉丹,你帶路!”
  郭曉丹上次回家,知道自己的爸爸住哪家病房,她在前面帶路,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郭爸的病房。
  這是四人合用的病房,四個病人,再加上病人家屬,這窄小的病房裝了十幾二十人。陳天明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由皺起了眉頭,這樣的環境,空氣不好,對病情的恢復不是很好。
  “媽,我回來了,”郭曉丹一進病房,對著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小聲地叫著。
  “曉丹,你回來了,”郭媽看到女兒回來了,也激動地走上前,摟著自己的女兒。如果這次不是女兒拿回50萬,老頭子不但救不了,連欠別人的錢也還不上。
  “媽,爸怎樣了?”郭曉丹擔心地問道。
  郭媽說道:“醫生說手術成功,沒有大事,不過今天他說心悶,不想吃東西。”郭媽故意看了郭曉丹身后的陳天明,特別是看到陳天明手中的大袋子,她的眼睛一亮。“曉丹,你的男朋友回來了嗎?”
  聽媽媽這樣說,郭曉丹的小臉微紅一下,不過她還是非常鎮定,轉身指著陳天明說道:“媽,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叫陳天明,在京城做生意的。”
  “嘩,我一看他就是一個人物,長得高大英俊,曉丹,天明跟你很配。”郭媽高興地說道。其實郭媽覺得最跟女兒配的是陳天明一出手就是50萬,只要能給這么多錢,就算他是豬八戒也行。
  陳天明聽到郭媽這樣夸獎自己,他的臉有點熱,自己長得帥有氣質這他是知道的,但郭媽也不要在這么多人面前說自己啊,自己會害羞的。
  “天明,這是我媽,”郭曉丹指著郭媽說道。
  “伯母好,”陳天明恭敬地說道。
  郭曉丹又為陳天明繼續介紹了,“天明,那是我爸,”郭曉丹指著一個躺在第四張病床上的男人說道。
  陳天明見郭爸想坐起來,急忙走上前說道:“伯父,你身體不舒服,你就在床上躺著,我叫陳天明。”
  郭爸大概六十歲左右的樣子,可能由于他剛做完手術不久,臉色蒼白,眼睛看著有點混濁。“你是曉丹的男朋友啊?我的病讓你破費了,真是不好意思。”郭爸一邊慢慢地說一邊看著陳天明,好象要看出什么事情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