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6-03)      第1943章(06-03)      第1944章(06-03)     

流氓老師90 第099章

第二卷第90章不小心碰了一下
  陳天明下了課后就夾著課本走進了學校的教師辦公室。
  因為學校的老師不多也就那么幾十人所以學校就用一個大的兩間教室合成教師辦公室這樣方便大家下課后上起聊聊天交流一些教學的心得。
  陳天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便看著右邊的何桃。
  現在的何桃好像有點憔悴的感覺愁眉緊鎖手托著下巴兩眼盯著桌面好像在想著什么事情似的。
  “何何桃你沒課嗎?”陳天明轉過身子對何桃笑著說。
  何桃轉過身子背對裝作沒有聽到陳天明說話。
  陳天明碰了一個釘子摸了摸鼻子但他不死心又問了一句。
  “上不上課關你什么事啊?”何桃終于過身子白了陳天明一
  眼。
  陳天明見是如此只好無趣地拿起旁邊的書看著。可是看著看著見何桃對自己這樣生氣哪里還看得下去啊。
  這時劉美琴也下了課拿著課本回到辦公室她一進來發現陳天明和何桃都在辦公室神情一征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一坐。
  “美琴上完課了嗎?”何桃問劉美琴。
  “是的上完了你呢?”劉美琴見何桃問自己也回問了一句。自從那次事情之后她就沒有找過何桃因為那件事情畢竟是她們心中的一個疙瘩所以她也不好意思找何桃問什么說什么。再說了就算找何桃又能說什么怎樣分陳天明?還是讓自己退出還是何桃退出還是大家一起退出?
  “我今天上午沒有課現在看看書備備課。”突然劉美琴在陳天明的左邊何桃看劉美琴要經過陳天明但她好像沒有看到陳天明似的看著劉美琴。
  “噢。”劉美琴點點頭。突然她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這一切讓一直看著她的陳天明看在眼里。
  他走到劉美琴的身邊小聲地問道“美琴你身體不舒服嗎?”
  “我我沒有事謝謝你了陳老師。”劉美琴對陳天明說話的語氣就好像在和陌生人說話一樣好像陳天明和她根本一點關系也沒有。
  “美琴你叫我天明嘛明哥也行啊。”陳天明著笑臉“有病要看的啊要不要我和你去看醫生啊?”說著說著陳天明的眼睛不由一亮因為他站著劉美琴坐著他從上面看可以看到劉美琴的乳溝還有黑色的胸罩和胸罩邊上的一點點胸部。
  想起上次在空天酒店劉美琴的那對雙峰陳天明本來很聽話的下面又開始不聽話了。特別是想起那昨自己的一二心里就更是激動。m的什么時候才可以再來玩玩那種爽死人的游戲啊!
  “我沒事不要去醫院看醫生。還有陳老師大家是同事你就叫我劉老師行了。”劉美琴說得還是很淡然讓陳天明聽得自己心里好像進入了冰庫一樣非常不自然。
  何桃看到陳天明在和劉美琴小聲地說著話她的心里就無由地一揪好像有種酸酸的感覺。剛才自己不想理陳天明的心現在好象又看不慣他在和劉美琴說話。
  “吳主任你來了。”何桃抬頭一看看見吳青從門口處踱著步走了進來對他微微地一笑。
  吳青被何桃的迷人一笑給笑呆了因為何桃從來就沒有給過他什么好的臉色而現在她竟然主動地向自己打招呼還向自己微微地一笑露出她那小白齒真的是讓他神魂顛倒了。
  “嘭”的一聲吳青撞到了辦公桌的桌角要命的是那桌角剛剛好正對著他下面最脆弱的地方。吳青疼得裂著嘴咬著牙捂著下面不敢出聲。這能怪誰啊?他口不轉睛地看著何桃的笑容竟然去著辦公桌走去也不知道。
  “嘻嘻”何桃看著吳青捂著下面的那個丑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吳青見何桃看著自己忙把手放了下來不好意思地說道“何桃不要笑了我我剛才是不大注意所以不小心碰了辦公桌一下而已。”
  “吳主任你今天的發型很好看啊!”何桃掃了還在劉美琴旁邊的陳天明一眼然后嬌聲地對還在疼得裂著嘴的吳青說道。
  “是嗎?很好看嗎?”吳青一聽何桃這樣說高興而又故作瀟灑地用手撥了撥自己有點亂蓬蓬像個鳥窩似的頭發。
  “是啊吳主任你的頭發真的很好看。”何桃又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大聲地對吳青說道。
  “是的是的我自己也覺得好看啊!”吳青瞇著眼笑著說道。“這是我讓空天酒店的發型師幫我做的要了我8塊呢!”吳青說得非常自豪還拍了拍自己的單薄的胸膛。
  “是啊吳主任你的頭發可是比某些人好看得多了。”何桃邊說邊故意看著陳天明的頭發。
  吳青見何桃看著陳天明的頭發知道她所指的某些人就是陳天明。于是他高興地說道“哈哈那當然了天明”吳青叫了一聲陳天明。
  “什么事?吳主任。”陳天明在旁邊聽何桃和吳青在親熱地說著話心里就又不是滋味了。剛才何桃連自己看都不看現在竟然好像在和吳青打情罵俏似的氣就不打一氣出了。
  “天明啊天明不是我說你啊你看看你的頭發怎么弄成這樣一點審美觀點都沒有。你以后要多注意一下跟我學學啊!”
  吳青邊邊說又用手撥了好幾撥自己的頭發。
  “我的頭發?”陳天明傻了他的頭發也是讓空天酒店的發型師的在外面要價是要288呢?他吳青的那8塊*邊站!
  “是啊說得就是你的頭發何桃你說是嗎?他的頭發哪和我的頭發有得比啊!”吳青著臉對何桃笑著說道。
  “嗯。”何桃沒有說什么只是用鼻子好像回應了一下。
  吳青聽何桃這個美女也這么贊同自己這樣說更是高興了。“天明等你這個月的工資發了我帶你去空天酒店逛逛不要老在鎮上呆著你應該去外面看看有句話怎么說來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
  “撲哧”何桃聽吳青這樣吹著自己還說要帶空天酒店的老板去看看空天酒店更唱了一句不倫不類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不由地笑出聲音來。
  吳青見何桃笑了以為何桃在為自己的說話而喝彩他更是得意了。“你看天明連我們學校的美女也笑你了你更是要多注意點要不以后你討不了女朋友怎么辦啊?”
  陳天明無言了什么討不了女朋友自己現在就是因為女朋友太多不知道如何是好。唉如果能像韋小寶一樣七個老婆一起弄回來那該多好啊!
  吳青見陳天明沒有說話以為陳天明已經知道自己的不足了他走了過去拍拍陳天明的肩膀說道“沒事的天明人無完人以后多注意點就行了。”
  何桃看到陳天明這個苦瓜樣子心里高興的那個樣子啊真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她又高興地對吳青說道“吳主任你上次不是說要請我吃飯嗎?那是什么時候啊?你可不要說話不算話啊?”
