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1027 給你糟蹋了

“天,天明哥,你不要管我,你,你想怎樣就怎樣!”華秋寒紅著臉說道,為了自己所愛的男人,自己受點苦又怎樣呢?而且,她現那種事情,在做的時候很爽只是過后才痛而已。
  “這是你說的,你可不要怪我,”陳天明故意調侃著華秋寒。
  “嗯,”華秋寒害羞地點點頭。自己為了天明哥命都可以不要,這點痛苦算得了什么呢?
  陳天明為了自己的寶貝好進一點,他便輕輕地吻著華秋寒胸前的殷紅小點,那軟中帶硬的小櫻桃就是不一樣,在他的狂吻之下,慢慢變得更硬。
  “啊,天,天明哥、”華秋寒好象有話要說,但又好象說不出來。她的身體在陳天明的親吻之下,微微地顫抖著。她奇怪為什么做這種事情會這么舒服,這么讓人飄飄欲仙,不能自己。
  陳天明也感覺到華秋寒的興奮,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如果她不興奮,自己怎么進去啊?不進去,怎么能跟她雙修呢?反正現在空著也是空著,陳天明不但幫華秋寒提高內力,他也要幫自己。
  為他如果第一次跟華秋寒雙修,一樣對他的內力有很大的幫助。雖然沒有以前那樣一下子提高一倍,但也提高不少。
  隨著陳天明腦袋的移下,他從華秋寒的小嘴,再到平坦的小腹,然后再到她的雙腿間,那茂盛的芳草地,讓他情不自禁地低喝一聲。
  “不要,天明哥,那里臟,”華秋寒急忙捂著自己的那里叫道。
  “不,我小寒的身體是香的,哪里都香。”陳天明輕輕地拉開華秋寒的小手,接著溫柔地吻了下去。
  “唔,”華秋寒的身體又是一陣強顫,她突然覺得自己那里被電擊中似的,又熱又麻又癢,那種有點難受但又非常舒服的感覺馬上充滿她的身體。
  陳天明也不再管華秋寒,他在華秋寒那敏感的地方輕輕地吻了起來,一會快,一會慢,一會蜻蜓點水,一會長鯨吸水,直把華秋寒給弄得呻~吟不斷,似是不能控制自己。
  而陳天明的手也在華秋寒的大腿上輕輕地撫摸著,女孩的那里也是一處敏感的地方,陳天明的撫摸下,華秋寒漸浙進入了狀態,她小聲呢喃著,“天明哥,我,我要你,我好難受了,就像昨晚那樣。”
  陳天明也感覺到華秋寒那里的濕潤,于是,他把華秋寒的雙腿分開,慢慢地進入她的身體。
  “啊!”華秋寒滿足地叫了一聲,那種充實和舒服的感覺根本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出來,她只是用一聲大叫來顯示盡在不言中。
  進去之后,陳天明就不動了,他慢慢地運起自己的香波功,準備跟華秋寒雙修,提高她的內力。
  華秋寒現陳天明不動了,她的心里馬上感覺到非常空虛,她嬌嗔地說道:“天明哥,你,你怎么不動了?”
  “小寒,你打起精神運起你的內力,我現在幫你提高功力。”陳天明正色說道。在這樣**關鍵的時刻,他不是不想跟華秋寒大戰一千回合,但是這樣就不能幫她提高功力了。唉,這就是香波功不好的地方。,盡在(.netbsp;“啊?這樣怎幫我提高功力啊?”華秋寒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奇怪地問道。開始她見陳天明要自己把衣服全脫了,她還以為陳天明是故意說幫自己提高功力,然后跟自己做那種事情的,可沒有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他竟然還說要幫自己提高功力。
  于是,陳天明把男女雙修的方法告訴華秋寒,華秋寒的眼睛睜得更大了。特別是她聽到陳天明的武功就是這樣練成的,更是驚訝。原來,武功是可以這樣的練的,而且還這么快把內力提高。
  陳天明把自己的內力通過自己的寶貝,慢慢輸入華秋寒的體內,接著再隨她的內力在她的體內走了一周天然后華秋寒的內力又在陳天明的體內走了一周天。就這樣,他們各練了幾個周天后,陳天明便從華秋寒的體內出來。
  “小寒,你快點運功調息,把你體內我的內力吸收一下,”陳天明急忙對華秋寒說道
  華秋寒從床上坐起來,她向陳天明甜甜一笑,然后盤腳而坐練起自己的內力。華秋寒感覺自己全身都充滿了真氣這真氣有她的真氣,也有陳天明的真氣,她也知道,只要自己把這些真氣全融合在一起,那自己的內力就會提高很多。
  陳天明見華秋寒開始練功了,他也馬上盤腳而坐練起香波功來。這對他來說一樣是一個好機會,現在他體內一樣有華秋寒的真氣。
  由于陳天明的武功高,他比華秋寒先醒了過來。現在,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內力又增強了不少,他估計只要自己再這樣練下去,他肯定會到達香波功的第九層返璞歸真,到時,他又有飛劍相助,還怕誰啊?
