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007 動作小一點

晚上九點鐘,陳天明他們便出發了。
  這次為了行動成功,楊桂月與華秋寒換上漂亮的女裝,倆人到后山洗澡。而陳天明他們全是換上華山派的衣服,他們還是分為三組,馮一行三人一組,施運文三人一組。而陳天明是機動的。
  當然,華秋寒是不知道陳天明是機動的,她還以為陳天明與馮一行他們在一起。為了不讓變態兇手發現他們這次的行動,馮一行六人都在后山的山口把守,而陳天明卻是潛入里面,暗暗保護楊桂月她們。如果發現有敵人,他會發現通知馮一行他們趕過來。現在他們一樣帶著耳麥和信號彈。
  看到楊桂月與華秋寒進去后,陳天明向里面偷偷地潛進去。他趁著夜色,如一縷輕煙飄過,讓人看不清他的身影。
  “小寒,你怕不怕?”楊桂月問著華秋寒。她是知道陳天明就在后面偷偷跟著,所以她一點也不害怕。陳天明的武功她是知道的,如果連他都對付不了變態兇手,馮一行他們一樣也不行。這個陳天明,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是怎樣練的,好象他現在的武功比以前更厲害了。自己連兩個黑衣人都打不過,他卻能對付六個黑衣人。
  “我不怕,”華秋寒搖搖頭笑著說道。小月姐都能對付上次的黑衣人,自己還怕什么?而且她身上就有聯絡信號彈,如果發現敵人,她馬上打信號撣。到時不但天明哥的保鏢們過來,自己的爹爹也會趕過來的。
  楊桂月笑了笑說道:“你不怕就好,其實沒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有敵人過來,我們就打信號彈,而且憑我們兩姐妹聯手,一定能對付變態兇手。”這次楊桂月要下水游泳,所以她也沒有帶耳麥,到時靠的就是信號彈。
  “小月姐,一會我們真的是要脫掉外面的衣服下水潭里洗澡嗎?”華秋寒紅著臉問道。
  “是啊,陳天明不是跟你說了嗎?舍不得美色套不了變態兇手,而且我們又不是脫光,我里面還有衣服呢!”楊桂月笑道。今天晚上她與小寒在里面都穿了多布的內衣,就算變態兇手過來要看也看不了什么。
  華秋寒害羞說道:“我,我有點害怕被人家看到,除了我娘外,還,還沒有人看過我的身體,雖然是穿著內衣,我也是害怕的。”
  “沒事的,小寒,在我們的社會里,大家都穿著泳衣在海里游泳,男男女女的什么人都有,人家不是一樣沒事嗎?”楊桂月說道。
  “我,我就是放不下心來。”華秋寒現在有點害怕。
  “小寒,你想著如果能把變態兇手抓住,解救大家還能還華山派一個清白,你覺得這樣做就值得了。而且我們又不是脫光,你看你,穿的內衣就和外面衣服一樣,誰看了你都以為是外衣呢!”楊桂月看著華秋寒說道。
  華秋寒紅著臉小聲說道:“小月姐,你不要笑人家嘛,人家真的是害羞,特別想著一會可能會被那個變態兇手看到,我就害怕了。”
  楊桂月把自己的外衣脫下,然后拉著華秋寒往水里走去,“小寒,你的身材很好啊,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喜歡你。”楊桂月看著小寒那豐滿的酥峰說道。
  “小月姐,你的身材才好呢,天明哥一定很喜歡你。”華秋寒笑道。“對了,你跟天明哥是不是已經做過那種事情了?”
  “好啊,小寒,你還說你害羞,你居然敢說這樣的話,看我不整你才怪,”楊桂月邊說邊搔著華秋寒的腋窩。
  “啊,不要,小月姐,我癢,”華秋寒嬌笑著。
  在后面偷偷跟著的陳天明不由暗暗吞著口水,m的,這兩個女孩要下水就下水,她們還在那里搞什么啊?這樣也太誘人了,特別她們穿的衣服那么少。小寒的身材雖然沒有楊桂月的豐滿,但也算是不錯。想到這里,陳天明的下面又有反應了。
  陳天明暗想,如果變態兇手看到這樣的情景,一定會恨不得撲上去把楊桂月和華秋寒給xxoo了。
  不一會兒的時間,楊桂月和華秋寒下水了,她們在水里一會說話,一會打著水仗,玩得不亦樂乎。
  陳天明看了看四處的情景,接著輕輕一躍躍上了一棵參天大樹。這大樹樹葉茂盛,他在上面別人根本是看不到。于是,他躲在大樹上面,小心地看著水潭里的情景,如果變態兇手一出現,他就會馬上飛下去。
  就這樣過了兩個小時,下面一點動靜也沒有。陳天明有點不耐煩了,難道今天晚上還是無功而返?他按了一下耳麥小聲說道:“一行,你們那邊怎樣了?”
