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014 公平決斗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的房門被人敲響了。“是誰啊,這么急,是不是火星人到地球了?”陳天明沒好氣說道。
  “老師,你快起來,外面出大事了,那些武林人士全涌到華山派來,華掌門他們快頂不住了。”外面的尤成實著急地說道。
  “什么?”陳天明急忙從床上跳下來,他差點忘了昨天晚上華白子給他們設下的套,今天一早武林人士就過來鬧,看來自己猜得沒有錯,華白子今天一早已經為他們宣傳去了。想著這件事可大可小,陳天明就擔心了,他忙把衣服穿好然后走出房間。
  陳天明剛走出房間,旁邊楊桂月的房門也開了,她看到陳天明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的小臉就不由一紅。因為昨天晚上她回到自己的房間后,發現自己右邊酥峰上的衣服有水跡,那一定是陳天明的口水。想著陳天明用嘴咬著自己的右邊酥峰,楊桂月真是又羞又氣。不過,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她也聽到尤成實在外面說已經有人來華山派鬧,于是她趕緊跑出來。
  “成實,外面鬧得怎樣?”楊桂月問尤成實。
  尤成實搖搖頭說道:“具體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多人吵得很厲害,華掌門叫我回來找老師,我就急忙跑回來了,一行他們還在外面呢!”
  “走,我們去壽看看。.”陳天明二話不說,馬上帶著尤成實與楊桂月向前門跑去。
  一到前門,陳天明就看到前面全站滿了人,那些人吵吵鬧鬧,有些說要著獨孤飛劍和獨孤劍譜,有些說要看看夜明珠,有些說要緝拿變態兇手,有些更離譜,直接說自己昨晚在華山掉了夜明珠,聽說被華山撿去,現在要求歸還。
  “那個就是姓陳的小子,聽說他拿到了獨孤飛劍和孤獨劍,”人群里有人大叫起來。陳天明想看一下是誰,但外面的人太多,自己根本找不出來。
  “獨孤飛劍和劍譜怎么能讓這樣的人拿了呢?獨孤飛劍和劍譜是非常厲害的東西,如果讓壞人得到,社會就不可能安穩了。我們為了世界的蒼生,大家快點沖上去,把他制住,”又有人大叫起來。這個人是一個人物,明明是要上前搶,卻能說出世界蒼生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聽到下面的人想要對陳天明不利,馮一行六人馬上往陳天明的身邊一飛,六道人影馬上聚集在陳天明的旁邊。“老師,我們現在怎樣?”馮一行小聲地問著陳天明。
  “能勸就勸,勸不了只能是要用強了,”陳天明看著下面激動的人群,小聲地說道。陳天明估計今天是文明不了了,一定會有一場龍爭虎斗,不過最好不要鬧出人命,要不然真的是無法收。
  “大家沖啊!為了世界的蒼生,”旁邊的武林人士也不傻,他們馬上打著口號向陳天明沖過來。他們一聽到陳天明拿到了獨孤求敗的獨孤飛劍和獨孤九劍劍譜,個個眼紅得要命,恨不得馬上搶過來。
  誰都知道,傳說中的獨孤求劍是華山派的前輩高人,特別是他的獨孤九劍,打遍武林無敵手,被后人譽為無敵劍法。如果誰拿到獨孤飛劍和劍譜,以后一定可以在武林中橫著走,所以,誰都想趁亂拿走飛劍和劍譜。
  馮一行六人見到眾武林人士向這邊涌過來,他們馬上三人一組,施展陳天明教他們的三人合擊之術,馬上擊起強大的真氣,欲擋住眾人涌過來的腳步。
  “媽的,姓陳的小子竟然敢叫保鏢動手,兄弟們,我們跟他們拼了。”有人在后面叫起來。陳天明不用看了,這人一定是背后的黑手,就算他不是華白子,也是華白子的同伙。想到那晚的幾個蒙面黑衣人,陳天明心里更是擔心。
  雖然馮一行他們用的合擊之術,在身邊蕩起強大的真氣墻擋住前進的人們,但人太多了,他們慢慢地擋不住人流。
  “老師,我們快頂不住了。”馮一行在前面大叫著。
  看到這樣的情景,陳天明也馬上對旁邊的華散人叫道:“師傅,這些人瘋了,我們一起頂住他們,先讓他們冷靜下來再說。”陳天明邊說邊尋找剛才那個說話的人,如果找到他,可能事情還有轉變的余地,否則,這里很快就會成為戰場。
  華散人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些上華山的武林人士本來就是想貪圖華山派的寶貝,現在他們有借口,肯定是想沖上來。看來只有想辦法讓他們冷靜下來,而現在是先穩定他們,不讓他們沖進華山派,要不然他們沖進來,找飛劍劍譜的找飛劍劍譜,找夜明珠的找夜明珠,華山派就要垮了。
