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039 收了小弟

陳天明正色說道:“玉中子前輩,你可以讓我把話說完嗎?我是被陷害的,我已經找到證據證明我是無辜的。”
  現在的天色已經亮了,雖然太陽還沒有從東方跳出來,但夏天的天色亮得早,周圍的環境已經可以讓人看得一清二楚。
  “你有證據?”玉中子不相信地說道。剛才陳天明那句“玉中子前輩”讓他的臉色緩了一下,其實陳天明的身份在武林中還是響當當的,玄門掌門,哪派不給他們面子啊?而且陳天明還是虎堂的總教練,身份更是高貴。
  開始由于有白眉道長在旁邊慫恿,而且還有證據說陳天明是變態兇手。反正陳天明不表明身份,他們也樂得想在暗中撈點便宜。現在玉中子看到白眉道長被陳天明抓住,陳天明身邊又站了幾十人,看他們的陣勢,武功好象很厲害。
  因為那邊蹲著不少白眉道長的人,玉中子是知道他們的武功,現在他們都被陳天明的人搞掂,玉中子當然是猶豫了。人就是有這樣的心理,如果有人出頭往前沖,那他可能覺得有便宜占,也跟著向前沖。
  可是,當發現占不到便宜,自己還有可能吃虧的話,玉中子就不想當這種出頭鳥了。他轉頭看了一下其它門派的掌門,那幾個掌門也馬上轉過頭不看玉中子,反正這些人當中,論年齡和聲望是玉中子最大。
  沒有辦法的玉中子只好對陳天明說道:“那你說,你有什么證據,陳天明,希望你不要騙我們,否則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不會的,你們聽聽白眉道長和華山內奸的對話,”陳天明邊說邊拿出口袋里的錄音器,然后放了起來。
  白眉道長聽完后,“陳,陳天明,你怎么會有這段對話?不可能的當時我們的人已經包圍那樹林,你不可能錄得到?!”
  玉中子一聽,臉色全變了,原來大家都被白眉道長給當槍使了。
  “一行,你把華號提過來,讓他給大家說一下。”陳天明對馮一行說道。
  馮一行點點頭,他走到那邊把華號拉過來,“華號,你要活命的話,就把你所做所為說出來!”
  現在的華號武功被廢,臉色白得如一張白紙,他本來就是怕死之輩,被馮一行一嚇,他把自己如何偷陳天明的小褲,又故意不幫陳天明買小褲的事情說出來。最后,華號說這一切都是老a指供他干的。
  “老a具體的身份是什么?他叫什么名字?”陳天明問道。
  “我,我不知道,”華號搖著頭說道。“陳先生,我說的確實是真的,老a一直蒙著面,他要挾我,如果我不答應他,他就會殺了我的。”華號剛才可不是這樣對華秋寒他們說的,如果他沒有貪念,怎么可能會被老a利用。
  “叛徒,”華秋寒狠狠地罵著華號。華號差點害得華山派沒了,華秋寒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他。
  陳天明冷冷地對白眉道長說道:“白眉道長,都到這個份上了,你還不說嗎?看來,你還是不知道我們的身份,你現在所做所為都暴露了,你再不爭取寬大處理,你不但會沒有命,而且你們的華侖派也會遭遇到滅派之災。”
  “陳天明,我什么都告訴你,你能饒過我一命,還有放過我們剩下的華侖弟子嗎?”白眉道長的臉色慘淡,剛才被殺的很多是華侖派弟子,就算陳天明放過華侖派,華侖派也會淪為三流門派,十年都無法強大。
  唉,這都是因為自己一時貪念,一到關鍵時候,老a他們只會顧著他們的命,完全不管自己。看來,自己是認錯人跟錯主了。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如果你提供的線索準確和有價值,我會跟上頭說,放過你們的華侖派,不過你嘛,還是要考慮一下。”
  玉中子他們一聽陳天明說“上頭”,心里不由一顫。如果陳天明是代表虎堂過來辦事,而且這些人都是虎堂的人,那他們以前做的事情就是犯法了。“陳先生,我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是白眉道長他慫恿我們的。”如果不是因為貪念,玉中子他們才不會那樣做,現在他們全把責任推給白眉道長。
  白眉道長看著陳天明說道:“陳先生,我的命無所謂,我只求你放過華侖派弟子,如果因為我一時糊涂而讓華侖派滅門,我就算死也不敢面對下面的華侖派前輩啊!”現在白眉道長也想通了,自己犯下的事情,足以槍斃幾次。所以,他只求保住華侖派。
  “好,你”陳天明說道。他也想讓白眉道長把在華山所干的事情告訴大家,這樣大家就不會再誤會自己了。
  “是你錄音里的那個老a在幕后指使我的,”白眉道長把自己如何跟老a干的壞事全說了出來。原來老a聯合華白子奸殺一些女孩,接著讓白眉道長在旁邊煽動其它武林人士對華山派不利。
  而那獨弧飛劍和劍譜是華白子杜撰出來的,為了增加可信度,華白子還拿出一顆夜明珠出來放在山洞里。后來華白子死后,奸殺女孩的是老a的手下黑衣人,然后他們把華號偷陳天明的小褲穿上,再扔在死者身上迷感別人。
  那些被奸殺的死者親友個個憤氣填鷹,岑作安生氣地罵道:“白眉道長,我要殺了你們為我妹妹報仇!”
