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11 我要你道歉

陳天明的手被華散人握住后,他就感覺到華散人的手掌發出一股內力,慢慢地向自己的手掌壓過來。華散人怕傷到他,沒有用多大的內力。
  陳天明微微微一笑,他把內力往上一提,用自己的內力反抗著華散人的內力。都到這個時候了,陳天明也不想再瞞著自己會武功的事情。他要和華散人他們進去山洞看一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隨著自己的內力越輸越多,華散人就越來越吃驚。他現在感覺到陳天明的手掌如一個無底洞,不管自己用了多少內力,陳天明的手掌都把自己壓過去的內力吸去。這說明陳天明本身的內力厲害,把自己壓過去的內力化為無形。
  華散夫人看到華散人表情凝重,他的手上青筋乍起,知道他正在加大內力對付陳天明。她怕華散人傷到陳天明,于是急忙說道:“阿華,你試一下就行了,不要傷了天明。”說完,她還小心地看了一下楊桂月,怕華散人傷了陳天明,楊桂月會怪罪。
  現在華散人的額頭冒出了一些冷汗,什么傷了陳天明,他不傷自己就算不錯了。剛才自己用了八成內力壓過去,但陳天明還是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像一個無事人似的。天啊,原來陳天明是一個高手,自己真是看走眼了。
  華散人可謂是非常驚訝,因為對方會武功自己卻看不出來的話,那就說明這個人的武功已經登峰造極,可以把自己的真氣收斂到平常人狀態。這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境界,自己還達不到呢,這個陳天明怎么達到了呢?
  想到這里,華散人又看了一眼陳天明,他實在想不出武林中居然還有這么年輕的高手。如果不是他認識陳天明,他一定認為陳天明是一位老人喬裝打扮的。一個年輕人,就算他從娘胎里練武,也不可能練到這樣的境界。
  華散夫人見自己的丈夫面色蒼白,她忙說道:“阿華,算了,你試一下知道天明會武功就行了,反正他剛才已經進去過,你就讓他跟我們一起進去!”
  “唉,后生可畏啊,”華散人輕輕嘆了一口氣,“天命,想不到我看走眼了,你的武功居然比我們還高。”
  “什么?”華散夫人也驚訝地叫了起來。這怎么可能呢?本來說陳天明不會武功,現在不但會,而且比自己的丈夫還厲害。
  華散人擺擺手說道:“現在不說這事了,我們快點進去看看,不要讓華白子在里面又搞什么陰謀。”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師傅說得對,這樣,師傅和師娘、小月和我一起進去,其它人在外面的洞口警戒,不要讓別人進去打擾我們,師傅,你說這樣行嗎?”
  華散人看了陳天明旁邊的馮一行六人,覺得陳天明這樣安排不錯。于是他說道:“好,就這樣,寒兒,你跟其它人在這里等著,我們進去。”說完,華散人拿著手電筒先進去了。陳天明他們也跟著進去。
  由于陳天明在旁邊的指引,華散人他們走得很快,沒有過多久,他們就走到陳天明剛才走到的那個大洞。
  “那個就是木盒子,石臺上刻有字。”陳天明指著前面的石臺說道。
  華散人三步并兩步走上前,拿起木盒打開一著,發現里面空空如洗,不由臉色大變。“天明,里面怎么會沒有東西的?”華散人瞪著陳天明說道。他的臉色有點不善。
  “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就是這樣,我沒有動過任何東西,”陳天明心里一跳,急忙說道。這山洞可以說是自己比他們先進來,如果這里面沒有飛劍和劍法,自己可是跳進大海里也說不清楚啊!
  現在陳天明知道這個華白子的陰險,他引自己進這個山洞,是一石二鳥的計謀。他既可以先去抓住楊桂月與華秋寒,又可以誣蔑自己拿了飛劍和劍譜。如果自己說自己沒有拿飛劍和劍譜,估計就算是白癡也不會相信。
  “你剛才為什么沒有跟我們說?”華散人的話音好象有點不才相信。
  陳天明說道:“剛才事情這么著急,我只能是大概說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而且我如果拿了飛劍和劍譜,不可能還帶你們過來這里的。”
  華散人沒有說話,他轉過頭看了看石臺上的字,又小心地打量著石洞周圍的情況。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那洞壁的夜明珠上。“夫人,這可是真的夜明珠啊!”華散人的聲音透著歡喜。
  華散夫人也看了一會,接著點點頭說道:“是的,這是夜明珠,想不到當時獨孤求敗前輩有這么寶責的東西。”
  華散人微微一躍,身體如稻草人般向上面飄了上去。當他的身體飄到那夜明珠旁邊時,他右手一伸,把那顆夜明珠給取了出來。接著他往下面慢慢地飄了下來,當華散人落地后,他急忙把夜明珠放進自己的褲袋里。
  現在的華散人面色可是非常高興,試想一下他在突然之間拿到一顆價值連城的夜明珠,能不高興嗎?
