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049 我要游泳

陳天明抬起頭看到剛從對面房間出來的四個人,分別是韓項文、九哥、苗茵和孔佩姻。想著今天早上韓項文問苗茵有沒有男朋友,陳天明的心里就一陣不舒服,特別是現在苗茵又跟韓項文一起吃飯,讓他不由心里煩燥。
  “天明,是你?”韓項文看到陳天明,不由驚訝地叫出聲音來。
  “是,是我,”陳天明苦笑了一下,“項文,這么巧啊?苗茵,你也在啊?”說到這里,陳天明故意目不轉睛地盯著苗茵,他想從苗茵的眼神里看出點什么來。
  被陳天明這樣盯著,苗茵感覺渾身不舒服,她汕汕地說道:“天,天明,這么巧啊,我陪佩嫻一起過來吃飯。”
  苗茵越是這樣,陳天明越感覺有問題。如果不是旁邊有這么多人,他真想拉著苗茵走到一邊仔細地盤問一下。
  “苗茵,走,我送你回去,你剛才不是說下午還有事,想快點回去休息嗎?”韓項文關心地對苗茵說道。
  “這樣,我送她回去,我正想回學枝。”陳天明急忙說道。
  孔佩姻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陳天明,我們有項文送就行了,不要你送。”孔佩嫻哪會讓韓項文丟了這個親近苗茵的機會。
  這時,九哥也走上來沒好氣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不該搶你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想到上次陳天明硬是走莊菲菲,九哥的氣還沒有消,現在看到陳天明又想對苗茵橫插一腳,他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我是好心,不關你的事情。”陳天明正在氣頭上,當然不管九哥。
  “怎么不關我的事啊?陳天明,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不要惹我,否則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九哥生氣地捏著拳頭,往前一跨,準備要跟陳天明動手。
  “九哥,天明,你們有話慢慢說,不要吵。”剛才在吃飯的時候,苗茵聽到九哥的爸爸是公安部長,這樣的官職讓她聽起來夠嚇人的了,現在陳天明要跟九哥鬧起來,這怎么讓她不擔心呢?
  苗茵不出聲還好,她一出聲就把天明心中的怒火給燃了起來。陳天明也叫道:“是誰惹誰啊?你是不是想打架?”
  “陳先生,九哥,你們要干什么?”一直在陳天明后面的龍月心站了出來。她皺著眉頭,冷冷地看著陳天明與九哥。
  “月心,是你?”九哥剛才沒有看到陳天明背后的龍月心,現在看到她也在,心里不由一驚。
  “是我,你沒有看到我嗎?”龍月心微微一笑,看不出她這笑是高興。
  九哥急忙說道:“沒有,月心,我如果看到你在,我一定是跟你打抬呼的了。咦?你怎么在這里啊?你,你認識陳天明?”九哥想起了,剛才他們是從房間里出來,看來他們是在一起吃飯的。
  “我跟陳先生他們談些事情正想走,沒有想到看到你們要打架,所以不得不出聲了。”龍月心說道,“佩姻姐,苗茵姐,我有車,我送你們回去!”
  韓項文急忙說道:“月心,剛才九哥是喝多一點酒而已,他現在哪會是隨便在外面生事呢?九哥,你說對嗎?”
  “對,對,我今天喝暈了頭,說話有點沖而已,沒事的,月心,你不要放在心上。”九哥也忙向龍月心解釋著,好象他怕龍月心生氣。
  在旁邊的陳天明看著不由心里暗暗吃驚,韓項文和九哥是什么身份啊,可他們好象有點怕龍月心,這龍月心到底是什么身份,讓他們這樣呢?而且龍月心跟孔佩姻也很熟悉(網,手機站ap.--)難道龍月心也是**?
  但是,韓項文和九哥都不怕孔佩嫻,為什么他們怕龍月心呢?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這里,陳天明想查一下龍月心的底細了。
  “如果是這樣就好,我不希望我認識的人打架,這樣傳出來就不好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解決的非要打架呢?”龍月心邊說邊拉著孔佩嫻與苗茵,“佩嫻姐,苗茵姐,走,我們回去。”
  九哥看著離去的龍月心她們,接著轉身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他也自己走了。
  韓項文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九哥今天喝了不少酒,說話有點不經大腦,你不要記在心里。”
  “呵呵,不會的,”陳天明笑著說道。“我也喝了一點酒,說話也亂七八糟。項文,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坐在車里的苗茵心事重重,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陳天明也沒有跟自己說什么。只不過,剛才陳天明看著自己和韓項文的眼神,他一定是誤會他們兩人怎樣了?這是苗茵的第六感反應。
  想到陳天明誤會自己跟韓項文,苗茵的心里更加不舒服。雖然她想著陳天明與孔佩嫻在一起,但她不想陳天明誤會自己是那樣的女人,自己對陳天明的愛是從來沒有改變,這就是她的矛盾之處。
  “苗茵,你怎么了?”跟苗茵坐在后面的孔佩嫻發覺苗茵的臉色不對,于是關心地問道。
  “沒,我沒有什么事,”苗茵搖搖頭說道。她怎么可能告訴孔佩嫻那些事情呢?
