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028 又見美人

“出事了,什么事?”陳天明奇怪地問道。華散人怎么知道自己在這里的?
  “你去了就知道,你快點去,掌門都急死了。”那華山弟子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好,我現在就去。”陳天明轉過頭不好意思地看了華秋寒一眼。
  “天明哥,我也跟你一起去。”說完,華秋寒也急忙跟陳天明向議事廳走去。
  陳天明他們到了議事廳,就看到華散人焦急地在大廳里走來走去。華散人一看到陳天明來了,急忙叫道:“天明,不好了,又出事了。”
  “師傅,到底出什么事了?”陳天明覺得現在叫得比較有底氣,以前是仗著楊桂月的關系,那是假的,現在他跟華秋寒有了那層關系,感覺又不一樣了。
  “又出現變態兇手了?”陳天明大吃一驚,這事情太讓人驚訝了,難道華白子不是那個變態兇手?不可能,種種跡象看得出華白子是變態兇手。
  華散人旁邊的華散夫人點點頭說道:“對啊,天明,這事情我們也奇怪,怎么可能又出現了一個變態兇手呢?今天中午,在我們華山派門口不遠的那片大樹林里,有兩個岳山派的弟子被殺了,一男一女,男的被殺毀容,女的先奸后殺,容貌一樣被毀,殺人的手法跟以前的變態兇手一樣。”
  “走,我們去看看。”陳天明著急地說道。這事情太詭異了,華白子剛死不久,又有新的變態兇手出來。他們剛出大廳,楊桂月與馮一行他們也趕過來,看來他們也得到消息了。
  于是,陳天明他們一起走出華山派,往那個出事的樹林走去。現在巳經是下午四點多,太陽正火辣辣地炙烤著大地,讓大家感覺全身都要冒出汗來似的。
  到了現場,陳天明他們就看到一具男尸體,被殺毀容,如華散夫人剛才所說。那女尸體的衣服全被扔在地上,臉上一樣被劃花得看不到她原來的面目。
  岳山派掌門看到陳天明他們過來,急忙迎上去對華散人說道:“華掌門,你們不是說已經把華白子殺死了嗎?怎么還有變態兇手啊?且還是中午出來作案,死的這兩個男女弟子都是我的愛徒,如果讓我知道是誰殺的,我一定把他碎尸萬段。”
  華散人說道:“岳山派學門,這事情透著蹊蹺,昨晚我們明明殺死華白子的,他的尸體現在還在我們華山派的門口擺放著,今天一早已經有人過去辨認,是華白子來的。現在出現的變態兇手,可能另有其人。”
  華散人覺得這事情跟自己關系不大了,華白子好歹說以前是華山派的人,現在出現的變態兇手就不知道是誰了,所以他不怕那些武林人士又揪住自己不放,要自己交出什么兇手來的。
  陳天明與楊桂月兩人仔細地看著尸體,突然,陳天明的眼睛定在了一件物體上,他的心猛跳了一下。
  岳山派掌門也發現陳天明的臉色一變,他急忙說道:“陳先生就是這條男式小褲,我們剛才查過了,我的男弟子身上有小褲,女弟子有自己的小褲,就扔在旁邊,它應該是殺手留下來的,這是唯一的證據。”
  陳天明的心里不由暗暗吃驚,因為那條小褲就是自己不見的小褲,現在居然出現在這里,而且小褲上還沾有鮮血。陰謀,這一定是陰謀,想到這里,陳天明感覺自己好冷。按照人家的設計,上次的變態兇手是華白子,這次就是自己了。
  “岳山派學門,你確定這小褲是兇手留下來的,不是別人栽贓陷害嗎?”陳天明問著岳山派掌門,肯定不久就會有人指著這小褲是自己,那人就是設計陷害自己的人,那會是誰呢?
  “應該不會的,”岳山派掌門搖搖頭說道,“剛才我已經查看過那條小褲了,里面有股味道,那是兇手剛從身體脫下來的,那小褲不但有我女弟子的血跡,還有她下身的穢物,你說不是兇手的還會有誰的呢?”