  說完對吳青又是甜甜地一笑。
  “請請你吃飯?”吳青一時蒙了他竟然忘了什么時候說過要請何桃吃飯。天啊今天自己怎么了好像什么好事都在關照著自己。剛才一進辦公室的門何桃就主動向自己打招呼還對自己笑然后又說自己的頭發好看說自己的頭發好看其實就是說自己好看嘛!只不過何桃一個女孩子家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她這叫念含沙射影嘛。
  “是啊怎么了?又舍不得啊?”何桃向吳青拋了一個媚眼。
  陳天明看著何桃這樣對吳青真的是怒火沖冠有種想殺人的感覺。如果不是見劉美琴和何桃在場他真想現在就沖上去把吳青打成豬戒然后再把的小**廢了。m的自己的女人他也敢泡。
  *!
  “舍得怎么會舍不得呢?”吳青見何桃有點不相信自己忙把自己的那幾條排骨拍得“啪啪”直響。
  “那你的女朋友會不會吃醋啊?”
  “不會怎么會呢?”吳青見自己說錯了忙又說道“我沒有女朋友啊!哪會有人吃我的醋呢!”吳青說得是真的他談了好幾個對象也沒有談成。
  “你這么專一啊!可不像有些人好花心有好多女朋友啊!
  ”何桃說完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當然當然!”吳青越說越高興了。
  陳天明越看越生氣了他拿起自己的書走出辦公室回宿舍了。
  何桃見自己氣陳天明已經成功她也開心地笑了。
  吳青見何桃笑了忙說道“何桃你今晚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吳主任你是說今晚請我吃飯的嗎?”何桃見陳天明已經被自己氣走不想和吳青玩了。
  “不是是是……”吳青想了老半天都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說什么時候請何桃了。
  “忘了對嗎?”
  “是的。”吳青不好意思地說道。
  “算了你這么沒有誠心我不吃了。”何桃說完裝著生氣地自己也走了出去。
  “喂何桃你說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可是何桃已經不見了。
  在看著書的劉美琴微微一笑但沒一會她又不笑了。因為她知道這是何桃在故意氣陳天明那說明何桃還是很在乎陳天明的。
  第二卷第9章你們不要演戲了
  回到房間的陳天明生氣※在床上。看來何桃和劉美琴都是放棄了自己。唉怎么自己的命這么不好啊!人家韋小寶幾個老婆都沒有事自己才這么一點點就弄得這樣。唉算了以后再說!
  突然陳天明才想起上次跟著小寧去師范大學被拒之門外的事情看來是要找一個時間去找小寧才行了。
  陳天明開著小車來到了師范大學的門口只見還是上次的那個保安對著他的車招著車示意他停下來。
  m的還是這個臭保安。不過自己在來之前已經買了條煙怕的就是他阻止自己進去不知道他肯不肯要煙。
  “老板你好!”保安走到陳天明的小車旁邊點著頭哈著腰。“我有什么可以為你效勞嗎?”
  “你你不認識我了?”陳天明看著保安的樣子有點驚訝不會保安不當自己是流氓了?還叫自己老板?
  保安仔細地打量了陳天明一番然后搖搖頭說道“老板我認不出你來了。”
  “我是上一次跟著那個美女的流氓啊!”陳天明給了保安一點提示。
  “老板你別拿我們這樣的人開玩笑了你是老板怎么會是流氓呢?”保安還是搖了搖頭。
  “真的你忘了嗎?”
  “老板可能你貴人多忘事記錯了”保安對陳天明陪著笑臉身子快哈成九十了。
  “兄弟你還記得上次那個美女嗎?”陳天明知道保安可能在裝傻。m的所謂人*衣裝佛*金裝今天自己開小車來了那市儈的保安竟然叫自己老板了。
  “好像還有點印象。”保安想了想點點頭說道。那個美女聽說是學校的最漂亮的美女他怎么會不知道呢?就因為這樣那天他才拼命地想英雄救美。今天可不一樣一個能開著幾十萬小車的人就算是流氓也是一個高級的流氓。這樣的高級流氓他可是惹不起。
  “兄弟你過來”陳天明向保安招了招手。
  “什么事?老板。”
  “這煙給你。”陳天明邊說邊把車上的煙遞了過去。
  “這這怎么好意思啊?”保安邊說邊把煙接了過去對陳天明媚笑著。
  “沒事兄弟你以后幫我查一下那美女叫什么名宇在哪個系然后打電話告訴我。”陳天明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好沒有問題到時我打聽到了怎么通知你啊老板。”
  保安看見陳天明一出手就是一條煙可高興了。但他現在不想告訴陳天明美女的名宇和系他還想下次拿點小便宜。
  陳天明忙把自己的手機號告訴了保安然后和保安道別后便開車走了。
  ——————————————
  周末的街上非常多人人來人往。陳天明剛開到街角時就發現一群混混在調戲著一個少女。陳天明再仔細一看原來領頭的那個人就是葉大偉的手下長毛他正攔著路不給少女過去好像還在說些什么。
  看到這里陳天明便氣不打一處m的這群混蛋也太放肆了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調戲民女旁邊的人見他們有十個人都不敢出聲。看來英雄是要讓自己來當的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把車停在一邊然后下了車。
  “住手”陳天明大叫了一聲。這個情節他在電視上見得多了一般英雄都是先大叫一聲然后就沖上去把壞人全打倒然后就救了美人。不過不知道自己要救的少女算不算是美人。
  想到這里陳天明抬起頭一看竟然呆了因為長毛攔住的竟然是那天仙少女小寧。看來自己和小寧是有緣分的老天都這樣幫自己了自己還不爭取的話那真是要遭雷劈的啊!
  “哪個王蛋敢掃大爺和美女聊天啊?”長毛邊說邊抬起了頭。
  “陳天明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我們正想找你想不到你竟然送上門來了!”長毛見想當英雄的是陳天明高興地笑了。
  那天他們沒有帶家伏被陳天明乘虛而入把何桃和劉美琴救了害得他們被葉大偉抽了一頓。現在見陳天明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可是一個討好老板的好機會。只要把陳天明干掉老板一定會重重地獎賞他的。“兄弟們掏家伙。”長毛說完自己先從背后掏出了一把刀然后對著陳天明。
  “用刀?”陳天明開始有點怕了。因為自己和別人打的時候都是拳頭對拳頭哪里對過刀啊。他看了小寧一眼發現小寧已經沒有剛才的害怕了反而是對自己微笑著。這一笑讓陳天明膽氣一壯。
  怕什么?陳天明對自己說道。自己已經練香波功到第五層了大伯不是說自己可以看到敵人的出手嗎?只要自己避過然后找機會下手就行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也對長毛笑了笑說道“長毛鬼子你不要以為自己拿了一把小刀就得意忘形。你還有沒有王法啊?光天化日下竟然強搶民女你大爺我今天可是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陳天明說完還故意瀟灑地把頭一甩然后對小寧安慰地笑了一笑“小寧你不要怕有哥哥我在此他們不敢對你怎樣?”