  “你放心,月心讓他們不要打架,他們就打不成了,從小到大,大家都比較聽月心的話。”孔佩嫻輕輕拍了一下苗茵的肩膀。
  苗茵奇怪地看著龍月心,“月心,你今天怎么會跟天明在一起吃飯,還在貴賓房,是你請他嗎?”苗茵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在那里吃飯是很貴的,如果是陳天明請的話,他哪有錢啊?
  “嘻嘻,苗茵姐,你挺擔心陳先生的嘛,是他請我的,我們談一筆生意。”龍月心笑道。
  “談一筆生意?”苗茵奇怪了,龍月心跟陳天明談什么生意啊?一個是學生,一個是老師。
  “苗茵,你有所不知,月心是大學里的創業協會的會長,經過她手中的項目的創業資金有很多的,我們的月心表面是個學生,可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啊!你不看她開的車就很貴嗎?”孔佩嫻說道。
  苗茵擔心地說道:“是天明請你吃啊?我了解我這個大學同學,他好象沒有什么錢的。”
  龍月心笑了笑說道:“苗茵姐,我看你不了解你這個同學,他可是有錢人,他做的生意很大的。”
  “什么?陳天明也做生意?”孔佩嫻驚訝地叫了起來,“月心,你不會是開玩笑?我知道你談的生意一般是很大的,陳天明能做什么大生意啊?”
  “佩嫻姐,我從來不說假話,陳天明的生意真的很大,你們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蒙騙了。”龍月心一語雙關地對孔佩嫻說道。她也不知道陳天明有什么好,居然讓孔佩嫻要倒追他,因此她想借這個機會提醒孔佩嫻。
  “天明原來真是也做生意的,”苗茵呢哺地說道。她想起以前陳天明跟自己說過的話,可自己卻是不相信。
  龍月心與孔佩嫻要回家,于是她們把苗茵送到樓下。
  苗茵下了車,有點迷迷糊糊地走上樓,她現在的心里很亂。一會想著陳天明怎么會這么有錢了,一會想著怎么跟陳天明解釋,自己跟韓項文沒有什么瓜葛,一會想著如何勸陳天明追孔佩嫻。
  當她把門打開,剛跨進房間里時,一個男人沖了進來,緊緊地抱著她。“啊!”苗茵一時醒了過來,她拼命地掙扎,想掙開那人的懷抱。
  “苗茵,是我!”苗茵的耳邊響起陳天明灼熱的聲音。陳天明邊說邊用腳把門給關上。
  “天明,是你?”聽到陳天明的聲音,苗茵的身體軟了一下。剛才嚇死她了,她還以為是什么壞人呢?“你怎么來了?”
  陳天明摟著苗茵柔軟的身子,心里一陣陶醉,只有苗茵在自己的懷里,他才感覺到苗茵是屬于他的。“我不能來嗎?我在等你的解釋呢!”
  “什,什么解啊?”苗茵的心里一亂,果然陳天明是為中午吃飯的事情而來,這叫她怎么說呢?說自己跟韓項文沒有什么,好象此地無銀三百兩似的。
  “你今天中午怎么跟項文和九哥他們在一起吃飯?”陳天明見苗茵不肯說,心里更是氣了。
  “我,我怎么不能跟他們一起吃飯呢?”心亂如麻的苗茵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聽到苗茵這樣的回答,陳天明霸道地抱著苗茵,走向旁邊的沙發。
  “天明,你放手,你要干什么?”苗茵又羞又氣,她拼命地用拳頭打著陳天明,但哪能打得了陳天明。
  陳天明把苗茵放在沙發上,接著馬上壓上去,尋找苗茵誘人的小嘴。
  苗茵見陳天明想親自己,她急忙扭過頭去,不讓陳天明得逞。“天明,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對我。”
  妒火怒燒的陳天明哪聽得進苗茵的話,他用兩手按住苗茵的頭,然后重重地親了下去。
  苗茵緊閉著嘴,不讓陳天明的舌頭進去。陳天明不管,還是瘋狂地親著苗茵的嘴唇。“苗茵,你是我的,我不會讓任何人把你從我的身邊搶走。”他繼續親著苗茵。
  聽到陳天明的深情表白,苗茵的心里一陣激動。剛才她還恨陳天明這樣野蠻對自己,可想到他是因為妒忌自己跟韓項文一起吃飯而這樣,特別是剛才在酒店房間前他怒氣地看著韓項文與自己,還想跟那個九哥打架。如果他不是喜歡自己,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于是,苗茵的心里一軟,輕輕地松開了嘴唇。那本來一直打著陳天明的粉拳,也慢慢地放了下來。
  陳天明親著親著,發現苗茵的嘴唇輕張,他心里一喜,急忙把自己的舌頭伸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