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63 穿我的

“是菲菲請客,你在旁邊瞎叫什么?”史統沒好氣地小聲嘀咕著。
  “史統,你說什么啊?”雖然史統說得小聲,但孟義超還是聽到的。
  史統毫不示弱地瞪著孟義超,“我是說,如果你這么愛出風頭,一會幫菲菲出錢請客就行了。”
  孟義超點點頭大聲說道:“這個完全沒有問題,我正有此意,幫菲菲出錢請大家吃飯的,不就是幾萬塊嘛,在我的眼里是小意思。但不像某些人那樣,連幾萬塊也拿不出,還說什么六大家族的人,丑死了。”這段時間孟義超跟葉大偉做了不少偏門生意賺了不少錢,他說話的底氣也足了不少。
  “喂,孟義超,你不要以為我是好欺負的,老虎不發威你當病貓了?”史統生氣地站起來。雖然他現在不追莊菲菲,但樊煙是莊菲菲的朋友,自己也不能在她的面前落下風。
  “我欺負你又怎樣啊?屎桶,你有本事打我啊?或者咱們出去找個地方單挑。”孟義超也站起來瞪著史統。
  看著孟義超的那樣子,史統有些心怯了,自己跟孟義超打,哪打得過他?孟義超,你有本事跟我的保鏢打,這話史統沒說出口。
  “好了,你們給我面子不要吵好不好?”莊菲菲急忙站起來安撫史統與孟義超,如果是在外面,他們怎么打都行,可今天自己是有事要找他們的。
  “哼,我給菲菲面子不跟你計較。”孟義超邊說邊坐下來。
  “菲菲,我當然會聽你的了,”史統也笑著對莊菲菲說道。
  莊菲菲見人來齊了,她笑著說道:“各位哥哥,我今天請大家吃飯,是想邀請大家下個星期到我家參加我爸爸的生日酒會,不知道可不可以給小妹一個薄面,去那里聚一聚。”
  史統馬上表態,“行,菲菲,我下個星期一定到,你放心!”
  孟義超見史統搶了自己的風頭,心里暗恨,“菲菲,我一定去,你放心,難得我們在一起聚聚。”
  曹健良和汪俊巖一向以孟義超馬首為瞻,他們聽孟義超選也去,也點頭說他們也去。
  貝文富本來對這種事情沒有什么興趣,這段時間他找他的專治男性問題的醫生都忙不過來。不過他現在見其它四個少爺都去參加莊菲菲父親的生日酒會,如果他不去顯得不給莊家面乎子,他只好點頭表示自己也會抽時間去。
  “嘻嘻,謝謝各位哥哥給小妹面子,來,我們喝一杯,”莊菲菲很風情地站起來對大家說道。
  今天的莊菲菲穿著一件白色的緊身小村衫,薄薄的村衫下隱現出藍色的罩罩,豐挺的一對酥峰在胸前想呼之欲出,淺藍色的牛仔裙緊緊地裹著豐潤的臀部,裙下一截裹著肉色絲襪的渾圓小腿,小巧的藍色高跟水晶涼鞋承托著她那嫵媚性感的身材。
  這是莊菲菲故意打扮的,她想以自己的美貌讓大家心涎,都去參加父親的生日酒會,好讓自己出風頭。
  “好,我們喝,”孟義超色迷迷地看著莊菲菲,如果今天能把莊菲菲灌醉的話,那自己就有機會了。
  像莊菲菲這樣級別的美女,貝文富以前是很有興趣的,可現在他的那里不行,哪還有心思想著怎樣抱莊菲菲上床呢?
  孟義超跟莊菲菲喝完一杯酒后,他馬上向曹健良和汪俊巖使了一下眼色。
  曹健良他們當然是心神領會,首先是曹健良向莊菲菲舉杯,“菲菲,我們是同學,來,我也敬你一杯。”
  “好,健良,以后你可要多多關照我,”莊菲菲高興地跟曹健良喝了一杯。她現在已經嘗到別人幫助的甜頭,陳忠給她的公司不少訂單,孟義超想泡莊菲菲,當然也是拿錢砸過去,哪管賺不賺錢。
  另外,九哥也想泡莊菲菲,他用一些關系幫莊菲菲的公司做了不少生意,莊菲菲當然是笑逐顏開。
  “菲菲,我也來敬你一杯,”汪俊巖見曹健良坐下,他知道到他了。
  “好,我跟你喝。”莊菲菲又端起酒杯跟汪俊巖喝了一杯。
  貝文富笑道:“哇,菲菲好酒量,真是巾帽不讓須眉。來,我也敬你一杯。”
  就這樣,莊菲菲被孟義起幾人輪流勸酒,不一會兒的時間,她就喝了不少。
  孟義超看著在旁邊猛吃的史統,心里很看不起他。史統,你牛什么,如果你不是出在史家,你什么也不是。“史統,你不要像個飯桶那樣在那里只顧吃好不好?你不敬我們的美女菲菲,就是看不起菲菲。”孟義超煽動著。
  “你們先喝,我一會再喝,”史統擺著手說道。“這菜太好吃了,我很久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說完,史統又在吃了。
  “飯桶,”孟義超鄙視地看了史統一眼,跟他同在六大家族,真的是丟六大家族的臉。
  又喝了一會,莊菲菲微微皺起了眉頭,她發現孟義超,曹健良和汪俊巖三人聯合起來跟自己拼酒,他們三個大男人,自己一個弱女子,如何跟他們拼啊!“三位哥哥,你們不要老跟我喝啊!”莊菲菲嬌嗔地說道。
  孟義超看到已經喝了不少酒,兩頰艷紅的莊菲菲,恨不得馬上沖上前摟著她,在她高聳的胸前好好揉上一番,然后再開一個房間,跟她**一晚。“菲菲,你今天晚上是主角,大家不跟你喝,跟誰喝啊?”
