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012 打莊菲菲

華散人想了想說道:“那會不會是陳天明他追華白子的時候,誤闖進這個山洞,接著他看到里面有飛劍和劍譜,所以占為己有呢?”
  “不排除這樣的可能,但事情會這么巧嗎?”華散夫人說道。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唉,你們想一想,如果是我誤闖進這個山洞,別人又不知道的話,我干嘛還要告訴你們這件事情呢?我完全可以把飛劍和劍譜,還有夜明珠一起拿走,再把這個山洞偷地關好。我不告訴別人,還有誰知道我拿了東西呢?”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華散人也覺得陳天明說得有道理,不過他還是不死心地說道:“那華白子為什么要陷害你呢?”
  “因為我有實力和你們華山派相斗,”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你有實力和我們華山派相斗?”華散人有股想開懷大笑的念頭,這個陳天明真會開玩笑,他怎么可能對付得了整個華山派呢?他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以為自己的武功高一點,就可以對付華山派,呵呵,真是癡人說夢話。
  “我有的,華掌門,我老實告訴你,外面的六個人是我的手下,而且我還有很多高手在山下,如果我和你們華山派反臉,我是不怕你們華山派,你不信可以問一下楊桂月。”陳天明笑著說道。
  華散人轉過頭看了看楊桂月,他見楊桂月微微點點頭,心里不由暗暗震驚。這個陳天明是什么人,這么厲害?
  “華掌門,你剛才是不是在想,如果我不交出所謂的飛劍和劍譜,你就把我扣在華山派,不讓我下山,對嗎?”說到這里,陳天明的臉色一冷,眼睛露出精光。
  “你,你怎么知道?”華散人有點慌張,因為他看到陳天明哪像一個受制的人,現在的陳天明反而像一個談笑風生的主控者,好象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似的。
  “我是猜的,”陳天明往后退了一步,冷冷地看著華散人。“華掌門,你剛才的所做所為真讓我失望,如果我不是看在小月的份上,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
  華散人驚疑地指著陳天明說道:“你,你怎么能動?我不是點了你的穴道嗎?”
  陳天明輕蔑地看著華散人說道:“你不要以為自己非常聰明,你要搜我的身時,我就開始戒備,所以你點我穴道時,根本是不能得逞。”
  “你好狡猾,”華散人有點惱火說道。陳天明的武功和心智都比自己厲害,如果自己得罪了他,那以后華山派可能就有麻煩了。
  “我這叫聰明,不叫狡猾,那個華白子才是狡猾,他的陰謀設計得非常可怕,如果我們打起來,他可能就在暗處等著,等我們打得兩敗俱傷的時候,他就會出現了。”陳天明說道。“如果今晚我們打起來,華白子就會得逞。不過就算我們不打,明天他一樣看好戲。”
  華散夫人說道:“天明,你是說他明天會散播消息嗎?”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明天肯定會有人找我們的麻煩,有人找我要飛劍和劍譜,有人找你們要夜明珠,看來華山真是一個多事之秋的地方了。”
  “陳天明,不管怎么樣,你都不能傷害我的師傅,他剛才只是一時生氣,要制住你而已。”楊桂月攔在陳天明與華散人中間,她怕陳天明生氣要對付華散人。
  “楊桂月,你是不是也糊涂了,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是看在你的份上,不與你師傅計較,你沒有聽到嗎?”陳天明故意說道。其實陳天明還有另一層想法,如果現在自己和華散人鬧起來的話,正合華白子的意圖,這樣的傻事他是不會做的。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心里一喜,她紅著臉說道:“你真的會給我面子?”
  “當然,我不給你面子,給誰面子啊?”陳天明故意瞄了一眼楊桂月豐滿的酥峰。
  “流氓,”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這個臭流氓,在自己師傅面前,他還敢這樣看自己的那里,如果不是剛才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與師傅計較,自己真想一掌拍死他。
  華散夫人臉上也露出喜色,剛才她也對自己丈夫的所作所為不恥,特別陳天明還是小月的男朋友,這樣做會讓大家的面子下不去。現在陳天明不計較剛才的事情,正合她意。“天明,剛才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我家的阿華有時做事莽撞一點。”
  陳天明對華散夫人蠻有好感,他笑了笑說道:“夫人,你不要說了,這是華白子根據華掌門的性格而制定的陰謀,還好我沒有被華掌門制住,要不然事情可能會越鬧越大。”
  華散人不好意思地走到石臺上,把那里刻的字用內力全抹掉,然后說道:“天明,剛才的事情都怪我,希望你不要記在心里。這山洞里的字我全抹掉,今晚發生的事情希望你們不要說出去,如果明天還有武林人士知道我有夜明珠,也說你有飛劍和劍譜,那你說的就是對的了。”
  “華掌門,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陳天明說道。
  “天明,你跟小月一起叫我師傅,”華散人的臉有點紅。
  華散夫人白了華散人一眼,罵道:“阿華,我說你多少次了,做事情不要沖動。還好天明不計較今天晚上的事情,要不然,我看你怎么跟小月交待?”
