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042 去華山的任務

華散人看著陳天明與華秋寒、楊桂月出了房間,他狡黠地對華散夫人小聲說道:“嘿嘿,夫人,我們又搞掂了,以后寒兒就不會沒名沒份了。”
  “你啊你,這樣算計天明,你不怕他叫你老狐貍啊?”華散夫人笑著說道。這是他們夫妻一起合計好的,他們也知道獨孤飛劍沒有辦法拿回來了,所以認下陳天明這個女婿,這樣就算陳天明拿著飛劍也無所謂了。
  “什么啊?你以為我們沒有損失啊,我們可是陪了女兒又折飛劍的,這世上哪有這么的好事,而且天明那小子還有這么多女人。厲害啊,現在的年輕人,真讓人羨慕。”華散人快流口水了。
  “華散人,你是不是想有樣學樣,想找死?”華散夫人狠狠地掐了一下華散人的大腿,罵道。
  “哎呀,我哪敢啊?”華散人苦著臉,“我只是說說,說說而已嘛!”天啊,哪個男人不想多找幾個女人解解悶啊?
  華散夫人冷著臉說道:“你不能想也不能說,哼,小心我收你。”本來溫柔的華散夫人在原則的問題上,是從來不溫柔的。
  華散人急忙說道:“夫人,你不要生氣,現在的女人哪比得上我的夫人啊,我是從來不多看別的女人一眼。”
  “你還敢看別的女人。”
  “哎呀,你不要掐了,疼死我了。”華散人又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陳天明輕輕地推開楊桂月的門,他看到楊桂月坐在床上想著事情。“楊,楊桂月,你在啊!”
  “你沒長眼睛啊?”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這個臭流氓,什么好事都讓他占去了。不但拿到獨孤飛劍,還得到了華秋寒。“你有事就說,有屁就放,我沒有空。”
  “我,我給你送小褲來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把手中那條性感小褲遞給楊桂月,他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把小褲脫下來,換上新的小褲了。
  “你,你沒有洗?”看到自己的小褲某個地方好像有點某種的臟,楊桂月氣得臉都紅了。
  陳天明急忙說道:“不好意思,我忘了,我現在就拿回去洗。”
  “算了,你放在桌子上,反正我要扔了。”楊桂月紅著臉說道。
  陳天明把小褲放在桌子上,急忙跑了出去。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走后,她走上前拿起那條陳天明剛脫下不久的小褲,小臉更紅了。特別是那臟臟的地方,好象是男人的那種東而且還有點味。看到這里,楊桂月覺得自己的雙腿間有點異樣,,她不由夾緊了雙腿。
  過了一會,楊桂月拿起一個塑料袋,小心地把那條小褲裝進去,然后放進自己的行李袋里面。
  在華秋寒的房間里,已經運完功的華秋寒高興地跳了起來,“天明哥,我的武功比昨天又強上一些了。”
  “那當然,我可是幫你打通經脈,又輸入十年功力,如果你的武功不提高,那就是有問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哥,你對我真好。”華秋寒撲進陳天明的懷里,在他的嘴唇上親了一口。
  “那當然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啊!”陳天明說道。
  華秋寒的臉色變了一下,“可惜,你明天就要下山了。”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小寒,沒有辦法,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我出來幾天了,要回去了。”雖然陳天明天天跟京城那邊聯系,但他還是擔心小紅。
  “我知道了,天明哥,你有空就來看我,我有空也去看你。”華秋寒強裝著笑臉。“不過,我今晚要你好好愛我,一直到明天。”
  “到明天?你,你的身體行嗎?”陳天明有點吃驚,現在才是晚上,距離明天還有幾個小時,如果小寒跟自己做幾個小時的話,估計她幾天也起不了床。
  “我不管,反正我就要,我要把以后的一部分全要回來。”華秋寒邊說邊拿著陳天明的手放在自己豐滿的酥峰上。
  陳天明想著明天自己就要走,當然也不會吝嗇自己對華秋寒的愛。他低下頭,熱烈地親著華秋寒,手劃進罩罩用力地捏著華秋寒柔軟的酥峰。
  “嗯,天明哥,我現在就要。”華秋寒好象怕浪費時間似的,馬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不一會兒,一具潔白的同侗體就展現在陳天明的眼前。
  “小寒,你好美!”陳天明贊嘆著。那高如山峰的峰巒,奶油般的皮膚,挺翹的粉臀,如象牙般白嫩的長腿,細而柔的芳草地,讓他百看不厭。
  “天明哥,我要你愛我,怎么愛我都行!”華秋寒邊說邊幫陳天明脫衣服。
  陳天明拱著華秋寒的小手說道:“小寒,讓我自己脫!”
