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020 你不要騙我了

那特殊的細線果然是好東西,在陳天明的內力催使下,不一會兒的時間,那門閂扣就被細線慢慢地切開了。陳天明弄得很小心怕被里面的華白子發現。
  其實算陳天明計算得好,因為陳天明的虛張聲勢,華白子的注意力全放在前門,他想把華散人抓住,所以他只是顧前門,沒有多大注意后門。
  陳天明把房閂扣切開后,他就又快又輕地推開門。但不管他怎樣小心,門沒有扶手,而且那房閂扣被切開后,那小的一截掉了下來。
  “啪,”那小截房閂扣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聽到這聲響,華白子、華散夫人和華秋寒都驚訝地回過頭。華散夫人和華秋寒又驚又喜,她們沒有想到原來陳天明并沒有離去,而是折回來想辦法救她們。華白子吃驚地看著陳天明,那后門他已經搜查過,是里面閂著的,陳天明就算會開鎖,也是不可能把門打開。
  不過,華白子還算是反應快,就在他驚訝的同時,他馬上向最近他的華散夫人撲過去,意圖抓住華散夫人作為人質。因為華白子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自己的武功雖然高,但還不是陳天明的對手。
  但是,華白子已經遲了,陳天明怕的就是華白子劫持華散夫人或者華秋寒當人質,就在他打開后門時,已經馬上往華白子撲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華白子的手剛伸出來時,陳天明的擊出的內力已經快到他的胸前。
  華白子感覺到陳天明凌厲的攻擊,他知道,如果自己剛接觸到華散夫人時,同時也會被陳天明的內力擊斃。沒有辦法的他只好馬上往后一退,欲想避開陳天明的攻擊。
  可是,陳天明已經計算好的攻擊哪可能讓華白子避得了呢?“啪”,陳天明的右掌印在華白子的肚子上。
  吐了一口血的華白子也不甘示弱,馬上回掌反擊,他的武功端得十分厲害,那回掌的內力也使得呼呼聲響,如果不是華散夫人這房間很大,估計房子也快要被折了。
  看著華白子打過來的內力,陳天明怕傷害到華散夫人和華秋寒,他急忙往右跨了一大步,兩掌再擊出氣刃反擊。
  不過,陳天明的這一遲疑還是遲了一點,狡猾的華白子趁著這機會,馬上拼命地往后門飛去。
  陳天明急忙對著華白乎的后背又是一學急忙逃命的華白子知道自己如果回頭招架陳天明這一招的話,那就是逃不出去了。沒有辦法的華白子只好繼續往外飛去。
  “啪,”華白子被陳天明打了一學在后背。
  華白子的身形晃了一下,步子顯得蹌啷,但他還是拼命地往外逃,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逃出后門。
  陳天明急忙點開華散夫人的啞穴,他正想把華散夫人的穴道全解開時,華散夫人就對著他大叫,“天明,先不要管我們,你快點去追華白子,他已經被你打傷,他逃不了多遠。這是一個好機會,如果再不抓住他,就會有很多人被殺的。”
  聽到華散夫人這樣說,陳天明也不猶豫,他馬上往后門快速地飛了出去。反正華散人這后院一般沒有什么人過來,而且華散夫人和華秋寒雖然被華白子灌了什么毒藥,但看到她們好象還沒有毒發的跡象,自己又有血黃蟻血液的解毒功能,等自己一會回來應該沒有事的。
  當陳天明追出后門時,便看到前面拐角處有一個身影正在狂奔,那高強的輕功,除了華白子還有誰呢?于是,陳天明也馬上施展輕功拼命地追過去。好啊,如果自己再遲一點出來的話,華白子就要逃走了。這時,陳天明更加佩服華散夫人,一個女流之輩,卻能如此識大體,不顧自己和女兒的性命。
  華白子越出華山派,便向后山逃過去。他已經發現陳天明向他追過來,于是,他更是拼命地飛奔。自己已經被陳天明打傷,如果再不逃,自己只有被殺的份了。華白子著急地想著。
  追的距離越拉越近,陳天明距離華白子只有二十米左右的距離。陳天明心里也十分高興,華白子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現在又被自己打傷,他現在的內力肯定沒有以前的高。只要自己追上他,一定能干掉他。
  m的華白子,你這個陰險變態小人,我如果不弄死你,老天也不開眼了。陳天明繼續向前面追去。
  現在陳天明與華白子兩人施展的輕功非常快,那些值守的華山派弟子只看到兩道人影一閃就飛過去了,連想質問的心也沒有,因為就在他們的兩眼一花時,那兩道人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華白子躍進上次他沖進的樹林里,就馬上飛到那個草叢中,他把機關打開,馬上進了山洞,又把門開上了。
  陳天明沖進樹林里時,就發現華白子不見了。咦?華白子哪去了?陳天明奇怪地自言自語。當陳天明馬上搜索一圈樹林后,也沒有發現華白子。
  難道華白子跑到那個山洞里了?陳天明看著那草叢暗暗地想著,華白子不會這么傻?我是知道那個山洞的,但他躲在那里有什么用呢?
