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29 原來是會長

“陳先生,今天中午你在哪里?”白眉道長問陳天明。
  “我在房間里睡覺。”陳天明想也沒想回答了,他當然是不會說自己在華秋寒的房間里跟她睡覺,還大戰三百回合。
  “有人作證嗎?”白眉道長繼續問道。
  陳天明看著白眉道長說道:“白眉道長,你這話問得好象有點意思,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白眉道長打著呵呵,“不是不信,而是想調查清楚。今天的兇手太猖狂了,在中午就殺人,而且還是奸殺,我只是問問而已。”
  “對啊,陳先生,你不會是心里有鬼?”恒山派掌門問道。他現在是跟白眉道長一個鼻孔出氣,白眉道長說什么,他就跟著附和什么。
  “有華山弟子看到我在華山派里面,”陳天明說道。
  “白眉道長,這事情有問題啊,我們剛在那里發現兇手的小褲,陳先生就說不見小褲,他剛才為什么不說?”岳山派掌門生氣地說道。“而且,陳先生說他兩條小褲都不見了,那他現在是不是沒有穿啊?”
  這時,那邊的武林人士全議論紛紛,這事情太讓人懷疑了,那邊見了一條男式小褲,這個男人就說自己不見小褲了。所以,大家都開始懷疑陳天明,就算是不太肯定,也起了一點疑心。
  “對啊,這事情太讓人懷疑了,陳先生,你不會是那個變態兇手?”a武林人士說道。
  “如果是他的話,那就太恐飾了,表面裝成道貌岸然,其實是個變態兇手,另外,上幾次的那些人會不會是他殺的?他故意找華白子來為他頂罪。”b武林人士大聲說道。
  “大家可以搜查他一下,可能他現在沒有穿小褲。”武林人士說道。
  d武林人士說道:“像他那樣變態的人,可能里面穿著女式小褲也說不定。”這人的聯想特別豐富。
  e武林人士說道:“不會,好像女死者的小褲都在啊?”
  “我靠,你腦袋進水了?他不會偷別人的,或者自己買嗎?那些性感女小褲又不貴,”f武林人士說得好象很有見地。
  “我靠,你才腦袋進水了呢?你不會去買過?”g武林人士說道。
  頓時,人群里紛紛指責起陳天明來。本來大家對陳天明就有意見,他仗著自己的武功高強占了獨孤飛劍和劍譜,現在有機會,他們不管陳天明是真還是假,都把矛頭指向陳天明。
  白眉道長頓了頓,對陳天明陰森森地說道:“陳先生,大家說得都有道理啊,我想現在找三個德高望重的男前輩,跟你到樹林里檢查一下,你現在有沒有穿小褲?你到底是不是那個變態兇手?”
  陳天明呆了,不要說別的,就憑自己現在穿著楊桂月的女式性感小褲,別人知道的話,都會說自己變態了。一個大男人穿這樣的小褲,怎么解釋都解釋不了的。而陳天明不知道,有人盯著他,如果陳天明的陽臺上還吊著小褲的話,一定又會被人偷走。
  就是因為人家發現陳天明這幾天沒有在外面晾小褲,接到消息的白眉道長才敢斷定陳天明里面是不穿小褲的,如果讓白眉道長知道陳天明里面穿著女式小褲的話,他更能大作文章。
  “不行,這是個人**問題,你們不能這樣對我。”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說道。自己每天晚上都拿楊桂月的女式小褲去洗,然后再用內力烘干,自己容易嗎?華號啊華號,你怎么不早點幫我買回小褲,而偏偏又在這個時候買回來當著這么多人給我呢?
  “嘿嘿,陳先生,你這樣好來是在隱瞞什么啊?”白眉道長看著陳天明的窘態,心里非常高興。“你不會里面真的什么也沒有穿?你不會真是那個變態兇手?”
