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1044 我可是會忘路的

陳天明在輝煌酒店的一間客房里等著許柏,說好是晚上八點的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五十八分。
  “咚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陳天明估計是許柏來了,于是他走去開門。打開門,門外站著一個戴太陽帽子的男人,帽沿非常寬,擋住了他的臉。“先生,你找誰啊?”陳天明警惕地看著這男人,他的身材比許柏矮,應該不是許柏。
  “我找的是你。”那男人說道,聲音讓陳天明聽起來很熟悉,好象哪里聽過似的。男人說完,走進房間里面。
  “你是誰啊?”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臭小子,你關上門好不好?”那男人罵著陳天明。
  “你,你是外公?”陳天明叫道,這樣的聲音除了許勝利和大伯之外,沒有誰這樣罵他,而這聲音除了許勝利還有誰呢?
  許勝利拉下帽子笑道:“呵呵,我這化裝可以,沒有人認出我來呢!”許勝利躺在沙發上,舒服地伸直腿。
  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外公,二舅不是說他要來嗎?怎么是你了?”
  “我來不行嗎?他剛好有事來不了,我就過來看你了。呵呵,你這酒店開得不錯嘛,賺了不少錢?”許勝利打量著房間。
  “還可以,一般般了,”陳天明打著哈哈。
  “你少跟我裝,輝煌酒店賺了不少錢,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看不出你這小子還是一塊賺錢的料。”許勝利瞪了陳天明一眼,“對了,這么長時間了,你有擺平小月了沒有?”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天啊,有你這樣說話的嗎?”
  “噢,這樣,你跟小月在一起了沒有?”許勝利說道。
  “我干嘛要跟她在一起,外公你不要想壞腦子了,我跟她不適合的。”陳天明搖著頭說道。
  許勝利見陳天明跟楊桂月沒有什么進展,他也不再問了。“那好,你跟我具體說一下你們上華山的情況。”
  于是,陳天明把這次去華山的情況具體跟許勝利匯報了,表面虎堂是歸許柏管但許勝利還是幕后操縱著虎堂。
  “這么說來,上頭的擔心是有根據的,國家已經被人侵蝕了,而那個叫先生的人,可能就是國家領導。”許勝利從沙發上坐起來,托著下巴,神情嚴肅地說道。
  “那個組積是什么組積,他們的武功很高,我從來沒有見過什么組織有這么多高手,還好這次我們有防備,要不然我就回不來了。”陳天明坐在椅子上說道。
  “天明,你現在也算是我們自己人,我也不想瞞你,上面感覺到龍組有問題,所以這次才讓我們虎堂出面管這件事情。”許勝利說道。
  陳天明驚訝了,“龍組有問題?外公,這可不是小事情啊?”龍組的權力有多大,陳天明是知道的,它比國安還牛。如果龍組有問題的話,那就麻煩了。
  “當然不是小事情了,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由我們軍委牽頭成立這個虎堂。不過,現在的人都是為自己著想,所以才出現總教練選拔出來。”許勝利嘆了一口氣說道:“具體我們也沒有查清楚,是全體龍組有問題,還是一部分,不過,從這次華山的情況來看,可能是大部分以上了。”許勝利一臉的擔憂。
  陳天明也非常理解許勝利的擔優,龍組里面的人大部分有問題,那就說明龍組里面的領導層有問題,特別是這次幾十個武功高強的黑衣人,一般的組織是沒有這么多高手的。“外公,你讓我們拍下那些黑衣人的面貌,就是這個原因嗎?”陳天明問許勝利。
  “是的,”許勝利點點頭,“你們發過來的圖片我們已經收到,經過上頭排查,里面的人沒有一個是龍組的人。”
  “那就說明不是龍組的人了,”陳天明說道。
  許勝利搖搖頭說道:“不一定,雖然你這樣說有一定的道理,但也可以說明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龍組還有內部人員,這些人員可能是他們私自招收,現在外面行動的是龍級外部人員。”
  “那你們懷疑負麥責管龍組的領導嗎?”陳天明問道。
  “當然有,但一切都沒有證據,懷疑是沒有用的。所以,以后你們虎堂的工作會多了很多,而且我們也會派一些高手加入虎堂,壯實虎堂的力量。”許勝利說道。“我們所說的都是懷疑,因此,你不要把這些話告訴任何人,”許勝利叮囑著陳天明。
  “我知道了,那我們現在應該如何做呢?”陳天明說道。
  許勝利想了想說道:“這次華山的事情,可能已經敲山震虎了,估計他們現不敢亂來。不管怎樣,國家會在這三年慢慢地減少龍組的人員,讓我們虎堂取而代之。這是上頭最保守的計劃,就算龍組有問題,我們也可以通過這樣的辦法削弱它。沒有問題,這樣做也不會引起其它領導的不滿。
  唉,現在的領導跟我們以前相比差遠了,現在大多的都是為自己和后代,要不然京城也不會出現什么太子黨,天明,我聽說你跟公安部的那個小九鬧矛盾了?”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不會是楊桂月向你打小報告?”
