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046 給大家一個交待

跟賀平他們聊了一些酒店的事情后,陳天明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當他用鑰匙剛打開門,就看到史統半躺在床上,眼睛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腦。
  “屎桶,你老大我回來了!”陳天明突然大喝一聲。
  “啊!”史統原本是鎖著門的,所以沒有想到會有人進來,他被陳天明這一大叫,嚇得馬上從床上翻掉在地上。不過,史統還是接著沖上前想把電腦給關了。
  “你干什么啊?至于這么慌嗎?你是不是又在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陳天明見史統這樣子,估計他是在看a那個片。于是,他上前走幾步一看,果然電腦里面放著一男一女光著身子在做茍且之事。
  史統看是陳天明,不由生氣地罵道:“陳天明,你回來就回來,你在鬼叫什么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學校管宿舍的工作人員呢?”
  “這些天我不在,你有沒有去哪里殘害良家婦女了?”陳天明坐在自己的床上,舒服地躺著。在自己的床上睡覺真是舒服,華山那樣的床太簡陋了。
  “切,天明,你怎么能這樣看我呢?我告訴你,我是一個純潔的男人,我現在只是喜歡我的樊煙,別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了。”史統說道。“咦,你去旅游怎么不告訴菲菲一聲,她可是天天打電話煩我。”
  “我為什么要跟她說啊,她又不是我什么人?”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
  史統說道:“天明,老實說,菲菲好象很喜歡你,這幾天你不在,她可是天天來宿舍找你,想看看你什么時候回來。”
  陳天明搖頭說道:“史統,感情這東西是不能勉強的,就如你以前追莊菲菲一樣,她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
  “陳天明,你怎么這樣說我?是我史統覺得與菲菲不合,才不在一起的好不好?”史統生氣地說道。
  “那你現在跟樊煙怎樣了?”陳天明問道。
  史統說道:“差不多,以我的英俊和瀟灑,估計不要多久樊煙就會喜歡上我的。”
  “那就好,恭喜你早日抱得美人歸。”陳天明雙手抱拳,接著想找衣服去洗澡了。
  “喂,天明,你不要急去洗澡嘛,你說如何可以快一點泡到樊煙啊?”史統問陳天明。
  “這個問題啊,是一個比較復雜再加復雜的問題,如果誰都會的話,那這個世界還有美女被別人泡嗎?不過,對于我們這些帥哥來說,是非常簡單的了。對了,史統,你不是非常厲害嗎?怎么問我這個這么簡單的問題啊?”陳天明故意問道。按史統平時的表現,估計是泡不上樊煙了。
  史統訕訕地說道“這,這個筒單的問題,我當然是問你了,像我這么厲害的人物,當然是不會去思考筒單的問題,我是思考厲害的問題。”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其實啊,史統,像要追樊煙這樣的女人,你要投其所好,要不這樣,你來一個英雄救美,這是普遍女人都喜歡的場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就算用一百次,一百個女孩有一百零一個女孩會喜歡上你的。”
  “不對啊,”史統抓了抓腦袋上的頭發,不解地問道:“天明,不是追一百個女孩嗎?怎么會多了一個?”
  “你笨啊,在施展你英雄救美的時候,可能會吸引旁邊的另外一個美女,你本來是泡a美女,連帶b美女也給泡上手了。”陳天明得意地說道。這種紙上談兵的事情,誰不會啊?而且能越說越厲害。
  史統興地說道:“天明,是不是真的這么厲害啊?可以附帶另外多泡一個美女?”
  陳天明拼命地拍著胸膛說道:“那當然了,我這招絕招可是百發百中,沒有一個美女會逃過這招殺手锏。”
  “天明,你幫我設計一下我的英雄救美,你說我在哪里救小煙煙好呢?是在學校還是校門口?”史統托著下巴絞盡腦汁地想著。“還有,我是讓我的手下當歹徒,還是在外面請兩個混混呢?”
  “這就看你想來個經典的,還是來個通俗的。”陳天明說道。
  史統問道:“什么叫經典的,什么叫通俗的?”
  陳天明說道:“你肯定不能叫你的手下扮歹徒了,如果讓樊煙知道你騙她,那就前功盡棄了。這個通俗的,就是一般的英雄救美,在歹徒欺負樊煙的時候,你就把歹徒趕跑。”
  “那經典的呢?”史統饒有興趣地問道。
  “這個經典的,當然是要你放一點血。你在英雄救美時,被歹徒打得死去活來,不過,最后你仗著自己的英勇和頑強,把歹徒趕走,最后,你暈倒在美女的懷里。”陳天明也為自己編出來的情景而高興,雖然電視上一般也是這樣放的。
  “我暈倒在小煙煙的懷里?”史統說道。“這,這好象不太好?”