  白眉道長的這話一說出,馬上又在人群中炸開了。大家沒有想到,千找萬找的變態兇手竟然就是陳天明,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我們是不是冤枉華白子了?有一些人是這樣想的。眾人又紛紛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可能,我今天中午一直跟天明哥在一起,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是在一起的,一秒鐘也沒有離開過。”華秋寒站出來大聲地為陳天明解釋。她想著剛才陳天明與自己在房間里漣漪的事情,她的小臉不由哧的一下紅了起來。
  白眉道長冷笑了一聲,說道:“是嗎?你可以作證?剛才陳先生不是說他在睡覺嗎?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了?難道是一起睡覺?”說完,白眉道長的臉上露出暖昧的神情。
  這時,華號從華山派里面跑出來,他已經通過其它弟子了解到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他跟到陳天明的面前說道:“陳先生,我剛才不了解情況,我錯事了。”按著,華號轉頭對大家說道:“各位,陳先生的小褲在幾天前已經不見了,他叫我幫他買的,我一直忘記,今天才買回來。”
  楊桂月也走上前說道:“這個我可以作證,當時他的小褲是被人偷了,另外一條被蒙面黑衣人打爛了,開始還是我去找華號買小褲的。”
  “你們的話是不能相信的,哪有自己人幫自己人作證?”恒山派掌門站出來大聲地反對,“陳先生,如果你不讓我們檢查一下你,你就可能是那個變態兇手。”
  “你不要血口噴人。”陳天明嚴肅說道。看來今天的黑鍋是背定的了,自己這樣子怎么可能讓他們檢查。
  白眉道長說道:“陳先生,我們一直在懷疑你,上次你說你沒有獨孤飛劍和劍譜,看來是假的了。而華白子以前是華山派的弟子,他可能知道獨孤求敗前輩的飛劍和劍譜,你設計把他殺死,然后奪了飛劍和劍譜。”
  白眉道長的話一出,其它武林人士的眼睛馬上亮了,獨孤飛劍和獨孤九劍是武林人士夢寐以求的東西,現在白眉道長又舊話重提,那些人的心里直癢癢的,他們恨不得馬上沖上去把陳天明干掉,然后把飛劍和劍譜給搶過來。
  “我再說一次,我不是變態兇手,我今天中午一直在華山派里面,至于那小褲的問題,一定是有人想栽贓陷害我。”陳天明大聲說道。
  “陳天明,你這個變態兇手,我一直懷疑你,現在有證據證明那是你的小褲,你又不肯給我們檢查,你不是變態兇手還有誰是啊?”白眉道長回頭對大家說道:“各位,你們不要再想了,這事情一定是這個姓陳的小子跟華山派一直聯合干的,他們想把上華山的我們全干掉。我們一起上,跟他們拼了,那夜明珠可能也是他們搶回來的。”
  恒山派掌門也馬上配合煽動,“兄弟姐妹們,我們人多,我們不怕他們,我們要替天行道,干掉變態兇手陳先生,干掉幫兇華山派。”
  然后,白眉道長與恒山派掌門他們馬上向陳天明沖了過去,而他們的弟子也跟著向華山派弟子攻擊。頓時,這里就成了戰場,本來不想打的華山弟子被迫還手,一些武林人士被打傷倒在地上不能動彈,這更引起大家的憤怒。
  陳天明往后飛去,他邊飛邊對馮一行他們叫道:“一行,你們聽著,盡量不傷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先自保不再手軟。”面對著那些瘋狂的武林人士,陳天明也沒有辦法制止,特別是白眉道長他們一起攻擊自己,其它武林人士也打了起來,這樣的場面不是某個人說一句兩句話就能勸住的。
  華散人也呆了,他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明明變態兇手不關華山派的事情,可怎么跟陳天明有關了?跟陳天明有關就有關,可他們怎么說華山派是幫兇,還向華山派弟子下手啊?”
  而且,當華散人還想著怎樣勸架的時候,有幾個武林人士向他沖過來,他們沖到華散人的面前就是一掌。
  “你們聽我說,大家住手,”華散人急忙往后一躍,避開他們的攻擊。
  那些武林人士哪會聽華散人的,他們巴不得華散人現在就死去,好讓他們得到那價值連城的夜明珠。
  “華山派弟子聽著,我們跟他們拼了。”看到他們又分不同角度攻擊自己,華散人急忙向右邊一滾,接著非常狼狽地爬起來叫道。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們華山派是病貓嗎?現在,華散人有點埋怨陳天明了,陳天明為什么不多帶一些玄門高手過來,這樣,那些武林人士就不敢亂來了。
  說完,生氣的華散人馬上與那幾個武林人士纏斗了起來,好歹自己是一派之主,他們居然敢暗暗聯手偷襲自己。雖然華散人的武功很高,可人家的武功也可以,而且人多力量大,一時半會華散人也打不敗他們。
  其實,這幾個武林人士是白眉道長他們一早安排好的,他們已經算計好華散人的武功,這幾個人是可以把華散人干掉的。如果把華散人干掉的話,這次的行動就成功一半了。因為華山弟子看到自己的掌門被殺,他們一定會怒火中燒,跟他們拼命,其它武林人士也會殺紅了眼跟他們拼命。到時,華山就是一個大屠場了,而最后勝利的就是白眉道長他們。
  “劍,你們把我的劍拿過來。”華散人對著后面喊道。跟他打斗的那幾個武林人士拔劍的拔劍,抽刀的抽刀,自己赤手空拳的,肯定是會吃虧。
  但是,后面的華山弟子雖然聽到華散人叫他們拿劍,但他們現在正跟其它派的弟子打如火如茶,哪抽得了空回華山派里面去幫華散人拿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