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052 層層兇險

蒙面人看著陳天明摔在地上的慘樣,一手捂胸,一手想撐坐起來的樣子,不由得意地笑著。能把陳天明殺掉,回去一定有豐厚的獎金,這是他們所期待的。
  “你,你們是什么人?”陳天明說話說得非常困難,好象傷得很重。
  那個蒙面人又做了一個手勢,這手勢陳天明不用猜了,他一看就知道是殺的意思。
  “喂,你們是啞巴嗎?我問你們話,你們怎么不回答?我都快死了,你們也應該讓我知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殺我?”陳天明看著這幾個蒙面人說道。
  “殺死他,”那個打手勢的蒙面人終于說話了,他說的z國話有點不標準,但又不是很繞口的那種,只是讓人感覺怪怪的。
  另外幾個蒙面人聽到那蒙面人的命令,馬上向陳天明撲過去,特別是為首的蒙面人,他雙手合擊,想一掌把陳天明擊斃。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的身上突然射出一道白光,白光只是一閃就射進了那個蒙面人的胸膛,接著從后面飛了出去,然后一股鮮血噴出,好象水龍頭壞了似的。
  “這,這…”那蒙面人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陳天明快要死了,怎么會有白光從他的身上射出來?不過,他是不會再明白的了,因為他已經倒地身亡。
  飛劍在陳天明真氣的驅使下,又向旁邊另一個蒙面人飛去。那蒙面人是發覺到這道白光的攻擊,但這白光太近又太快,他沒有辦法躲閃。飛劍在他的面前一閃,他也跟著剛才那個蒙面人去了。
  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偷笑,這陰招是他跟華白子學的。他想用來騙一下這些蒙面人,可沒有想到他們真的會跑得這么近,用飛劍偷襲是暗殺首選,看來華白子用那招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陳天明站起來拍拍自己的屁股,笑道,“好了,我不和你們玩了,我還要回去睡覺呢!”
  “你,你沒有事?”那蒙面人驚訝地叫道。
  “我怎么會有事呢?本來想騙一下你們是什么人,可沒有想到你們的嘴這么緊,算了,不玩了。”陳天明邊說邊住那個蒙面人撲過去,而飛劍也馬上在后面配合他攻擊。
  “啊!”又有一個蒙面人被后面的飛劍殺死。當蒙面人回頭想招擋飛劍時,又被陳天明一掌攻中,這下,這些蒙面人害怕了。
  外面負責警備的六個蒙面人發現里面的蒙面人被殺,他們急忙加進來對陳天明攻擊。陳天明馬上拍了三下手掌,突然在暗處中躍出幾個人,他們是陳天明派來的手下。
  他們在暗處看著早就手癢癢了,但陳天明沒有命令,他們不敢出手。現在他們馬上也撲了上去,從后面襲擊這些蒙面人。
  “呵呵,你們逃不了了,還是乖乖受擒!”陳天明反手一掌,把右邊的一個蒙面人打傷。由于飛劍受陳天明的控制,每當他重點攻擊某個蒙面人時,飛劍當然是從后面配合,不一會兒,又有三個蒙面人被傷。還好陳天明想著賺錢,后面沒有把這些殺手直接殺死。
  飛劍的好處就在于它不怕被人打被人砍,每當它被蒙面人的內力打退后,它又像小強一樣飛上去,打得那些蒙面人頭疼得要命,他們一時間也沒有想到關鍵人物在于陳天明,如果把陳天明控制住,飛劍就不會再飛了,他們還以為這是什么機關暗器來的。
  沒有過多久,那十四個蒙面人傷的傷,死的死,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陳天明得意地說道:“把他們的武功廢了,然后看看能弄多少錢?”
