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026 為他而自豪

“受你的頭!”楊桂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陳天明,老娘我跟你拼了。”她要把剛才自己心里的怒火全發泄在陳天明的身上,這個害人的東西,為什么要害小寒,華山這么多男人,為什么偏偏是他。
  “胸女,你瘋了,”陳天明看到楊桂月像個瘋子似的向自己撲過來,他馬上一躍就跳上了床。
  楊桂月見陳天明跳上床,她馬上也跟著沖上去,揮動著自己的兩只粉拳向陳天明打去。
  眼疾手快的陳天明馬上抓住楊桂月的粉拳,生氣地說道:“楊桂月,你瘋夠了沒有?這是我跟小寒之間的事情,我會處理的,你在里面摻什么和?”
  “我,我一直當小寒是我的親妹妹,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能不管嗎?陳天明,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對不起小寒,我,我廢了你。”楊桂月邊說邊看著陳天明的下面。明明自己扮陳天明的女朋友,可他卻跟小寒那個了,這讓楊桂月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會處理她的,你放心。”陳天明說道。
  “壞東西。”楊桂月瞪了陳天明的下面一眼罵道。
  陳天明生氣說道:“喂,胸女,你罵誰啊?”
  楊桂月沒好氣說道:“我沒有罵你,我是罵你的。。”說到這里,楊桂月紅著臉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喂,這是我的床,你可不可以先把你的鞋子脫掉再上啊?”陳天明看著楊桂月穿著鞋子跳上自己的床,心里非常不舒服。
  “哼,“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跳下床。
  門外的拐角處站著華散人與華散夫人,他們倆一直偷偷跟著楊桂月過來。
  “夫人,你說我們這樣說,是不是對不起小月啊?”華散人小聲地對華散夫人說道。
  “唉,我也知道,但為了寒兒,我別無選擇,就算小月恨我,我也要這樣做。”華散夫人的臉色有點凄涼,她也這知道這樣做很不道德,但為了女兒,她只有這樣做。
  華散人也嘆了一口氣,“唉,只有這樣了,都是華白子害了我們。”
  華散夫人說道:“我也不會難為小月,我只不過想讓她知道寒兒的事情,以后讓寒兒有個位置,就算讓寒兒當小的也行。反正以后華山派交給寒兒,干脆把寒兒留在華山,她與天明的孩子也在華山。”
  華散夫人下定了決心,如果楊桂月不肯,那就讓華秋寒留在華山,陳天明一年過來華山看一次華秋寒也行了,好過她一輩子不嫁,過著清修的日子。
  “就你想得周到。”華散人白了華散夫人一眼。“剛才我好像聽到里面打了起來。”
  “阿華,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你進去找天明,”華散夫人說道。
  “為什么是我?你不能去嗎?”華散人說道。
  華散夫人說道:“剛才我唱了紅臉,現在到你了,快去,你這家伙,昨晚我都被你弄累得今天走路有點虛。”
  聽華散夫人這樣說,華散人的表情馬上自豪了。他往陳天明的房間走去,“天明,你在嗎?”
  “師傅,”陳天明與楊桂月看到華散人來了,急忙叫道。
  “天明,今天一早,我的弟子已經把消息跟其它人說了,我們現在去見一下武林人士,跟他們說一說,安慰一下他們的情緒。”現在華散人可謂心花怒放,華白子的事情完美搞掂,其它武林人士對華山派另眼相看,明天的武林大會,可能自己有機會當上武林龍頭。
  “好,我們出去看一下!”陳天明點點頭。他也正想出去,不被這個胸女老纏著。m的,自己又不是跟她xxoo,她生氣干嘛?
  陳天明他們從外面回來,已經快到中午了。于是,他們吃了中午飯,便各自回房間休息。
  陳天明想著華秋寒,不知道她今天怎樣?剛才的人多,他也不方便問華散人。于是,他干脆去華秋寒的房間找她。
  “小寒,你在嗎?”陳天明輕輕敲著房門。
  “天明哥,是你啊,”里面傳來華秋寒高興的聲音。不一會兒門開了,華秋寒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急忙進來、把門閂上,然后問道:“小寒,你今天怎么樣了?身體沒有什么問題了?”