  當陳天明想到別處尋找時,他的心又咯噠了一下,華白子是個陰險的人,可能他會以為進危險的地方就越安全,樹林后面就是大山,受傷的他不可能去皮這么高的人。想到這里,陳天明向那草叢走去。
  陳天明用力按扭了一下那石頭,草叢里的洞口便打開了。陳天明從口袋里掏出那強光小電筒,這是華秋寒昨天晚上給他用的,這里晚上一出去就是黑呼呼的,有把電筒方便很多。
  進了山洞,陳天明就飛快地往洞里走去,這個山洞他已經來過兩次,對里面的情況已經熟悉,所以,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已經沿著山洞的路走進里面的大洞。
  由于沒有了夜明珠,洞里非常黑。陳天明只好用手電筒對著洞里照了一下,這手電筒還是比較好用,能把洞里的情景照得清楚。
  陳天明看著山洞不由暗暗著急,這里面根本沒有華白子,而這洞到這里就是盡頭了。上次華白子已經引自己來過這里,可華白子也不在里面啊?難道這洞里還有機關,華白子躲在別的地方?
  陳天明就是想不明白上一次華白子到底有沒有進這個洞,如果華白子不進這洞,自己找不到他,這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華白子進這個洞,自己又找不到他的話,那這洞就一定有機關,華白子躲在洞里某個地方。
  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小心地查看著這個洞,但是讓他失望了,這洞已經給他找過三遍,可一點發現也沒有,他還特別看有沒有華白子掉下的東西。
  實在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往來路回去,他知道,如果自己現在再出去找華白子,是很難找得到。所以,他只有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這山洞里,希望華白子在這洞里某個地方躲著。
  于是,陳天明用手電筒對著來路小心地找著,剛才的大洞沒有什么線索,他想著只有在山洞的路上了,希望在某處找到一個機關,一打開機關,華白子就在里面躲著治傷,然后再給自己進去一拳把他打死。
  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他急忙停下身子,半蹲著看洞壁。因為那里有一點血跡,這血跡從干度來看,應該是不久才噴上去的。這的血跡如果不是小心看,是不會發現,幸好陳天明剛好看到。因為他一直是看著地上,想看看有沒有掉什么東西,可就在他剛抬頭看上去的時候,就發現這血跡。
  剛才我把華白子給打傷了,這血應該是他吐出來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又仔細地找著這附近的洞壁,他估計可能華白子在這附近停下來想打開某個機關,但因為受傷而咳嗽一下,把血吐在洞壁上不一會兒,陳天明就看到前面兩米遠的洞壁上,有一處凸點,這凸點比較高,要舉起手才夠得著,如果不小心看,還以為是山洞本來就是如此。
  于是,陳天明小心翼翼地走到那里,輕輕地摸了一下那凸點,那凸點有點滑,不像石頭那樣扎手,可能是因為有人經常摸它的緣故。陳天明暗運內力在身上,然后用力按了一下那個凸點。
  “咔”的一聲,那處洞壁發出輕響,然后露出一個大洞口。
  陳天明毫不猶豫地沖進去,里面透著燈光,應該有人。想著華白子可能就在里面,陳天明心里一陣熱血沸騰。
  大約走到十幾米,陳天明就又看到了一個大洞,而大洞正中正坐著華白子。
  華白子看到陳天明的出現,心里不由一陣驚訝,他慢慢地站起來,說道:“唉,想不到你這么聰明這樣的地方你都可以找得到。”
  陳天明看著穿著華山派衣服的華白子冷冷地說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華白子,你作惡多端,遲早是有報應的,今天,就是你報應的時候。”這個華白子約四十多歲,長得英俊斯文,有點文士的風度。不過,他的臉上有點邪氣,好像心術不正。
  “來,我就算要死,也要跟你拼了。”話音未落,華白子就向陳天明飛去,只見他雙掌使得如風車一般,讓人看得眼花鐐亂。而那強勁的掌刃,就如兩把要砍死人的寶刀。
  陳天明想也不想,馬上運掌向華白子打去,如果論單打獨斗,他現在還怕誰啊?
  但是,陳天明沒有察覺到華白子的嘴角上露出一絲陰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