  “老大,他們是外國人,”詹倚拉開其中一個蒙面人的頭布,吃驚地叫道。
  “什么?是外國人?”陳天明也吃了一驚,怪不得剛才那個蒙面人的話說得有點繞口。他走上前一看,這些人都是黃發紅毛的,還有那皮膚,肯定是外國人。“你們是哪個組織的?如果你給我們錢,我們會放了你們。”
  “果然是一個圈套,”那個蒙面人大叫一聲,“我們是不會屈服的。”說完,那個蒙面人的頭一擺好象完蛋了。
  陳天明急忙叫道:“快,不要讓他們自殺。”可是,已經遲了,那些蒙面人都紛紛倒在地上。
  “老大,他們全死了,怎么辦?”詹倚走到陳天明身邊為難地說道。
  “唉,”陳天明輕嘆了一口氣“他們是抱定要死的心,而且他們又是外國人,我們抓住他們也是麻煩,現在他們死了也好。”說完,陳天明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過了一會,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各位兄弟,不好意思了,今晚讓你們白忙活,沒有錢分。”
  “老大,你怎么這樣說啊,上幾次大家跟著你,都分了不少的錢,而且大家跟你又不是為了錢。”詹倚有點埋怨陳天明,大家出生入死這么久,說這些話太見外了。
  “好了,你們走,死人的事情,還是讓別人處理。”陳天明揮了揮手。
  詹倚點點頭,帶著幾個手下消失在夜幕中。
  沒有過多久,兩輛掛著軍牌的面包車開了過來,車在陳天明不遠處停下,下來了一個男人,是任候濤。
  “候濤,這些人要殺我,被我們干掉了,現在你來處理后面的事,看他們的模樣,應該是外國的什么組織,你們通過國際刑警查一下,看看他們是不是通輯犯,如果是的話,你們就立大功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老師,有這么好的事情,堂主肯定是笑得見牙不見眼。”任候濤也笑著說道。
  “好了,我不跟你們說了,我要回去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陳天明擺擺手,慢慢地往學校走去。
  ——
  在m國一間私人別墅里,幾個不同皮膚的人在房間里看著電腦里面播放了一段讓他們非常氣憤的新聞。
  “現在是路通社報道,經國際刑警確認,z國的一個國家秘密組織昨天晚上抓獲了國際a級逼輯犯十四個雪豹殺手,這些雪豹殺手非常嗜殺,已經兇殘地殺死多人。他們一早潛入z國,但被z國組織盯住,并一舉抓獲,可惜的是他們紛紛自殺。至于他們潛入z國的目的不明,有待進一步調查。”一個長得漂亮的播音員說道。
  “***,果然是圈套,z國政府和國際刑警聯合起來對付我們這些雇傭組織的圈套。”一個黃發男人生氣地一腳踢過去,那強大的風刀把電腦給打壞了。
  “上帝啊,那可是十四個雪豹殺手,他們可以為我們賺很多錢啊!”一個卷頭發鷹鼻的男人哭喪著臉。這些雪豹殺手的武功厲害,幫他們刺殺一些政府要員集團公司總裁可以是十拿九穩,可沒有想到這次去z國全栽了。
  頭男人一拳打在桌子上,“媽的,是誰說z國是沒用的國家,他們太陰險太狡猾了,早知道這樣我們就把錢退回去算了。”
  “那我們還要把錢退回給他們嗎?”黃頭發男人問道。
  “退他媽,這錢我們不退了。”鷹鼻男人搖著頭生氣地說道。“我們白白損失了十幾個雪豹殺手,就算用重金去買,也不一定這么快買得到。”
  頭男人想了想說道:“這錢我們還是要退的,為了我們的聲譽。
  “為什么?”黃頭發男人不解地問道。
  “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圈套,如果我們不退錢,他們就會在這上面大作文章,這樣就沒有人會相信我們的雇傭網了,所以,我們只能是退錢了。”頭男人說道。“對付我們雇傭網,是他們的圈套之一”。
  “頭,你說的很有道理,”鷹鼻男人點點頭,“不過,這樣太便宜他們了,明知道他們是騙我們,我們又不能對他們怎樣。”
  頭男人陰森森地笑著,“怎么會呢?現在他們把重點防護放在那個陳天明的身上,我們可以對付設圈套的人。
  “設圈套的人?”黃頭發男人也不是傻子,他被頭男人一點就透了,“頭,你的意思是說從給我們打電話的那個人那里下手,把他干掉,讓z國人知道我們的厲害?”
  “嗯,”頭男人點點頭,“現在z國政府一定派很多高手守著那個陳天明,我們現在去,肯定殺不了陳天明,所以,我們干脆對付他們不注意的人。當我們把錢退回去后,他們以為我們吃了啞巴虧暗暗偷笑時,我們就暗暗出手,殺掉他們的同伙人。”
  “媽的,如果是在m國,我們弄死他,可惜是在z國,我們的人又不能全過去,真是氣死人了。”黃頭發男人生氣地叫道。
  頭男人說道:“沒事,誰笑到最后,誰才是贏家。你明天就去辦,跟那個電話聯系,說要把錢退回他。同時,我們再請我們z國的朋友啟動電話定位跟蹤,還有找關系盯緊那個帳戶,盡快查出是誰給我們錢下圈套的。”
  “好,我明天就去辦,”黃頭發男人點點頭說道。他已經想好了,盡可能地拖延與對方通話聯系的時間,這樣更容易查找他們的位置。
  “媽的,我會讓他們知道得罪我們的后果是什么!”頭男人惡狠狠地說道。
  “頭,這次還是我們自己動手嗎?”鷹鼻男人擔心地問道。他們的殺手很多是外國人,一到z國就容易露餡,這次派十幾個雪豹殺手,都是偷渡過去有很大的風險。
  頭男人搖搖頭說道:“不,這次為了證明這些事情不是我們干的,我們請z國殺手組織去干,到時他們出事了,也沒有人會查到我們的頭上來。哈哈!”頭男人為自己的決定而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