  華秋寒的臉突然一紅,她輕輕地搖著頭說道:“我,我沒有什么事了,只是走路還有點疼。”說完,華秋寒一拐一拐地往自己的床走去。
  看著華秋寒走路的樣子,陳天明也知道一時半會華秋寒是沒有辦法恢復如初,昨天晚上太瘋狂了,吃了春藥的她更是瘋枉,自己哪還能忍得住啊?而且華白子的春藥也非常厲害,華秋寒如果不瀉兩三次,是不能徹底解除毒性。
  唉,就算是自己的女人,像昨天晚上那樣厲害的運動,又是三次,她們第二天也一樣起不來,更不要說像華秋寒這樣的處子了。
  “小寒、你身體不舒服,就多躺一會嘛,”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昨天晚上他也忘了幫華秋寒補充一些真氣,這樣她今天也不會這么累,那里疼是沒有辦法的了。
  華秋寒坐在床上,接著輕輕地拍了一下旁邊,溫柔地說道:“天明哥,你過來這里坐,我想跟你說會話。”
  陳天明走過去,坐在華秋寒的旁邊。
  華秋寒高興地摟著陳天明,說道:“天明哥,我今天一早起來,就想你了。”她那柔軟的酥峰壓著陳天明快透不過氣來了,他的那里又開始反應。
  陳天明奇怪了,昨晚華秋寒不是說不纏著自己了嗎?而且還說今天把昨天的事情全忘掉,但現在怎么這樣了,難道是出爾反爾?不過,陳天明不是推卸責任的人,“小寒,你放心,我會對昨晚的事情負責。”
  “天明哥、你怎么這樣說?我說過了我不要你負責。”華秋寒笑了笑說道。“今天上午小月姐過來找我了,她把你們的關系告訴我,說你們是假扮男女朋友,根本不是一對的。唉,我終于放心了,我沒有對不起小月姐。”
  “什么?楊桂月告訴你了?”陳天明有點吃驚。
  “是啊,小月姐全告訴我了,天明哥,想不到你這么有本事,你身邊有這么多女人,”華秋寒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嚴肅說道:“小寒,你可以跟其它女人一起跟我嗎?”
  華秋寒也正色說道:“天明哥,我從小在山里長大,也不受一夫一妻制觀念的影響,我是沒有什么問題的。我只是怕其它姐姐不喜歡我,我去了,她們會煩我。我還是留在華山派里,你有時間就過來看我,行嗎?”
  “沒事的,你那些姐姐很好人,你去了,她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哥,你要老實告訴我,你,你喜歡我嗎?”華秋寒的表情好象很緊張似的。
  陳天明呆了一下,說真的,他以前是喜歡華秋寒的,但是那種哥哥對妹妹的喜歡,沒有男女之愛。但這次自己已經跟華秋寒有了夫妻之實,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對她負責。于是,他點點頭說道:“喜歡,我喜歡你。”
  “太好了,天明哥,我特別喜歡你說這話,有你這話,我就心滿意足了。”華秋寒笑著說道。“你以后有空,要記得來看我啊!”
  “小寒,你不跟我下山嗎?”陳天明問道。
  “我不下山了,爹和娘都在華山,我要留在這里陪著娘。上午娘也跟我說了,以后我有了你的孩子,就讓我們的孩子當華山派的掌門。”華秋寒說道。“可能在你的眼里看不上華山派,但它畢竟是我外公交給我娘打理,我們要一代接一代地傳下去。”
  這次,陳天明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說了,華散夫人連后面的路都幫華秋寒想好了,自己還能怎樣說呢?
  突然,陳天明的心里一動,雖然華白子死了,但華山不可能就這么平靜,像白眉道長他們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華秋寒了,畢竟她現在是自己的女人。想到這里,陳天明覺得自己是要幫華秋寒提高內力,而且男女雙修一樣可以幫自己提高功力。
  “小寒,我叫你干什么事情,你都答應我嗎?”陳天明問華秋寒。
  華秋寒堅定地點點頭說道:“是的,天明哥,你叫我做任何事情,我都會去做,就算是叫我去死,我也不怕。”
  “那好,你把衣服全脫了,”陳天明說道。
  “什么?”華秋寒的臉馬上紅了,“我,我那里還很疼,你,你可以等幾天,我那里的不疼再那個嗎?”華秋寒以為陳天明要跟自己做那種事情,其實,她也很懷念昨晚那種事情,可是,她今天的身體實在不能再做劇烈的運動了。
  “小寒,你誤會了,我是幫你把你的功力提高,不是做那種事情。”陳天明的臉有點熱。提高功力,也是要做那種事情才能提高的。
  華秋寒說道:“我聽你的,就算你現在要,我也一樣會給你。”說完,華秋寒就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不一會兒,她那潔白的身軀就展現在陳天明的面前,高聳的酥峰,纖細的腰肢,黝黑的芳草地,讓陳天明的下面馬上立正敬禮了。
  陳天明興奮地吞了吞口水,不過,他還是不敢亂來,畢競華秋寒現在的身體還吃不消,如果自己只顧把快樂建立在她的身上,那自己真的是豬狗不如了。
  華秋寒雙手捂著面,躺在床上不敢看陳天明,她的意思好象是陳天明想怎樣就怎樣了,就算是現在要了自己,像昨天晚上那樣瘋狂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