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004 喝酒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那可以去眾人里面查一下,看有沒有哪些人少了兩個人。”
  “如果他們想隱瞞下來,我們也是查不了,就算是各大門派他們來人具體是多少,我們也不知道,更不要說那些來自各地的武林人士。”華散人搖搖頭說道。
  “從昨天晚上的事情來看,那些黑衣人可能是沒有混合在武林人士里面,但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們假扮武林人士,這樣他們行動起來就方便多了,也非常了解我們的情況。”陳天明分析著。
  “是啊,這也是我一直擔心的,我還以為只有一個變態兇手,沒有想到華山還有這么多可怕的敵人,”華散人擔心說道。
  陳天明說道:“華學門,你們以后要多花點心思在那些武林人士身上,如果他們之中混著壞人,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華散人點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我會安排人手加緊防范。天明,你們以后出去要小心一點,最好帶上保鏢,就算不帶上保鏢,也要帶上我們的聯絡信號彈。”華散人以為昨天晚上幸虧陳天明的保鏢們趕到,要不然陳天明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聯絡信號彈?”陳天明問道。
  “這聯絡信號彈是我們自己做的,因為我們華山這么大,如果發生什么事情的話,就像你們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們也是不知道的。所以你們有什么危險發生,立刻拉開聯絡信號彈,這信號彈就像煙花似的,馬上飛上天空中且在上面炸開。我們看到后,會馬上趕過來支援你們。”華散人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這聯絡信號彈好啊,華掌門,你給我們一些,如果我們遇到危險就向你們求助。”陳天明高興地說道。這個東西好啊,方便他們搬人馬了。
  華散人笑著說道:“我一會讓寒兒給你們拿去,你們在晚上出去一定要帶著。”
  “好,”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這時,從門外跑進一個華山弟子,看他匆匆忙忙的樣子好象發生了什么事情。“掌門,不好了。”
  “發生什么事了?”華散人皺著眉頭說道。
  “變態兇手昨晚又殺人了,”那華山弟子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華散人生氣說道:“我不是跟他們說了,晚上不要讓女孩單獨出去嗎?他們怎么不聽啊?”
  那弟子搖搖頭說道:“被殺的兩個都是男的,不是女的。”
  “什么?男的?”旁邊的華亭大吃一驚,“我的天啊,這個變態兇手真的不是一般的變態,昨天晚上找不到女人,饑渴的他連男人也上了。”想著變態兇手爆男人的菊花,華亭就覺得一陣惡心,剛才吃下的早餐也快要吐了。
  “不是,變態兇手沒有把那個男的怎樣,只是把男的殺了,再毀掉他的容貌。”華山弟子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干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呢!”華亭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
  華散人站起來說道:“你帶我去看看!”陳天明他們也馬上跟著走出去。
  昨天案發現場是在大家扎住在空地旁邊的樹林里面,死者是崆恫派的兩個弟子,估計是他們想要方便,兩人相邀到樹林里。沒有想到現在變態兇手的口味變了,不但殺女的,還把兩個男人都殺了。
  華散人問了一些情況,得知這兩個崆恫派弟子武功一般,他們是昨晚負責值班看守的弟子。十二點后,是他們換班的時候,于是他們便到樹林里面方便,沒有想到一去不回了。換班的人也不知道他們沒有回來,還以為這兩個弟子一早就回帳篷里面睡覺了。他們的尸體是今天早上別人發現的。
  陳天明與楊桂月倆人走到尸體旁邊仔細地看著,這兩個男人衣服完整,只是被人一掌擊斃,接著容貌被毀。
  “陳天明,你說這兩個人是不是那變態兇手殺的?”楊桂月小聲地問著陳天明。
  “說不誰,從表面看像是變態兇手干的,不過你也知道,像這樣的殺人手法,只要武功高強的人都可以做到,”陳天明也小聲地說道。
  “那你說兇手殺這兩個人是什么意思?”楊桂月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現在兇手什么人都殺,那他可能是想激發大家的怒氣,把矛頭指向華山派。”
  “什么意思?”楊桂月說道。
  “可能這幾天還有不少人不斷地被殺,而且死的分別是不同門派的,來這里的門派都有弟子出事,而你們華山派的弟子沒有事,你說人家會怎么想啊?”陳天明說道。
  “到時其它門派的人都會想為什么華山派的弟子沒有事?在華山里,走動最多的是華山弟子,但他們卻沒有事,這不得不讓其它門派起疑心啊!”楊桂月也想明白了。
  陳天明說道:“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個被殺,沒有被殺的人心里一定會產生不良的心理因素,不用過多久,只要有人挑拔一下,其它門派就會跟你們華山派產生沖突了。”
  “我要告訴師傅,”楊桂月說道。
  “你可以告訴你師傅,讓他小心一點。不過,一天沒有抓到兇手,其它門派還有人不斷被殺的話,沖突肯定是必然的了。”陳天明說道。
  “可惡的兇手,也不知道他們想干什么?陳天明,你說昨天晚上的黑衣人跟這些殺人的兇手有關嗎?”楊桂月問陳天明。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可以說有關,又可以說沒有關。”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明白。”楊桂月看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笑了笑,“其實我也不明白,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有沒有關系?不過我知道昨晚的黑衣人想對付我們,這兇手是想對付華山上的人,具體是怎樣,只能是騎著驢看本,走著瞧了。”
  華散人看到陳天明與楊桂月兩人在那邊小聲嘀咕著,便走了過去問道:“天明,小月,你們卡到什么嗎?”
