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065 又死人了

史統聽到陳天明這樣贊美自己,更是得意忘形,好象要飛了起來似的。“天明,說真的,我越來越喜歡樊煙了,她那種性格我喜歡,不但漂亮,還溫柔嫻良淑德。”一說到樊煙,史統兩眼放光,紅光滿面,一付蕩淫得不能再蕩淫的樣子。
  “我靠,你那個樊煙還溫柔啊?”陳天明聽了不敢恭維,“史統同志啊,不是兄弟我不警告你,你如果追上樊煙,你以后一定是氣管嚴!你要在骨科醫院里辦一個長期的vip號,方便到時就診。”
  “陳天明,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史統才聽不進陳天明的話。
  “好了,你不要這么蕩淫了,快把衣服穿上去,一會我們去吃中午飯。”陳天明說道。
  史統說道:“是你請嗎?”這段時間史統天天送花給樊煙,錢包空了不少。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是了,是我請,你快點起床,都快十一點了。”
  “呵呵,沒有辦法,家里給的錢都花在樊煙身上了。”史統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要不然,請你吃飯是小事一樁。”
  陳天明問史統,“你跟樊煙進展得怎樣了?是不是已經上床了?”
  “差不多了,”史統心虛地說道。他現在連樊煙的手也拉不到,哪能上床啊?
  陳天明笑道:“不錯嘛,加油,兄弟,女人在沒有上床前是皇帝,上床后是奴隸了。只要你搞掂她,你叫她向東,她絕不敢向西。”
  “咚咚咚”,外面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誰啊?”史統急忙把衣服穿好。
  “是我,”外面傳來了莊菲菲的聲音。
  陳天明一聽是莊菲菲來了,便坐在電腦旁玩了起來。
  “呵呵,小煙煙,你也來了,”史統一開門看到外面還站了一個樊煙,心花怒放,高興得想跳樓了。
  “史統,聽菲菲說,你昨天晚上喝成死豬似的,你沒事?”樊煙的臉上好象露出一點關心。
  “沒事,我哪會有事呢?”史統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以此表示自己的身體好。
  在一邊的陳天明真怕史統把心臟給拍出來,m的,說大話也不臉紅,自己醉得糊里糊涂,還說剛睡下,現在卻說沒事了。
  “樊煙,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史統哥哥多英勇,一個人跟孟義超三人拼酒,如果不是他幫我擋酒,昨天晚上醉的是我啊!”莊菲菲感激說道。這個史統表面著似很紈绔,可在關鍵時候還會關心人。
  “那當然,你是我的干妹妹,誰敢欺負你,我可跟他們沒完。孟義超又怎樣,如果惹火我,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史統又開始吹牛了,他忘了自己不是孟義超的對手,手下又沒有人家的多。
  “史統,得了你,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啊,你只會欺軟怕惡,”樊煙白了史統一眼。
  莊菲菲急忙圓場,“史統哥哥,你沒有事就好,中午我請你吃飯,當是感謝昨晚你的幫忙。”說完,莊菲菲看了看旁邊玩電腦的陳天明。
  “吃飯?”史統呆了一下。
  “不行嗎?”莊菲菲以為史統不答應,急忙向他使著眼色,這可是一石二鳥的機會,自己和陳天明,他和樊煙。
  “不是不行,是剛才天明說請我吃飯的,要不這樣,我們一起去!”史統對莊菲菲說道。
  莊菲菲看著陳天明說道:“不知道天明肯不肯請我們一起吃飯?”
  聽莊菲菲這樣說,陳天明也不好太小氣了,“大家一起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們去華清酒店,可不是輝煌酒店。”現在自己是老師身份,如果經常去輝煌酒店,一定引起別人的懷疑。
  “沒有問題,只要是你請,就算是去大排檔吃快餐,我也很高興。“莊菲菲快樂地說道。這可是陳天明次請她吃飯,她心里有種興奮得要高歌的沖動。那天聽了苗茵說陳天明做很大的生意,莊菲菲更是覺得陳天明不筒單。
  一個能在九哥他們那些太子黨面前叫板的人,能簡單嗎?而陳天明還是一個不在自己面前獻殷勤,不為自己美色所動,為了史統打自己的男人。陳天明與九哥、孟義超他們相比,更有男人味一點,且他還長得蠻帥。
  女人的心理也是如此,別人太追求自己,可能就不那么重視。反過來,那男人對自己不理不睬,她就好奇,在猜這是怎么回事?
  以前一首歌叫《女孩的心思你別猜》,你猜來猜去就會把她愛。其實,男人的心思也是如此,女人太著緊那個男人,一樣會對那個男人心動。
  史統見陳天明同意,笑得見牙不見眼,“呵呵,小煙煙,你們等等,我先去衛生間。”史統邊說邊往后退。
  “啪”,史統只顧著看樊姻,沒有看后面,他撞上門了。
  “史統,你以為你是穿紅褲的超人后面長眼啊?”陳天明說道。
  “沒事,”史統齜著牙摸著后腦勺。
  在華清酒店的包間里,史統當自己請客,拿著點菜單問樊煙要吃什么,他已經點了六菜一湯。
  樊煙皺著眉頭說道:“行了,史統,這么多我們四個人哪吃得下?”
