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023 男人裝醉的好處

華散夫人見女兒不肯說,而時間也太緊促,她只好走到華秋寒的身邊,小聲地說道:“寒兒,你是不是想天明幫你?”這是一件羞人的事情,本來華散夫人是不能這樣說的,但這關系到自己女兒的性命,她不得不說。
  “娘,你,你作主吧!”華秋寒紅著臉低下頭。
  “可是,寒兒,天明可是有女朋友的,”華散夫人說道。
  華散人看到自己老婆和女兒這樣被陳天明看到不好,于是,他從床上拿來兩張被子,給她們包著身子。
  華秋寒堅定說道:“娘,這個我知道,但,但我只喜歡天明哥,如果不是他幫我,我寧愿死也不要其它人碰我。你告訴天明哥,我不會纏著他的,如果他可以幫我就幫,不可以就算了。”
  聽到華秋寒這樣說,華散夫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然后走到華散人的面前,在他耳朵邊小聲地商量著。
  他們兩人好來爭吵了一會,最后,華散人也點點頭說道:“算了,你作主吧。你說得對。”
  在旁邊的陳天明蒙了,這對夫婦干什么啊?都這個時候了,他們還有時間吵什么?華散夫人兩臉潮紅,走起路來也是一扭一擺的,好象很辛苦的樣子。華秋寒更是嚴重,她拼命地咬著自己嘴唇,嘴皮也咬出血來了。陳天明看到這里,心里有點心疼。
  “天明,我們夫婦求你一件事情。”華散夫人鄭重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師娘,你有什么事情就說吧,我能夠做到的一定做。”陳天明也嚴肅地說道。
  “我,我們求你幫一下寒兒,她吃了華白子的****,沒有其它辦法,只有男女交合才能解救,我們想求你……”華散夫人頓了頓沒有再說下去,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陳天明不是傻子,當然能聽得懂她的意思。
  陳天明急忙擺著手說道:“不,不,這萬萬不行,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不能做出對不起她們的事情。”陳天明拒絕華散夫人的好意,主要就是自己一直當華秋寒是妹妹。
  “天明,寒兒的性子烈,她剛才已經說了,她不喜歡華山派的弟子,她只喜歡你,如果你不肯幫忙的話,她寧愿死掉。”華散夫人傷心說道。
  “什么?”陳天明為難了。
  “我知道小月是你的女朋友,我們也不強求什么,只是想你幫我們救一下寒兒,過了今晚,我們就當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不要你負什么麥責,寒兒不會纏著你。”說到這里,華散夫人心里一酸,誰叫女兒被灌了****,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先救下女兒再說吧!
  陳天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世上有這么好的事情,做那種事情不要負責任,他真想狠狠地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看是不是在做夢。m的,這個華白子到底是害自己還是幫自己啊?
  華散人也說話了,“天明,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們只能現在就點寒兒的死穴,讓她不要受這么多苦。”
  華散夫人又馬上接口哭著說道:“天明,我求你了,我就這么一個女兒,如果你不救她,那我只有和她一起死了。我,我給你跪下了。”華散夫人身子一屈,就要向陳天明跪下來。
  “別,師娘,你不要這樣。”陳天明急忙跑上前扶著華散夫人不讓她跪下來,而華散夫人身體一動,那被子滑下一大半,露出她里面成熟迷人的曲線,特別是那豐滿挺拔的酥峰,讓陳天明急忙轉過頭不敢看下去。
  m的,這真是太為難自己了,兩條人命威脅自己。唉,算了,救人一命勝七級浮苔,自己還是勉為其難地幫一下華秋寒吧!想到這里,陳天明抬頭看著那邊嬌人的華秋寒,心里不由一動。
  這幾天,華秋寒基本有空就來纏著自己,那可愛的嬌容讓他也非常喜歡。不過當時他想著自己只是華山的一個匆匆過客,家里又有這么多女人,沒有必要惹華秋寒。竟然現在命中注定,自己只好認命吧!他是不可能看著華秋寒死去的。
  “天明,你可以答應我們嗎?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們夫婦吧!”華散夫人哭喪著臉,那臉上的淚水讓好來比剛才清醒了一些。
  “好,我答應你們,”陳天明看著華秋寒已經非常難受了,如果再不解救她,她可能就會沒命了。
  華散夫人高興地指著華秋寒說道:“那,那你快點抱寒兒去她的房間,天明,請你放心,這事情我們不會告訴別人的。”
  陳天明也不矯情,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他馬上走到華秋寒的身邊,一把抱起華秋寒,然后拉開門走出去。
  華散夫人看著陳天明他們出去,她松了一口氣,“阿華,你快點把門關上。”
  “把門關上?”華散人一時想不明白。
  “死鬼,你快點啊,我難受死了,我的身體就好象有一萬只蟲子咬著我似的,如果不是我用內力控制住,我一早就像寒兒那樣丟人了。”華散夫人罵著華散人,剛才華秋寒在椅子上拼命扭著身體,一付春情蕩漾的樣子。
  看著華散夫人那嫵媚的表情,華散人也猴急地把門閂好,然后抱起老婆向床上跑去。
  “阿華,我要,你快一點,我受不住了。”華散夫人剛放松,那****的藥性就開始作了,她現在好想華散人好好地弄自己,有多大力就要多大力。于是,她馬上幫華散人脫起衣服來。
  華散人聽了心花怒放,自己的老婆從來在床上都沒有這樣風~騷過,這都是****惹的禍。不過,華散夫人在床上這樣的表情,他喜歡啊!