  想著獨孤飛劍,陳天明心里就高興,雖然沒有獨孤九劍劍譜,但這飛劍確實是個好東西,無堅不摧,而且藏得非常隱蔽。他已經想好了,就像華白子那樣,一般的情況是不用的,到關鍵的時候再用,可能會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
  沒事可干的陳天明又看了華秋寒一眼,光著身子的她讓陳天明百看不厭,那豐滿的酥峰,還有殷紅的小兩點,修長潔白的美腿,想不到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就屬于自己了。看來,命運這東西,注定是你的,你要逃也逃不了。
  最主要的是華秋寒對自己的那份情意,只想著付出不要擁有,她的要求只是自己每年到華山來看她一次就行,唉,這個傻丫頭,她成了自己的女人后,自己就會像寶貝一樣疼著她的,哪會冷落她呢?
  可以說,陳天明對華秋寒的感情,是先性再到愛的,他是被華秋寒的愛所感動而喜歡上她。一個為自己付出而又成為自己的女人,自己怎么可能不要她呢?
  這時,華秋寒睜開了眼睛,她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的身體看,她臉蛋一紅,小聲說道:“天明哥,我已經運功完了,我現在感覺自己的體內充滿真氣,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過,我覺得我好想跟別人打一場架。”
  “來,小寒,你用內力壓我的手掌,不要客氣,能用多少就用多少。”陳天明把自己的手伸出去。
  華秋寒抓著陳天明的手掌,然后用自己的內力壓了上去,一股強大的真氣馬上從她的身體內射出。
  陳天明高興說道:“小寒你現在的內力已經提高了不少,雖然沒有多出一倍,但也快接近那樣的水平,你只要以后再勤練武功,你就能跟你爹的武功差不多了。”
  “真的嗎?“華秋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她也感覺到自己的內力提高了不少,這太不可思議了,只是那樣的什么男女雙修,就可以把武功提高得這么快。突然,華秋寒問陳天明,“天明哥,我,我爹娘可以練這種雙修嗎?”華秋寒想著如果自己的爹娘也能像這樣把內力提高的話,那就太好了,以后誰還敢欺負他們的華山啊?
  華秋寒沒有想到,自從她成了陳天明的女人后,以后,就沒有武林中人敢欺負華山派了,因為欺負華山派就是跟玄門作對,特別是現在玄門的實力比以前還要強大,不但人數多,武功也高,而且他們有錢。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的,練這種雙修只有我獨特的武功才行,別人是練不了的。”
  “噢,原來是這樣啊,天明哥,我太幸福了,我今晚就告訴我娘說我的武功這么高了。”華秋寒一臉的興奮。
  “小寒,你現在還是不要告訴你娘吧,等你以后練了一段時間后,只告訴你娘說你武功進步吧。”陳天明說道,“你告訴你娘說我們做那種事情可以提高內力,那很羞人的。”他才不想別人知道自己這雙修的武功,就算是岳父岳母也不要告訴。
  華秋寒紅著臉點點頭,“嗯,我知道了,我以后誰也不告訴。”突然,華秋寒看了陳天明一眼,低下頭小聲地說道:“天明哥,可能我的內力提高后,我,我的那里不疼了,你還想要嗎?”
  “想,我想,”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這樣的極品美女向自己提出邀請,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是要把JJ割了數年輪。說完,陳天明馬上撲上去,把華秋寒壓在床上,手嘴并用,挑逗著她體內的情火。
  不一會兒,華秋寒就呻~吟連綿,纏著陳天明要他付之行動了。
  陳天明也不客氣,馬上進入華秋寒的身體,一手抓住她胸前的柔軟,用力地動作起來,剛才他強忍著熱火,現在是要泄出來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天明與華秋寒舒服地躺在床上喘著氣。
  “天明哥,我們先把衣服穿上吧,不要一會娘過來看我們這樣就不好了。”華秋寒害羞地說道。
  “好,”陳天明點點頭,與華秋寒一起穿上了衣服。倆人躺在床上,小聲說著話。而陳天明的手更是不老實,一會摸摸華狄寒的胸前,一會摸摸她的兩腿間,雖然隔著衣服,但也把華秋寒弄得呻~吟不已。
  “天明哥,你不要再摸我了,我,我受不了了。”華秋寒輕喘著氣,身體微微顫抖著。她沒有想到這次做那種事情居然不那么疼了。
  “咚咚咚,”有人在敲門。
  陳天明整理一下衣服,走到門邊把門打開。
  “陳先生,出事了,掌門叫你快去議事廳。”一個華山弟子站在門前,一臉的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