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045 一般朋友

到了門口,陳天明想推開門,發現門被鎖上了,推不開。于是他拿起電話打給賀平。“喂,賀平,你在哪里啊?”
  “我在辦公室加班啊,老板。”賀平的聲音好象有點變。
  “我靠,你蒙誰不好蒙我干什么?我現在就在你的辦公室門口,你加班鎖什么門,是不是假公濟私?跟漂亮女服務員在里面加班啊?”陳天明蕩淫地笑著。他掛了手機,按了一下門鈴。
  沒有過多久,門開了,賀平有點衣冠不整地從里面出來。“天明,你什么時候回來了?”賀平好象不想陳天明進去。
  陳天明當然是想進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推開賀平進去。只見里面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穿著職業套裙的美女,約二十來歲,一頭長發披肩而下,她的衣服好像也有點亂。m的,不會剛才賀平跟她在里面干傷天害理的事?
  “天明,我來介紹一下,”賀平看到陳天明盯著那美女,他訕訕地對陳天明說道:“這是我們酒店人事部的經理紀樂萱經理,紀經理,這是我們的老板,陳天明。”
  陳天明聽了賀平的介紹,心里咣當了一下,他以前跟賀平說好的,不能在別人面前介紹自己的身份,現在賀平竟然介紹了,那他一定是當這個紀樂萱是自己人了。
  “我,我們的老板?!”輝煌酒店人事部經理紀樂萱有聽賀平說過酒店有一個幕后老板,她一直以為那老板這幾間分店這么有錢,一定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沒有想到是這么年輕。
  “噢,賀平,你讓紀經理幫我去倒杯奶茶好不好?”陳天明對賀平說道。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紀樂萱當然不用賀平吩咐,她急忙站起來向外面走去,她邊走邊說:“陳老板,請你稍等。”
  見紀樂萱出去了,陳天明罵著賀平,“賀平,你這小子是假公濟私啊,看到酒店有美女,你就把人家拉上床了?”
  “天明,我是認真的,我喜歡樂萱,”賀平正色地說道。
  “怪不得這段時間你老在京城的酒店,原來你是準備向人家下手啊?”陳天明笑道。“怎樣了,已經到哪個地步了?是不是已經把山頭攻下了?”
  “你還好意思說,我今天晚上準備攻下來的,被你一攪黃,前功盡棄了。”賀平生氣說道。
  陳天明說道:“賀平,你了解紀樂萱的底細嗎?現在的女孩很多是愛慕虛榮,小心人家看上你的錢。”
  “我有什么錢,有錢的是你,我最多也是年薪一百萬左右而已。”賀平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說的倒輕巧,一年一百萬,這是一般人能有的嗎?而且你還有酒店的年終分紅和股份,這些錢已經讓你是一個有錢人了。”陳天明說道。
  賀平搖搖頭說道:“不會的,樂萱不是這樣的人,來這里吃飯的也有很多有錢人,有一些喜歡樂萱,但萱不為所動,只是喜歡我。”
  這時,紀樂萱端了一杯熱奶茶進來,她對陳天明微微一笑說導:“陳老板,這是你要的奶茶。”
  “好,辛苦你了,”陳天明滿意地者著紀樂萱。“賀平,你下去我的房間拿那個包來給我。”
  賀平點點頭,出去了。
  陳天明見賀平出去了,他笑著對紀樂萱說道:“樂萱,你跟賀平認識多久了?”
  “也,也沒有多久,這酒店成立不久,我就應聘過來當人事部經理。”紀樂萱被陳天明看著,感覺自己有一點不自然。為什么會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你是哪里畢業的?”陳天明問道。
  “s省大學經濟管理系本科畢業,”紀樂萱低著頭說道。
  陳天明看著紀樂萱淫笑著“可惜了,名牌大學畢業,在我們的酒店只當個人事部經理,你有什么想法嗎?”
  “我,我沒有什么想法,”紀樂萱有點慌張,她不知道陳天明這個大老板為什么問這樣的話,是她哪里做錯了嗎?
  “你這么漂亮,有男朋友了沒有?”陳天明突然問道。
  “我,我沒有,”陳天明這個問題問得紀樂萱更是慌張。
  陳天明笑道:“呵呵,你這樣的美女沒有男朋友真是可惜了,這樣,你跟我好不好?我有的是錢,可以讓你過上好日子。”
  “不行,”聽到這樣的話,紀樂萱馬上不慌張了,看來,她是一個有原則的女人。
  “我一次性給你五千萬,以后還會給你,怎樣?”陳天明施展著自己自以為最迷人的男性微笑。
  紀樂萱搖頭說道:“陳老扳,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賣自己的,請你自重。”
  陳天明臉色一變,冷冷給地說道:“我知道你跟賀平好,賀平算什么,在我的眼里只算是一個手下,只要我一句話,他明天就要離開輝煌酒店一無所有。樂萱,你好好想想,像我這樣長得帥又年輕多金的男人,世上是很少的。我見你這么漂亮,才賞識你,你可不要不識抬舉啊!”
