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008 再次遇襲

祝天下的孩子節日快樂!
  前面的燈光越來越亮,陳天明的心更是沉重。敵人不可能點著燈等自己進去跟自己把酒言歡,而且還叫兩個美女陪自己。
  不過不管如何,陳天明還是要往前走,抓住變態兇手讓華山派沉冤得雪。當陳天明走進去時,發現里面是一個大山洞,可能容納一百幾十人。而洞里的燈光來源于洞壁,再仔細一看,那洞壁上并沒有什么油燈,而是一顆大珠子。
  夜明珠?陳天明的心里又是一跳。雖然他不大懂古董,但也知道夜明珠是非常值錢的東西,可以說是價值連城。可這拌寶貴的夜明珠怎么會在這里呢?難道那個黑衣人把寶物送給自己?或者說那個黑衣人不是變態兇手,而是華山派的某位高人,他看到自己長得帥人品又好,把這個華山寶物送給自己。
  可以這樣說,這么大的夜明珠算是華山的寶物了,如果拿出去外面賣的話,起碼值幾億以上,而且還是有市無價的好東西。m的,我是不是把它弄下來送給華散人啊?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他看到前面有一個石臺,石臺上有一個很古老的木盒子,石臺上好象還刻有字。于是,陳天明往前一躍,輕輕地落在地上。
  石臺上的字盡入陳天明的眼簾:吾是華山的獨孤求敗,年輕氣盛時經常與人比武,后期創立獨弧九劍,分為九個式,即: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氣式。修習此劍式,要旨在。‘悟’,雖一劍一式有招式可尋,但亦可變幻無窮,臨敵之際將招數忘得越干凈越好。
  因獨孤九劍霸氣太強,故把其留待有緣人。盒子里留有我的愛劍獨孤劍,此劍是一把飛劍,讓此劍認主的方法在旁邊的石壁上。獨孤飛劍并不是天下無敵,只有施使者武功高強,再配上獨孤九劍式,才能發揮它的最大作用。
  切記,得此劍者定要除邪懲惡,不得以此為惡,否則必遭報應!
  陳天明不由呆了,這是華山的獨孤求敗?這不是與電視上的《笑傲江湖》中的情節相似嗎?不過那個是令狐沖和風清揚,教令狐沖獨孤九劍的是風清揚,而且令狐沖也沒有什么獨孤飛劍。
  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一陣高興,自己的人品真是太好了,這樣都給自己找到什么華山的寶物。估計眾人傳說中的華山寶物就是獨孤飛劍了,對于武林中人來說,獨孤飛劍比十顆夜明珠還要寶貴,怪不得他們這么瘋狂的來到華山。
  于是,陳天明急忙把那個如何讓獨孤飛劍認主的方法看門了一下,牢記在心里,然后他就想打開這木盒子。陳天明現在非常興奮,飛器有什么作用,他上段時間也查了一些有關的資料。因為那個蝴蝶花主用了蝴蝶花飛器,這讓他又恨又愛。
  陳天明恨那個飛器的厲害,好象飛器有意識似的,在蝴蝶花主的驅使下,飛器追著白己打。而且它是打不死的小強,怎么打它,它退了之后又馬上向自己沖過來,讓陳天明現在都有點怕那個飛器。
  那就是陳天明喜歡那樣的飛器,這種飛器可以融進自己的體內,如果需要的時候它可以飛出來幫自己打敵人,這種東西真的是太好太強大了。陳天明作夢也想著自己有一個飛器,以后自己出門也不用怕什么鳥毛殺手,或者子彈襲擊,直接用飛器擺平就行了。
  所以,現在陳天明看到華山的前輩獨孤求敗留下了獨孤飛劍,就在旁邊的木盒子里,他的心能不激動,能不瘋狂嗎?
  就在陳天明要把手伸向木盒子的時候,他的心又是一動。不可能啊?這個山洞應該是那個黑衣人早就知道的,如果他是變態兇手,這木盒子里的獨孤飛劍不可能還在里面?想到這里,陳天明又馬上把手縮了回來。
  可是,也有可能這黑衣人不是變態兇手,他是華山的前輩,看自己長得帥人品又好,所以想把飛劍送給自己啊?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里又猶豫了,這木盒子里到底有沒有飛劍?或者里面不是飛劍,是炸彈或者是什么害人的機關?