  “岑大哥,你不要生氣,聽他說完。”陳天明冷靜地說道。“白眉道長,你也舍得下啊,先讓自己的一個女弟子被奸殺,這樣就沒有人會懷疑到你們的頭上。”
  “那個女弟子是剛收不久,是老a介紹的,他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們華侖派先作受害者,沒有人會懷疑到我們的身上。”白眉道長說道:“各位,雖然我是幫兇,但我們沒有做過奸殺的事情,都是華白子和老a他們干的。”白眉道長害怕其它武林人士以后找華侖派的麻煩。
  岳山派掌門氣憤地問道:“那個老a是什么人,他在哪里?”
  白眉道長搖搖頭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平時都是他聯系我,我要找他也找不到。特別是現在他已經知道我被抓,更是不會再聯系我了。”
  “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陳天明問道。
  白眉道長心里一動,“陳先生,我有一件秘密的事情想單獨跟你說。”
  陳天明點點頭,與白眉道長走到后面,“你!”
  “陳先生,我知道自己罪已致死,請你放過我們華侖派。”白眉道長說道。
  陳天明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個我會的,你就是說這件事情嗎?”
  “不,”白眉道長搖搖頭。“我是想說,我以前跟老a交往多年,也見過他的面目,但我知道他告訴我的都是假名和假面貌。而老a上面還有人,他直接聽命一個綽號叫先生的人。”
  “先生?”陳天明咬了咬嘴唇。
  “是的,是一個叫先生的人下的命令,我也見過先生,不過他看似平凡,卻非常厲害。”白眉道長說道。
  陳天明問道:“老a的主子先生長得什么面貌?”
  “我感覺到那不是他的真面目,如果不是他易了容,就是戴了人皮面具。而且我聽老a說先生權力很大,在京城里沒有他辦不了的事情。所以,我估計先生是國家某位領導,而且他的武功很厲害。”白眉道長說道。
  “你說的這個消息很重要,謝謝你,白眉道長。”陳天明真誠地說道。
  “不,陳先生,是我要謝謝你,謝謝你能放過我們的華侖派。”白眉道長嘆了一口氣,跟他來的華侖弟子所剩無幾,留守在華侖派的弟子武功不高,華侖派很快就會沒落了。“行了,你殺了我!”說完,白眉道長閉上了眼睛。
  陳天明舉起手,對著白眉道長的胸膛連擊了兩掌。白眉道長往后一摔吐出一大口的鮮血,倒在地上死了。
  陳天明走到眾人身邊說道:“白眉道長因為罪已至死,他現在巳經伏法,剛才他帶來的人,全要廢掉武功。各位,華侖派已經遭到報應,大家就不再找華侖派的麻煩了,行嗎?”
  “好,陳先生,我們聽你的,我們現在找老a報仇。”岑作安點頭說道。其它武林人士也同意岑作安的說法。白眉道長的那些手下,都被陳天明他們廢了武功,也是一個很慘的懲罰,所以大家也不再追究了。
  林國他們馬上廢掉那些抓到的武林人士的武功,然后把他們給放了。那些武林人士都是白眉道長的手下,跟著白眉道長做了這么多壞事,現在被廢了武功,也算是報應了。他們站起來,灰溜溜地下山了。
  “各位,大家回去準備一下,馬上武林大會就要開始了,麻煩大家回去跟其它武林人士解釋一下。”陳天明轉身對各武林人士說道。“另外,這次華山不愉快的事情,大家也不要再記在心上了,特別不要在外面提起我。”
  “謝謝陳先生的不記在心上,我們會讓大家不要在外面提起你的。”玉中子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能不計較以前大家得罪他的事情,怎么不讓他們高興呢?
  于是,玉中子他們馬上回去,召集其它武林人士回來,告訴大家剛才發生的事情,大家聽到白眉道長胡弄了他們,個個都氣得要命。
  “小寒,你和你娘他們先回華山,我的手下已經把外面的人處理掉了,”陳天明對華秋寒說道。華秋寒點點頭,與楊桂月、華散夫人、馮一行他們先回華山派了。
  陳天明看到華散夫人他們走了,便慢慢地走到白眉道長的尸體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