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15 沒有人知道

眾武林人士聽到白眉道長的分析,個個捏緊拳頭,青筋暴露,怒視著陳天明。好象只等白眉道長的一聲令下,大家沖上前把陳天明活活割裂。
  陳天明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我再次跟大家說一次,我沒有什么獨孤飛劍和劍譜,這是有人造謠想害我,而剛才那個服毒自殺的人就是其中造謠之人,他是畏罪自殺。”
  “哼,你不要自以為是,我們不會放過你。”恒山派掌門在白眉道長的眼色指使下,馬上向陳天明擊出一掌。
  陳天明輕輕一晃,避過恒山派掌門的攻擊。
  眾人見有人開始動手,他們也不甘示弱地向陳天明撲過去,用拳的用拳,用掌的用掌,出腳的出腳,還有一些居然用上了刀劍,整個場面一下子沸騰起來。
  馮一行幾個看到陳天明有危險,他們馬上向陳天明沖過去,想支援陳天明。
  陳天明大叫一聲,“我最后警告你們一次,誰再對我動手,后果自負。”說完,他兩手在胸前交錯,接著內力一發,一團無色無味的強大氣流從他體內發出,然后隨著陳天明身體的旋轉,那氣流也慢慢地轉了起來,而且越轉越快,越轉越大。
  “啊!”走在前面向陳天明攻擊的人首先被陳天明發出的護體真氣給擊得飛了出去。不過陳天明怕鬧出人命來,還是手下留情,那些人只是被擊飛出去,并沒有受傷。
  白眉道長見眾人已經開始鬧起來了,他馬上大喝一聲,“大家讓開,讓我們來對付他。”這個時候,正是在武林人士面前露臉博好感的時候,白眉道長哪里會放過呢?他向旁邊的幾個掌門使了使眼色,幾個人一起對付陳天明,他就不信不能拿下陳天明。
  只要制住陳天明,一是可以幫自己,二是在眾人面前樹立形象,不久召開的武林大會,那武林龍頭就是自己的了。想到自己可以當上武林龍頭,白眉道長心里就是一陣高興。為了當上武林龍頭,他付出的已經夠多的了。
  在白眉道長的一聲令下,恒山派掌門、岳山派掌門、玉中子和崆恫仙人馬上與白眉道長一起把陳天明給圍了起來。
  眾武林人士見五大門派的掌門一起對付陳天明,他們份份讓開,不再圍攻陳天明。如果五大高手都不能制住陳天明的話,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陳天明看到馮一行他們想沖進白眉道長他們的包圍圈,便擺擺手說道:“一行,你們在外面看著剛才那個自殺的人,不讓別人靠近,這里我自己應付。”陳天明也想給大家來一個下馬威,那些武林人士明知道夜明珠在華散人的手里,但不敢上硬搶,歸終到底就是他們以為華散人厲害,自己容易欺負。
  m的,老虎不發威,他們當是病貓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想著。看來,這個武林中還是用拳頭說括比較實際一點。
  “陳先生,我們再給你最后一個機會,把飛劍和劍譜拿出來,”白眉道長陰森森地說道。他是知道的,陳天明根本沒有飛劍和劍譜。
  “我說過了,我沒有。昨天晚上我被那個變態兇手華白子給騙了,進了一個山洞什么也沒有,而且差點讓他傷害到我的朋友。”陳天明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幾個掌門人一直在盯著他,而且個個手上都運起了內力,陳天明怕他們乘機偷襲。他知道,有些人表面道貌岸然,其實內心男盜女娼。
  “我們一起上,不要跟他仁慈了,”恒山派掌門見白眉道長不好意思先下手,他便充當先下手之人。他向前一躍,兩掌打起兩道風刃,向陳天明迎面擊去。
  其它人見恒山派掌門動手,他們也馬上配合,個個施展出全身的內力攻擊陳天明。在上次的虎堂總教練比武中,他們見識過陳天明的厲害,所以一開始就下辣手。如果陳天明的手下過來幫忙的話,那他們就很難收陳天明了。
  剛才他們也看到馮一行幾人的武功,雖然沒有他們高,但也非常厲害。所以,他們要先下手為強。
  看著這幾個掌門的攻擊陳天明冷笑了一下,看來,今天的這場戲人家已經排練了很久,所以才有現在這么配合的攻擊。
  現在的情況危急,就算自己能把其中一、兩個掌門擊傷,破了他們對自己的圍攻,白眉道長他們一樣會煽動其它武林人士和他們門派弟子一起攻擊自己。到時這里將會是一場可怕的打斗。
  雖然華山派的弟子不少,但與上華山這一千左右的各派武林人士相比,肯定是打不過他們。而且還有隱藏在華山里的一些幕后黑手,華山弟子與自己可能今天要全喪命在此了。
  不行,不能讓別人把我們當槍使。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看著一直對自己陰笑的白眉道長,陳天明眼睛一亮,這場暴動的臺上人物可能就是白眉道長,不如自己先制住他,再從其它方面穩住眾人。
