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060 惡戰

這些天,陳天明一有空就往苗茵的宿舍跑,他想趁早把苗茵的這山頭給占領了。但是,只要陳天明一出現實質性的動作,苗茵就死死她按住陳天明的手,不讓他進去。
  “苗茵,你就讓我的手進去!”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他現在摟著苗茵躺在床上,這幾天可把他給急死了。苗茵給他下了規定,只能是嘴,和隔著衣服摸上面的酥峰和下面的屁股,就算是隔著衣服摸她的芳草地也不行。
  唉,當男人難,當這種柳下惠的男人更難啊!就像吃包子一樣,只咬了香噴噴的一口,然后這種吊胃口的滋味,是常人沒有辦法理解的。
  陳天明看了一眼苗茵胸前的豐滿,隨著她的身體微微顫抖,顫顫巍巍,陳天明用力地揉了一會,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手掌上的酥峰。就如高山上的鮮花,自己卻只能摸一下,不能采摘下來,“不,天明,我們現在還沒有到那個時候,如,如果到的話,我,我會給你的。”說到這里,苗茵的臉上紅通通的,而且還羞得低下了頭。
  不會?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要在結婚時才能那個?陳天明無言了,純潔的苗茵也太純潔了,那她可以讓自己摸一下嘛,不做就不做啊!
  “苗茵,要不這樣,我們不做就不做,你讓我把手伸進去摸摸,要不讓我親親里面也行。”陳天明蕩淫地笑著。如果能讓自己親著苗茵胸前的小紅櫻桃,只要自己下點苦功,一定能把苗茵挑逗得讓自己為所欲為。
  他真的非常再加非常難受,剛才一會摸苗茵柔軟的酥峰,一會捏她彈性十足的屁股,直把他的寶貝弄得昂昔挺胸,好象要沖鋒陷陣了。而苗茵也被他摸得媚眼迷糊,陳天明以為是時候了,可剛把手伸進苗茵的罩罩里面,苗茵又按住他的手了。
  “不,不行,”苗茵輕輕地搖搖頭。
  “為什么?”陳天明問道。我的苗茵,你要槍斃我,也要給我一個理由,是我捏得不好,還是揉得不對,讓你不舒服呢?
  “我怕支持不住,控制不了,”苗茵的頭低得更低了。
  陳天明拍著胸膛說道:“不會的,苗茵,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控制得了自己,我可以對天發誓。”大不了我發誓這次不亂來,下次再亂來。
  苗茵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哼,誰相信你啊,你就像一個大色狼,一看到人家就又抱又親,還動手動腳,好象這輩子沒有見過女人似的。”說到這里,苗茵想著陳天明捏著自己渾身又麻又癢,自己的心里也特別難受。
  “唉,苗茵,我對你可是真心的,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看到你就很想你,我哪里見過什么女人啊?你不信看看我對那個莊菲菲沒有感覺,她老是纏著我,我也不理她。”現在陳天明抱定決心要得到苗茵,所以要耍點手段了。
  “你不要說菲菲了,菲菲說主要是看在史統的份上,才給你們買早餐,你不要以為自己是王子,哪有這么多女人喜歡你啊?只有我才這么傻,喜歡你這樣的人。”苗茵突然想到了孔佩嫻,自己的男人就是優秀,孔佩嫻一向是眼界過高,她也喜歡上陳天明。
  “天啊,原來你是被她騙了,才不給我送早餐的,唉,我知道我的命苦,但不知道我的命這么苦。”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苗茵說道:“天明,我認了菲菲作妹妹,你不要欺負她,哪有女孩像你說的那樣追男孩子的。你再胡說,我就不理你了。”
  陳天明看苗茵中莊菲菲的毒太深了,自己也不好說什么,唉,算了,反正自己不理莊菲菲,她能拿自己怎么轍呢?“那你要小心點,這世上的人有時看不透的,要帶眼識人。”陳天明叮囑著苗茵。
  “我知道,我以前就是太傻了,不懂得帶眼識人,被人家騙了,”苗茵邊說邊看著陳天明。
  “什么?是誰騙你的?”陳天明生氣地說道。m的,自己的女人也敢騙,看來那人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如果是男的,就把他的jj割了數年輪,是女的,不好看就牽去動物園參觀展覽;年輕貌美的話,那自己就上,讓她知道得罪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悲慘的下場。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苗茵一邊看著陳天明偷笑,一邊指著他。
  “什么?是我?“陳天明驚訝地說道。“我的小姐啊,我哪有騙你啊?我對你的心可以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我要騙誰也舍不得騙我的苗茵啊!”不會,我有很多女朋友的事情被苗茵知道了?陳天明忐忑不安。
  苗茵說道:“不是你還有誰啊?以前裝成木木的樣子,現在可倒好,一看到我就動手動腳,一看就是個大色狼。”
  “那是我喜歡你啊,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苗茵,你這么美,我不對你動手,我就不是男人了。”天啊,我哪有對你動腳啊,我只是對你動手。陳天明暗道。
  “天明,我,我也喜歡你,但現在我們不能這樣,我們還要過我爸媽的那一關,”苗茵有點擔心,“再說了,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說完,苗茵閉上眼睛不敢看陳天明。
  “呵呵,原來你也想啊!”陳天明得意忘形。
  “死天明,就會欺負人家,我以前被你騙了,你是一個大壞蛋。”苗茵狠狠地掐了一下陳天明的大腿。
  “哎呀,”陳天明哭喪著臉。我的姑奶奶啊,你就不能掐別的地方嗎?那里跟我的寶貝很近,如果你一失手,那可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苗茵得意地說道:“嘻嘻,看你以后還敢不敢欺負我?”