  “兄弟們干掉他老板重重有賞。”長毛說完帶頭沖了過來。然后混混也揮著刀向陳天明沖了過來。
  陳天明輕身一閃躍到長毛的身后然后一腳踢到長毛的屁股上。長毛因為沖得太急撲了一個空又被陳天明踢到屁股上竟然來了一個惡狗吃屎撲倒在地上。
  “呵呵”小寧看到長毛的狼狽樣不禁地捂著小嘴笑了起來。
  “小寧你在旁邊看戲就行了這些混蛋我一個人就能搞掂。
  ”陳天明看到小寧那如花般的笑容竟然看呆了連有一個混混揮著刀向他沖過來他都不知道。
  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本來那混混想砍陳天明的手的但陳天明的手好像長了眼一樣自己動了一動射過了那混混的一刀。
  “大家一起上。”從地上爬起來的長毛歇斯底里地向他的手下在叫著。
  其它混混一起向陳天明沖了過來陳天明左閃右躲不時地往長毛他們身上拍打著沒有一會兒長毛他們就全倒在地上“哎喲哎喲”地叫著。
  陳天明走到長毛的身邊狠狠地給長毛一腳。
  “哎喲陳老師陳大俠你就饒了我你大人不記了√過你也知道我也是跟著老板打工的老板叫我們干什么我們就要干什么我們也沒有選擇的余她啊!”現在的長毛見陳天明在地上撿起了一把刀對著他他更是嚇得臉色青白。他跪在地上對陳天明求饒著。
  “你說以后見我怎樣啊?”陳天明現在可威風了特別是小寧就在身邊他更是耍威風。一般美女都是喜歡英雄的特別是像他這么帥的英雄。
  “我以后見到你就馬上逃跑你放過我我上有十歲的老母還有一個剛剛結婚的老婆下有還在吃奶的兒子你如果殺了我這讓她們怎么活啊?”長毛邊說邊假哭著“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做一個好人。”
  “長毛你剛剛結婚哪有兒子啊?”陳天明笑著對長毛說道。
  “這這這是我撿來的兒子。”長毛見自己說錯了話只好繼續圓謊。
  m的你別再假裝了你以后不要再干壞事了要不以后我見到你不要我見一次打一次。”陳天明瀟灑地揮了揮手。
  “知道了。”長毛拼命地點著頭。
  “小寧他們被我打倒了。”陳天明對著小寧笑著說道。
  “嗯“小寧點點頭。
  “你怕嗎?”陳天明問小寧。在電視上這樣的情節他也見得多了當英雄救美后美女一般會很害怕然后會撲到英雄的懷里感激地哭著。
  看著小寧豐滿的胸部陳天明吞了吞口水他就等著小寧撲過來。
  “我不怕。”小寧搖搖頭。
  “你不怕?”陳天明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怕什么?這是你和他們在演戲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和他們在演戲?”陳天明越來越懷疑自己是聽錯了。
  “是啊。”
  “我怎么會是和他們在演戲呢?”
  “陳天明我問你你認識他嗎?”小寧邊說邊指著長毛。
  “認識。”陳天明點點頭。
  “就是了你們都認識的你先叫他來欺負我然后你再英雄救美。拜托你了你可以用點有新意的計劃好嗎?”小寧不屑地說道。
  “我怎么會是和他們演戲呢?你不信你可以問他。”陳天明說完用力地踢了長毛一腳。
  “哎喲我的媽啊我的美女姑奶奶我不認識他我們不是演戲陳大俠你不要踢我了。”長毛捂著被踢處苦苦地哀求著。
  “哼”小寧冷冷地笑了一聲。
  “我真的不是和他們一伙的。”陳天明對著長毛又是一腳。
  “哎喲我的媽啊!”長毛又是一聲尖叫。
  “無聊”小寧說完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便自己走了。
  “長毛聽到沒有你們真無聊快滾。”陳天明生氣地罵著
  長毛他m的自己好心當英雄竟然讓人說這出戲是自己自導
  自演的天啊我怎么這么冤啊!陳天明在心里苦苦地嘆著氣。
  長毛一聽陳天明讓他們走忙拔腳便跑現在的他們恨不得爹媽生多兩條腿他們連刀也不要了就跑遠了。
  第二卷第92章為什么搶我的
  “老板”長毛氣急敗壞地跑回卡拉o城對葉大偉報告著。
  葉大偉見長毛的臉青一塊腫一塊跑了進來不悅說道“長毛你又和誰打架了?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長毛抹了抹臉上的汗說道“老板是你的死對頭陳天明把我打成這樣的。”
  “什么又是他?我不是叫你帶多幾個人還帶家伙嗎?你的腦袋用來干什么的啊?是用來裝水的嗎?老是丟三忘四的。”葉大偉一聽是陳天明把長毛打成這樣的生氣地罵著長毛。
  “老板你不知道啊我是帶了十個人我們都帶著刀的。但是陳天明好像會武功似的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注一會就把我們十個人打倒了你不信可以問他。”長毛邊說邊指了一下剛才和他跑回來的手下。
  “是啊老板那人太厲害了不一會就把我們全打趴在地上了他比黃飛鴻還厲害呢!”那手下怕老板罵他也附和著長毛的說話。
  “比黃飛鴻還厲害?你們是不是有點夸張了?”葉大偉不相信。
  “老板真的不夸張啊陳天明肯定是學過武功的。還有啊我已經查過了空天酒店的經理是林國但其實空天酒店的老板是陳天明林國是陳天明的手下。”長毛邊說邊摸著自己被陳天明打腫的臉。媽的一定要煽動老板出錢請殺手來干掉陳天明才行。
  “這么說陳天明是有錢人了?”葉大偉不甘心地說道。
  “是啊不但有錢他武功又厲害我們是弄不了他啊!”長毛點點頭說道。
  “那那怎么辦啊?如果不報陳天明這個仇我吞不了這口氣。”葉大偉越說越氣憤媽的眼看到手的何桃和劉美琴就這樣被他救走了讓他吃了一個便宜的東西。“我不弄死陳天明我就不姓葉。”
  “老板要不我們出錢找天星幫來干掉陳天明。”長毛開始獻計了。
  “天星幫?好像挺貴的。”葉大偉雖然知道天星幫是縣里最大的黑幫實力不錯六親不認只要有錢沒有擺不平的事情但是他們的要價也比別的幫派要貴。
  “沒辦法啊像陳天明這樣厲害的角色一般的幫派是搞不掂的。再說天星幫的幫主天星老大也是練過武功的。我有一次見過他出手二十幾個人打他一個人不一會兒功夫他就把那二十幾個人全打敗了。”長毛興奮地說道。
  “這么厲害?那是要請他們了貴就貴如果能把陳天明干掉也值。”葉大偉聽了長毛這樣說點點頭答應了。
  “那我去找他們約過時間大家談談?”長毛問葉大偉。
  “好快去辦媽的想著陳天明和何桃在床上風流快活我心里就氣了。”葉大偉催促著長毛。
  ————————————
  星期天的一大早陳天明就又來到了“好來香”飯館找小寧昨天的事情她是誤會了他今天是無論如何也要來找她解釋清楚。
  一進去陳天明就找了一張*邊的桌子坐下。一會等小寧出來他就向她解釋。
  這時幾個像混混樣子的人走了進來不過這混混好像和長毛他們又有點不一樣至于什么不一樣陳天明也說不清楚。
  走在前面的混混大聲地對里面叫道“老板在嗎?快給我出來。”說完幾個人就坐在椅子上蹺著腳把煙拿了出來點著火一邊吸一邊大聲地聊著天。
  “喲是天鵬哥啊”小寧的媽媽一出來看見那個領頭叫天鵬哥的人后馬上對他討好她說道。
  “老板娘今天是交保護費的時候了快交我們還要去別的店呢!”天鵬不耐煩地對寧媽說道。
  “好好我馬上交。”寧媽邊說邊走了回去。
  一會兒她又走了出來。那著一張一百塊遞給了天鵬說道“天鵬哥這是下個月的保護費一百塊。”
  “老板娘你弄錯了從下個h始我們的保護費是每月200元了。”天鵬拿了那一百塊后繼續問寧媽要錢。
  “什么?怎么怎么漲價了?以前都是一百塊的啊!”寧媽說道。
  “現在是什么世道啊以前的豬肉是十塊錢一斤現在是二十塊了。你說現在哪樣東西不是起價的所以我們的保護費也要起價要不我們這些兄弟都去吃西北風了。”天鵬說道。
  “那可不可以少點啊天鵬哥我們是小店小本經營要不我們交一百五?”
