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37 我跟你一起

而且華號與華散夫人與華秋寒都交過手,知道華秋寒的武功比華散夫人低一些,可比自己還高,這么可能呢?華號暗想。但也由不得他想了,華秋寒又一劍刺了過來。
  看到華秋寒那快如閃電的劍鋒,華號急忙一閃,避過華秋寒的劍。雖然華號平時經常下山,練華山派的武功不多,但他有空的時候也偷地看其它華山弟子練功,所以非常熟悉華山武功。
  如果論招式的話,華秋寒是打不贏華號,可問題是華秋寒的力非常深厚,一些本來按部就班的招式,比以前快了很多,因此,華號才處于下風。
  “小寒、你們是同門,他熟悉你的武功,你干脆以內力勝他。”在那邊的陳天明關心華秋寒,他看了一會華號與華秋寒的打斗,急忙指點著華秋寒的進攻。
  聽到陳天明的話,華秋寒心神領會,她干脆把劍扔在一邊,雙掌向華號擊去。
  華散夫人聽陳天明這樣教華秋寒,心里更是吃驚,華號的內力很厲害,如果寒兒跟他較內力的話,寒兒是吃虧的。這天明是怎么回事?怎么能亂指揮寒兒這樣打呢?
  心急如焚的華散夫人急忙對與自己打斗的黑衣人狠下毒手,剛才由于華號與黑衣人聯手,她不是對手,現在華號不在,她又占了上風。因為擔心女兒的安危,華散夫人豁出性命了。
  過了一會,華散夫人終于把那黑衣人打至重傷,她急忙轉過身準備去支援華秋寒的時候,發現華秋寒正好一掌擊中華號的胸膛,華號頭一仰嘴一張,一股血如離弦之箭似的吐了出來。
  華秋寒急忙飛上去,雙手輕拍,封住了華號的穴道。
  “小寒,廢掉他的武功,”陳天明又殺了一個黑衣人,高興地說道。華秋寒終于沒有令自己、失望,過后,自己一定要給她打通經脈,再給她一點內力,相信她的武功一定高過華散人。
  “這,這怎么可能呢?”華散夫人筒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華號的武功她是知道的,可是小寒的武功怎么可能這么厲害啊?上次她說想跟陳天明學武功,不是還沒有學嗎?就算學,也不可能會提高得這么快。如果讓華散夫人知道華秋寒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提高內力,不知道她會怎樣想?
  “娘,現在我是不是厲害很多了?嘻嘻,”華秋寒看到現在場面已經是自己這邊占了上風,她心情大好,她向華散夫人作了一個鬼臉,甜甜地一笑。
  陳天明現在瞄準了葉大偉,剛才經過他的一番廝殺,至少干掉了二十個黑衣人。如果論大家一起上的話,陳天明不是這么多黑衣人的對手,但他占了飛劍的便宜。就在別人跟他打斗時,他就指揮飛劍在后面偷襲。那些黑衣人只見白光一閃,接著自己就沒命了。
  葉大偉也看到陳天明向自己這邊飛過來,他害怕地叫道:“快,你們快點過來,攔住他,不要讓他過來殺我。”其實葉大偉太害怕那道白光,白光只是一閃,就有一個手下沒命,這東西就像要命的閹羅王。如果他鎮靜下來,調集手下一起對抗陳天明的話,還是可以支持一會。
  華散夫人看到陳天明指揮著那道白光,眼睛不由一亮,她一邊攻擊一個黑衣人,一邊暗暗想著事情。
  “呵呵,你們跑不了了,還是乖乖投降、我絕對不會殺你們的。”陳天明笑著說道。第一次玩飛劍就這么爽,真是讓他越來越喜歡這飛劍。可惜的是他沒有獨孤九劍劍譜,只是用真氣控制飛劍擊殺黑衣人,根本沒有什么招式,要不然可能更加厲害。
  一部分黑衣人聽到葉大偉的命令,急忙往葉大偉那邊靠攏,這樣讓馮一行他們有機可乘,趁著這個機會痛打落水狗。
  “看招,”陳天明笑叫一聲,飛劍就向葉大偉電射而去。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c.文.學網
  葉大偉只見那要命的白光向自己射過來,他就覺得自己的兩腳發軟,好象有力也使不出來似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怕這奇怪的白光,好象是自己的克星一樣。而陳天明也在白光射出的同時,一道掌刃向葉大偉的胸膛擊去。
  看著前后夾攻,沒有辦法躲避的葉大偉,馬上拉過旁邊的一個黑衣人擋在自己的背后,他急忙蹲著身子,向右邊快速地滾地而去,從而躲過陳天明的前后攻擊。
  “啊!”那可憐的黑衣人被飛劍刺穿心臟,他連罵葉大偉的機會都沒有便死了。
  “一行,你們快點過來,我們一起打落水狗。”陳天明高興地叫道。
  “陳天明,你還管不管老娘啊?老娘快不行了,”楊桂月見陳天明在那邊“風流”。完全不管自己的死活,她就生氣了。如果不是身邊有兩個黑衣人對付她,她真想現在就沖過去一掌拍死陳天明。