  我靠,這幕后黑手也太陰險了,為了增加那小褲的可信度,他竟然把自己的小褲穿了,然后再脫下來行兇。m的,我詛咒你生孩子沒屁眼,居然敢穿我的小褲。陳天明在心里恨恨地罵道。
  “我們是要查查,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兇手也太瘋狂了,連中午的時候也敢出來行兇,他太不把大家看在眼里了。”陳天明故意說道。
  華散人急忙說道:“岳山派掌門,兇手能在這里殺人,他肯定就混在我們之中,你要讓大家小心。”
  這時,白眉道長帶著一伙人走過來,他一直走到華散人的身邊說道:“華掌門,這里距離你們華山派的門口很近,你們的華山第有沒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經過?”剛才他們已經查看過被害人的尸體,所以沒有必要再去查看。
  華散人搖搖頭說道:“我剛才已經問過負責值守門口的弟子,他們說沒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恒山派掌門說道:“那個昨晚死去的華白子是不是真的,現在的易容術很厲害,我們還是小心為是。”
  “對,”,天山派掌門玉中子急忙應和著,“我們還是去看看,證小心查一下,我們不要被假的華白子所騙。”
  “好,我們去看看,”華散人點頭說道。這個問題他們一早就查過了,那個人確實是華白子,不過為了讓大家相信,還是讓他們也一起查看!
  大家到了華山派的門口,右邊的空地上擺放著華白子的尸體,旁邊有一個華山派弟子看守。
  白眉道長他們全圍了上去,小心地看著。恒山派掌門還用手出力地捏了一下華白子的臉,接著說道:“各位,這人沒有易容,也沒有戴人皮面具,看來真是華白子啊!”
  旁邊已經圍上不少的武林人士,他們聽到這幾個掌門的說話,也紛紛相信這尸體是華白子的尸體。不過,為什么又出現一個變態兇手呢?這就讓大家不解了。今天一早大家聽到華山派弟子說華白子已經被干掉,大家心里懸放著的石頭放下來了。可現在,又出現一個變態兇手,大家納悶了。
  華散人看到旁邊的陳天明這次沒有怎么多說話,他不由問道:“天明,你來分析一下!”
  “好,我來說一下,”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女尸體旁邊的小褲是自己的這事情,還是押后再,該來的總該來,自己不可能現在大聲跟眾人說那小褲是自己的,這不是為自己找麻煩嗎?他還要找出幕后黑手呢!
  陳天明清清喉嚨說道:“各位,我們剛才看了一下,這兇手的作案手法跟以前的很相似,所以,我們不排除跟上次的是同一個人。不過,昨晚我們殺的那個人真是華白子,我在華山里遇到兩次華白子,兩次都是想奸殺人命,雖然沒有直接證據征明,但是華白子跟以前的兇手案是很有關系的。至于今天出現的這件兇手案,肯定不是華白子干的。”
  “陳先生,那你說這是誰干的?”白眉道長問陳天明。他總是要在關鍵的時候打擾陳天明。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是誰干的,不過,我可以斷定這人就在華山里面,就在我們之中,能在白天就在附近干出這樣的事情,他一定不是陌生人。所以,大家可以把今天中午都去哪,有誰作證,都說一下,這樣就可以排除一些人出來。”陳天明說道。
  “陳先生,還有那條小褲,那是兇手留下來的,我們也可以查一下。”岳山派掌門大聲地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對,小褲是一條線索,但不一定是主要線索,這有可能是兇手故意落下來掩人耳目的。”陳天明不能說這小褲就是自己的,自己被人栽贓隋害。
  這時,從下面的山路走上來兩個人,分別是華號與另一個華山弟子,他們的肩上掛著不少東西,看來是剛從山下購買東西回來了。
  華號看到陳天明在那里,便高興地小聲說道:“陳先生,你在這里啊,我已經幫你買到小褲了。那,給你。”華號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從他提著的一個大袋里拿出一盒精美的小褲,然后遞給陳天明。華號一直沒有幫陳天明買到小褲,現在買到,又看到陳天明在這里,他當然是高興地把小褲給陳天明了。
  陳天明訕訕地接過那盒小褲,對華號說道:“謝謝你了,華號。”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華號對陳天明笑了笑,跟自己的師傅華散人打了一個招呼,便走回華山派里面。不過,華號還是奇怪的,今天在門口這里怎么有這么多人啊?
  “小褲?”岳山派掌門馬上皺起眉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要買小褲呢?難道他沒有小褲穿了?于是,他問陳天明,“陳先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買小褲?”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前幾天,我的小褲不見了,另外一條在后山洗澡的時候,被一群黑衣人襲擊,也被打爛了,所以我讓華山弟子幫我買兩條回來。”
  白眉道長冷冷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如你所說,這事情簡直是太巧了,不會剛才岳山派掌門所說的那條兇手留下來的小褲會是你的?”
  “有點像,不過我也說不準,我的那條不見的小褲只是穿了一、兩次,我也不大認得出來。”陳天明笑了笑說道。這個理由他剛才早就想好的了,現在白眉道長一問,他當然能答得非常流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