  “媽的你以為這是在市場買東西講價啊快給要不我要你三百塊。”天鵬生氣地大聲說道。
  “媽不要給這些黑社會的人他們憑什么收保護費啊?他們如果敢亂來我們就報警。”這時小寧從房里走了出來對寧媽說道。
  “小寧這里沒有你的事快回去。”寧媽用小寧使了一個眼色。
  “呵呵這美女說得不錯嘛竟然美女這樣說那你媽的店以后都不要交保護費了。不過你現在和哥哥我出去玩玩怎樣?”
  天鵬一見眼前的小寧眼睛突然一亮他對小寧淫笑著。
  “流氓走開。”小寧見天鵬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豐滿的胸部上沒有離開過生氣地罵道。
  “你錯了哥哥不是流氓也不是黑社會哥哥我是天星幫的聽過嗎?我的老大就是天星。怎樣?”現在的天鵬對著小寧的豐滿的**直流著口水這樣漂亮的女人他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
  “流氓色狼你再不走我就報警了。”小寧看著天鵬向自己越走越近慌了急忙拿起了手機說道。
  陳天明聽著小寧這樣叫著聽起來感覺非常耳熟自己好像在哪里聽過似的。他慢慢地站了起來只要天鵬再走近小寧一步他就出手。他和這個天鵬不認識應該小寧不會再誤會是自己叫來的了?
  “住手”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緊接著一個男人沖了進來。
  “師兄是你?”小寧驚喜地叫著。
  “小寧是你?”那男人也叫了起來。
  “天啊”陳天明快要暈了。怎么這樣的好事竟然讓小寧的什么師兄占去了自己為什么不早叫一點呢?那聲“住手”應該是自己叫的啊!現在的陳天明真的是把腸子都悔青了。
  “小子看來你是活膩了想英雄救美?”天鵬見著面前這個英俊小生只是一個人不屑地說道。
  “我不想當什么英雄但我不能讓你欺負我的師妹。”那師兄說道。
  “竟然這樣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來保護你的師妹了。”天鵬邊說邊掄起了自己的大拳頭。
  “打天鵬快點把這個什么師兄打倒在地上然后就到我隆重地出場了。”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說道。如果小寧的師兄也被人打倒了自己再出場的話那自己可是更能讓小寧喜歡的了。
  “你去死。”天鵬一拳向那師兄打了過去。
  “師兄你要小心啊!”小寧一見天鵬向她的師兄打了過來著急地叫了起來。
  那師兄對小寧微微一笑把頭一擺輕巧地躲過了天鵬的兇狠的一拳。
  天鵬見自己的一拳被射了過去生氣地連向師兄又打了三拳但師兄都輕易地躲了過去好像很輕松似的。
  小寧的師兄學過武功?陳天明呆了。自從他學了香波功后對武功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他看了那師兄的躲避身法應該是學過武功還不弱的。至于和自己比怎樣陳天明就不知道了。
  “完了自己又沒有表現的機會了。”陳天明暗嘆道。像現在小寧的師兄這么輕易地對付天鵬看來他是能對付天鵬他能對付天鵬那自己討好小寧的機會就泡湯了。唉誰叫自己剛才不早出手呢?
  “你累了嗎?”現在的小寧師兄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突然抓住了天鵬的拳頭竟把天鵬的拳頭牢牢地抓住。
  “你你放天我的手。”天鵬氣急敗壞地履l道。
  “你有本事就自己拉出來。”小寧師兄笑著說道。
  天鵬拼命地拉連臉都紅了但還是沒有拉出來。
  “怎么樣?我師妹的事我可以管嗎?”小寧師兄說道。
  “可可以。你放開我。”
  “不急我們還沒有說好呢!以后我師妹家的這小店可不可以不交保護費啊?”
  “這這……哎喲可以。”天鵬被小寧師兄猛也用勁只好苦著臉說道。
  小寧師兄把天鵬的拳頭放開然后說道“我剛才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你叫天鵬是天星幫的如果你說話不算話敢對我師妹她們報復的話那我一定會去天星幫找你然后……”小寧師兄邊說邊把桌上的一對衛生筷拿了起來然后兩掌一合那對衛生筷竟然在小寧師兄的雙掌下變成了碎屑。
  “不敢不敢。”天鵬一見小寧師兄這么厲害臉色一變慌忙地帶著他的幾個弟兄走了出去。
  第二卷第93章買兇殺人
  陳天明看著小寧師兄的那招功夫也呆了說真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樣的內力把筷子弄成碎屑。
  “師兄你好棒啊!”小寧對她的師兄甜甜地一笑把陳天明看呆了。m的怎么自己從來都沒有遇到她這樣對自己這樣笑啊!
  “小寧沒事了不要怕有我蔡東風在沒有人能欺負你。
  ”那個叫蔡東風的小寧師兄拍著自己的胸膛深情地看著小寧說道。
  “師兄你對我真好。”小寧看著像個小白臉似的蔡小風紅了紅臉害羞地低下了頭。
  “小寧這位是?”寧媽在旁邊看著對自己的女兒笑了笑說道。
  “媽這是我學校的師兄我大一時他大四我們在一次學校活動中認識的。”小寧對媽媽害羞地說道。
  “噢是你學校的師兄啊師兄你現在在哪高能何?”寧媽看著蔡東風好像是在試探著什么。
  “啊姨我家是在市里的我現在市里開了一間公司。”蔡東風對寧媽笑了笑微微一低身不卑不亢地說道。
  “這么說你現在自己是老板了。”寧媽聽到蔡東風的這樣回答很高興看來自己女兒挑的人不錯。人長得帥氣又有錢且有正義感。這樣的人壞也不會壞到哪里去的?想到這里寧媽高興地笑了。
  “媽你在干什么呢?”小寧聽自己的媽媽好像在盤問戶口似的心里不悅埋怨著自己的媽媽。
  “呵呵媽也是多嘴問一下沒什么的。小寧你不是說要回學校嗎?你就讓你師兄送你一程。”寧媽現在看著蔡東風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女婿一樣這讓在旁邊的陳天明就越來越火了。
  m的什么在市里開間公司一個大學畢業不久的學生能有什么大的作為。看來那間公司只是一間小公司而已。”陳天明越看這蔡東風就越不順眼因為不順眼的原因就是這個蔡東風竟然好象比他還帥。
  “阿姨你以后叫我啊風就行了小寧你想回學校嗎?正好我也想回學校看看你坐我的車回去!”