  “一點動靜也沒有,運文他們估計在樹林里喂蚊子了。”馮一行說道。
  “記得和華山弟子值班一樣,十二點一過,你就讓運文他們過來換班,你們小心一點,我總覺得今天晚上會發生什么事情。”陳天明說道。
  “我知道了。”馮一行說道。
  陳天明剛把耳麥收好,就發現那邊樹林的草叢里有一點異動。他兩眼發光心里暗喜,看來那個變態兇手要出現了。
  但是,那草叢里動了一下后,就沒有怎么動了。
  不會?難道變態兇手想靜靜等待?想到這里,陳天明也跟那邊磨上了,他就不信不能抓到那個變態兇手。
  約過了半個小時,草叢里又動了一下,接著從草叢里躍出一個蒙面黑衣人。雖然是蒙面黑衣人,但陳天明者到他穿的黑色衣服跟上次襲擊他們的黑衣人不一樣。看來,這個就是變態兇手了。陳天明準備行動了,如果變態兇手再往前一點,他就馬上撲上去。
  突然,黑衣人走了兩步,又停下腳步,好象在傾聽什么似的。接著他好象發現什么事情似的,馬上轉過身子往里面的樹林里飛去。
  陳天明一看到那個黑衣人想走,急忙掏出耳麥小聲說道:“一行,發現目標,你們快點過來。”他邊說邊往那個樹林飛去。
  黑衣人聽到后面傳來的風聲,他回過頭看到陳天明向他追過來急忙往里面飛去。
  看到黑衣人要逃,陳天明藝高膽大一點也不害怕,他馬上沖進樹林里面,這樹林后面就是大山,黑衣人要么爬山逃走,要么就在樹林里等自己。
  “你逃不了,快點束手就擒!”陳天明沖樹林里叫了一聲,但他卻發現不見了那個黑衣人。不會,就這樣讓他逃走了嗎?陳天明暗道。雖然黑衣人的輕功很高,但比他還差上一點,黑衣人不可能逃得這么快離開了這個樹林。
  陳天明馬上蹲下了身子,俯下腦袋在地上聽著,沒有聽到什么響聲,看來黑衣人是躲藏在樹林里面沒有走。
  “呵呵,我看到你了,”陳天明故意跺了一下腳,準備要飛出去抓變態兇手的樣子。他這招是投石問路,如果變態兇手心虛,一定會被他給嚇住。
  果然,右邊的草叢里馬上飛出一個人影,接著往前面飛快地躍去,如果不是陳天明的內力高強,還以為是幻覺。
  看到黑衣人的出現,陳天明也馬上飛撲過去,兩掌打出強勁的真氣,企圖想把黑衣人留下來。
  黑衣人見陳天明向自己攻過來,急忙用掌一揮,一股白霧往陳天明撒去。
  陳天明急忙往右一躍,避開這股白霧。一般武林人士打出的白霧,如果沒有毒也有麻藥,所以陳天明馬上屏住氣息躲避。
  就在陳天明躲避的時候,黑衣人又不見了。
  陳天明把白霧擊散,小心查看著,發現黑衣人真的是不見了。不會,難道他會鉆地逃走了?陳天明暗想。
  就這樣追丟了變態兇手,陳天明是不甘心的。他繼續在附近小聲地查找著,變態兇手就這么不見了,這里要么有機關,要么有地洞,要不然變態兇手是逃不了。
  陳天明找了一會,目光不由定在剛才黑衣人打出白霧時后面的草叢里。那個地方距離黑衣人是最近的,如果黑衣人要躲也是往那里躲。
  于是,陳天明對著那個草叢打了一掌,那草叢發出一聲悶響。聽到這樣的聲音,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跳。因為打在實物上是絕對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只有草叢里有一個空洞才會發出這樣的聲響。
  有一個空洞?陳天明馬上往草叢里躍過去,同時他把內力運轉全身,如果黑衣人要偷襲他也不會那么容易。
  站在草叢邊看著,陳天明隱隱約約地發現里面果然有一個洞,這洞的直徑約有一米,人是可以鉆進去的。
  陳天明想也沒想,便鉆了進去。那個只是洞口,陳天明鉆進去后,就發現里面很大,完全可以站著走路。雖然里面很黑,但陳天明是可以看清楚洞里的路。這洞越走越寬,前面的路很長。
  陳天明一邊走一邊小心那個隱藏在洞里的黑衣人向自己下毒手。至于為什么樹林里有一個洞,那個黑衣人是怎么發現的,他也沒有時間再去想了,現在陳天明最想的就是找到那個變態兇手,把他干掉。
  這個變態兇手太狡猾了,而且好象很熟悉華山的情況,陳天明猜這個變態兇手可能是曾經在華山派的華白子了,其它人沒有他這么熟悉華山這里的情況,特別是連這里有一個洞他也知道。
  走著走著,陳天明的心里更是緊張,因為他發現洞口的那邊好象隱隱約約傳來了燈光,在晚上這樣的山洞里,前面有燈就說明前面一定有情況。想到這里,陳天明把全身的內力運在掌上,準備有突發情況就馬上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