  “哼,老板,雖然你有錢,但也不要這么侮辱人,我們這些打工的,只是出賣苦力,不出賣身體和靈魂,你不要再說了,我明天就辭職。”紀樂萱邊說邊氣憤地想走出門。
  這時,賀平拿著陳天明的包走了進來,他看到紀樂萱一付非常生氣的樣子,奇怪地問道:“樂萱,你這是怎么回事?”
  “賀平,我們走,明天我們就一起辭職,不跟這樣的老板干,”紀樂萱拉著賀平的手臂怒氣地說道。
  “為什么?”剛回來的賀平一頭霧水。
  生氣的紀樂萱把剛才陳天明說的話重復了一遍,她越說越生氣,想不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老板,想用五千萬來買自己,而且還用賀平來要挾自己。
  “陳天明,你混蛋!”賀平握著拳頭看著陳天明罵道。
  紀樂萱怕賀平打陳天明惹出更多的麻煩,她急忙抱著賀平說道,“賀平,你不能打他,打這種人只會弄臟我的手。”
  “陳天明,你給我一個解釋。”賀平不相信地看著陳天明,他跟陳天明同窗四年,很了解陳天明的為人,他不相信陳天明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呵呵,賀平,樂萱,我只是跟你們開個玩笑,”陳天明笑著說道。“賀平,樂萱的為人不錯,你好好珍惜!”
  “你這小子,你信不信我一拳打死你啊?”聽著陳天明的話,賀平知道陳天明是想故意試探紀樂萱。
  “這,這是怎么回事?”紀樂萱不相信地看著賀平,賀平跟這個老板好象很熟悉,動不動就揮拳打他。
  賀平笑道:“樂萱,天明是我的大學同學,雖然他這個人很壞很下流,但絕對不會搶我朋友的。”
  “陳老板是你的大學同學?”紀樂萱驚訝地說道。
  “賀平,你這小子怎么能把你的性格亂蓋在我的身上呢?”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賀平一眼,“你很壞很下流好不好?你為了追樂萱,其它分店不管了?我要扣你的獎金。”
  “你敢!”賀平睜大了眼睛。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樂萱,剛才嚇壞你了?我只是想試一下你喜歡不喜歡錢,不過,我剛才的話有一半是真的。”
  “什么有一半啊?”賀平又捏緊了拳頭,如果陳天明再亂說話,他可不客氣了。
  “如果你們兩個結婚的話,我會送給你們五千萬的賀禮。”陳天明說道。
  “五,五千萬?”紀樂萱以為自己聽錯了,天啊,今天是怎么回事了?感覺這些情節好象只有在電視上才能看到似的。
  賀平高興地說道:“呵呵,陳天明,我跟你這么久,你終于說了一句人話了,你也太小氣了,你干脆給一億整數行了。”
  “賀平,你不要這樣,”紀樂萱不好意思地拉了一下賀平的衣服,哪有這樣問人家要錢的,而且一要就要一億。
  “賀平,你這么貪心,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陳天明罵道:“我告訴你,我給你們五千萬是有要求的,你們這對夫妻以后只能在輝煌酒店里干了,如果敢到別處干,我一定把錢取回來。整理”
  “我靠,陳天明,我就知道你沒有安什么好心,你是想把我們兩個人綁在輝煌酒店里為你當牛當馬。”賀平笑罵道。
  陳天明說道:“呵呵,我正有此意,你這牛這么好使,我怎么會讓你跑了呢?”
  紀樂萱已經感覺到這兩個男人之間的深厚情意,她和賀平倆人的工資就算干一輩子,也不可能拿這么多錢,而陳天明卻一下子給了這么多,只是他們的結婚賀禮,他們的工資照樣拿,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
  “陳老板,我們不要你的錢。”紀樂萱搖搖頭說道。
  “樂萱,你以后叫我天明,這錢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這是我給賀平的賀禮,你們跟我客氣,就是看不起我了。”陳天明嚴肅地說道。
  賀平點點頭說道:“樂萱,你不要說了,天明能給我們的,我們就要,只要我們以后努力幫他賺錢就行了。”
  “好,”紀樂螢想了想說道。“我們會努力干活的。”
  “賀平,來,我們談一下酒店的擴張、現在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心也定下來,你可以把這里交給樂萱,你再去開另一間分店。”陳天明陰陰地笑著。這五千萬花出去了,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盡快給賺回來。
  “什么?”賀平吃驚地叫了起來,“陳天明,你不會又想讓我跑到別的地方開新店?”想著自己好不容易才泡到一個美女,陳天明居然想把他們給拆開。
  “呵呵,你不要急嘛,你可以經常回京城,我給你報銷機票,一個月回一次怎樣?”陳天明看著賀平的臉色不對,及忙改口說道:“那就兩個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