  “你有車?”寧媽的眼睛可是越來越大心里可是越來越高興了。
  “媽我師兄的爸爸好像是市里的一個官他在學校回家的時候家里就有車來接他了。”小寧在媽媽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雖然小寧說得很小聲但陳天明自從學了香波功后他的聽力就非常好把小寧的話聽得一清二楚。特別是陳天明還看到蔡東風的嘴角動了一動好像是在笑這不由得陳天明懷疑這蔡東風也是一個練功的人剛才小寧說的話他也是聽到的。
  “是嗎?那好快快和啊風坐車去!”寧媽邊說邊拉著小寧出去她想看看蔡東風的小車是如何的。
  陳天明心里也是一動他也想看看蔡東風開的是什么爛老爺車。“是奔馳!”陳天明呆了想不到蔡東風竟然開著一輛名車這么說來他的身分不是一般的差了不是他有本事就是他有后臺了。
  看著小寧坐著蔡東風的車走了陳天明再也高興不起來了。這蔡東風人長得帥又有錢小寧和她的媽媽好像都對他有好感。看來自己要追上小寧是比登天還難的了。
  唉自己怎么這么背啊小寧泡不上何桃和劉美琴又不理自己。還好自己還有一個燕姐在身邊陪著自己。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里又是好過了一點。
  ——————————————
  “老板這是天星幫的老大天星大哥。”長毛指著面前的一個彪形大漢對葉大偉說道。
  “天星老大你好。”葉大偉忙把手向天星遞了過去。
  “葉老板你好。”天星用力地抓住了葉大偉的手大聲地說道。
  “好好。哎喲疼疼。”剛開始葉大偉沒有感覺什么但天星突然一掐緊他只覺得自己兩手就好像被鐵鉗夾住似的。
  “哈哈”天星大笑一聲然后松開了自己的手。
  “天星老大好功夫啊!”葉大偉對天星笑著說道。
  “好說好說。”天星見自己剛才的動作已經奏效擺了擺手便坐了下來。
  葉大偉也訕訕地坐了下來然后向長毛使了一個眼色。
  長毛見老板向自己示意忙走到天星老大的身邊哈著腰對天星老大說道“天星老大我們老板想請你幫一個小忙。”說完把一張相片拿了出來。
  “這是誰啊有什么來頭?”天星瞟了相片一眼然后拿著桌邊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茶。
  “這是一個老師叫陳天明是我們老板的死對頭。”長毛對天星繼續哈著他的腰。
  “就這么簡單嗎?”天星把茶杯放到原來的地方。
  “是的就這么簡單。”長毛說道。
  “你媽的長毛你哄我啊。老子又不是剛出來混的。如果只是一般的老師你們自己動手就行了還要得著我們?”天星開口就罵起了長毛來。
  “這這……”長毛被天星這只老狐貍罵得說不出話來了。
  葉大偉見騙不了天星只好說道“天星老大我也實話告訴你這個陳天明表面上是一個老師但實際是空天酒店的老板并且他還好像學過功夫長毛幾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噢原來是這樣。”天星點了點頭有興趣地看著相片中的陳天明。這相片是葉大偉從李校長那里拿過來的。
  “天星老大怎樣啊?”長毛對天星笑著說道。
  “你們出多少錢?”天星瞇著自己的眼睛看著葉大偉。在他現在的眼里葉大偉就好像一條任他宰割的豬肉。
  “二十萬。”葉大偉咬了咬牙說道。這價錢是葉大偉叫長毛在外面打聽的現在要一個人的命行價是二十萬所以他也叫出這個價。媽的本以為長毛他們可以收拾得了陳天明誰知道不行白養了他們。
  “哈哈!”天星抬著頭大笑了一聲。
  長毛也討好地曝著天星一起笑。
  “葉老板你也太孤寒?”天星突然臉色一變冷冷地說道。“平常人你給二十萬我不說你。但現在這個陳天明是空天酒店的老板又會武功這是一個硬骨頭啊!可不容易吃。”
  “那那五十萬!”葉大偉聽天星說得也是有道理于是咬了咬牙把價錢翻了翻只要能把陳天明干掉花錢就花錢。
  “一百萬不二價。”天星又拿起旁邊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什么?一百萬?”葉大偉跳了起來驚叫道。
  “葉老板你覺得不值嗎?”天星看著葉大偉幽聲地說道。
  “好好像有點不值。”葉大偉被天星的那灼熱的眼光看著感覺自己渾身不舒服。
  “葉老板反過來說如果有人出一百萬買你的命的話你覺得怎樣啊?再說了你沒有武功那個叫陳天明的卻有。”
  “這這……”葉大偉無言了天星說什么不好說自己的命才值一百萬嗎?就自己的身家都有一千萬了。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不止一千萬?”天星繼續說道。
  “這是的”葉大偉有點吃驚想不到天星能看出他的心里。
  “就是了一個空天酒店的老板你說他的身價是多少啊?我們干掉一個人還有很多手尾要收拾的。再說了陳天明會武功這給我們的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難。”天星把殺人說得好像是一個挺什么的工作了。
  “這我我考慮考慮。”葉大偉頓了頓想了想說道。這一百萬不是一個小數口他是要好好地考慮一下。
  “那葉老板要好好地考慮清楚了不過你最好快點。因為如果你的這個死對頭他找到我要干掉你的話可能我只要他七十萬就行了。畢竟你是不會武功的。哈哈!”天星說完大笑了一聲。
  長毛看到天星的臉色變了忙走到葉大偉的身邊小聲地說道“老板這天星老大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我們得罪不起啊如果這事情我們談不來的話以后我們一定會有麻煩的。”
  “那那好天星老大我答應你。”葉大偉終于把頭抬了起來對天星說道。
  “這就對了嘛按照老規矩你三天內把一百萬給我們送過來那以后的事情我們會辦的了。反正一個月內你就會看到你的死對頭死于非命了。”天星高興地說道。
  “應該會成功的?”葉大偉想著如果不成功那錢還能不能拿回來?
