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010 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

陳天明沿著來路拼命地飛奔,他想著剛才那所謂的獨孤求敗留下的什么東西是一個騙局,哪有說留下獨孤飛劍和獨孤九式劍法又沒有的,還說劍法留贈有緣人,可自己去到那里什么飛劍和劍法也沒有拿到,在那里就相當于看一個故事。
  不過,那夜明珠可能是真的,在那么黑的洞里,那珠子居然能發那么亮的光,就算不是夜明珠也是一個值錢貨。那黑衣人為什么把那個值錢的夜明珠留下來?這讓陳天明想不透了。
  現在這個時候,陳天明也想不了那么多,他擔心楊桂月與華秋寒她們有事,不知道馮一行他們能不能趕過來。于是,他也不管這洞中會不會有人偷襲他,他只是拼命地往洞口處飛奔。
  沖出洞口后,陳天明便往水潭的方向飛去。當他施展出輕功拼命地往前飛時,那速度只能是用閃電來形容。飛出樹林,陳天明右腳輕點地面,身子馬上躍出十來米,接著他再吸一口氣、直接飛向水潭。
  “那,那個不是天明哥嗎?”突然,華秋寒看到前面飛出一個華山弟子,她再定睛一看,發現那個人竟然是陳天明。她又揉了一下美目,這個人真的是天明哥嗎?他,他怎么會武功了?
  陳天明看到楊桂月與華秋寒兩人衣服完整無缺并且活生生地站在水潭前面的空地上,他就放下心來。還好,馮一行他們及時趕過來,要不然真的是慘了。自己回去一定會被許勝利一掌拍死。
  “楊桂月,你沒有事?那個變態兇手沒有對你們怎樣?”陳天明落下地后,高興地傻笑。
  “陳天明,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想我們出事你才開心啊?”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罵道。這個臭流氓,說話都不會說,還好自己與小寒沒有事,要不然真的是慘了。
  “不,不,我哪是這個意思啊,那個狡猾的變態兇手把我騙走,我擔心你們出事,還好我在走之前通知一行他們過來支援你們,呵呵,”陳天明一付我還是聰明的樣子。
  華秋寒奇怪地問陳天明“天明哥,你,你怎么會武啊?”
  “我,我……”陳天明不知如何解釋好。
  “你剛才飛的好快啊,就像閃電似的一閃就到我們的面前,如果我不是認出你來,還以為你是那個變態兇手呢?“華秋寒沒有想到陳天明會武功,就是剛才他施展的輕功,估計就是自己的爹爹華散人也施展不出來。
  陳天明汕訕訕說道:“小寒,其實我是會武功的,為了不引起別的麻煩,我沒有告訴別人而已。”
  “天明哥,你騙人。”華秋寒有點生氣說道。雖然陳天明是楊桂月的男朋友,但她對陳天明是很喜歡的,是那種妹妹對哥哥的喜歡,所以當她知道陳天明不會武功,而且還要自己教他武功時,她那天晚上就已經想好了如何教陳天明武功,教什么武功。可現在聽到陳天明竟然是騙自己的,而且他的武功比自己還厲害,華秋寒就有一種想抱頭大哭的感覺。
  “小寒,陳天明一向就是喜歡騙女孩子,你以后要小心一點。”楊桂月嫌天下不亂,還在旁邊潑著冷水。
  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說道:“楊桂月,你怎么這樣,明知道我是有苦衷的,你還趁機落井下石。”
  華秋寒的眼淚悄悄滑了下來,她用手背抹了一下,對楊桂月說道:“小月姐,你不要說了,是我笨看不出來而已,你們都知道天明哥會武功,剛才那個變態兇手不是說引開天明哥嗎?”