  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有什么不好?你為樊煙而受傷,只要你進了醫院,樊煙一定會天天陪著你,這樣,你就有福消受了。”
  “對啊,”史統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這個辦法好啊!我當時還能躺在小煙煙的懷里,那可是靠著她,她那里啊,真爽,我可以占她的便宜。”史統的眼里露出蕩淫的目光。
  “我靠,”陳天明在史統的腦袋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史統同志,我知道你蕩淫,但不知道你這么蕩淫,你的腦海里全是骯臟的念頭。我警告你,你以后出街不要告訴我,說你認識我。”說完,陳天明就走進衛生間,他把衣服掛在門后,準備關門洗澡。
  “不對啊,天明,”史統馬上往外面沖了出去,直接沖進衛生間。c
  陳天明急忙叫道:“史統,我嚴重警告你,我的性取向沒有問題,你甭想跟我一起洗澡。”陳天明下定決心,如果史統敢在自己面前脫衣服,他就一腳把史統給踹下陽臺。
  史統哭喪著臉說道:“不是啊,天明,我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什么重要問題?”陳天明問道。
  “天明啊,我差點忘記了,小煙煙是學武功的,她的武功很厲害,就算是十個我也不是她的對手,你說我用的那英雄救美有用嗎?”史統說道。史統想著上次樊煙在他面前施展的武功,心里就怕怕的了。
  “對啊,我也差點忘了。”陳天明說道。“這樣,同志,你先出去一下,我一邊洗澡一邊幫你想一下,我洗完后會告訴你另夕外一招。”
  史統的眼睛一亮,“真的?”
  “當然了,我陳天明什么時候說過一句話假話啊?”陳天明邊說邊把史統推出去,然后關上門。嘿嘿,我是沒有說過一句話假話,我一般說的都是幾句假話。
  當陳天明出來時,他就看到史統坐在床上一直盯著衛生間的門。“天明,你出來了,你快說,我用什么招式好一點呢?”史統一臉的迫不及待。
  陳天明坐在床上,慢慢地說道:“史統,經過我的千思萬考,我覺得你最好是強大起來。”
  “天明,我現在已經夠強壯的了。”史統邊說邊站起來,接著雙手半屈,鼓著自己的肌肉。
  “天啊,你以為你是賣肉的嗎?”陳天明白了史統一眼,“我是說,你要像那個孟義超那樣,自己開公司,武功還很厲害,不能像以前那樣游手好閑,這樣才能泡到像樊煙那樣的極品美女。”
  “唉,你不要跟我說做生意了,我老爸一跟我說,我的頭就疼了。你沒有別的辦法嗎?”史統好象把自己的終身幸輻全押在陳天明的身上。
  陳天明想了想,“你如果不想改變自己的話,那只有一招了,你經常在樊煙的身邊,盡量地感動她。女人嘛,只要她感動了,就可能會喜歡上你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讓她知道我對她好?”史統問道。
  “也可以這樣說,感動這東西可能你一輩子也不能讓她感動,也有可能你一秒鐘就可以感動她了。”陳天明點頭說道。“史統,你不要再去追別的女孩,一心一意地去追樊煙,那有沒有機會。”
  史統說道:“我現在專心追小煙煙的,我追女人都是這樣,當我追一個的時候,就非常專心。繼續追下一個了,我又非常專心地追下一個。”
  “啪,”陳天明從床上摔了下來。m的,史統這個也叫專心的話,這世界就沒有壞男人了,我也是非常再加非常好的男人了。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就被敲門聲給敲醒了。“史統,有人找你。”陳天明故意叫道。這個時候,估計史統害怕地從床上跳起來,急忙叫陳天明不要開門,接著他會找自己的小褲穿上。
  果然不出陳天明所料,史統從床上跳起來,不過他不是去找小褲,而是直接跑去開門了。咦?史統這么厲害,敢光著下面去開門?
  陳天明定睛一看,發現史統穿著短褲,連上衣都穿上了。不會幾天不見,他轉性不裸睡了?
  門開了,陳天明就聽到史統那沒有骨氣的媚笑,“菲菲,你來了。”
  “是啊,史統哥哥,我來看你了,天明回來了沒有?”莊菲菲的聲音響了起來。
  “回來了,他昨天晚上剛回來。”史統繼續笑著,陳天明越聽越覺得史統這聲音假得要命,就好象天橋下面賣假膏藥的騙子。
  “狗漢奸,”陳天明的心里突然一跳,這個該割jj數年輪的屎桶,一定又是他出賣自己。昨晚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給莊菲菲發信息告訴她自己回來了。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穿這么多衣服睡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