  “當然了我們從來都沒有失過手。”天星給葉大偉翻了一個白眼。
  “是的是的天星老大辦事我們放心。”長毛忙在旁邊打圓場。
  “葉老板聽說你們這tv的小姐不錯啊?”天星見事情已經辦成開始淫笑著了。
  “是的是的只要天星老大高興今天你喜歡在我們這里怎么玩就怎么玩?”葉大偉把頭轉過對長毛說道“對叫03來。
  “老板、你們好。”豐滿的03走了進來。
  “不錯不錯是真肉的。”天星邊抓著03的大**邊說道。
  “葉老板再給我叫多一個我喜歡玩3。”天星老大邊說邊開始脫03的上衣一對龐大的**露了出來。旁邊的長毛看著口水都留了。
  “媽的快去沒聽到天星老大說嗎?再叫08過來。”葉大偉生氣地罵著長毛然后他也走了出去。看來這個天星老大喜歡有人在的時候干。不過他不適應看著別人干。
  想起天星說的3葉大偉又氣憤了。媽的都是陳天明害得害得自己沒有與何桃、劉美琴她們倆人玩3。
  陳天明你等著去見閻羅王!葉大偉陰笑著。
  第二卷第94章敲錯了地方陳天明正低著頭在校園的小道上走著突然被一個人擋住了去路。陳天明抬頭一看眼睛不由地一亮。
  一對豐滿的胸部被主人的那桃形衣服所繞了起來那白皙的肉似乎能讓人聯想到下面那更讓人著迷的地方。
  “天明你不要這么流氓好不好?”陳天明面前的女人嬌聲地說道。
  陳天明一聽這聲音知道是誰了。其實不用猜他也知道像這樣的胸部學校里除了婷姐外就沒有誰有這樣驕傲的東西了。唉婷姐我不想流氓但我又不能不流氓啊。像你這樣的東西正經的人都會成了流氓的除非那人是太監。
  “你還看?”婷姐生氣地說道。不過她婷姐氣的時候還真是好看那豐滿的地方一起一伏的真是讓引人入“摸”。
  “婷姐你到底多少歲了?怎么看你越來越年輕的?”陳天明打量著范文婷以前看她好像是有三十歲現在看起來又好像是二十多歲。人家說只有懶女人沒有丑女人這可能是真理啊!
  “去你的有你這樣問女人年齡的嗎?”范文婷裝著生氣的樣子罵道。
  “你是不是三十了?婷姐。”陳天明小心地問道。
  “你沒有聽過女人的年齡是秘密比國家的秘密還秘密嗎?
  所以我才不會告訴你呢。”范文婷笑了笑說道。
  “婷姐說說嘛!”陳天明邊說邊看著范文婷的那對大白兔只可惜的是大白兔被布袋裝著了看不到。
  “是了天明你一會還有課嗎?”范文婷說道。
  “沒有了。”
  “那好你一會去我的房間開車送我去趟縣城我有點事情回縣城時間不長。然后你再開車送我回來。”
  “沒有問題那婷姐是不是你讓我辦的那件事就是這件事啊是的話那我們以后兩清了。”陳天明突然想起上次自己因為偷看婷姐上廁所的事情被婷姐抓住他要挾了自己。
  “這事只是其中之一還不能算是兩清。”范文婷搖了搖頭說道。
  “唉那好我現在去開車。”陳天明今天開來學校的是摩托車。一想起是摩托車陳天明的心里不由地一蕩如果范文婷坐在自己的后面那就有機會可以碰碰她豐滿的胸部了。一會自己就可以占便宜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就心花怒放了。
  “那好一會你到我的房間找我。”范文婷點了點頭。
  “好的”陳天明高興地跑去了。
  陳天明開車到了范文婷的宿舍前就停下了車。她住的地方也像是和陳天明他們一樣的宿舍是平房。
  “婷姐我是天明開門啊。”陳天明邊說邊敲著門。可是不知道嬸姐在里面干什么?陳天明叫了好幾聲里面都沒有出聲。
  “不在?”陳天明奇怪了剛剛不是說好的嗎?來這里接她難道是她出來了?想到這里陳天明邊敲邊回過頭看著后面想看看范文婷是不是已經出來了。
  咦?怎么門什么時候變軟了?剛才敲的時候還是硬的?陳天明奇怪地回過頭呆了。因為范文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把門打開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剛才覺得敲得很軟的感覺竟然敲到了范文婷而手上敲的位置正好是婷姐那豐滿的胸部。
  陳天明看著婷姐羞紅的臉知道這事情是**不離十了。“婷姐我我剛才是敲門不是想敲你的什么地方來的。”
  “哼你還敢說?我現在趕時間以后再跟你算帳。”范文婷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關上自己的門就來到了陳天明的摩托車旁。
  “你還在那呆站著什么?還不過來開車我要干時間啊!”范文婷又是白了陳天明一眼。
  “噢對開車。”陳天明回過神來了。怕什么反正不敲也敲了只是可惜開始不知道是敲到婷姐的那個地方還沒有回味過來呢?
  陳天明搭著范文婷他故意地開得飛快一陣陣的風吹過來讓范文婷不由地往陳天明的身邊*了過來。
  陳天明等的就是這樣的機會他抓緊兩個扶把然后把手伸直然后拼命地把背往后面*過去。他想這樣應該能擦到多少范文婷非常凸出的地方。
  果然他沒有計算錯他的后背果然感覺到了一種軟綿綿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一種讓人興奮的感覺一種讓他下面馬上興奮起來的感覺。
  唉那東西大就是不一樣只是用后背輕輕地一擦就能感覺得到。因為他開得快范文婷可能怕坐不牢所以也沒有像以前劉美琴或者何桃她們那樣把手放在中間橫隔開讓自己想揩點油都揩不了。
  就這樣陳天明在一邊輕輕、偷偷姓扭著后背一邊開著車來到了縣城。然后在范文婷的指引下開到了一條街邊。
  “你等一會我打個電話我老公過來拿就行了。”范文婷對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婷姐的老公?陳天明心里暗道。他點點頭“行沒有問題的婷姐我不趕時間你忙你的!我等你。”
  范文輝也點了點頭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機打起電話來。
  “天明”范文婷把手機放在自己的牛仔褲的后袋里“其實啊你如果不這么色的話你是一個不錯的人來的。”
  “色?”陳天明沒有出聲了。誰叫自己不小心地流氓了一下就讓她抓住了呢!