  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一邊運掌回擊白眉道長五人的攻擊,一邊伺機偷襲白眉道長。不過,這五個掌門的武功非常厲害,他們與陳天明打得如火如茶,一時間難以分出高下。
  眾人都全看呆眼了,特別是那些武林人士,他們以為陳天明只是一般的人物,哪想到他這么厲害,一個人應戰五派掌門,而且還沒有處于下風。這讓他們開始在想陳天明到底是何方人士,武功居然這么厲害。
  為了不讓別人認出自己是玄門掌門,陳天明在來之前已經稍稍地喬裝和改變自己的發型,除了白眉道長他們之外,其它人也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就是上次三門比武中與魔王比試的年輕人。而且當時觀看的武林人士都站得很遠,只有三門和白眉道長他們靠近而已。
  “爹,你看看,天明哥的武功真的是好厲害啊,那五個掌門都打不過他。”華秋寒興奮地拉著華散人的衣服叫道。好像陳天明有本事,就是她華秋寒的榮耀似的。
  華散人點點頭,摸著下巴說道:“是啊,想不到天明的武功這么厲害,我還是小看他了。”想著昨天晚上自己想制住陳天明,散人就覺得陳天明沒有對自己怎樣,那真的是太幸運了。
  場內的打斗越來越厲害,陳天明使出的真氣如鐵捅一般嚴實,白眉道長他們的內力打不進去,發出一陣陣的響聲。頓時,地上飛起一股股泥沙,讓人看不出里面打斗的情景。
  “破!”突然,陳天明大喝一聲,他的身子如鬼魅般在五個掌門的攻擊中來回飄蕩,然后他瞄淮機會,身體如閃電一般快,向白眉道長那邊射去。
  “啪”陳天明與白眉道長交了一掌。由于還要應付另外四個掌門的攻擊,陳天明只是用三成內力對付白眉道長。不過雖然這樣,也把白眉道長打得后退一步。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緊跟著飛到白眉道長的身邊。他五指一抓,抓住白眉道長的肩膀。
  白眉道長只覺自己的肩膀被陳天明的手指抓住,就好象被鐵鉗夾住一樣生生作疼,讓他想動也動不了。“你想要干什么?”白眉道長驚惶失措地說道。如果陳天明現在把自己殺了,再好的計劃也是沒有用,一個死人還有什么權利享受勝利后的果實呢?所以,白眉道長有種世界未日的恐懼。
  陳天明在白眉道長的身上點了幾處穴道,接著笑道:“白眉道長,你們誤會我了,你先叫他們住手,如果他們還想攻擊我,但又不小心把你殺了,那就不好了。”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白眉道長馬上大聲地對恒山派掌門他們叫道:“你們先停手,聽一下他想說什么。”
  “對了,白眉道長是一個講道理的人,我看了就感到非常高興。”陳天明說道。“一行,把那個死者抬過來。”
  媽的,如果我不是被你制住,我才不會跟你講道理。白眉道長在心里罵著陳天明。不過他想著陳天明的武功這么厲害,心里又是害怕。五個人一起圍攻陳天明,還是讓陳天明把自己制住。
  不一會兒,馮一行他們把那個自殺的煽動人抬了上來,剛才陳天明看到那人就這樣死了,他就想起那天晚上自殺的蒙面黑衣人,他估計這人也有可能是咬碎里面的毒牙自殺身亡。
  “白眉道長,你看看,這個人是怎么死的?”陳天明捏開那人的嘴,對白眉道長說道。
  白眉道長看了一會,巳已經看出這人是咬碎嘴里的毒牙自殺身亡,“這,這個……”
  陳天明說道:“看來白眉道長是不肯說了,剛才我巳已經看出來,這個人是自己咬碎嘴里的毒牙毒發身亡,根本不是我殺他的。華散人掌門,請你過來,你看看這個人是怎么死的?”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其它武林人士在旁邊議論紛紛,如果這個人是自己咬碎毒牙自殺的話,那事情就有點蹊蹺了。那人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自殺呢?
  華散人走了過來,他小心地看了一下那人的嘴,然后再查看那人的身體。接著華散人站起來說道:“這個人是咬碎自己嘴里的毒牙自殺身亡,他現在嘴里還有那碎的毒牙,稍有一點經驗的人都可以看出。如果誰不相信,可以上來看看。我希望大家不要受奸人所騙,冤枉好人。”
  這時,人群中走出一個男人,他正是岑作安。岑作安大聲說道:“陳先生,我也來看看,如果是真的,我為你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