  “唉,可惜了,那飛劍和劍譜找不到?”華散人邊說邊看著陳天明。
  “師傅,我真的是沒有拿,當時我追著那個華白子進來后,就看門到這樣的情景,我也看了一下那個木盒子,里面什么也沒有。我也沒有看到什么劍譜。”陳天明急忙向華散人解釋著。
  楊桂月瞪著陳天明問道:“陳天明,你老實說,你到底有沒有拿飛劍和劍譜,這可是我們華山派的東西,你不應該拿。”
  陳天明惱火地跺了一下腳,“楊桂月,別人不信我,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我陳天明是那樣的人嗎?”
  “這,這。。。”楊桂月不知如何說好,陳天明跟自己一樣是虎堂的人,可以說算是國家的秘密工作人員,他們的政治審查很嚴格,一般虎堂的人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陳先生,雖然我們相信你,但有時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讓我搜查一下嗎?”華散人的臉色一變,他已經不叫陳天明作天明了。
  陳天明正色說道:“華掌門,許柏是知道我陳天明的,你可以向他打聽一下我,不是我的東西我絕對不會拿。這分明就是一個局,是華白子設下來陷害我的。他故意引我進來這里,然后讓別人以為我拿了你們華山派的寶物,到時我跟你們內扛,他就在旁邊坐收漁人之利。”
  華散人鄭重說道:“陳先生,這樣,你如果說你沒有拿,那你讓我搜一下如何呢?”
  “陳天明,你就讓師傅搜一下,”楊桂月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好,為了表示我的清白,我讓你搜。”說完,陳天明舉起雙手,讓華散人搜身。
  華散人馬上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然后小心謹慎地搜查陳天明。
  過了一會,陳天明笑著說道:“華掌門,我沒有說謊,我真的沒有拿什么飛劍和劍譜。”
  就在這時,華散人突然出手在陳天明的身上快速地點了幾處穴道。
  “華掌門,你要干什么?”陳天明驚惶失措,他沒有想到華散人這么不要臉,居然趁搜查自己的時候制住自己。
  “師傅,阿華,”楊桂月與華散夫人也吃驚華散人的舉動。
  華散人的臉上泛紅,好象有點過意不去,不過他還是大聲地說道:“陳先生,請你老實交待你把飛劍和劍譜放到郵里去了?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我說過了,我根本沒有見過什么飛劍和劍譜,我一進這山洞就看到這樣了。這都是陰謀,是華白子故意離間我們的陰謀。”陳天明生氣地說道。看來在寶物面前,什么一派掌門道貌岸然都是假的。
  “不可能,如果如你所說,那夜明珠是怎么回事?華白子不會有這么好心把這么好的夜明珠留給我,他恨不得殺了我。”華散人冷冷地看著陳天明說道。雖然陳天明的武功比自己還高,但已被自己制住,沒有什么可怕的。當華散人想到陳天明的武功原來這么高,還扮豬吃老虎,他就覺得陳天明不是一個好人。
  陳天明正色說道:“華掌門,剛才我還想不明白華白子為什么要留下這個夜明珠,我現在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是怎么回事?”華散人問道。
  “天明,你的意思是說,華白子故意設下這個圈套,接著讓武林人士都知道你拿了飛劍和劍譜,我們拿了夜明珠,然后整個武林的人都會找你和我們的麻煩。”華散夫人看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這個華散夫人真的很厲害,心思慎密,考慮的事情非常周到。“對,我所想的就正如華散夫人所想,這本來就是一個圈套,可能這里是獨孤求敗前輩靜修的地方,但沒有什么飛劍和劍譜,我懷疑這夜明珠都是華白子故意放在這里,讓你們華山派擁有。這樣,你們以后華山就不能睡安穩覺了。”
  “這可是夜明珠啊,華白子會有這么大方嗎?”華散人不相信地說道。
  “問題是這夜明珠最后不一定是你們華山派擁有,因為鵲蚌相爭,漁人得利,上華山的武林人士和你們華山派是鵲蚌,華白子是漁人,等你們拼得死去話來的時候,他最后才出現把你們全殺了,夜明珠不是又回到他的手里嗎?”陳天明對大家說道。
  “這,這……”華散人覺得陳天明說得有點道理。
  華散夫人對華散人說道:“阿華,天明說得對,今天的事情是有點奇怪。小月和寒兒都是看到黑衣人,也就是華白子的,這點天明是沒有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