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006 二合一的辦法

華散人笑著說道:“呵呵,天明,聽你這樣說,你一定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呵呵,也不算是,只是賺了一些小錢而已。”陳天明也笑著說道。“華掌門,你們的主要經濟來源是什么?”
  “天明,我都叫你不要老叫我掌門,你還是叫我師傅!”華散人有點埋怨地說道。“這個華山是屬于我們華山的,下面有些房屋也是我們的,我們靠出租和一些游人的參觀賺錢,不過一年下來也拿不了多少錢,僅夠我們華山派弟子用而已。“
  陳天明知道華散人謙虛,就上面華山派的房屋裝修都可以顯示華山派有錢。不過,人家華山派人多,要花錢可能也是真的,于是陳天明也不好說什么了。
  “師傅,你讓手下的弟子注意一點,特別是女孩子,就算是白天也不能自己或者兩三個人出去,這兇手太猖狂了,而且也狡猾,昨天晚上我們讓小月故意作餌,他好象知道似的沒有出來,反而在別的地方作案了。”陳天明氣憤說道。
  “噢,你們昨天晚上去伏擊變態兇手了?”華散人臉上的表情凝重,“天明,不是我說你們,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如果你們昨天晚上出現什么事情的話,那我怎么對你們交待啊?”
  這時,楊桂月他們也出來了,昨天晚上大家都快三點才睡覺,所以起來晚一點。當他們聽到昨天晚上又有人被殺,個個都驚訝了。
  “師傅,這個變態兇手太狡猾了,他好象知道我們昨天晚上的事情似的,不但不中計,還在別處殺人,真讓人生氣。”楊桂月惱火說道。
  “小月,還好昨天晚上變態兇手沒在你們那里出現,如果你出事的話,我怎么面對你外公啊?”華散人看著楊桂月說道。
  楊桂月不以為然地說道:“師傅,你就放心,昨天晚上天明的那六個保鏢都在那里,雖然他們的武功沒有我厲害,但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還有陳天明在,那個變態兇手更是討不好。不過這話楊桂月是不能在華散人面前說了。
  “你啊你,整天就知道頑皮,如果出事了我看你怎么辦?天明,你不能因為喜歡小月,就老縱容她啊,這會害了她的。”華散人見自己說不了楊桂月,只好讓陳天明說了。
  “切,他才管不了我呢!”楊桂月向陳天明拋了一個衛生眼。
  陳天明訕訕說道:“師傅,其實昨天晚上的事情沒有什么危險,而且我們手上不是都有你們的信號彈嗎?一有什么事我們就馬上發信號彈。可惜的是那個兇手沒有出現,要不然他是跑不了。”
  “你說的也對,那個變態兇手打不過你們這么多人。”華散人想了想點頭說道。
  華秋寒也出來了,她聽到昨天晚上楊桂月他們一起設計變態兇手,不由嘟起嘴巴不依說道:“小月姐,你這樣就不對了,昨天晚上有這么好玩的事情也不叫我。我不管,今天晚上你們一定要叫上我,雖然我長得沒有你漂亮,但我也不差啊!”
  陳天明笑著說道:“小寒,你長得很漂,一點也不比你小月姐差。我們昨天不讓你去,是怕你有危險。”陳天明沒有恭唯華秋寒,她確實長得很漂亮,像小家碧玉似的。
  “沒事的,你們這么多人在,而且我的武功不弱,多我一個就多一個幫手。”華秋寒說道。
  “天明,小寒的話提醒了我,昨天晚上我們沒有成功,可能變態兇手在那邊作案沒有過來我們這邊,要不我們今天晚上再去怎樣?”楊桂月問陳天明。
  “今天晚上再去啊?”陳天明頓了頓,覺得這個辦法不錯,反正他們在華山派里也不知道干什么?不如去后山守株待兔,看能不能抓到那個變態兇手。“好,我們今天晚上再去。”
  華秋寒拍著手掌高興地說道:“太好了,今天晚上有事情玩了,整天關在華山派里,我都煩死了。”
  華散人嚴厲說道:“寒兒,你這是說什么話啊?人家小月姐他們是辦正事,不是像你說的那樣去玩的。”
  “爹,我知道是辦正事,所以我才想著去幫小月姐他們,而且天明哥都不會武功,他都可以去,我怎么不可以去呢?”華狄寒說完,然后在陳天明的耳邊小聲說道:“天明哥,你幫我說一下,我現在可是你的師傅,你還要教你武功呢!”
