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013 菲菲變了

陳天明一聽到敲門聲就惱火了,他一邊拉開房門,一邊生氣地說道:“怎么了?是不是想讓我打一頓消消氣啊?”
  “天,天明哥,如果你生氣的話,你就打我一頓消消氣!”門口站著怯怯生生的華秋寒,看到她那可憐巴巴的樣子,是男人看了也會心疼。
  “咦?小寒,是你啊,我還以為是那個萬惡的楊桂月呢?你進來,不要在外面站著。”陳天明邊說邊把華秋寒給拉了進來。現在已經是三更半夜了,如果讓人看到華秋寒現在來找自己,明天一定又會有什么閑言亂語。
  “天明哥,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氣?”華秋寒怯怯地看著陳天明,不好意思說道。現在的華秋寒穿了一件短袖白色睡衣,那薄薄的布料讓陳天明能看到她里面的罩罩,從衣領里看下去,看到她一小截的酥峰,還有那深深的乳溝。
  看到這里,陳天明困難吞了一下口水,特別是下面還縛著性感的女式小褲,這讓他更加興奮。
  華秋寒見陳天明還沒有回答自己的話,她自言自語地說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我爹對你干出那樣的事情。剛才我偷聽到娘罵爹,我爹已經知錯了。天明哥,你就不要再生氣了,好嗎?”
  陳天明暗笑,原來華秋寒找自己是因為這事情,“小寒,你不要這樣,我不生你爹的氣,這么晚了,你快回去睡覺!”陳天明感覺到華秋寒在自己的房間是一個錯誤,特別是她還穿著單薄的睡衣,下面的小短褲露出小半截潔白的大腿,讓他也想摸上一把。
  m的,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親近女人了,不行,我要忍,一定要忍。陳天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還好,沒有流鼻血。
  聽到陳天明說不生氣,華秋寒可高興了,她抬起頭說道:“天明哥,你不生氣,我也不生你的氣了。”突然,她看到陳天明直盯著自己的胸前看,她小臉蛋馬上一紅,急忙抓著自己的衣領,羞怯地跺了一下腳,“你,你怎么這樣?”
  “我,我……”陳天明訕訕地轉過頭急忙說道:“小寒,你說生我什么氣啊?”
  華秋寒嘟起小嘴有點生氣地說道:“哼,你還好意思說,你明明是會武功,卻騙人家說你不會,還要人家教你,你是不是想看我的笑話啊?”
  陳天明笑道:“哪會啊,我看誰的笑話也不看小寒美女的啊?”
  “天明哥,我真的漂亮嗎?”華秋寒好象有點欣喜若狂。
  “那當然,如果我們的小寒不漂亮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美女了!”反正吹牛不用本,陳天明也不怕吹。
  “那,那是我漂亮,還是小月姐漂亮啊?”華秋寒低著頭問道。好象既想知道,又怕知道似的。
  陳天明想都沒想便說道:“當然是小寒你漂亮了,楊桂月長得不如你,而且她還很兇,娶她的男人會很慘的。”
  “天明哥,你說謊。”華秋寒邊說邊高興地撲在陳天明的懷里笑道。她那豐滿的酥峰壓在陳天明的身上,讓陳天明的下面馬上立正了。
  華秋寒覺得好象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于是,她用手往下拔了一下,咦,硬硬的,好象還拔不掉?想到這里,她低下頭看了一眼。
  本來自己那里就興奮了,現在被華秋寒還這么一拔,那里更加興奮得不得了,好象要脫褲而出似的。陳天明苦著臉不知如何是好,他又不能馬上把華秋寒按倒在床上,然后脫她的衣服,分開她雙腿,然后在床上xxoo她。看她的樣子,好像是個處子啊!想到這里,陳天明的那里更是頂著華秋寒了。
  “啊!”華秋寒的臉紅得像塊紅布似的,她終于知道剛才那頂著自己的東西是什么了,原來是天明哥強悍的東西。想到這里,她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讓她鉆進去。
  “啪,”門外響起一聲好象是砸門的聲音。“陳天明,你給我開門。”那是楊桂月的聲音。
  “我靠,你干嘛啊?”陳天明急忙用手把自己的那里扶了一下沒那么丟人現眼之后,他便把房門開了。
  楊桂月走進房間掃了一眼,然后對陳天明罵道:“你剛才對小寒做了什么?”
  “沒,沒做什么?”陳天明心虛說道。不是自己對小寒對了什么,而是小寒對自己做了什么。不過這種事情還是不能說的,免得天下大亂。“我們在里面聊天啊!”
  “沒有?沒有你關著門干什么?我看你流氓樣,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楊桂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跑過來了,當她發現小寒來找陳天明,她就偷偷躲在門外偷聽。當聽到陳天明說自己不漂亮還很兇時,她簡直火冒三丈,恨不得馬上沖進去把陳天明的jj割了數年輪。
  “現在三更半夜的,我們說話怕吵到別人,所以就把門開了,小姐,我們是說話,又不是開演唱會,你不要這么大驚小怪好不好?”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月一眼。自己正跟華秋寒暖昧的時候,就算是不能xxoo,起碼可以占點便宜嘛?她楊桂月跑過來干什么啊?吃飽沒事干嗎?
