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1019 你不能害她

不久后還有下一章。
  陳天明邊說邊往外走,當他走出大院后,他馬上又躡手躡腳輕輕地走了回來,他走到華秋寒的房間門前,快速地掏出自己口袋中的小鐵絲,然后對著門鎖開了起來。
  只是一會兒的時間,陳天明就把華秋寒的房門鎖給打開,接著他把門打開偷偷地進去,又把門輕輕地關上。然后他走到與華散人夫婦相鄰的墻壁旁,運起內力小心翼翼偷聽隔壁華散人房間的動靜。
  剛才華散夫人的話太讓人奇怪了,明明華秋寒說要去找她,但華散夫人卻說今天晚上沒有見到華秋寒,這怎么可能呢?半個小時前華秋寒明明說是找她娘親的,如果華散夫人不在房間,在別的地方沒有見到華秋寒,那還有得說。
  但是,她在房間里,華秋寒怎么可能不來這里找她呢?而且剛才華散夫人說話的時候,在最后那一段聲音好象有點變,雖然說她不舒服,但開始怎么聲音沒有變呢?這里面一定有問題。于是,陳天明馬上開了華秋寒的房間,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華白子,你有什么仇恨就沖著我來,你不要傷害我的女兒。”里面的華散夫人恨聲說道。
  “呵呵,師妹,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肯定是會放了你的。”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笑得好象蠻蕩淫。“這是你女兒的命不好,我本來只想過來對付你的,可沒有想到她撞過來。師妹,你這女兒長得很漂亮,就跟你當年那樣漂亮。”
  陳天明聽了心里非常著急,那師妹肯定是華散夫人,而這個男人一定是華白子了。肯定是華白子趁華散人去跟各大門派商量后天武林大會不在的時候溜了進來,這個華白子的膽量也夠大的,仗著自己對華山派里面的情況熟悉,居然跑到掌門人的房間來了。
  “華白子,我老公華散人很快就會回來了,你還是快點走,要不然他是不會放過你的。”華散夫人故作鎮靜說道。她也知道華散人起碼要兩個小時后才能回來,她只能是嚇嚇華白子。自己的性命不要緊,但她想著寒兒心里就揪心地疼。
  唉,寒兒,你怎么偏偏這個時候過來找我呢?如果剛才不是華白子用寒兒要狹她,華散夫人肯定是大聲叫陳天明沖進來抓華白子了。想著自己的寶貝女兒,華散夫人只有忍氣吞聲,暗想用什么辦法救出寒兒。
  “師妹,你就不要說謊了,我已經查得一請二楚,華散人那個混蛋今晚是跟各大門派的掌門商量后天的武林大會,他不會這么早回來的。就是因為這樣,我怕你孤夜難眠,特意過來陪你。嘿嘿!”華白子陰笑著。
  原來華白子得知這個消息后,便想著今天晚上對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牽腸掛肚的師妹華散夫人動手。于是,他干掉一個華山弟子,換上他的衣服,就偷偷地混了進來。他仗著自己對華山派的熟悉,不一會兒就摸到華散夫人的房間。
  他敲響華散夫人的房門,華散夫人一開門,他就把華散夫人制住。當他正想把華散夫人摟上床溫存時,華秋寒剛好過來,于是,華白子也把華秋寒抓進去。
  因為華散人不在家,有時有華山弟子有事情過來請示,打擾了不少時間,可把華白子氣得呱呱叫。如果不是有人打擾,他一早就已經跟華散夫人在床上**一番,現在可能已經到華散夫人的女兒華秋寒了。
  看著這兩個漂亮的母女倆,華白子高興得心花怒放,于是,他干脆把華散夫人的啞穴也點了,不讓她出聲,誰來找也不理。他要好好地享受這對漂亮母女花,可沒有想到,陳天明又來了。
  而且還有一個華山弟子在外面說華散夫人剛才還在房間里,所以華白子只好點開華散夫人的穴道,再用華秋寒來要挾她。
  陳天明聽到華白子笑得這么自信,不由暗道,不會,華白子怎么知道華散人要去跟各大門派掌門開后天武林大會的事情呢?難道里面有鬼?懷疑歸懷疑,但現在陳天明哪有時間去想了,他要想辦法去救華秋寒母女。
  怎么救他們呢?陳天明托著下巴在想著,華白子現在劫持著華散夫人與華秋寒,如果硬來,只能是雞飛蛋打,看來只能是智取了。
  突然,陳天明站起來,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他走到華散夫人的門前,敲了一下房門,接著故意改變自己的聲音說道:“華散夫人,掌門讓我回來告訴你一聲,他一會過來找你,有點事跟你商量,他還要趕著回去找白眉道長他們,所以希望你不要去哪里,在這里等他。”說完,陳天明猛地往外面飛去。當時華散人想這院子清凈,如果沒有什么事,一般是沒有弟子過來打擾他們。
