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047 變態兇手

史統與莊菲菲走了進來,陳天明看到莊菲菲手上這么多的早餐,就知道莊菲菲已經知道自己回來,幫自己買早餐了。
  對于莊菲菲,陳天明的心里一直有著抗拒的心理。在他的心里,覺得莊菲菲不是簡單的女孩,特別是她突然說喜歡自己,還能利用一直喜歡她的史統當她的眼線,這份能耐不是一般人所有的。
  而莊菲菲為什么這樣對自己,陳天明是不知道的。不過,陳天明知道莊菲菲一定是有意圖。
  “天明,你旅游回來了?”莊菲菲對陳天明說道。
  “嗯,”陳天明把被子蓋上,裝作自己要睡覺。
  莊菲菲看到陳天明對自己這樣,臉色變了一下,不過,她還是笑著說道:“天明,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一下。”
  “什么事?”陳天明還是在被子里面。對女人,有時心軟可能會害了自己。
  “是這樣的,過兩個星期是我爸爸的生日,我想邀請你去我家,你有空嗎?”莊菲菲說道。
  “不好意思,我沒有空。”陳天明想也沒有想便說道。
  莊菲菲好象算定陳天明會這樣說,“其實史統哥哥和我的同學樊煙也會去的,你就跟他們一起去!京城去我家有高速,幾個小時就到了。”
  “我,我也去?還有小煙煙?”史統呆了,這事情他可是第一次聽到啊!不過,史統的反應也夠快,“對啊,天明,你就和我們一起去,大家一起去玩才有意思嘛!”這樣的好機會史統當然是不會放過,陳天明與莊菲菲,他與樊煙,去莊菲菲家里一定可以創造很多兩個獨處的機會,那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于是,史統剛剛下定決心,就算陳天明不肯去,綁也要綁著他去。
  “我真的是沒有時間,你叫別人!”陳天明把被子拉下來,蓋著被子真難受,好象快被悶死了。
  “不,我想你去嘛,天明,你就答應我好不好?我已經跟我爸爸說了,你不去我怎么交差啊?”莊菲菲輕跺著腳,著急地說道。
  史統也在旁邊幫腔,“對啊,天明,你就答應!反正幾個小時的車程,你想回來,我馬上讓司機送你回來。”史統就差沒有沖上前把陳天明的頭按下來答應了。他現在已經盤算好了,到時帶兩個保鏢開著家里的那奔馳車去,去到那里要說有多威就有多威風了。
  “你們去,我那時候還有事要辦。”陳天明還是搖著頭。
  莊菲菲傷心得都快掉眼淚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樣對自己,又不是逼他干什么,只是大家一起去她家里玩玩而已嘛。
  “菲菲,你不要傷心,我會勸他的,這事包在我身上。”史統在莊菲菲的耳邊小聲說道。他就不信,以自己的能耐還不能把陳天明給弄上車,大不了到時自己把他打暈,直接抬上車算了。為了自己的終生幸福,就算是把陳天明給賣了,自己也是要在所不惜的。
  “史統哥哥,我就看你的了。”莊菲菲委屈地說道。
  “沒事,這只是小事一樁,你記得告訴小煙煙,讓她坐我的車一起去就行了。”史統提醒莊菲菲。
  莊菲菲說道:“史統哥哥,樊煙知道你也跟我們一起去我家,都不知道有多高興。”
  “真的,”史統的眼睛突然一亮,就像一千瓦的燈泡似的。
  “我能騙史統哥哥你嗎?”莊菲菲嬌嗔地對史統說道。
  “那是,那是,”史統高興地點頭。“菲菲,你放心,天明一定會去的。”說完,他還向莊菲菲使了一個眼色。
  陳天明生氣地看了史統一眼,暗罵道:“狗漢奸屎桶,你這樣的人,如果在抗戰時期,你一定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漢奸,為了自己的性福,不顧別人的幸福。m的,我就不去莊菲菲的家,我看你拿我怎么辦?.于”
  莊菲菲拿著早餐走到陳天明的床前,接著輕輕地坐下去,溫柔地說道:“天明,我幫你買早餐了,你起來吃!”
  “你都不知道我什么時候回來,怎么給我買了早餐?”陳天明邊說邊瞪了史統一眼,他現在沖動得想把史統打成世界上最難看豬頭。
  “天明,你有所不知啊,菲菲每天都買你的早餐,她怕你回來后沒有早餐吃呢?唉,如果我的小煙煙這樣對我的話,我真是幸福得要死了。”史統羨慕地說道。
  陳天明聽了心里有點感動,不過也只是一點而已。因為莊菲菲以前是一個野蠻不講理的女孩,怎么可能會變成這樣子呢?陰謀,一定有陰謀。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陪大家一起吃早餐,接著他找個機會溜下去了。他剛走上校道,就看到韓項文向自己走過來。
  “天明,你回來了,”韓項文看到陳天明非常高興。
  “是啊,項文,想不到這么巧,你去上課嗎?”陳天明笑道。
  “不是,我是有事找你。”韓項文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奇怪地問道:“有事找我?什么事啊?”