  “師傅,我們覺得這個兇手現在是什么人都殺,事情很可怕啊!”楊桂月一臉的擔心。
  “你覺得這兩人是不是變態兇手所殺?”華散人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手法有點像,但不排除跟上兩次是一樣的人。只是現在死的人越來越多,讓我們感覺華山這里會出大事。”楊桂月說道。
  華散人嘆了一口氣,說道:“是啊,現在敵暗我明,人家想怎樣對付我們都行。我現在巴不得他們全下山,這樣我們就可以提防敵人,但他們不肯。”
  陳天明暗道,現在大家都知道你們華山有寶貝,他們當然是不會走了。“華掌門,你們以后要小心一點,這次死的不但是女人,連男人都殺的話,以后大家的生命很有威脅。”陳天明說道。
  會不會是兇手見奸殺不了女人,馬上把目標轉移呢?像這個變態兇手的武功高強,這華山到處都是人,他要偷偷的暗殺一兩個人是很容易的事情。因為大家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在一起,一有人落單或者人少,他們就會被人干掉。
  這時,白眉道長帶著幾個掌門走到華散人的身邊,說道:“華掌門,你是怎么看這件事情的?”
  華散人把剛才陳天明與楊桂月的分析說了一下,“各位掌門,可能兇手已經混合在人群里讓我們防不勝防,你們大家還是下山!”
  “華掌門,你不要說這樣的話,如果我們不抓到兇手,我們絕對是不會下華山的。”白眉道長搖搖頭說道。“我們也想請華掌門多派一些弟子巡邏,不要讓兇手繼續作惡下去。”
  “各位掌門,我不是我不想多派人手,華山這么大,就算是我全派華山弟子也照頓不了。而且我們也不可能全派人出去,另外兇手的武功奇高,只是幾個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我還想今天晚上起,巡邏隊的人數要在十人以上,這樣我們的人手更加不夠了。”華散人說道。
  恒山派掌門對華散人說道:“華掌門,請你說一些負責任的話,我們現在可是在華山,你多少也要盡一下地主之誼保護我們?”
  “恒山派掌門,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不是我不想,而是根本做不到,華山這么大,我的人手顧不過來。”華散人為難地說道。
  陳天明馬上說道:“各位掌門,其實你們這么多人,可以聯合起來保護你們自己的。以前你們都是各派顧各派的,人手肯定不夠。你們全集中在空地里,晚上派多點人值夜,應該是沒有事的。”
  白眉道長聽陳天明這樣說,高興說道:“陳先生,還是你這個辦法好啊,我一會回去就聯合各派的掌門,大家聯合起來對抗敵人。”說完,白眉道長就帶著大家離去了。而那兩個崆恫弟子的尸體,也被他們崆恫派的弟子抬去埋了。
  看著白眉道長那興高采烈的樣子,陳天明心里不由一陣疑惑,難道我說這話正中白眉道長的下懷?想到這里,陳天明在楊桂月的耳邊小聲說著話。
  華散人看到陳天明與楊桂月的親熱勁,不由笑著說道:“天明,小月,你們這樣可不好,現在是公眾場合,你們太那個會有影響的。如果你們什么的話,可以回房間再慢慢聊嘛。”
  “師傅,你說什么啊?”紅著臉的楊桂月生氣地跺著腳。
  “呵呵,我不說了,你們慢慢聊,我回去了。”華散人大笑一聲回華山派了。
  見華散人他們回去了,陳天明他們也到處溜達著。特別是陳天明與楊桂月專門到那些武林人士面前溜達,他們想著能不能認出昨晚那些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