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040 葉大偉與菲菲合作

陳天明對著白眉道長的尸體擊了一掌,不一會兒,白眉道長的尸體動了一下,接著他睜開眼睛看著陳天明,疑惑地問道:“我,我還沒有死嗎?”
  “你沒有死,”陳天明正色地對白眉道長說道。“你起來,我已經廢掉你的武功,你快點下山重新做人!”
  “陳先生,你為什么不殺我?”白眉道長奇怪地問陳天明。
  “因為你最后告訴我關于先生的事情,還一心求死,我覺得你已經痛悔,而且我殺了你又能怎樣?反正你的武功已經被我廢掉。白眉道長,你找個地方隱居,千萬不要再回華侖派,否則老a他們不會放過你,還會害了華侖派。從現在開始,白眉道長已經死了,你走!”陳天明揮揮手。
  白眉道長站起來向陳天明鞠個躬,然后向樹林里面慢慢地走去。
  “老大,你真的放過他嗎?”林國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問道。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白眉道長雖然做了不少壞事,但后來他已經醒悟,反正他的武功已經被我廢掉,就當放他一條生路!以前的白眉道長已經死了,剛才走的不是白眉道長。”
  吳祖杰說道:“老大,武林大會快召開了,我們也過去!”這次林國帶的五十人,有玄門的弟子和虎堂的隊員。
  陳天明說道:“好,我們走!”陳天明帶著林國他們往華山的一塊大空地走去。按照以前的安排,武林大會在那里召開。
  陳天明他們走到那里,玉中子帶著其它門派的掌門迎了上來,“陳先生,我們有件事情想征求你的意見。”
  “什么事?”陳天明問道。
  “是這樣的,本來這武林龍頭主要是白眉道長和華散人竟爭,我們只是陪村,現在白眉道長死了,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干脆公推華散人作武林龍頭,不知道你意下如何?”玉中子說道。
  陳天明說道:“你們商量,我們玄門已經退出江湖,不再問江湖的事情。這次我是代表虎堂過來清剿一些敵對分子,你們不用管我。”
  這時,華散人也帶著弟子走了過來。玉中子馬上走上前把剛才的事情跟華散人說了一下。
  “這,這怎么行呢?”華散人急忙擺著手。其實他的心里是高興的,他也想當這個武林龍頭,跟他竟爭最大的就是白眉道長,現在白眉道長已經死了,其它的人就竟爭不過他了。想著以后武林的事情歸他管,華散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華掌門,這是大家決定的,這樣,我現在問一下各位武林人士,如果有意見或者想參加竟選的,就讓他上來,如果大家沒有意見,就請你來當武林龍頭。”玉中子說道。
  陳天明說道:“師傅,玉中子前輩說得也有道理,你就按他說的去做!這兩天大家打打殺殺的,也不想再動武了。”
  現在有陳天明給臺階自己下,華散人當然懂得何做了。他故意想了一下,然后鄭重地點點頭說道:“玉中子,這事情就麻煩你了。唉,這幾天大家產生的誤會太多,如果再打來打去也是不好。”
  玉中子見陳天明與華散人同意了,他馬上走到會場中間大聲說道:“各位,這幾天的事情,我們都誤會了陳先生和華掌門,現在白眉道長已經死了,我們經過商量,公推華散人掌門做我們這一屆的武林龍頭,如果誰有異議,或者自己也想當的,可以過來說一下。”
  玉中子為了討好陳天明與華散人,冰釋以前不愉快的事情,他們故意這樣做。反正以華散人的實力,他要當武林龍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玉中子他們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因為現在沒有老a的人在搗亂,而且又發生以前不愉快的事情,那些武林人士自以為自己不是華散人的對手,所以,他們也沒有什么意見。
  人群里的岑作安大聲叫道:“玉中子前輩,我們沒有意見,就讓華散人掌門當武林龍頭!”
  “對,我們以前對不起華散人掌門,他們還這樣寬容我們,他當武林龍頭沒錯。”混海王也大聲說道。
  玉中子笑著對華散人說道:“華掌門,現在大家都沒有意見,你就答應!”