  “天明,這些人平時被家里的大人嬌縱慣了,你沒有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有時,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許勝利說道。
  “這我知道,只要他們不惹我,我也不會去惹他們,但如果他們硬要惹我,我也不怕他們。”陳天明冷冷地說道。官場上的事情很復雜,而且現在有人想要對付他,那更加復雜。現在陳天明有虎堂這張護身符,別人也不敢太明目張膽。
  想到這里,陳天明覺得應該感謝許勝利,特別是楊桂月,如果不是她帶自己見許勝利,可能自己現在已經是夾著尾巴做人。不管一個人或者一個門派多厲害,是斗不過國家機構,有時自己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呵呵,臭小子,你這樣的性格我喜歡,我以前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我有理走到哪里也不怕。”許勝利哈哈大笑起來。
  “對了,外公,楊桂月去哪了?”陳天明問道。
  許勝利笑得非常暖昧,“怎么了,想她了嗎?你這個小子,還說跟小月沒有什么事,我看你已經跟她有非正常關系了?”
  “沒,沒有的事,我是見她回到京城就不見人影,所以才問一下而已。”陳天明急忙解釋道。
  “小月先回m市了,”許勝利說道。“天明,可能以后敵人會更加隱蔽,而你這次讓他們損失不少人,他們一定把你視為眼中釘,你以后要小心一點。”
  “沒事,現在總有人跟著我,他們想要我的命可不容易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許勝利說道:“我讓你派人查六大家族,有什么眉目嗎?”
  “還沒有,不過感覺到現在六大家族的生意做得蠻不錯,各家族的股票也漲了不少。”陳天明陰陰地笑著。他可是從貝家的股票里賺了不少的錢。
  “天明,你要派人盯緊六大家族,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許勝利正色地說道。
  “這也是一個重要的任務?”陳天明奇怪了。“不會?你干脆叫我帶人去把他們端掉算了。”
  “去你的,我叫你去干好事,你盡干什么壞事啊?”許勝利瞪了陳天明一眼,“我知道你這小子的好奇心重,我也給你透露一些事,六大家族有一個天大的秘密。”
  陳天明一聽六大家族有一個天大的秘密,不由睜大了眼睛,“外公,是什么秘密啊?難道他們私通敵國?”
  許勝利見自己的話有了效應,完全把陳天明給吊住了,他不由笑了笑說道:“嘿嘿,這個秘密我們也是聽說,還沒有確定,如果確定了,我再把是什么秘密告訴你。”
  “天啊,你這不是吊我胃口嗎?”陳天明慘叫了一聲,“外公,這樣,我也不要什么確定不確定的消息,你只是告訴我你聽到什么就行了。”
  “像我們這樣的成功人士怎么可能把道聽途說的事情亂告訴別人呢?你派人查一下,可能這個秘密是由你查出來也說不定呢?”許勝利打著哈哈。
  “天啊,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陳天明覺得現在自己的好奇心被許勝利給吊起來了,可他又不說,好象要自己去查似的。
  許勝利說道:“有可能是假的,到時再!”
  “那這秘密是怎樣的?是六大家族一起擁有一個秘密,還是每個家族都有一個秘密呢?”陳天明繼續問道。
  “我說了,我也不是很清楚,”許勝利陰險地笑著,笑得如一只老狐貍。
  “老狐貍,”陳天明小聲地罵著。聽許勝利這樣說,自己的好奇心已經被他給吊起,現在不要說他吩咐自己了,自己也想派人去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許勝利皺著眉頭問道:“小子,你說什么啊?”
  陳天明笑著說道:“沒,我沒說什么。我是說如果沒有什么事,我想走了。”
  “等等,我先走,”許勝利站了起來要走出去。
  “外公,你好歹是個司令,你這樣走會不會不安全啊?”陳天明有點擔心。
  “你放心,下面有我的人,你以為我像你那樣武功高強打不死啊?”許勝利說完,拉開門走了出去。
  陳天明見時間還早,便想去找賀平聊聊。聽負責保安的玄門弟子說,賀平今天在這里。于是,他坐上電梯上了頂樓,賀平的總經理辦公室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