  “剛才你開的車好快啊都把我的頭發吹亂了。”范文婷邊說邊解開了綁頭發的橡皮然后輕輕地弄著自己的頭發。
  陳天明被范文婷這樣的姿勢所吸引了想不到女人在梳弄著自己的頭發的時候也是這么好看的。范文婷的手動來動去那對豐滿的大白兔也在跟著她的手運動著看得陳天明的心里直癢癢恨不得沖上去好好地抓上一把。
  想到這里陳天明的下面又火了起來。“下去快下去你知道多丟人嗎?”陳天明暗暗地對自己的下面說道。
  “文婷”一個聲音在對面叫了過來。
  陳天明抬頭一看發現對面站著一個帥男人。陳天明又是呆了這幾天怎么了看見的男人個個都比自己帥的。先是蔡東風接著是這個男人。以前自己的強大自信心也越來弱小了。
  “老公你過來。”范文婷對那男人招了招手。
  “天明這是我的老公薛方老公這是我的同事陳天明是他開車送我回來的。”范文婷為陳天明和她老公介紹著。
  “你好。”陳天明伸出了自己的手。
  可是范文婷的老公薛芳只是對陳天明笑了笑說道“謝謝你送我老婆回來。”
  m的看不起我?還是說我占你老婆便宜啊?陳天明在心里罵著。不過想想也是像自己這么漂亮的老婆經常在外面勾三搭四心里也是會不舒服的。想到這里陳天明也就原諒了薛方。
  范文婷把薛方拉到一邊然后在他的耳邊說了一會再把一個小包給了他。最后她在薛方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再見了老公我們回學校去了。”
  薛方被范文婷親了一口臉馬上紅了起來。
  “看來婷姐的老公是一個老實的人不過看著他臉紅的樣m的。他的膚色怎么這么白啊?”想到這里陳天明看了看自己手臂的膚色他又是嘆了一口氣自己的信心又少了一點。
  “天明看我老公干什么啊?你不會是喜歡男人?”范文婷開玩笑地說道。
  “我哪會是喜歡男人呢?我要喜歡就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啊性感而漂亮。”陳天明見薛方已經走得不見人影了他也大膽她凋戲范文婷了。
  “去你的你會喜歡我這樣的老女人?”范文婷嬌嗔地說道。
  “當然會了。婷姐想不到你老公長得也不錯啊差不多有我這么帥了。”陳天明還是提高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得了不要夸我的老公了我們快回去時間也不早了。
  ”范文婷看看表催促著陳天明。
  “好的上車我們回去。”陳天明看著范文婷已經坐上了他的車心里又是一陣高興。想不到范文婷坐摩托車是這樣的一會又有便宜占了不能用手抓抓用后背碰擦碰擦也是不錯的。想到這里陳天明繼續在心里淫笑著。
  “到了婷姐。”陳天明把車開到了范文婷的房前還不忘故意地來個剎車范文婷豐滿的**就向他的后背沖了過來。
  “哇”一陣柔軟的感覺從后背傳了過來讓陳天明爽得不得了。
  “天明你是故意的。”已經下了車的范文婷用手護著胸生氣地說道。可是不管她怎樣護都是遲了因為不該撞的已經撞了
  “沒有我不是要停車嘛才剎車的不是故意的。”陳天明也下了車陪著笑。
  “哼先是敲我那里現在又故意剎車撞我那里你這個色狼。”范文輝邊說用手想敲陳天明的腦袋。
  陳天明輕快地一閃笑著說道“婷姐你是敲不了我的。”
  對于這點陳天明還是自信的他能看到范文婷的出手然后逃避。
  “是嗎?那試試看我能不能敲到你。”范文輝邊說邊向陳天明沖了過來。不知道她是運氣好還是怎么的陳天明怎么閃避也好象在她的意料之中。
  “啪”的一聲陳天明的腦袋被范文婷敲了一下。
  “怎么樣?我還是敲到了!”范文婷說完便笑著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后關上門。
  陳天明想了想怎么也想不出范文婷為什么能敲到自己的腦袋來上次長毛他們幾個人也打不到自己這一次怎么了?
  m的我可能讓她罷了。陳天明自己為自己解脫著。可能是自己不忍心見她敲不了自己才放慢了身形!想到這里陳天明坐上自己的車開回自己的宿舍了。
  第二卷第95章太累了
  在酒店忙了一天的陳天明回到了家。這個月酒店的生日好得要命元旦一到大家都借著這個機會請客吃飯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為了和領導同事拉好關系什么樣的借口都可以想得到。
  不過張麗玲叫來的那位同學也不錯人家學酒店管理的就是不一樣把酒店里的事務打理得頭頭是道這樣他也輕松了好多。不過這幾天的生意是太好了經常有客人因為沒有位置吃飯在大吵大鬧。
  還有酒店今年年三十到正月十五的桌位也全給訂滿了看來今年他不發也不行啊。
  想到這里陳天明高興地笑了笑他把鑰匙往桌面一扔就順勢躺在自己的床上燈也不開。
  “誰?”陳天明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剛才他好像睡到了一個人。
  “天明你回來了?”那人把床頭燈打開了。
  陳天明定睛一看原來是燕姐。“姐是你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么晚了你還不瞧嗎?”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等你我見你這么晚了還沒有回來也不知道吃飯了沒有?我在你的房間里等著等著累了我就躺一下誰知道睡著了。”燕姐揉揉睡惺惺的雙眼不好意思了。
  “姐我在酒店吃過了。”
  “噢我忘了你自己有酒店。”燕姐拍了拍腦袋失聲地笑道。
  “姐……”陳天明看著燕姐吞了吞口水她因為剛才躺在床上睡覺衣服已經有點零亂零亂得讓他看到燕姐的旁邊胸罩。
  “啊”燕姐也發現了自己的春光畢露忙用手拉緊了衣領。
  雖然她和陳天明有一些親密的接觸但從來沒有給他看過這樣讓她難為情了。
  “姐我要……”已經給燕姐挑起欲火的陳天明已經不再顧忌著什么了他這段時間忍得太辛苦了什么幸福要*自己的雙手老*自己的雙手太辛苦了并且也沒有男女之間那樣的爽。
  “你你太累了不要……”燕姐給陳天明摸得無力也說道。
  每一次讓陳天明摸著都會讓她有一種不顧一切的沖動如果不是她在最后的關頭理智地讓陳天明停住可能已經讓陳天明上了。
  不過燕姐也知道她的那種叫停是非常的無力如果陳天明不聽再進一步的話她也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我不累”陳天明邊摸著燕姐邊喘著氣。這一段時間很難碰上燕姐在家他在家的時候燕姐上班燕姐在家的時候他在外面或者在學校。
  燕姐的**好像又比以前大了一點豐滿了一點。陳天明現在什么也不管了他現在只想要燕姐上燕姐。
  何桃不是說他優柔寡斷嗎?那他從今天開始就不優柔了他哪個女人都要反正他都喜歡誰他也不會放過。在古代誰不是三妻六妾的韋小寶也不是有幾個嗎?這就是男人的夢想一個成功人士的夢想。他陳天明是嗎?好像應該是所以他就應該擁有夢想擁有幾個女人。
  且還要生多幾個孩子老媽不是整天說這屋里的沒有人氣嗎?
  哈哈到時我看你到處都是氣了!
