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059 真的有人

陳天明給笑了一下,如果這次都能要自己命的話,那自己就不叫陳天明了。
  于是,他突然一旋,在他的旋身同時,帶出一股強大的風球,那風球向蒙面女孩、蝴蝶左右使旋去,而陳天明的飛劍向后面的蝴蝶花飛器射去。
  強大的風球把蒙面女孩三人旋得打了一個趄趑,陳天明的真氣太厲害了,居然把他們三人的聯手同時擊退。而更厲害的是他的飛器,只聽到“塍”的一聲,蝴蝶花被飛劍撞得飛了出去。
  此時的獨孤飛劍白光暴射,如王者一般在陳天明的后面閃著。只見它又是一閃,向蝴蝶左右使射去。
  “快閃,危險,”蝴蝶左使拼命地叫著。那飛劍首先向他射去,他急忙拼命地往后一退,再半蹲著身子,恰好躲過飛劍。蝴蝶左使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媽的,這個陳天明真是怪胎,像花主指揮飛器的時候,哪可能還跟另外三個高手打得這么輕松。
  現在,蝴蝶左使意識到大家都犯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那就是這個陳天明不筒單,就算是自己這幾個人也殺不了他,況且他還有這么多手下,武功又這么厲害。想到這里,蝴蝶左使叫道:“對手太強,我們撤。”雖然蒙面女孩是花主,但這次行動的指揮權是在蝴蝶左使上。
  蒙面女孩聽到蝴蝶左使的叫聲,也知道他們今天是討不了好,而且他們在這里打斗,時間一長,一定會引來更多的人。于是,她叫道:“你們快退,我來掩護。”說完,她小手一招,蝴蝶花馬上飛面她的面前,接著向陳天明飛去。
  “你們以為這里是你們的家啊?想走就走,”陳天明冷笑一聲,自己多次使用飛劍,估計不久有一些人知道自己有飛劍了。飛劍在陳天明的身邊飛旋了一圈,又向蝴蝶花撞去。
  飛器的使用和攻擊關鍵是在施展者的內力,蒙面女孩跟陳天明的內力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于是,他們的飛器交接時,蒙面女孩的蝴蝶花明顯就不是對手,它被飛劍擊得飛退幾米遠。
  不過,蒙面女孩緊咬著牙,繼續指揮蝴蝶花向陳天明攻去。
  蝴蝶左使又大叫一聲,“快退!”他邊說邊打出煙幕彈,蝴蝶右使也急忙打自己的煙幕彈,那幾個金牌殺手在煙幕的掩護下,也退了下來。他們也馬上往后飛,他們也知道,再這樣打下去,他們也討不了好。
  幾個煙幕彈打出來后,四處都變成白茫茫的一片,讓人快伸手不見五指。
  見此情景,陳天明急忙叫道:“小杰,你們快往后退。”這樣的情景最容易誤傷自己,而且陳天明也怕這些殺手趁機向自己下手,只要吳祖杰他們不在他的身邊,凡是靠近他的人,一律格殺。
  “老大,你要小心。”吳祖杰帶著幾個手下退出很遠后,向陳天明打了一個招呼。這是他們默契的配合,吳祖杰提醒陳天明他們已經離遠了。
  “我知道了,”陳天明見吳祖杰他們已經離開,便馬上放出飛劍,那飛劍在陳天明強大的真氣驅使下,繞著陳天明的身子開始轉,而且越轉越快,越轉越遠。現在,只要有人靠近陳天明,一定會被獨孤飛劍射中。
  蒙面女孩見有煙幕的掩護,她也馬上向后飛。蝴蝶殺手原則,在明知不可為的時候,一定要全力而退,沒有必要做無謂的犧牲。
  陳天明干脆閉上了眼睛,那些殺手打太多煙幕彈,根本沒辦法用眼睛看得太遠。不過,那些殺手逃走的方向他還是感覺得到。“殺”陳天明怒喝一聲,飛劍如閃電般向前射去,他就不信,不能殺掉一、兩個。
  “啊!”果然前面傳來了兩聲慘叫。
  陳天明急忙再驅使飛劍繼續擊殺,但這次沒有聽到慘叫,只是聽到內力與飛劍相擊的聲音,后來好象蝴蝶花飛器也加進去了。
  再過一會,陳天明感覺自己的飛劍如在空氣中飛蕩,前面好象沒有人了。
  不會,他們跑得這么快,干脆叫兔子幫算了。陳天明暗道。他把手一招,飛劍馬上向他射回來。
  “老大,他們已經逃了。”吳祖杰在后面叫道。他飛上后面的樓房,遠遠地看到那幾個蒙面人逃走了。“不過,他們有兩個人受傷,可能是被你的飛劍所傷。”
  “好,你們檢查一下現場,看著有沒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陳天明說道。
  沒有過多久,煙幕散去了不少。陳天明他們馬上查看了現場,地上只有一些血跡之外,什么也沒有留下來。
  “老大,那個瘦小蒙面人怎么會有蝴蝶花?難道花蝴蝶組織兩個蝴蝶花飛器?”吳祖杰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搖搖頭說道:“根據資料顯示是沒有的,我估計那個瘦小蒙面人要么是蝴蝶新花主,或者是蝴蝶花主的徒弟,他是最近才擁有蝴蝶花。從剛才交手來看,那人對敵經驗和武功掌握還不是很好。特別是蝴蝶花的使用,沒有上次那個蝴蝶花主那么熟。”