  “天明,你的那個大學同學,留著長辮子的那個,叫什么名字啊?”韓項文故意問道。
  “我的那個同學啊,叫苗茵,怎么了?”陳天明問道。
  “她有男朋友了沒有?”韓項文不好意思地問道。他也覺得自己問得有點直接,不過他覺得跟陳天明是朋友,沒有必要太拐彎抹角了。
  聽韓項文這樣一問,陳天明的心里猛地咔了一下,韓項文不會是喜歡苗茵了?“她有男朋友了。”陳天明想也不想便回答了,現在苗茵已經是自己內定的女人,他是不能把她讓給別人,就算是朋友也不行。“項文,你怎么這樣問啊?”
  “噢,她有男朋友了?”韓項文失望了,“沒,我只是隨便問一下,沒有別的意思。”
  “呵呵,項文,你這段時間怎樣了?”陳天明也看出韓項文想追苗茵,不過,自己的女人是不能相讓的,他只能是對不起韓項文了。
  “還是那樣,最近的生意比較忙,而學院的課也多了不少,兩頭忙。”韓項文說道。“天明,你怎么去旅游也不告訴我一聲,害我好找。”
  陳天明笑道:“我走得匆忙,忘了帶手機,想告訴大家也沒有你們的號碼。對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也沒有什么事,我只是想約你吃飯聊天而已。”韓項文看了看手上的表,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我要去上課了,改天我請你吃飯。”
  “行,你忙你的!”陳天明點點頭,與韓項文道別。
  陳天明走到樓下,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歐哲祥打過來的,“哲祥,有事嗎?”陳天明說道。
  “天明,項目的事情已經搞好,工廠那邊我們的人巳經安排好了,現在就等項目到位。我想約龍月心出來吃個飯,大家談一下,看看他們的那個項目開發得怎樣?”歐哲祥說道。
  “行啊,你約她中午到輝煌酒店吃飯,順便跟她談一下。”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那個龍月心年輕得像8歲,可心里成熟得像80歲,既然合同已經簽了,是要催他們快點把項目研究出來。
  因為聽閻明錦暗暗打探回來的消息,那個項目研究得差不多了,只是具體情況在創業協會里把握著,所以歐哲祥想快點把項目投產,早投產一天,就早賺一天的錢。這種科學研究的東西,你個天可以研究出來,人家明天也可能會研究出來,因此,時間就是金錢。
  “天明,你給龍月心打電話約,你是老板,你跟她說可能會有誠意一點。”歐哲祥說道。
  “好的,我約龍月心,到時我再給你打電話。”說完,陳天明掛了電話,接著給龍月心打電話。跟創業協會簽約后,陳天明也拿到了龍月心的電話。
  “喂,你好,”手機里傳來了龍月心那不卑不亢的聲音,陳天明聽了,感覺不到里面的情感,開始他還以為是機器播放出來的呢!
  陳天明說道:“你好,是月心嗎?我是天騰投資公司的陳天明,就是上次那個項目時,我們已經見過面了。”
  “我知道,陳先生有事嗎?”龍月心打斷陳天明熱情洋溢的聲音。
  “是這樣的,我想請你中午吃個飯,不知道你有沒有空?”陳天明小心地問道。他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自己在龍月心的面前有點壓抑,就算打電話也是如此。
  “不好意思,我沒有空。”龍月心拒絕得非常干脆,就好像陳天明拒絕莊菲菲似的。
  陳天明急忙說道:“月心,我是想跟你談那個項目的事情,是公事來的,你可以定個時間嗚?”陳天明感覺到龍月心對自己的拒絕,他急忙解釋著。
  過了一會,龍月心說道:“這樣,我推掉另外一件事,就是今天中午,在哪里吃飯,多少點?”
  “輝煌酒店,十二點,我訂好房間后,會給你發信息。”陳天明說道。m的,這個龍月心真是開始以為自己想泡她,她馬上就拒絕自己。現在一聽是公事,她又改口了。m的,龍月心,你拽什么?你以為你是龍女啊?不過,你越是這樣,我越要泡你!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于是,他給賀平打了電話,問好房間號后,他又給歐哲祥與龍月心發信息。想著今天中午可以和龍月心那樣既高傲又漂亮的女孩吃飯,陳天明的心里有點興奮。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的興奮了,看來,極品中的極品就是不一樣。
  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把龍月心跟圣女益西嘎瑪相比較,她們都是極品中的極品,是比較不出來的。陳天明有點懷念益西嘎瑪,他曾經派人去西部找過她,但她卻不在神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