  華秋寒見陳天明與楊桂月要吵起來,她急忙說道:“小月姐,你不要誤會,我與天明哥沒有什么的,我只是代我爹向他道歉,我,我回去了。”華狄寒想到剛才自己碰到陳天明的男性的強悍,小臉羞得紅撲撲的。
  楊桂月見華狄寒走了,她馬上兇著臉小聲地罵道:“陳天明,你這個臭流氓,你剛才為什么那拌說我?”
  “我哪臭了,你聞到了嗎?”陳天明說道。
  “你不要跑題,陳天明,你剛才是什么意思?你居然敢說小寒比我漂亮,還說我兇?”楊桂月越說越生氣,她大喝一聲,“陳天明,今天老娘我跟你拼。”
  聽到楊桂月又說這樣的話,陳天明不以為然了,“楊桂月,做人不能這樣啊,你剛才是不是在外面偷聽我和小寒的談話?”
  “誰,誰聽你們說話了?”楊桂月心虛說道。“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就是那樣的人,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陳天明打擊著楊桂月。
  “陳天明,我跟你拼了。”怒火中燒的楊桂月對著陳天明的下面就是狠狠一腳。
  陳天明見楊桂月對著自己的寶貝就是狠踢過來,他急忙往上一躍,兩腳一張。在楊桂月的腳踢過來的時候,他馬上一夾腳,緊緊地夾住楊桂月的右腳,然后再輕輕落下地面。
  “陳天明,你放開我的腳。”楊桂月的右腳被夾,她想把自己的腳拔出來,但發現陳天明夾得太緊,自己根本拔不出來。
  “楊桂月,我現在轉于知道什么是最毒婦人心了,你就說就說嘛,干嘛動腳啊?m的,你還踢我的那里,你是不是想我斷子絕孫啊?”陳天明看了看楊桂月的腳,幸好自己反應快,就差一點就踢到自己的那里。
  “哼,誰叫你欺負我,我不踢死你才怪。”楊桂月邊說邊拉著自己的腳。“你放開我的腳。”
  陳天明說道:“我就不放。”楊桂月想收回自己的腳,陳天明當然是不會讓她得逞。就這樣,楊桂月拉腳,陳天明夾緊,他們一個拉一個夾,來回地動來動去,就好來以前人們鋸樹似的。
  慢慢地,陳天明感覺有點不對了,因為楊桂月的腳越拉越上,已經碰到自己的寶貝,現在楊桂月的腳每動一下,就擦一下陳天明的那里,讓它那里熱血沸騰,昂首挺胸,興奮得快要爆炸了。
  “楊,楊桂月,你、你可以停下來嗎?”陳天明痛苦說道。m的,楊桂月再這樣搞下去,自己的槍就要被她擦走火了。現在自己的寶貝硬她頂著楊桂月的腳,好象要把她的腳就地解決。
  而且楊桂月現在微傾著身子,自己這個方位正好可以透過她的衣領看到她的里面。黑色的罩罩襯托著她一小截雪白的酥峰,還有那深不見底的乳溝,天啊,這不是要我的小命嗎?陳天明拼命地吞著口水。
  聽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停止自己的動作,但這一停,她也就發現問題了。陳天明那害人的東西頂著自己的腳,而且他還盯著自己的胸前看。“流氓,”楊桂月一邊生氣地叫著,一邊根她推了陳天明一把。
  “啊!”陳天明一下子站不穩腳,整個人倒了下去。
  被陳天明夾著腳的楊桂月,當然也是跟著陳天明倒下,雖然后面陳天明松開了腳,但她也站不住腳,向陳天明壓下去。
  看著楊桂月向自己壓過來,陳天明本來還想再大叫一聲“非禮”,以示自己的清白,但他根本叫不出來了,因為楊桂月已經壓下去了,正好壓住自己的嘴巴。
  現在的場面非常搞笑,因為楊桂月右邊豐滿的酥峰正壓在陳天明的嘴巴里,楊桂月的酥峰大,陳天明的嘴巴小,把他的嘴巴壓得嚴嚴實實,他哪還叫得出聲音來啊?陳天明的姿勢十足就是一個吃奶的優美姿勢,堪稱本年度藝術經典之作。
  楊桂月急忙雙手撐地爬起來,她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罵道:“陳天明,你這個臭流氓,”說完,她狠狠地在陳天明的大腿上跺了幾腳,然后摔門離去。
  “我靠,是你非禮我的,”陳天明慘叫著,“哎呀,疼死我了。m的,楊桂月,你給我回來,我要切你的**數年輪。咦,好想楊桂月沒有jj噢?”陳天明一臉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