  華散人也想明白了,如果陳天明不告訴大家這里有山洞的話,估計他華散人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得到這山洞。陳天明說得有道理,可能這一切都是華白子設下的陰謀。本來他想把夜明珠放回去,但想到這價值連城的東西不要,心里又舍不得。最后,他暗下決心、反正這夜明珠是在華山發現的,理應屬于華山派,至于別人想怎樣就怎樣,自己還怕他們嗎?
  “天明,你的武功這么厲害,是在哪個門派學的?”華散人問道。因為上次三門比武華山派沒有去,而且當時人又多,大家又是遠距離地看,大部分人是沒有看清楚陳天明的面貌,只是白眉道長他們知道而已。
  “我是玄門的。”陳天明知道現在不說也不行了,反正許柏是讓大家盡量隱藏身份,又不是說不能暴露身份,而且在這個時候自己還不說真話,可能又會引來華散人的猜疑。
  “噢,原來你是玄門的弟子,怪不得你的武功這么高,”華散人恍然大悟。
  楊桂月得意說道:“師傅,陳天明現在是玄門的掌門,他厲害著呢!剛才他說的話并不是嚇你,如果你得罪了他,華山派真的是有難了。”
  “什么?天明是玄門的掌門?”華散人更是吃驚。因為他也聽過玄門前段時間發生內亂,先是說智海掌門被殺,智深當掌門,后來又聽智深勾結外人害智海,被清理門戶,最后玄門退出江湖。反正就是亂得一塌糊涂,外人都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不過玄門退出江湖是真的,另帶其它兩門也退隱武林,所以才有這次武林大會的召開。
  旁邊的華散夫人也吃驚不少,玄門有多厲害他們是知道的,想不到陳天明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玄門掌門,這可不簡單啊!她在心里也捏了一把汗,正如陳天明所說得罪了他,華山派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現在的時間也很晚了,我們不要再多說,我們分別在這洞里找一下,看還有沒有什么機關?”
  “好,我們現在就分頭找。”華散人點點頭說道。
  為了安全起見,陳天明與楊桂月一組,華散人夫婦一組,他們各拿著手電筒小心地找了起來。可是讓他們失望了,他們在洞里敲打了好一會,都沒有發現什么機關。
  “師傅,陳天明,我們都找了這么長時間也找不到什么東西,我們先出去,不要讓小寒他們在外面等得太久擔心我們,反正我們知道這個洞,以后再過來找。”楊桂月對大家說道。
  大家都點頭應是,于是大沿著來路出去了。
  陳天明他們出了洞口后,發現華秋寒與馮一行眾人在洞口前焦急地走來走去,特別是華秋寒,急得像只兔子似的。
  于是,華散人把剛才在洞里看到的東西跟馮一行他們簡單說一下,接著便讓大家回去休息,不要把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而那洞也被華散人給扭關上了。
  陳天明剛進房間里面,楊桂月也跟著進去了。
  “怎么了,有事嗎?”陳天明問楊桂月。
  “今天晚上的事情謝謝你。”楊桂月低著頭說道。
  “什么事情?”陳天明問道。
  楊桂月說道:“就是你不跟我師傅計較的事情。”
  “算了,這也是人之常情,這可是獨孤飛劍和獨孤劍譜,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東西。”陳天明擺擺手說道,“而且我如果跟你師傅計較的話,這不正合華白子的意嗎?”
  楊桂月點點頭,她邊轉身走出去邊說道:“陳天明,我發現你有點不流氓了。”
  “我靠,楊桂月,你什么意思啊?”陳天明指著被楊桂月關上的門生氣得大罵,m的,她楊桂月的意思就是說自己以前非常流氓了?自己怎么流氓了,有流氓你楊桂月了嗎?陳天明在心里罵道。
  楊桂月,你最好不要讓我現在看到你,如果讓我現在看到你的話,我把你先奸后殺,再奸再殺,讓你知道侮辱我人格的可怕下場。m的,你可以侮辱我的智慧,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咚咚咚”,陳天明的房間門被敲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