  楊桂月看著華秋寒與陳天明親密的樣子,不由皺起了眉頭,不過她沒有說什么,只是瞪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見華秋寒要去,只好說道:“算了,反正小寒的武功很好,就讓她一起去,讓她們兩人在一起引誘變態兇手,這樣她們可以互相幫助,變態兇手反而不容易對付她們。而且我們還在旁邊守著,應該是沒有事的。”
  華散人見陳天明都這樣說了,如果自己再那樣說的話,反而顯得不合情了,“那好,寒兒你要去就,不過你要小心,你最好一會去跟你母親說一下,不要讓她擔心。另外,今天晚上你們去后山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
  “師傅,你這樣說反而提醒了我,今晚守后山的華山弟子換成我的人,今晚我們幾個都換上你們華山派弟子的衣服,這樣別人還以為我們是值班守夜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好的,天明你這個想法不錯,我今天晚上會安排一下,可能昨天晚上你們一起進去后山的時候,讓變態兇手給看到了,他就沒有上鉤。”
  “反正我們昨天晚上的事情失敗了,這個變態兇手好象無處不在,他不可能不知道小月在后山的,估計他是發現我們,我們今晚要小心行事才行。”陳天明說道。看來今天晚上他們要小心安排一下行動計劃。
  華散人笑著對大家說道:“好了,我們都說這么長時間了,大家快吃早餐!寒兒,你娘這兩天有點不舒服,你一會拿早餐過去你娘的房間,順便跟她說一下。“
  “娘不舒服嗎?”華秋寒緊張地說道。
  “沒事,只是一般的感冒。“華散人說道。
  大家有說有笑地吃早餐了,陳天明讓馮一行他們一會吃完早餐后,回自己的房間商量一下今晚的行動。
  餐廳只剩下陳天明與楊桂月,楊桂月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喂,你讓華號幫你買東西了沒有?”
  “說了,我的記性一向很好,哪像某人那樣不長記性啊,”陳天明打擊著楊桂月。
  “陳天明,你怎么這樣小氣啊?我只是一時半會忘記了,后來我想起來了,不過華號已經下山了。”楊桂月說道。在華山里面是根本沒有什么手機信號,要通知人只能是口頭通知。“對了,你穿著我那小褲還舒服?”楊桂月的臉上露出調侃的表情。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舒服,你的小褲那么小,雖然是有彈性的,但太緊了。”沒有小褲晃來晃去,現在有了小褲,卻被束縛得要命,好象自己的那里壓抑得快要爆炸。特別是陳天明有時想著那是楊桂月的性感小褲,那里就馬上昂首挺胸回應似的,讓他硬硬走不了路。
  唉,做人真難,特別是做男人更難。不過,那種晃來晃去的感覺讓陳天明不敢不要小褲,只好將就一下算了。想到這里,陳天明的那里又反應起來。那種小褲不知道是什么做成,彈性特別好,如果陳天明的那里一反應,它就能讓那里支了起來成一個小帳篷。
  聽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看了一下陳天明的那里,發現陳天明那里居然反應成那樣。她不由小臉一紅,小聲罵道:“陳天明這個流氓,就會想著流氓的事情。”當楊桂月想到陳天明的那里頂著自己的小褲的那個地方,她的兩腿間好象有種異樣的感覺,至于是什么,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陳天明回到房間后不久,華秋寒也過來了,他們小聲地談論著今天晚上如何去設計那個變態兇手的事情。
  大家商量完后,華秋寒就拉著陳天明要教他武功,楊桂月見后便生氣地罵陳天明,“陳天明,你不要用這個借口來接近小寒好不好?”
  “噢,小月姐,不好意思,我差點忘了,你的武功比我還好,要教應該是你教天明哥的,我去娘那邊了,大家慢慢聊,我先走了。”說完,華秋寒便向大家打個招呼走了。
  陳天明看著楊桂月責怪說道:“楊桂月,小寒還是孩子,你怎么這樣對她啊?”
  “孩子?我看你一直沒有當小寒是孩子,你是居心不良,而且小寒已經是大人了,也不是小孩子。”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好象陳天明已經對華秋寒干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天啊,楊桂月,我陳天明是那樣的人嗎?你不要用帶色的眼光看我,”陳天明沒好氣地對楊桂月說道。
  “你陳天明就是這樣的人,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家里都有這么多女人了,還在外面拈花惹草,”楊桂月罵道。
  馮一行見陳天明與楊桂月罵了起來,急忙對尤成實他們說道:“尤成實,我們還有事先走!”
  “我們哪有什么事啊?”尤成實傻里傻氣地說道。
  “我靠,這里都快星球大戰了,你還不想走,你是不是想死啊?”華亭敲了一下尤成實的腦袋,然后把他給拉出去了。馮一行他們也馬上跟著跑了出去,他們又不是傻子,剛才看到楊桂月那冒火的眼睛,一會這里一定會打起來,至于在哪里打,怎么打?他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