  “夫人,我來了。paoshu⒏net”華散人馬上向華散夫人壓了上去。
  “啊!”華散夫人滿足地叫了一聲,“阿華,我要,你大力一點,快,再大力一點。”現在的華散夫人已經不是在別人面前那個端莊高貴的華散夫人,她就像一個蕩婦,一會呻~吟,一會喊叫,一會拼命地搖晃,直把華散人弄得興奮不已,他更是努力地耕耘動作著。
  陳天明把華秋寒抱進了房間,接著輕輕地把門閂上。
  “天明哥,我,我好難受,我渾身好熱。”被陳天明放在床上的華秋寒急忙把被子扔掉,然后拼命地叫著。
  “小寒,你要想清楚,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能回頭了。”陳天明看著華秋寒那潔白如軟玉的身體,不由困難地吞著口水。他不是圣人,正確來說是一個血氣方剛喜歡美女的男人,現在他看到華秋寒半裸的身體,哪能不激動。
  “天明哥,我要,我不后悔,你親親我吧!”華秋寒邊說邊用力拉下了自己的罩罩,那罩罩一脫落,她那雙飽滿的大白兔就馬上跳進陳天明的眼簾。接著,她又把自己的小褲給脫下來,扔在床頭。
  陳天明可謂是看呆眼了,藥性作的華秋寒可以說現在的表現非常誘惑撩人,她一邊用力地捏著自己潔白的酥峰,一邊小聲地呻~吟著。陳天明看到她那迷人的芳草地已經濕透了,出靡靡的香氣,似乎任人采摘。
  不再猶豫的陳天明馬上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他把最后一件楊桂月的小褲扔在地上,然后跳上床。
  “晤,”華狄寒看到陳天明上了床,她再也忍不受不住了,她馬上向陳天明撲過去,熱烈地吻著陳天明。
  陳天明也馬上回吻,那舌頭毫不費力地伸進華秋寒的小嘴里撩撫,把華秋寒吻嬌喘不止。
  “我,我要你,天明哥,”雖然華秋寒未經人事,但這種事情好象是無師自通,她本能地伸手住下抓住陳天明強悍的地方,輕輕套弄起來,雖然動作生疏,但讓陳天明心里一陣興奮,他也把手抓住華秋寒的酥峰,輕柔地摸起來。
  華秋寒實在忍不住了,她緊緊地摟住陳天明,用自己的芳草地擦著陳天明強悍的地方。那別樣的磨擦,還有濕透的感覺,讓陳天明想拔槍上陣了。
  “我,我要,”已經暈頭的華秋寒根本不管什么了,她抓著陳天明的強悍就要往自己的里面送。但是,沒有陳天明的配合,她哪能成功啊?陳天明強悍的地方只是頂在她隱秘地方的邊沿,老是不能成功地頂進去。
  陳天明把華秋寒輕輕地放下床,溫柔地說道:“小寒,讓我來吧!”
  “快,我受不了了,天明哥,我好難受。”華秋寒基本是哭著說話,里面的難受,根本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她現在已經藥性作得太厲害,不要說是陳天明,只要是男人,她都想撲上去了。
  看著華秋寒已經動情得非常厲害,陳天明也不頓她是處子,先來一個什么溫柔的前奏了,看來還是戰決。想到這里,陳天明把華秋寒的雙腿分開,然后慢慢地挺進去。
  “啊!”華秋寒大聲地叫了一聲,也不知道她是興奮還是痛苦。
  陳天明也知如果自己不幫華秋寒到達天堂,她一定會因為熱火焚身而死亡。于是,進入一會的他,慢慢地動作起來。而華秋寒也高興地呻~吟著,她一會大叫,一會用手捏著陳天明強壯的肌肉。
  華秋寒現在什么也不想了,她想著的是自己身體太難受了,她要把體內的熱火全泄出來。于是,她也拼地動作起來,快地迎合陳天明的動作。
  面對已經瘋狂的華秋寒,陳天明急忙運起自己的香波功,讓真氣在體內運行著。因為有一些厲害的****,是要讓中毒者泄幾次身把體內的毒全排出來才算是真正沒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