  “我何德何能啊?”華散人故意說道。c
  “這是大家的意思,你就不要再推辭了!”玉中子說道。其它武林人士也紛紛勸著華散人。
  華散人看了著四周,見大家都沒有異議,他高興說道:“好,既然大家都這么抬舉我華散人,如果我再推辭就矯情了,我就當這個武林龍頭。“
  聽到華散人答應了,大家都紛紛走上前向華散人道喜,而華散人跟大家說了一會客氣話后,便與各派掌門和一些德高望重的武林人士商量著以后武林中的大事。
  陳天明看著華散人興高采烈的樣子,他對林國他們說道:“走,我們回華山派,大家都忙了一個晚上,休息一會,如果今天沒有什么事,我們明天就下山。”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走了,她也急忙跟著回華山派。回到華山派后,楊桂月便大聲地叫道:“陳天明,你給我站住。”
  “怎么了?”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你說,你有多少事情瞞著我?”楊桂月越想生氣,本來說好是他們幾個人上華山的,可突然林國他們也上來了,而且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上來,裝扮成武林人士混在人群里,而這些都是陳天明安排的,這讓她怎么不生氣呢?
  “這些事情是不能告訴你的,你知道了,你這人說話不大注意,如果把事情都泄露出去,那我們的計劃不是流產了嗎?”陳天明說道。
  楊桂月瞪著陳天明罵道:“陳天明,你居然敢這樣說我,你信不信我一槍……”楊桂月突然想起自己沒有帶槍。
  “好,我告訴你這次的事,反正現在已經結束了。”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其實,這一切事情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二舅讓我們來華山,已經知道華山有一批可怕的人,就是那些黑衣,我們這幾個人先來華山,就是先來當魚餌的。”
  “我們居然是來當魚餌的?”楊桂月吃驚地說道。
  “是啊,我們一早就被人盯上了,如果讓阿國他們來當魚餌,敵人哪會相信啊?”陳天明說道。“我在第二天發現變態兇手的出現,還有白眉道長的異樣,我就馬上跟二舅聯系,派阿國他們上山。”
  楊桂月不相信地說:“陳天明,你騙誰啊?你一直在山里,怎么可能跟二舅聯系呢?”
  “呵呵,我用的是這個,”陳天明邊說邊從口袋里拿出一臺手機。“這是衛星手機,你們的手機沒有信號,我的有。”
  “陳天明,你這個壞蛋,你有衛星手機,還說下山去打電話求援?”楊桂月罵道。
  “我不這樣說,怎么能騙得了華號,還錄下華號跟白眉道長的說話,證明我是清白的呢?”陳天明笑道。
  楊桂月說道:“你是什么時候發現華號是內奸的?昨天晚上你叫大家幫你演戲,我們開始還不相信華號是內奸呢?”
  陳天明說道:“我們來到華山不久,阿國他們也偷偷地來到華山山下,他們在下面監視。接著我的小褲被偷,我就奇怪了,因為你們的小褲都沒有丟,為什么我的就丟了呢?在那樣特殊的情況下,我就懷疑可能有問題。
  后來我讓華號幫我買,可他老是沒有給我買。阿國他們發現華號的行跡可疑,因為當時華號的上山時間和到達華山的時間很長,我就更加起疑心了。昨天新的變態兇手出現,我的小褲也在,華號一買回小褲就在這么多人面前跟我說,這些事情一合起來,我就覺得華號是內奸。后來的事情你們也知道了。”
  “你當時把竊聽器貼在華號的衣服背后,不怕他換掉衣服嗎?”楊桂月又問道。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不會的,當時的時間這么緊,華號想著快點去通知別人,他哪會再去換衣服。”
  “對了,后來你俠出的那道白光是什么來的?好象很厲害啊,你拿出來給我看看。”楊桂月興致勃勃地對陳天明說道。
  “切,那是我的寶貝啊,怎么能輕易給你看呢?”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月一眼。m的,她楊桂月當自己是誰啊?想看自己的飛劍,沒門!
  “天啊,原來那是老師的寶貝啊?”尤成實驚訝地叫了起來。“小月,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男人的寶貝是不能輕易給人看的,特別是女人”
  華亭聽到尤成實說這樣的話,馬上偷偷地踢了尤成實一腳。
  尤成實生氣地說道:“華亭,你有病還是腳抽筋?你干嘛踢我啊?”
  “你不要亂說話好不好?”華亭看著滿臉通紅的楊桂月罵著尤成實。
  “我哪有亂說話了,是你告訴我的,寶貝就是男人的那個什么嘛,老師怎么可能隨便給小月看呢?”老實的尤成實一臉的氣憤。“老師的武功真是厲害,在打架的時候可以使出自己的寶貝。唉,我什么時候才可以練到那個地步呢?”
  “哈哈哈!”林國他們看著尷尬的陳天明,不由大笑了起來。
  楊桂月狠狠地瞪了尤成實一眼,罵道:“尤成實,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成實,你不要說了。”陳天明也罵道。本來這沒有什么的,被尤成實一說,夠暖昧的了,唉,看來自己是要把自己的寶貝飛劍亮出來給大家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