  “菲菲,你要吃什么嗎?整理于.”史統又問莊菲菲。
  陳天明看著史統,真想一腳把他踢出去,m的,是自己請客,他胡扯什么?
  莊菲菲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你點這么多,我們哪吃得完。”
  “對了,我們要瓶酒,小姐,”史統對旁邊的服務員說道,“你們有什么好酒嗎?最好是一萬多塊那種紅酒。”
  “咣,”陳天明從椅子上摔了下去。他現在沖動得想去酒店廚房拿菜刀砍死史統,m的,有十塊錢三瓶的啤酒給他喝就不錯了,他還想要一萬多的紅酒。
  服務員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沒有這么貴的紅酒,只有一百多塊的干紅。”
  “唉,”史統搖了搖腦袋,嘆了一口氣,“我輕常在輝煌酒酒店里喝那種紅酒,已經喝慣了,喝那么便宜的酒,真是不習慣。算了,小姐,就來一瓶干紅!”
  “史統,你昨晚都喝醉了,你現在還喝,你小心把胃喝出血。”陳天明本來想再說毒一點的話,例如小心把jj喝沒了,但看到旁邊坐著兩個美女,只好作罷。
  “切,我都說我沒有事了,小煙煙,我一會跟你喝酒好不好?”史疏對樊煙媚笑著。
  樊煙搖搖頭說道:“我不喝,下午還有課呢!”樊煙好象對史統沒有什么好感,史統問她十句話,她才答一句,而且還是愛理不理的那種。
  莊菲菲高興地說道:“天明,那天去我家,你是怎樣去?我們有車的?”莊菲菲見陳天明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厲害,她也不想揭穿他,免得惹他厭。
  “我有車,到時天明坐我的車就行了。”史統說道。“小煙煙,到時我們開兩輛車去,你也坐我的車!”
  樊煙說道:“史統,我跟你說多少次了,你以后叫我樊煙好不好?小煙煙叫得惡心死了。”
  “好好,我一定改,我叫慣了,不好意思,”史統說道。
  他們吃完飯后,莊菲菲向樊煙使了一個眼色。
  樊煙心神領會地對史統說道:“史統,我有點事,你送我出去。”
  “好啊,好啊,我有車,”史統拼命地點頭。功夫不負有心人,樊煙終于被自己打動了,這可是她次叫自己干事情。
  于是,樊煙與史統走了出去。他們走出酒店,史統就邊拿出手機邊說道,“小,樊煙,你稍等一下,我馬上給我的保鏢打電話,三鐘內車就會開來這里。”
  樊煙擺擺手說道:“不用了,剛才為了給菲菲和陳天明創造機會,我故意這樣說而已,你回你的宿舍,我也回去了。”
  “小煙煙,今天天氣睛朗,萬里無云,是散步的好機會,我們一起走走!”史統急忙說道。
  “不了,我回去了,你也不用上去打擾菲菲他們。”說完,樊煙頭也不回地走了。
  天啊,你給別人機會,為什么不給我機會啊?史統苦著臉暗道。
  莊菲菲見樊煙和史統走了,便轉頭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很高興你今天請我吃飯。”
  “不客氣,你是苗茵的干妹妹,我代她請是應該的。”陳天明不客氣地說道。自己不想惹的女人,特別是很有心機的女人,自己最好不要給她希望。
  “天明,我這么難看嗎?你怎么老是對我冷著臉?”莊菲菲傷心說道。
  “這不是難不難看的問題,是合不合適的問題?你騙苗茵說你不喜歡我,可你又這樣,你覺得你這樣做對得起苗茵嗎?”陳天明板著臉說道:“苗茵是一個很純的女孩,如果讓我發現你敢害她,我不會放過你。”
  莊菲菲說道:“你敢得罪我們莊家?”
  “哼,莊家又如何?”陳天明冷笑了一下,“如果你敢對苗茵亂來,我會滅掉你們莊家。”陳天明的臉上露出一絲殺氣。
  莊菲菲心里一驚,陳天明的武功她是見識過的,特別是陳天明這種氣勢讓她覺得心里有種很大的壓力,這壓力好來讓她透不過氣來。
  陳天明也發現自己過于沖動了,他把自己的氣勢一收,說道:“莊菲菲,你最好聽清楚我剛才說的每一句話,我敢這樣說,就不怕你們莊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你們犯我,我必不饒你們。”
  “天明,你不要嚇我好不好?”莊菲菲捂著自己豐滿的酥峰心怯地說道:“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苗茵姐是我的姐姐,我哪會害她呢?天明,你的身份讓我懷疑?你肯定不是老師這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