  吳祖杰說道:“看來,花蝴蝶組織是跟我們耗上了。”
  “那是他們的命不好了,”陳天明的臉陰沉下去了,花蝴蝶組織一而再三地暗殺他,他不會放過花蝴蝶組織。“小杰,派人找花蝴蝶組織的隱身之處,他們一定還在京城。另外,讓羅健他們也幫忙找。”
  “他們可以嗎?”吳祖杰皺了一下眉頭。
  “沒問題的,有時小混混有小混洪的好處,你不要小看他們,三教九流正是打探消息最容易的地方。”陳天明笑了笑。“好了,你們也累了,去休息!我也回去休息。”陳天明轉身往學校里面走去。
  花蝴蝶組織很狡猾,幾次都沒有把他們的人抓住,看來,自己是要用點心在這個組織上才行了。
  在花蝴蝶組織的秘密別墅里,蝴蝶老花主氣得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快說不出話來。七個高手去暗殺陳天明,這些全是花蝴蝶組織的精銳力量,可卻拿陳天明沒有辦法,還傷了兩個金牌殺手。網,ap.--k
  “這個陳天明還有飛器?”蝴蝶老花主用力地捏著沙發的扶把。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把扶把給捏碎,可現在她沒有了三十年的功力。
  “是的,奶奶,他的飛器比我的蝴蝶花還厲害,我打不過他。”蒙面女孩點點頭,不好意思地說道。
  “上次我跟陳天明打的時候,他都沒有放出飛器,難道他故意藏一手,在關鍵的時候才用?”蝴蝶老花主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陳天明太奸險了。”
  蝴蝶左使說道:“老花主,我和右使也商量了一下,覺得陳天明太奸險,這么多殺手都都干不掉他,而且還都被算計了,我們覺得現階段我們不適合再去惹陳天明。”
  蒙面女孩也說道:“奶奶,我也覺得陳天明很強,武功強得很厲害,他手下全在暗處幫他,我們防不勝防。另外,我們的情報工作還要加強,我估計陳天明不可能是玄門掌門這么筒單,哪有一派掌門的武功這么高的?”
  “孩子,你說的也有道理,”蝴蝶老花主點點頭,“我剛才也想了一下,你和蝴蝶左右使三人的武功加起來,放眼任何一個門派掌門都不是你們的對手,況且你們還有飛器幫助。可陳天明卻能把你們打敗,還傷了我們兩個金牌殺手,這份武功太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老花主,這都是我們的錯,”蝴蝶右使低下頭,我們只聽信客人說陳天明是玄門的掌門,而沒有深入了解他。特別他的手下武功又高,領頭的那個人武功跟我們的金牌殺手差不多。而且好象還不是他得力的手下。”
  “這個陳天明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我不是跟他交過手,我還以為他是滅我們蝴蝶門使無名神功的那個蒙面黑衣人。”蝴蝶老花主喃喃地說道。
  蒙面女孩說道:“奶奶,我親自抓組織的情報工作,一定查清陳天明是什么人。”
  蝴蝶老花主頓了頓說道:“孩子,你查歸查,但要小心,這陳天明太可怕了,不要到時把你也賠進去,你可是我們組織的花主,你一出事,我們組織就完了。”
  “奶奶,你放心,我會小心的。”蒙面女孩說道。她就不信,陳天明是神打的,完全沒有破綻。
  “唉,孩子,苦了你,讓你接手的時候,是花蝴蝶組織最弱的時候,我們損失了不少金牌殺手,能調用的高手不多了。”蝴蝶老花主嘆了一口氣,看著蒙面女孩說道。
  蒙面女孩冷冷笑了一下,“奶奶,你放心,我們不是還接了一個生意嗎?硬的弄不來,軟的還不行嗎?”
  “你是說貝家?”蝴蝶老花主皺了一下眉頭。
  “是的,我看過貝家的一些資料,貝文富不是好人,干了不少壞事,我們正好可以用別人的名義報仇,他死了也不知道是誰干的。”蒙面女孩說道。“就算干不了貝文富,我們也可以殺他一些手下,我看了組織的財務,這段時間組織有點缺錢了。”
  蝴蝶左右使互相看了一眼,他們還以為新花主年少不經事,可沒有想到考慮事情這么深。而且她做的這些事情,是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做的。看來,他們是老的,要努力干些成績出來讓新花主看看。
  “好,孩子,奶奶沒有看錯你,”蝴蝶老花主高興地說道。“玉不琢不成器,你大膽地去干,左右使,你們要好好地協助花主,知道嗎?”
  “屬下知道。”蝴蝶左右使馬上站起來恭敬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