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066 誘餌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請你不要來煩我,我的忍耐是有限的。”陳天明說道。剛才他也看出樊煙是想給他和莊菲菲創造機會,他也想趁這個機會跟莊菲菲說清楚。
  “天明,我是沒有惡意的,我只是好奇而已。”莊菲菲說道。她拿起桌上的茶杯清了清喉嚨,接著看著這個迷一般的男人。“我可以坦白說,我查過你的身世,你在m市九中教書,經常不在學校,還有一個教音樂的女朋友,是m市副市長何連的女兒。”
  陳天明用筷子敲了一下桌面,“看來,你是對我下了不少功夫,你還查到什么了?”
  “沒有查到什么?”莊菲菲搖搖頭,“其它想查也查不到,你的檔案好象被列為高度機密,連我的關系也查不了。”
  聽莊菲菲這樣說,陳天明放下心來,看來許勝利做的保密工作還是很不錯,現在要查自己的人可能多了不少。“不能知道的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否則只會給自己惹麻煩。”陳天明一語雙關。
  “我知道,所以我也沒有在眾人面前說你什么啊?我只知道你是老師,別的我都不知道了,”莊菲菲狡黠地說道。
  “你知道就好,沒有什么事,我走了。”陳天明準備掏出錢買單。
  “天明,很感謝你去參加我爸爸的生日酒會,”莊菲菲感激地說道。
  “你要感謝的是苗茵,她真當你是妹妹,希望你這當妹妹的不要辜負她這個姐姐。”陳天明說道。
  莊菲菲看著陳天明,“天明,你在m市都有女朋友了,為什么還說苗茵姐是你的女朋友,你們這對苗茵姐公平嗎?”
  “這是我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也管不了,”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如果莊菲菲跟苗茵說自己有女朋友,這事情就麻煩了。
  “我知道我管不了,但我不想讓你傷害苗茵姐,我也是真心想苗茵姐好的,”莊菲菲說道。
  “這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不要多事,有時一個人多事了,會給自己惹麻煩的。”陳天明狠著臉。這個莊菲菲到底想干什么?
  莊菲菲說道:“我不想多事,你現在好歹是我的干姐夫,我如果有什么麻煩你應該會幫我?”
  “莊菲菲,你到底想說什么?你干脆說明白,”聽莊菲菲的口氣,陳天明知道她想用自己還有女朋去的事情來要挾自己。
  “我不想說什么,我現在又沒有麻煩,當然不會叫你幫忙了,”莊菲菲笑了笑,“不過,如果我有麻煩的話,你不肯幫我,我也會找苗茵姐說的。”
  現在陳天明知道莊菲菲是一個厲害的女人,m的,自己怎么招惹這個女人了?不就是打一下她的屁股而已嘛!想到打莊菲菲的屁股,陳天明的喉嚨動了一下,莊菲菲那又軟又有彈性的屁股打起來真的是不一樣,現在想起來,他的手還癢癢的。
  “莊菲菲,我不會幫你解決什么麻煩,但如果你得罪我,你會吃不了兜著走。”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
  “那你想怎樣?是不是還想像那天晚上那樣打我?”莊菲菲邊說邊氣憤地站起來,她走到陳天明面前,然后轉過身,微微翹著她的屁股,“打,你打啊!”
  :.:.,!“你,你這是干什么啊?”陳天明看著莊菲菲微翹的屁股,感覺喉嚨又動了一下。今天的莊菲菲穿著一條健美緊身褲,那緊緊的褲子勒著她渾圓挺翹的屁股,把里面小褲的痕跡也勒出來了。
  當然,如果不是陳天明這么近距離,是看不到莊菲菲小褲的痕跡。陳天明曾經聽別人說過,如果女人穿丁字小褲,從外面是看不到里面小褲的痕跡。嘩,好性感的屁股,陳天明有點想摸一下。
  莊菲菲生氣地說道:“你不是想讓我吃不了兜著走嗎?你打啊!反正我已經被你打過了,你知道嗎?那是人家女孩子隱秘的地方,你都下得了手,還打得那么重,害得我幾天都不敢坐下來,你讓我以后怎么見人啊?”說著說著,莊菲菲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你別這樣,”看到莊菲菲哭了,陳天明心里有點慌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女人的眼淚,特別是跟自己有點瓜葛的女人。唉,當時他一時氣憤,怎么會想到打得那么大力,天啊,莊菲菲幾天都不敢坐,那屁股一定是開花了?