  現在華散人終于相信陳天明的話,今天一早,那些武林人士就好象知道他們昨天晚上的事情似的,個個爭著要飛劍、劍譜和夜明珠,當然了,也有人說找變態兇手,不過華散人知道那是幌子,他們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因此,華散人非常信服陳天明,現在陳天明叫他這樣做,他馬上叫上華山弟子與馮一行他們擋住要沖上來的人群。
  那些武林人士見華山派的弟子也動手,他們更是氣憤,他們一起合掌用內力打向馮一行他們的真氣墻,欲圖沖進華山派。
  “誰帶有暗器的,就馬上招呼他們華山派,他們以人多欺負我們人少,我們跟他拼了。”那個隱藏在人群里的人又鬼叫了起來。那人很狡猾,一說完話,就馬上鉆進人群里,不讓別人找到他。
  可陳天明一直盯著人群,那人一露頭開始煽動的時候,陳天明就認準了那個人。就在那人說話的時候,陳天明就馬上從人群的頭頂上飛過,這個煽動的人不找出來,這些人還會聽他的煽動。在利益面前,眾人是不講什么道理了。
  那人也發現陳天明向他飛奔過來,他馬上混進人群里不說話了。
  “抓住他,”有人看到陳天明向他們飛過來,他們急忙揮掌向陳天明擊去,想把陳天明打下來。
  陳天明冷冷一笑,接著大叫一聲:“我沒有飛劍和劍譜,你們不要聽別人的騙。”他運起內力反擊一掌,把擊過來的內力打退,然后繼續向那個煽動的人飛去。
  那人見陳天明一直盯著他,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他驚慌失措地往人多的地方跑,可他哪跑得過在空中飛的陳天明。
  眾武林人士也被陳天明的武功給驚呆住了,雖然眾人一直攻擊著空中的陳天明,但陳天明面不改色地揮掌反擋住眾人的攻擊,而且他好象一點也不用落換氣,一直在空中飛著。這份非凡的武功,讓他們不由矚目。
  “嘩,這個姓陳的小子這么厲害啊,有了飛劍和劍譜就是不一樣,飛得這么漂亮,”一個武林人士大聲地叫道,他一邊流著口水一邊羨慕地看著。
  “我靠,你長長腦子好不好?有飛劍人就會飛嗎?那你為什么不帶把電筒過來,看你的身體能不能發電?”另一個武林人士罵道。
  那人見自己沒有辦法逃了,他馬上轉身對著陳天明就是兩掌,那擊出的真氣帶著風聲,可見他的武功不弱。
  “哼,就你的那點本事就想來害我?”陳天明冷笑一聲,身形如輕煙一般閃過那人的兩掌攻擊,然后從上面直接往那人沖下去。同時,陳天明兩掌交錯一旋,兩道陽剛和陰柔真氣把那個罩住。
  “陳先生,你要干什么?你不能殺人,”那邊的白眉道看到陳天明往那人沖去,急忙假惺惺地叫道。
  陳天明不理白眉道長,在他的眼里,白眉道長不是一個好人。陳天明直接握住那人的手腕,然后在那人的身上拍了幾下,制住他的武功。這人的武功不錯,陳天明不想節外生枝。
  “你,你為什么抓我?”那人看著陳天明叫道。
  白眉道長見那人被陳天明制住,他向旁邊的幾個掌門使了一個眼色,接著他們一起往陳天明那邊飛去。而其它武林人士見華山派的人不少,靠他們的實力要強攻一時也不下,他們干脆向陳天明那邊沖過去。
  陳天明冷冷地看著那人說道:“你這話問得有點好笑,我為什么要抓你,你自己心里有數,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煽動眾人對我們不利?”
  “大家快點救我啊,這個姓陳的小子見我揭穿他有飛劍和劍譜的事,他要殺我滅口,”那人叫完后,接著對陳天明詭異地笑了笑,然后閉上了眼睛。
  “你說什么啊?”陳天明恬火地說道。就在這時,陳天明感覺本來站著的那人身子一軟,向自己這邊倒了過來。他死了?這是陳天明的第一反應,因為剛才那人向他笑得太詭異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這人就像死人似的向自己這邊倒過來。
  “陳先生,你為什么要殺了他?”已經飛在陳天明面前的白眉道長皺著眉頭質問陳天明。
  陳天明把那個人放在地上,接著他聳聳肩膀說道:“我沒有殺他,他是自己自殺的。這個人有問題,剛才我發現他一直在后面煽動著大家攻擊我們,當我抓住他的時候,他見事情敗露,便自殺了。”
  白眉道長不相信地說道:“你這話說得好象不能讓人信服,我們這些上華山的人本來是想參加武林大會的,有誰會想不開自殺呢?我看你正如剛才被你殺的那個人所說一樣,他揭穿你身上有獨弧飛劍和獨孤劍譜,你惱羞成怒后便殺他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