  聽到華秋寒說起變態兇手,陳天明急忙問道:“楊桂月,剛才我離開追那個黑衣人后,你們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楊桂月把她們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陳天明。
  陳天明托著下巴想了想說道:“那么說這個黑衣人就是變態兇手了,他心機太可怕了,設計引開我,而且又轉了一個回馬槍,看來,那個山洞還有其它秘道,變態兇手把自己引進去后,他又從其它地方出來找楊桂月她們。幸虧自己叫了馮一行他們過來,要不然楊桂月與華秋寒個天晚上可是兇多吉少。
  “是的,而且他熟悉我們的武功,估計他就是華白子。”楊桂月說道。
  “從剛才我看到的和你們跟他交手的情況來看,這個華白子的武功很高,特別是他的輕功,我都給追丟了,而且他還用毒煙,他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啊!”陳天明擔心說道。自己對付這個華白子還行,但楊桂月與華秋寒遇到的話,那就麻煩了。
  華秋寒說道:“天明哥,你所說的那個山洞我們華山派是不知道的,你是怎么發現的?”華秋寒雖然現在不哭了,但她那梨花帶雨的嬌容讓陳天明看了心里不由一疼。自己不是想騙啊,只是任務在身是沒有辦法。
  陳天明把自己如何追華白子的過程告訴大家,楊桂月聽了想去那個山洞看看。
  這時,從入口處走來幾個人,為首之人正是華散人。
  “爹,你來了,”華秋寒著到華散人和華散夫人,高興地撲了過去叫道。
  華散人看到女兒沒有事,便放下心來,“寒兒,據值夜的弟子回報說你們這邊好象有打斗的聲響,而且天明的保鏢不在山口守著,你娘怕你們出事,便與我們一起過來看看。”
  “爹,剛才很危險啊,”華秋寒把剛才她們與陳天明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華散人他們。
  “那個人是華白子?”華散人激動說道。
  楊桂月點點頭說道:“師傅,剛才我們跟那個變態兇手交手,他對我們華山派的武功非常熟悉,連我與小寒一起使奪命連環三仙劍法都被他輕松躲過,他就算不是華白子,也是跟我們華山派有關系。”
  “這個華白子,如果讓我遇到,我一定殺了他。”華散人兇著臉說道。他氣得全身有點發抖,那衣服被內力吹得鼓鼓作響。
  華散夫人急忙問陳天明:“天明,你剛才進了一個我們華山前輩獨孤求敗前輩靜修的地方嗎?”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看那個山洞里面的字是如此,但具體我就不知道了,因為里面沒有什么飛劍和劍譜只是那石臺上刻了一些字,說是這么一回事。”
  聽陳天明這樣說,華散人著急地說道:“天明,你帶我們去看看,相傳這后山是我們華山派前輩靜修的地方,如果有這樣的地方也不奇怪。不過后山這些地方我們都查找過了,并沒有發現草叢里有山洞口。”說到這里,華散人更是著急,他想去看看那個山洞,如果真是獨孤求敗前輩靜修的地方,還留下獨孤飛劍和獨孤九劍的話,那華山派以后在武林中的地位就是如日升天,誰還敢小瞧他們華山派。
  于是,陳天明帶著華散人他們一起往樹林里走去。走到剛才那個草叢旁邊,陳天明指著那里說道:“就是這里了,剛才我就是從這里進出的。”
  華散人舉起手中的強光手電筒,仔細地照了一下,接著對旁邊的華散夫人說道:“夫人,草叢里面真有一個洞口。真是奇怪,以前我們怎么沒有發現這草叢里有洞口呢?”
  華散人旁邊的幾個華山弟子都是華散人的親信弟子以前他們也有份過來后山搜查,當時他們也搜查過這里,這里明明是草叢的,哪有一個山洞啊?
  華散夫人想了想說道“阿華,我懷疑這里的山洞是一個機關,如果觸動后就會出現洞口,如果沒有觸動,就和平常一樣。”
  陳天明聽著華散夫人的分析,不由在心里暗暗嘆服,看來這個華散夫人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華山派的強大,可能也有她的功勞。
  聽了華散夫人這樣說,華散人便與弟子各拿著一個強光手電筒在草叢四處摸了起來。
  突然,“格”的一聲響,草叢的那個洞口關了起來,關后的情景和平時的草叢一般,根本看不出有別的異樣。
  一個約三十多歲的華山弟子高興地對華散人說道:“師傅,這個凸起的小石頭就是機關,我一按再扭下去,這山洞口就關了起來。”
  華散人急忙走過去看了一下那個小石頭,接著他又按扭一下,草叢里的洞口就開了。華散人高興地說道:“夫人,我和你帶幾個弟子進去者著。”想著里面是獨孤求敗前輩的靜修山洞,華散人就興奮不已。
  陳天明見華散人他們要下去,他急忙說道:“華掌門,我去過里面,讓我帶你們一起去!”
  楊桂月也忙說道:“我也要進去。”
  華散人皺著眉頭說道:“天明,你不會武功,你就不要進去了,可能華白子還在里面,一會打起來的話,我們也顧不了你。”
  “爹,天明哥會武功,而且很厲害。”華秋寒說好像有點自豪,剛才她那傷心欲絕的樣子不見了。
  “天明會武功?”華散人又皺起眉頭。突然,他想起了剛才就是陳天明去追變態兇手的,而且是陳天明自己追進山洞里面。只不過他剛才一聽山洞里面是獨孤求敗靜修的地方,興奮過頭忘了思考一下陳天明的事情。
  “呵呵,師傅,我只是跟別人學學強身健體而已,武功算不了多高,”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華散人不說話,他只是右手突然一伸,馬上抓起陳天明的手掌,按著暗運內力向陳天明的手掌壓過去,他想試一下陳天明的武功究竟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