  “對啊,對啊!”曹健良和汪俊巖在旁邊起哄。
  “我先去一下洗手間,”莊菲菲搖搖擺擺地站起來,好象站不穩了。
  “菲菲,我扶你去。”孟義超急忙高興他跑上前,興奮地說道。莊菲菲身上飄著一股香味和酒味,讓孟義超有點把持不住了。
  莊菲菲慢慢地擺了一下手,說道:“不,不要,我還可以自己去,你們先喝,我一會就過來。”說完,莊菲菲推開孟義超扶著自己的手,慢慢地向右邊的洗手間走去。
  “超哥,菲菲很快喝醉了,”曹健良在孟義起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呵呵,都是各位兄弟的幫忙,以后哥哥不會忘了大家。”孟義超看著史統,小聲地說道。
  史統才不管這些,這段時間他把錢全花在追樊煙上,哪像以前那樣大手大腳了,所以,他現在要好好地吃,補回這段時間的損失。
  莊菲菲走進洗手間,把門閂上,剛才她那還醉熏熏的樣子全不見了,露出她以前冷靜的表情。哼,想灌醉我?你們也太小看我莊菲菲了。莊菲菲心道。她從自己的小提包里拿出一粒進口的解酒藥,這種解酒藥非常貴,吃了之后,就算喝兩斤白酒也當喝白水似的。
  接著,莊菲菲在洗手間里慢慢地補妝,她不著急,女人就是這么慢的,讓另外的男人好好拼酒去。
  “咦?菲菲怎么還沒有出來啊?”孟義超邊說邊看著手上的表,好象莊菲菲已經進去十幾鐘了。自從莊菲菲進洗手間后,孟義超三人就不喝酒,在旁邊坐著保持實力。貝文富也在旁邊吃著東西。
  “不會醉在洗手間里了?”汪俊巖擔心了。
  “我們再等等,如果菲菲還不出來,我們再去看看。”孟義超說道。
  過了一會,莊菲菲從洗手間走了出來,她現在走路搖搖晃晃。
  貝文富站了起來對莊菲菲說道:“菲菲,你們慢喝、我還有事要辦,我先走了。”貝文富跟大家打個招呼,走了。
  “菲菲,來,我們來喝酒。”孟義超見貝文富走了,心里大喜。如果那個屎桶也走的話,那就好了。
  “你,你們不會想把我灌醉,我的身體有點不舒服,不敢喝太多酒了。”雖然莊菲菲吃了解酒藥,但她能不喝就不喝,這是喝不醉的最好辦法。
  孟義超大聲說道:“菲菲,你怎么這樣啊,大家難得一聚,應該高興喝酒嘛!如果不喝酒,怎么行呢?”
  這時,史統站了起來,他摸著自己圓圓的肚子叫道:“呵呵,孟義超,你們想喝酒是,好,我來陪大家喝。小姐,幫我也倒一杯。”
  剛才史統吃飽了,現在到喝酒的時候,這個孟義超超豪氣,一點就是兩瓶好酒,他史統能不喝嗎?
  “史統,誰跟你喝,你在一邊吃你的,”孟義超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
  “孟義起,你這話就不對了,大家來吃飯喝酒,你們硬是灌菲菲酒,難道你們有其它企圖?”史統陰陰地笑著。
  聽了史統的話,孟義起真想一掌拍死史統,“史統,你這是什么話,我們是大家喝酒的。”
  “那好,我們一起喝,你們不要跟我一個個的來,”史統笑道。
  “好,我們一起喝。”孟義選為了在莊菲菲面前證明自己跟她喝酒沒有什么企圖,他與史統三個男人連喝了三杯。
  莊菲菲馬上拿著酒瓶為他們四個男人倒酒,“四位哥哥,你們喝,小妹幫你們倒酒。”
  “嘩,好酒啊,我好久沒有喝過這么好的酒了,”史統興奮地叫了起來。喝人家的酒就是好,一點也不心疼。
  “來,史統,我們喝,”孟義超生氣地叫道。媽的,都是史統在亂叫,今晚喝死他。于是,孟義超三人跟史統喝了起來。
  開始史統還精明地和大家一起喝,可沒喝多久,他的酒勁上來,被人家一個一個地灌,不一會兒,史統就醉倒在椅子上了。而孟義超三人也喝了不少酒,在旁邊吹著氣。
  莊菲菲見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急忙叫來服務員買單,然后叫史統他們的手下過來,扶他們回去。
  “菲菲,來,我們來喝酒。”孟義起摟著他的一個男手下說道。
  “少爺,是我,你醉了。”那手下被孟義超摟著,渾身不自在。特別是孟義超好象想揩他的油,手想抓他瘦小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