  “不,我要自己來,我從來沒有幫你脫過衣服,一會我還要幫你洗澡,我要你永遠記著我。”華秋寒癡癡地看著陳天明,這個男人才來華山幾天,卻把自己的心全占滿了,原來,這就是愛情。
  “好,我聽你的。”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華秋寒把陳天明的衣服脫了后,還調皮地在他的寶貝上捏摸了一下。
  “啊!”陳天明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的那里本來就硬得不得了,現在又被華秋寒給這樣捏了一下,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哥,我們去洗澡!”華秋寒拉著陳天明媚笑著。
  “好,今晚我聽你的,你要我干嘛,我就干嘛。”陳天明笑道。
  進了洗澡間,里面放了兩大桶水,華秋寒讓陳天明坐在小椅子上,她拿起勺子勺著水,溫柔地為陳天明洗澡身體。
  陳天明也不閑著,他也輕輕地摸著華秋寒胸前的兩個柔軟。
  “哥,不要,人家癢,你這樣我怎么幫你洗啊?”華秋寒嬌嗔地看著陳天明。
  洗了一會,陳天明干脆把小椅子拉到大水桶邊,接著他拉著華秋寒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兩手分著華秋寒的腿,好象要對準什么位置似的。
  華秋寒感覺不對,她急忙說道:“哥,你要干什么啊?”
  “呵呵,這樣洗太沒有意思了,來,我們這樣。”陳天明邊說邊拉著華秋寒的細腰,對淮位置,用力地拉了下來。
  “啊,不要這樣,”華秋寒叫了一聲,她想制止陳天明的動作,但已經遲了,陳天明的寶貝已經進入到自己的那里,而且是非常深的那種。
  “小寒、行了,你可以幫我洗了,”陳天明捏了一下華秋寒高聳的大白兔說道。
  華秋寒紅著臉說道,“哥,我們這樣子,我怎么幫你洗啊?”她感覺到陳天明的強悍,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她想要了。
  陳天明笑道:“行的,我已經計算好的了,你的手可以放在水桶里勺水,我們就這樣,嘿嘿!”陳天明又是一陣陰笑。
  華秋寒不滿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但她又舍不得這種感覺,她只好像陳天明那樣說,拿起勺子勺水,幫陳天明繼續洗著身子。
  “啊!”華秋寒不由地呻吟了一下。當她微微轉身時,那里也跟著動了,陳天明的強悍又頂著自己,就好象他們做了一會那樣的事情似的,這叫她怎么不呻吟呢?這個天明哥,他是故意這樣整自己的。華秋寒暗道。
  陳天明要的就是這樣的感覺,他看著華狄寒那通紅的小臉蛋,不由也暗暗配合著她,輕輕地動了起來。
  陳天明這樣可把華秋寒給害苦了,她要幫陳天明洗澡,可陳天明又這樣挑逗她,她只覺得自己體內的情火越燒越厲害。華秋寒只有強咬著牙,默默幫陳天明洗著,其中的辛酸是常人無法體會。
  ——
  在某處秘密別墅里,葉大偉與老a正沮喪地對著電腦視頻,而電腦里面是先生。先生正坐在他房間里的太師椅上,生氣地看著葉大偉與老a。
  “先生,我們巳經盡力了,”老a低著頭不敢看視頻頭,“這個陳天明太狡猾了,小b還多留守了二十人,都被他們干掉。而且,陳天明還另外叫了幾十個手下冒充武林人士,我們被他們打個措手不及。”
  “陳天明另外淮準備了幾十人?”先生皺起了眉頭,這事情讓他心里一驚。
  “是啊,而且陳天明還可以使出一道白光,非常厲害,那白光好象聽他的使喚似的,偷偷在我們背后襲擊我們,讓我們防不勝防。”葉大偉想著那時的情形,心里還是有點害怕,這相當于有兩個陳天明攻擊自己了。
  先生奇怪地說道:“一道白光?老a你看到那是什么嗎?”
  老a頓了頓說道:“我在旁邊看到了,估計那是飛劍,而且當時我還聽到白眉道長叫了一聲獨孤飛劍。這就奇怪了,當時華白子說那些不是真的,是他根據你說華山有寶物后自己杜撰出來。可現在陳天明怎么會有獨弧飛劍呢?”
  先生想了一下,說道:“華白子這人不老實,可能獨弧飛劍是真的,這下麻煩了,陳天明有飛劍,真是如虎添翼啊!我們以后要干他就困難多了。“
  “對啊,我也正頭疼這事情。”葉大偉急忙接口說道,他跟先生主要的目的就是殺掉陳天明,現在殺不了陳天明的話,自己留在這里還有什么意思啊?
  “小b,你不要著急,我有辦法對付陳天明的。”先生好像看出葉大偉的心里所想,“我剛才說的只是困難一些而已,要殺掉陳天明,并不是很難的事情。”
  “那就好,”葉大偉高興地說道。
  先生正色地說道:“老a你讓手下停止其它的話動,我們可能被盯上了,這次陳天明去華山,本來就是一個誘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