  陳天明的這改變聲音是跟婷姐學的,雖然學得不是很好,但也可以瞞著別人。里面不要說是華白子,就是華秋寒也聽不出來這是陳天明的聲音。
  出了院子,陳天明便往華散人房間的后面飛去。越過屋頂,他輕輕地落到華散人房間后面的陽臺。
  華散人房間后面有一扁門,那是后門,只要打開就可以走到陽臺。現在陳天明只有吸引華白子的注意力,從后面沖進去才是最好的辦法。
  當陳天明潛到門邊運起內力聽里面的動靜時,他便聽到里面華白子惱火的聲音。“媽的,這個華散人怎么這個時候回來?我靠***。”華白子生氣的原因就是他從老a那里得知今晚華散人會到白眉道長他們那邊開武林大會的準備會議,而且老a還故意說他們開會開得很晚,華白子可以干一些漂亮的事情。
  老a的意思是想讓華白子多殺一些人,激起大家的恐慌,以致讓大家對陳天明與華山派更加敵視,到時他們更可以混水摸魚。可令老a沒哨想到的是,華白子居然去干這件讓他大跌眼鏡的事情,想把華散夫人先奸后殺,讓華山派混亂。
  “華白子,你快點走,我老公就快回來了,”華散夫人聽到門外華山弟子的話,心里暗暗高興。她以為華散人就要回來,這下華白子就不能得逞了。華散夫人最擔心的就是華白子對華秋寒不利,特別是剛才她看到華白子看女兒的眼神,充滿著**,這讓她非常擔心。
  “你媽的,你再吵,信不信我把你殺了。”說完,華白子在華散夫人和華秋寒的嘴里塞進一些東西。
  “華白子,你給我們吃什么東西?”華散夫人害怕地說道。
  華白子淫笑著:“當然是毒藥了,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們母女倆嗎?媽的,想不到你女兒這么漂殼,呵呵,我今天晚上要定你們這對母女花了。華散人回來又怎樣?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一會把他制住,讓他看著我上你們倆母女,那才叫爽啊!呵呵,華散人一定恨不得馬上自殺,可我偏偏不讓他死,等我上完你們倆,再讓華散人上他女兒,然后我再用手機拍下來,這亂~倫的圖片一定會在武林中轟動了。”
  華白子越想越高興,他真佩服自己,想不到自己還是一個天才在這么危急關頭還能想出一個這么爽的方法。
  “華白子,你這個變態狂,你不是人。”華散夫人聽了華白子的話,氣得快要暈了。她恨不得現在就死,但她已經被華白子制住,能說話已經不錯。
  旁邊的華秋寒臉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但她已經被華白子制住連話也不能說。她和娘親的外衣都被華白子脫掉,看著華白子那蕩淫的眼神,她現在想死的念頭都有了。
  “呵呵,師妹,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如果你當時嫁給我,讓我當了華山派的掌門,我還用這樣嗎?”華白子想起以前的事情,臉色都變了。
  “你以前所做的一切,不配當華山弟子,我也不會喜歡你。”華散夫人罵道。
  “人不風流枉少年,我不就是玩幾個女人嘛,那算得了什么?這說明我長得比華散人英俊瀟灑,他那丑樣子想追女孩子也追不到呢!”華白子陰陰地笑著。
  華散夫人還想引華白子繼續說話,好讓快要回來的華散人知道華白子在這里面,但狡猾的華白子哪會讓她如意呢?就在她剛要說話時,華白子點了她的啞穴。
  點完華散夫人的啞穴后,華白子就馬上走到門邊,悄悄地在那里侍著,只要華散人剛敲門說話,他就馬上拉開門,攻華散人一個出其不意,制住華散人。
  嘿嘿,接著就先讓華散人看自己大戰母女花,自己弄完后,再讓華散人弄自己的女兒,自己再拍一些精彩鏡頭。然后再把華散人一家全殺了,這下,自己終于如愿以償了。想到這里,華白子更是高興,他緊緊地盯著房門,把注意力全放在那里。
  在華白子與華散夫人說話的時候,陳天明已經蹲在門邊,從口袋里掏出上次在大伯那里詐回來的細線。
  這細線不是一般的鐵錢,它是由特殊材料做成,只要用內力在細線上,它就會變得鋒利無比,利得可以削鐵如泥。陳天明想偷偷地把后門那門閂給削斷,然后馬上沖進去對付華白子。
  華白子不但武功高,而且為人也奸詐,估計華散夫人與華秋寒就在他的旁邊不遠。如果自己一腳把后門踢開,那一定驚動華白子。如果華白子拿華散夫人或者華秋寒當人質的話,那自己就拿他沒有辦法了。于是,陳天明想用這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