  “我的媽呀啊,我不敢了,”陳天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家說女人跟了男人之后,會由以前的強悍變成溫柔,可沒有想到,苗茵卻來個80度的大轉變,她由溫柔變強悍了。
  “天明,我不是不想讓你如愿,但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你那手太壞了,摸,摸得人家有時,有時喘不過氣來。”苗茵不愧是研究生,用“喘不過氣來”代替自己身體的又麻又癢。
  “苗茵,你讓我看看嘛,我想看看你的里面。”陳天明輕輕地摸著苗茵的豐滿的酥峰,如果用苗茵的長辮子搔她的殷紅小點,那是什么滋味呢?嘿嘿,想到這里,陳天明的下面頂了一下。
  苗茵拼命地搖著頭,“不行。天明,你,你那個頂著我難受。”苗茵邊說邊推了一下陳天明那硬硬的下面,他那里剛好頂著自己的屁股,還有時一跳一跳的,“惡心”的要命。
  “啊!”陳天明倒吸了一口冷氣,苗茵摸哪里不好,偏偏摸自己的下面,那里正興奮得要命,現在被苗茵摸了一下,更加興奮了。唉,苗茵,你怎么這樣啊,你要摸也多摸幾下嘛。陳天明暗道。
  “天明,你怎么了?”苗茵的心里跳了一下,難道剛才自己太大力,把陳天明的那里弄傷了?聽說那里是男人的脆弱之處,一不小心就會弄傷,而且有可能弄成不行。想到這里,苗茵更加擔心。
  “沒,沒什么,”陳天明困難地夾了一下腳,難道自己說被她碰了一下,非常爽,歡迎她再摸多幾下嗎?如果這樣說,苗茵非跟自己拼命不可。
  苗茵見陳天明這樣的表情,哪會相信他沒有事呢?“是不是我剛才太大力了,你那里很疼?”
  “這,這…””陳天明看到苗茵擔心的表情,心里一動,他急忙點著頭,“是啊,很疼,苗茵,你幫我揉一下!”哈哈,如果苗茵幫自己揉下面的話,那肯定很爽。陳天明齷齪地想著。為了配合自己的傷情,他臉色馬上一變,變得非常痛苦。
  如果陳天明還是故意逞強的話,苗茵就會相信了,可陳天明的臉色變得這么快,苗茵起了疑心。“天明,你真想要我幫你揉那里嗎?”苗茵邊說邊看著陳天明的下面。
  “是啊,是啊、”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
  “好,我幫你,”苗茵邊說邊把手伸過去,放在陳天明的大腿上。
  陳天明高興說道:“苗茵,不是那里,再往上一點。”天啊,苗茵怎么揉自己的大腿,不揉自己的寶貝呢?就差那么一點距離。
  “好啊,”苗茵笑了笑,在陳天明的大腿上用力地掐了一下。
  “哎呀,疼死我了,”陳天明慘叫著。
  “對啊,你這樣才是真疼嘛?哪像剛才的那假疼。”苗茵吃吃地笑著。這個陳天明,越來越會油嘴滑舌,他以前都不是這樣的。以前那傻傻的木樣,連自己的長辮子在他面前都不怎么敢動,現在卻想動自己的全身。想到剛才陳天明揉自己的酥峰和屁股,苗茵的臉更紅了。
  陳天明訕訕地說道:“我哪是假疼,一樣是真的,現在更疼一些而已。”
  苗茵邊說邊舉起手兇著臉說道:“那么說,你要不要我再幫你揉揉?”
  “不了,不了,這些小事我哪敢麻煩你啊!”陳天明拼命地擺著手,現在苗茵越來越兇,自己可不敢惹她。
  “對了,天明,我跟你說件事。”苗茵對陳天明說道。
  “什么事,你,只要是你說的,就算是讓我下刀山上火海,我都能做得到。”陳天明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要得到美人的身,是要下點本錢才行啊!
  苗茵頓了頓說道:“聽菲菲說下個星期她爸爸過生日,請你們去,是嗎?”
  “苗茵,你不會是想讓我去?”陳天明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