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034 居然同意合作

“你放心吧,武林龍頭是你的了,”老a笑著說道。
  “那好,”白眉道長說道,“老a你到時幫我向先生表個決心,我一定聽他的話,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會跟先生說的,你快點回去安排吧!”老a對白眉道長說道。
  白眉道長點點頭,跟老a道別后,便興高采烈地走了。
  就在白眉道長剛走后,一個蒙面黑衣人嗦的一下飛在老a的面前。
  老a看到那個黑衣人的出現,笑了笑說道:“小b,怎么了,你等不及了嗎?”
  那叫小B的黑衣人著急地說道:“當然了,陳天明是我的仇人我不親手殺死他,我是睡不好覺的。”
  “先生既然叫你來了,就是想讓你親手殺他,你不要心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冷靜才能辦好事的。”老a語重心長地對小B說道。“我也知道你以前跟陳天明的仇恨,今天晚上機會來了,你剛才也聽到了,他跟我們的一個內線下山,這次陳天明會死得很難看。”
  原來,這個代號叫小B的人,就是化名陳忠的葉大偉,這次先生特別讓他過來對付陳天明。葉大偉是個天到華山的,他還帶了一些高手過來。
  葉大偉聽老a這樣說,馬上冷靜下來,在先生身邊辦事的人都是厲害人物,他的一番話讓葉大偉非常受教。“老a,陳天明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我們要小心有詐啊!”
  “這個我知道,我到時會安排多一點人手,就算陳天明帶著他的那些手下過來,我們幾十人還不把他們全給干掉嗎?”老a陰森森地笑道。這次他們帶過來的人就有幾十人,還不包括白眉道長他們的人。
  “是這樣就最好,我跟陳天明交手多年,知道他有點本事,而且老在關鍵的時候殺不了他,”葉大偉說道。樹林里黑乎乎的,想著能干掉陳天明,葉大偉的心就一陣雪亮。
  “今晚由你指揮,我把人交給你。”老a對葉大偉說道。
  葉大偉高興說道:“這太好了,我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
  “呵呵!”老a高興地笑道。這次能把陳天明和華山派的事情辦好,先生一定也會像自己現在這樣高興。
  ——
  上完課的苗茵回到自己的房間,她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樓上走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
  “咦?你不是天明的同學嗎?”那男人看著苗茵高興說道。
  “你是?“苗茵看著這男人有點眼熟,但她忘了在哪里見過他。
  “我叫韓項文,是天明的朋友,我以前跟你見過面的,好象是在省的一間酒店里,當時你們剛好在開同學會。”那男人向苗茵解釋著。
  苗茵聽這個叫韓項文的男人一說,她想起來了,好來是有這個人,可是這個人怎么在這里呢?想到這里,苗茵不由警惕地看著韓項文,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哦,我是華清大學經濟學院的客座教授,學院見我有時在這里休息,便借一套給我暫時用。”韓項文笑著說道。“你也是住在這里的嗎?”韓項文看了一眼苗茵的房門。
  “是的,我是住在這里。”苗茵還是有點不相信韓項文的話,天下的事情哪有這么巧,當時大家是在省見面,現在這人是華清大學的教授。好象當時陳天明跟他不是很熟悉的,他怎么說是陳天明的朋友呢?想到這里,苗茵有點緊張了,她看了一下四周想看看有沒有人,不要自己一開門,韓項文就向自己撲過來。
  這時,樓下走來了一個人,正是孔佩嫻,她看到韓項文在那里,不由驚訝地說道:“項文,你怎么在這里啊?你不是一般上完課就走了嗎?”
  “咦?佩嫻,你也住這棟樓啊?”韓項文也驚訝說道。“這段時間學院里的課比較多,學院臨時借我一間房休息一下,就在樓上。”
  苗茵見孔佩嫻與韓項文認識,不由問道:“佩憫,你們認識啊?”
  韓項文笑道:“呵呵,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們的家是在一塊的,不過現在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少見面而已。”
  “我哪能跟你這個大董事長比啊?項文,你現在有幾十億了吧?”孔佩嫻問道。
  “呵呵,賺點錢花花而已,”韓項文說道。像他們這種有關系的人,錢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對了,天明的這位同學怎樣稱呼啊?”