  “哼,我不要你好心,你打啊,陳天明,我的屁股就在你前面,你有本事就打啊!”莊菲菲叫著,她的聲音好象有點期待。
  自從上次被陳天明打了之后,雖然又痛又麻又癢,但莊菲菲感覺自己心里有點懷念陳天明打自己屁股的滋味,那種磁味根本是不能用筆墨來形容,只能說是一種感覺,到底是怎么樣的感覺,她也說不出來。
  “唉,你坐好,你不要這樣,”陳天明目不轉睛地盯著莊菲菲的屁股,那屁股就像兩座山峰,有點像胸前的酥峰,但比酥峰還大,打起來特別有彈性和手感。
  陳天明不由齷齪地想到,如果把莊菲菲的褲子全脫下來再打.那又是怎樣的感覺呢?會不會特別響又特別有彈性呢?再或者,如果在后面一邊干那種事情,又一邊打著她的屁股,那又是怎樣的滋味呢?陳天明發現,莊菲菲最美的地方,竟然就是她的屁股。想到這里,陳天明發覺自己的下面反應了,而且是非常快的那種。
  呸呸呸,我怎么想著跟莊菲菲做那種事情呢?陳天明急忙懸崖勒馬,不讓自己再想那種猥瑣的事情。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苗茵姐的,就算你打多大力也行,”莊菲菲見陳天明還沒有動手,不由有點失望。陳天明有女朋友還招惹苗茵姐,可見他是一個花心的男人,但他怎么對自己不動心呢?自己真比苗茵姐差很多嗎?
  “莊菲菲,你坐好,”陳天明嚴肅地說道。
  莊菲菲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看著莊菲菲還在流眼淚,陳天明的頭大了,“那你想怎樣?你如果不招惹苗茵,我不會打你的?”
  “我要你以后不要對我這么兇,我哪里得罪你了?”莊菲菲哭著說道。
  “好,我答應你。”陳天明點頭說道。
  莊菲菲心里暗喜,果然陳天明最怕自己哭,幸好今天有跟陳天明單獨的機會,要不然自己也使不出來啊!“還有,你以后不要老給我眼色看。”
  “那你不要追我啊,我不喜歡你。”陳天明說道。
  “我沒有追你,我只是玩玩,”莊菲菲說道。
  “是這樣就最好。”陳天明說道。
  莊菲菲見陳天明不打自己的屁股了,她便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來,“聽說你的生意做得很大,你可以幫我們莊家嗎?”
  陳天明搖搖頭,“我的那只是小生意,幫不了你,而且你身邊不是很多人幫你嗎?有他們就行了。”
  “我想你幫我,”說完,莊菲菲害羞地低下頭。
  “我說了,我的生意跟你的是不一樣,幫不了,而且我是小生意,不適合的。”陳天明才不會跟莊菲菲合作做生意,她這種有心機的女人,有時還會哭,自己還是不要惹她。
  “哼,你不幫就算了,反正你以后不要那樣對我,否則我告訴苗茵姐,說你花心。”莊菲菲恐嚇著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我盡量,前提是你不要惹我,否則,我才不管你告訴不告訴,這事情以后苗茵會知道的。”陳天明當然不想莊菲菲現在告訴苗茵,他要跟苗茵的關系穩定下來,那時告訴她才好。
  莊菲菲的心里還是高興的,她知道陳天明是吃軟不吃硬的人,現在他們的關系改觀了不少,只要自己不再當眾說喜歡他,再用軟功慢慢磨他,遲早有一天會軟化他的。
  特別是陳天明不怕九哥他們的本事,讓莊菲菲暗暗佩服,九哥他們的力量代表了官方,連官方都不怕,可見陳天明的后臺是多么厲害。嘻嘻,自己以后有麻煩的話,又可以有多一個幫手。莊菲菲邊想邊偷偷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正好看莊菲菲,想對她說要回去了,他見莊菲菲看自己,急忙站起來說道:“莊菲菲,我有點困,想回去睡覺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我回去了。”說完,他走出去,把帳結了。
  當他走出華清酒店的時候,就發現莊菲菲在門口等著他。“天明,走,我們的宿舍正好同路。”莊菲菲高興地說道。
  “好,”唉,是自己要說回宿舍的,一起就一起,反正又不是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陳天明暗暗地想著。
  走著走著,就到分叉路,莊菲菲的宿舍在右邊,陳天明的宿舍在左邊,莊菲菲也不好跟著去了。反正今天她非常高興,下個星期爸爸的生日酒會一定非常成功,這次自己帶去的朋友,一定令莊家那些勢眼的家人大跌眼鏡。
  “天明,我走了,”莊菲菲不舍地向陳天明擺著手。跟陳天明在一起,她有種很舒服的感覺,沒有必要想得太多,也沒有必要防備太多。因為陳天明對她根本沒有什么企圖,這讓她有時感覺自己很失敗。
  “好,再見。”陳天明高興地往自己的宿舍走去,終于可以擺脫莊菲菲了,m的,還是少見她為好,還要挾自己幫她解決麻煩事,當自己是免費的農民工啊?
  “陳老師,”陳天明剛走到宿舍的樓下,便聽到有人叫他,他抬起頭一看,是郭曉丹。
  “郭老師,是你啊,有事嗎?”難道郭曉丹有什么事情?陳天明在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