  陳天明叫道:“我來了,”話音未落,獨孤飛劍就先出動了。
  其中一個黑衣人感覺到后面有真氣射過來,他急忙回身一掌,使出全身的內力向飛劍擊去。“啪”,他的內力擋住了飛劍,飛劍在有內力相擋的情況下,馬上回頭,向旁邊的黑衣人攻去。
  那個黑衣人正高興自己打走那道白光時,“啪”的一聲,他的后背被楊桂月打了一掌,這正是顧此失彼啊!那黑衣人的身體晃了幾下,看來是受了重傷。
  “陳天明,你怎么這樣啊?就算對付敵人也不能偷襲啊,我們要光明正大,”楊桂月見自己一掌得手,高興地調侃著陳天明。
  “我靠,偷襲的是你好不好?”陳天明見楊桂月得了便宜還賣乖,氣就不打一處出了。“楊桂月,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回來,我們不管她了。”陳天明把手一招,飛劍又向他飛了回來。
  “嘻嘻,我才不要你管呢!”楊桂月得意地說道,反正另一個黑衣人也被陳天明的飛劍刺傷手臂,自己不要一會的功夫,就可以把另一個黑衣人送上西天泡妞了。說完,楊桂月果然不手下留情,馬上就攻向那個黑衣人。
  那黑衣人不由在心里罵著楊桂月,你說那個男的不光明正大,我看你才不光明正大呢?明知道我受傷了,還對我下這么毒的手。想歸想,黑衣人還是要跟楊桂月拼命。
  “陳天明,我叫你不要再用那東西射他了,”楊桂月不耐煩地說道。
  “什么?還用白光射我?”黑衣人慌忙往古邊一閃,剛才他已經見識過,不,正確來說試過那道白光了,那白光太快了,只是白光一閃,自己就受傷了。那個男的更加卑鄙,不是說不打我了嗎?他怎么又偷襲我了?
  “嘻嘻,我騙你,你也信啊?”楊桂月就是想黑衣人分神,她趁這個機會一掌擊中黑衣人的腦袋。那黑衣人怨恨地看了楊桂月一眼,慢慢地倒在地上。
  陳天明不由睜大了眼睛,他現在明白人家為什么說最毒婦人心了?明明叫自己光明正大地打,她卻在一邊暗暗偷襲,還說謊欺騙人家黑衣人幼小的心靈。“楊桂月,你太光明正大了。”陳天明諷刺著楊桂月。
  楊桂月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那還用你說啊,我什么時候都光明正大啊,哪像你陳天明啊?”
  陳天明看到葉大偉想逃,他急忙繼續追了過去,叫道:“呵呵,你們這些人根本逃不了,這里全是我的人。”
  “快,你們上,干掉他。”葉大偉對身邊的幾個黑衣人叫道。而葉大偉趁著黑衣人攻擊陳天明時,偷地往后面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都打出求救信號,怎么老還不過來幫忙啊?
  “你們去死!”陳天明雙掌一擊,兩道內力如猛龍般殺了過去。頓時,飛沙走石,打得那幾個黑衣人快睜不開眼睛。陳天明的兩道掌刃,就如旋轉的風球,越旋越大,越旋越厲害,擊得黑衣人連續后退。
  打落水狗是陳天明最喜歡干的事情,只見白光幾閃,那幾個黑衣人雖然拼命地逃命,但也被飛劍所傷。
  葉大偉看著陳天明和他的手下圍了過來,心里暗叫,我恨啊,本來想干掉陳天明,卻沒有想到被他干掉了。想著陳天明的那道白光,葉大偉就更加恨。
  “華山派的弟子在這邊,大家快過來,不要讓他們給跑了。”那是白眉道長的聲音,大概是他帶著一群武林人士趕過來了。
  聽到白眉道長他們要過來,陳天明急忙收回飛劍,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有獨孤飛劍,那一會的計劃就不能實施了。
  葉大偉只見白光一閃,接著向陳天明的身上飛去,然后不見了。葉大偉心里高興,沒有這飛劍的威脅,他們這幾個人還能支持到白眉道長他們過來。
  果然,不一會兒的時間,一群武林人士就沖樹林里,而且人越來越多,好象有三、四百人,沖在前面的是白眉道長。
  白眉道長看到地上躺著這么多黑衣人的尸體,他心里大驚。這些黑衣人的武功有多高,他是知道的,就算陳天明有十幾個人,也不可能是這些黑衣人的對手啊?怎么他們搞不掂陳天明他們,還要發信號求救呢?
  葉大偉他們看到白眉道長他們來了之后,馬上指著陳天明大聲地叫道:“白眉道長,那個陳天明太陰險了,他想偷地下山搬救兵,我們不讓他們下去,他們就把我們的人殺了,他們死得好慘啊!”葉大偉故意哭了起來。
  “媽的,大家一起上,我們要把陳天明這個變態兇手干掉,為死去的人報仇。”白眉道長生氣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