  苗茵現在有點不好意思了,剛才自己一直把韓項文當壞人,“我叫苗茵,是天明的大學同學。”
  “這個我知道,當時我們見面的時候,你們就在酒店里開著什么大學同學會,”韓項文說道。“苗茵,天明是怎么回事啊?我打他的手機關機,去他的宿舍里找他,他的舍友說他請假了。”
  “噢,天明好象是說去旅游了,他走的匆忙,手機都忘了拿,他后來用別人的手機給我信息告訴我的。”苗茵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出事了呢!沒事就好,”韓項文偷偷地瞄了一眼苗茵,“苗茵,佩姻,我今天還有事,改天我請你們吃飯。”
  孔佩嫻高興說道:“項文,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到時賴帳不認。”
  韓項文擺擺手說道:“不會的,我是那樣的人嗎?哎呀,不好意思,我還要回公司開個會呢!”說完,韓項文便著急地跟苗茵她們道別,匆匆地走了。
  苗茵奇怪地說道:“佩姻,這個韓項文好象很有來頭啊!”
  “那當然了,他是國家副主席韓賓的兒子,又是一個大集團公司的董事長,而且是經濟學院的客座教授,名堂大著呢!”孔佩嫻好象很看得起這個韓項文。
  “怪不得你們打小認識呢,原來他跟你一樣是國家領導的子女,我還以為他是壞人呢!”苗茵不好意思地說道。
  “嘻嘻,像他這樣的帥哥可能是壞人嗎?”孔佩姻拍了一下苗茵的肩膀,“苗茵,我剛才看到項文著你的眼神,好象是喜歡上你了。”
  苗茵搖頭說道:“可能嗎?人家是國家領導的兒子,又是大老板,怎么可能看得上我這樣的小人物呢?”
  孔佩娟說道:“反正我就感覺不一樣,平時項文是很少跟女孩說這么多話的,他很清高,一般的美女他是不理睬的。還有苗茵你不要小看你自己,在華清大學里,你可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哪個男人看了你不流口水想追你啊?”
  “你誤會了,他剛才是問天明的消息,他找不到天明,剛好看到我,就跟我多說兩句而已,”苗茵說道。
  “你不說陳天明我還不氣,你一說陳天明我的氣就來了,他不來上課也不跟我打個招呼,我開始還以為他出事了呢!”孔佩嫻生氣說道。
  “佩嫻,你是不是擔心天明啊?”苗茵向孔佩嫻打著趣。
  孔佩嫻的臉紅了一下,“我哪會關心他?”
  “那你問他干什么?他要請假也不是向你請啊?嘻嘻,看來有人想天明了。”苗茵邊說邊把自己的房門打開,笑著走進去。
  “苗茵,你敢笑我,看我不撕裂你的嘴。本書孔佩嫻也急忙沖了進去。
  韓項文下了樓,不緊不慢地走著,其實他現在是不忙的,剛才他故意那樣說而已。他是想請苗茵吃飯,但想著第一次正式見面就請人家吃飯,好象有點不好。反而自己裝成不那么在意的樣子,再用剛才的那句“以后請她們吃飯”,找個時間約她吃就行了。
  想到這里,韓項文的眼前又浮現苗茵的樣子,光滑潔白的臉,一套米黃色淺格子的長套裙,下面是小巧的銀白色涼高跟鞋,一條又長又黑的辮子垂掛在豐滿的酥峰上,一幅弱不禁風的樣子。
  不知道陳天明跟苗茵的關系怎拌?等他回來問一下他,看看苗茵有男朋去了沒有?如果沒有,我可是要追了。韓項文在心里想著。
  ——
  凌晨三點,陳天明與華號準時出現在大院里。為了方便晚上的行動,陳天明他們故意穿上黑衣服,臉上也稍為化裝一下,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是認不出他們來。
  陳天明對華號笑了笑說道:“華號,你準備好了沒有?”
  “行了,”華號點點頭說道。
  “天明,大家對一下時間,五分鐘后,我們就在門口那邊行動。”華散人對陳天明說道。
  “恩,”陳天明拿出自己的夜光表看了一眼,跟華散人的時間對了一下。
  華秋寒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擔心地說道:“天明哥,你要小心,如果現情況不對,千萬不要跟他們硬拼,你們馬上逃回來,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小寒,你放心,沒事的。”陳天明說完,便與華號往那邊的高墻走去。這高墻就是剛才華號偷偷出去的那高墻,不過陳天明不知道這里還有停腳的地方,他一會要帶著華號一起飛出去,如果沒有深厚的內力,是不敢還帶一個人飛上去的。
  過了不久,陳天明看看時間說道:“華號,時間就到了,一會我們走的時候,你不要說話,你只要用手指方向就行了。”
  “我知道了,”華號說道。
  陳天明不再多說,他拉著華號的手臂,接著運起內力布滿全身,只見他們兩人就像兩個氣球一樣,飛快地向高墻上飄去。
  華號也忙運起自己的內力,配合陳天明施展輕功。只是一會的時間,他們兩人就飛過高墻,向大山那邊飛去。陳天明也聽過華秋寒跟自己說過附近的地形,越過大山后,再穿幾片大樹林,就到了下山的小路。到了那里,白眉道長他們要想追他們,也就沒有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