  陳天明的心里現在可是七上八下,想打開木盒子看看,但又怕里面有什么害人的東西。可想著里面如果真有獨孤飛劍自己不看的話,那自己就后悔莫及了。
  最后,想來想去的陳天明還是咬咬牙運起全身內力保護著自己的身體,然后慢慢地把手伸向木盒子。陳天明想著自己有血黃蟻的血液護體,就算被炸彈炸了也應該沒有什么事。
  “咔,”陳天明扳開了木盒子的扣環,接著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拉開。
  盒子慢慢地被陳天明打開,陳天明小心地防備著,如果有什么異響,他馬上往后一翻逃離這里。
  盒子打開了,沒有什么可疑的變化。陳天明探頭一看,盒子里面什么也沒有。
  天啊,那個黑衣人不是什么華山前輩,而可能是變態殺手,他故意引自己進來這里,然后他再從別的地方出去傷害楊桂月與華秋寒。想到這里,陳天明心急如焚。不管如何,這盒子里面的獨孤飛劍是沒有的,而且剛才自己追的黑衣人也不見了。
  于是,陳天明急忙往來的方向跑去,雖然他已經通知馮一行他們過來水潭,但他還是怕楊桂月她們有事。
  “小寒,這里的水洗澡真舒服。”楊桂月對華秋寒笑著說道。
  她不知道陳天明已經不在附近去追黑衣人了,不過,她還是小心謹慎地探察著水潭附近的情況。
  “是啊,小月姐,我以前經常來這里洗澡的,現在那些人上了華山,還有這段時間發生這么多事情,爹不讓我來這里玩了。”華秋寒一臉的怨氣。
  “唉,小寒你爹也是關心你,你想想那個變態兇手太可怕了,以前奸殺女人,現在連男人都殺,他的武功又很厲害,我懷疑我與你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楊桂月嘆了一口氣說道。
  華狄寒問楊桂月,“小月姐,你說那個變態兇手是不是華白子啊?”
  楊桂月想了想,搖頭說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感覺這個變態兇手對華山好象很熟悉,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殺完人后,還逃得這么快。而且他能隱藏在華山里不被人發現,可見他熟悉華山。”
  “小月姐,你說這個變態兇手今晚會不會來啊?”華秋寒問道。
  “不知道,好象我們在水里已經很長時間了,再過一會,他還不來的話,我們就回到岸上,老在水里浸著也讓人懷疑。”楊桂月說道。
  “小月姐,你不怕那個變態兇手嗎?”華秋寒又問道。
  楊桂月笑了笑說道:“我為什么要怕他?我們的武功不弱,而且還有人在旁邊支援我們,只要變態兇手敢來,我叫他走不了。”
  “嘻嘻,你說的這么厲害,”華秋寒也笑著說道,“咦,小月姐,那邊的水面上好像有個人影。”華秋寒指著那邊故意嚇楊桂月。
  楊桂月聽華秋寒這樣說,急忙回過頭一看。這一看可是讓她心里一驚,因為正如華秋寒所說,水面上正有一個人影飛過來,那飛行的速度很快,快得只是一眨眼功夫就飛到這邊了。
  “小寒,有壞人過來了,我們快回到岸上去。”楊桂月急忙從水上站起來,接著馬上拉著華秋寒的手臂往岸上飛去。
  華秋寒開始以為是想開玩笑,但現在見楊桂月這樣說,她急忙說道:“小月姐,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
  “不是,小寒,真的,我們后面有個人影,是蒙面黑衣人。”楊桂月說到蒙面黑衣人時,心里也不是很怕,如果是那晚的黑衣人,只來一個人他不是她們兩人的對手。
  華秋寒聽楊桂月說得這么可怕,也急忙回過頭一看,這一看也讓她吃驚。她急忙與楊桂月飛回岸上然后慌忙把衣服套上。因為今晚為了方便穿衣服,楊桂月與華秋寒的衣服都是比軟容易穿的,一套一穿上去就行了。
  當楊桂月與華秋寒剛把永服套穿上去,那個黑衣人就飛到岸上看著她們,他的眼睛發著亮光,好象很滿意面前的楊桂月與華秋寒。
  由于楊桂月與華秋寒倆人的身子都是濕濕的,她們穿上衣服馬上就把外面的衣服給弄濕了,把她們里面凹凸有致的地方都濕透出來,這種隱隱約約的裝扮更是讓人覺得氣血沸騰把持不住。
  “你是什么人?”楊桂月很看不慣面前的黑衣人那灼熱的目光,他的目光好象想把她們的衣服給脫了似的。
  “呵呵,美女,你們倆個長得不錯,今晚我會好好地玩你們的。”黑衣人的聲音透著一點沙啞,不知道他本來是如此,還是故意所為。
  “小月姐,他就是變態兇手。”華秋寒捏著拳頭憤聲說道。能在她們面前說這樣話的人,一定是個淫賊,而且剛才看他從那邊飛過來這么快,武功一定很高,他是那個變態兇手,**不離十了。
  黑衣人陰笑著,“不管我是誰,你們都死定了。”
  楊桂月不以為然地說道:“你以為我們打不過你嗎?”
  “你們肯定打不過我,你們的幫手已經被我引開了,他一時半會是回不來的。嘿嘿!”黑衣人奸笑著,他想著陳天明被自己引進山洞,哪會這么快就出來啊?等他出來后,,這兩個美女都不知道被自己帶到哪里去了。想到這里,黑衣人的心里又是一陣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