  計劃生育我*!什么叫計劃生育啊就是有計劃的生育我現在沒有計劃嗎?有啊我是非常非常的有計劃的。計劃生育是對窮人說的是想告訴他們自己窮了就不要養這么多要不就會越來越窮。
  而對有錢人說那就沒有多大關系了養他十幾二十個都沒有問題反正有錢現在是有錢能使鬼推磨計劃生育算個鳥。
  陳天明越想越開心越想手就越不想停今晚一定要上了燕姐他下面太難受了再不弄弄明天去買個防爆罩把下面的兄弟罩住算了。
  燕姐見陳天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知道他想了。她紅著臉把手伸到陳天明堅硬的下面還是想和以前一樣幫陳天明解決根本的問題。
  陳天明的下面給燕姐抓住了這時的他更是興奮得不得了他一只手用力地抓著燕姐的**一只手摸上了燕姐的挺翹的屁股。
  燕姐輕輕地咬了咬牙今天的陳天明好像發狂似的抓她抓得她有點疼不過陳天明這種激烈的動作又讓她有一種不舍得感覺。
  她開始用手輕輕地套弄著陳天明下面像鐵棍的東西。她被陳天明也逗出火來了慢慢地她套弄得越來越快。
  現在的陳天明真正得給燕姐引著了火現在就算這樓要倒塌他也不會停下來的他一定要先把自己的火滅了再走就算粉身碎骨也不走。
  陳天明把手插進了燕姐光滑的**如玉脂般的**讓陳天明抓在手里有一種非常爽的興奮。
  “不不要……”燕姐發現陳天明把手伸進她的胸罩里抓著她的**羞澀而又無力地叫道。
  “姐我要。”陳天明抽出那只手玩著燕姐的兩個**。
  燕姐一聽陳天明這樣說也就放開了按在陳天明手上的手。
  但是陳天明并沒有滿足現在的入侵他慢慢地把手伸向了燕姐的下面到了他終于摸到了燕姐的下面。
  “天天明真真的不行啊!”這次的燕姐清醒了她又按住陳天明的手。
  “姐我不管我要你你給我我受不了了。”陳天明喘著氣說道。
  燕姐看著陳天明很痛苦的樣子不忍地慢慢她松開了手。她想現在天明已經長大了反正自己喜歡他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也好。如果就算自己嫁給了別人自己也會是無憾反正第一次給了自己喜歡的人。
  猴急的陳天明見燕姐慢慢地松開了手忙性急的把燕姐的衣服全脫了他也把自己的衣服全扔在床下接著漸漸地把自己的堅——硬*向燕姐的潮濕。
  “啊……疼……”燕姐在陳天明沖進去后不由地叫著。
  陳天明一聽忙先暫停一下過了一會他又慢慢地動了起來。
  剛才在叫著疼的燕姐好像也忘了疼痛似的配合著陳天明動作越來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勁……
  第二卷第9章劉美琴有了
  “啊!”陳天明吐了一口氣終于倒在燕姐的身上。
  這一次他沒有用上香波功不過他還是把燕姐弄了兩次**后才射出自己的欲火想不到自己不用功也這么強。想到這陳天明暗自高興。
  “姐疼嗎?”陳天明小心翼濕地問道。
  “當當然疼了你剛才拼命地用力著一點也不疼惜我。”
  燕姐白了陳天明一眼嬌嗔地說道。
  說我?剛才是誰讓我大力點的?陳天明在心里冤枉地叫著不過雖然是這樣想他還是非常關心燕姐女人的第一次都是疼的。這個在他讀書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那那這被單……”陳天明看著床單的一殷紅為難地說道。這樣的被單讓他去洗肯定是洗不干凈的如果洗不干凈那就會讓精明的老媽發現什么的。
  “我我拿去洗你笨手笨腳的。”燕姐笑了笑她終于可以取笑一下陳天明了。她邊說邊掙扎著起來。
  “哎喲!”燕姐小聲地叫了一聲。
  陳天明忙扶住燕姐小聲地說道“怎么了?姐。”
  “都是你這個壞家伙害的。”燕姐紅著臉瞪了陳天明一眼“我坐坐就行了。”
  陳天明一聽燕姐這樣說忙摟著她在床邊坐著。“姐我會負責的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天明姐不用你負責你去找你那位同事何老師她和你很般配。”燕姐笑了笑說道。雖然燕姐裝著好像不在乎的樣子可她說完后她的心里無由地一疼。
  什么?又是一個不用負責?我到底走了什么運?陳天明一聽燕姐也讓他不用負責吃驚地睜大了眼睛。不行我是男人我作主我說了算我不但要負責要全部負責把你們都負責。
  “姐我也要你。”陳天明摟緊了燕姐。
  “什么?你想讓我當你的情人?”燕姐吃驚地說道。
  陳天明一聽燕姐誤會了他的意思正想解釋可燕姐又接著說道“我我是沒有問題可是那何老師肯嗎?就算瞞著她可火是包不住紙的。”現在的燕姐也想開了與其讓娃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還不如在背后跟著陳天明反正她是不求什么名份能在陳天明的身邊她就滿足了。
  “姐我會處理的不過這樣太委屈你了。”陳天明溫柔地摸了一下燕姐的臉然后又輕輕地親了她一下。燕姐還是和以前一樣什么事情都寵著他由著他。
  “天明能和你在一起姐就心滿意足了其它的姐就沒有什么了。”燕姐在陳天明的親撫下又軟了下來。
  “姐你真好。”陳天明想不到事情這么容易解決。他看著滿臉媚笑的燕姐心里不由一動手又摸上了燕姐的**。
  “天明你別……”燕姐推開了陳天明的手“這么晚了且我那還有點疼我還要洗洗那被單呢!”想不到陳天明這么強還好不是自己對付他要不自己真的是吃不消。
  燕姐說完慢慢地站了起來拿著被單一扭一扭地走了出去。
  ——————————
  陳天明剛上完課躺在床上他的手機就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何桃的咦難道何桃原諒他了想他了?
  “喂何桃嗎?”陳天明一接通電話就溫柔地說道。不會是何桃出了什么事一起到這里陳天明的心又緊張了。雖然他一直派人監視著葉大偉但有一些事不一定要葉大偉自己干的。例如說綁架、殺人……陳天明現在可是越想越怕何桃給他打電話肯定是有事找他。
  “陳天明你給我過來。”手機里響起了何桃那兇巴巴的聲音。
  過去?那說明何桃是在她的房間那說明她現在是沒有危險那她叫他過去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剛才聽她那兇惡好像要把他吃了似的聲音肯定是他得罪了何桃。可他這段時間沒有和何桃說過話啊。
  難道不說話也會得罪她?唉女人真的是難懂最好也是不用猜猜來猜去真的是把她愛了。
  “何桃我進來了。”陳天明邊說邊走進何桃的房間。何桃還是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一身潔白的健美衣服把她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自從上次他和何桃真正的親密接觸后就很想再一次擁有她。
  可現在看著怒氣沖天的她陳天明只好壓下了下面的欲火。
  “你你有什么事嗎?”陳天明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么近的地方只隔一堵墻只要叫上一聲就能聽到至于打電話嗎?
  “我我告訴你這個壞蛋美琴有了!”何桃氣得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罵道好像現在有的是她她要找陳天明算帳。
  有了?陳天明蒙了。就是上個月的那次?為什么何桃沒有呢?
  噢他想起來了最后他的精華是射在了美琴的身上。想不到這么容易就中獎早知道當時也給何桃一點這樣不是兩全其美嗎?想到這陳天明就后悔得不得了。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想躲避責任?”何桃見陳天明不出聲以為他不想認帳氣得站起來拿起桌子上的書狠狠地敲在陳天明的身上。
  “我我沒有說不認帳啊!”陳天明一把摟過何桃輕輕地說道。
  “你這壞蛋快放開我。”何桃掙扎著要離開陳天明的擁抱雖然這樣的擁抱讓她非常留戀。
  “我不放誰讓你打我何桃我不讓你離開我。”陳天明把何桃摟得更緊了。
  “你不要幻想了快去解決美琴的事一個未婚的女人出現這樣的事是很麻煩的如果是我也不知道怎樣做?”何桃輕輕地推開了陳天明“美琴的家就在鎮邊的劉家村你知道嗎?”
  陳天明點了點頭劉家村他知道以前去過那家訪離學校不遠。
  “那你快去她剛才給我打個電話說她不知如何是好她現在在她的家。”何桃傷心地說道。看來從現在開始陳天明就要真正地離她而去了他會和美琴在一起。
  陳天明說“那好我先去她那你等我回來。”陳天明說完就出去了剛才他抱著何桃就知道她對他是非常地不舍看他一定會把何桃搞掂的。
  什么是男人這就是男人!
  第二卷第97章探望
  陳天明在街上買了一些水果就開車去劉家村了。
  這段時間因為比較忙他也不怕什么招搖了為了方便回酒店和工地他一直都開著小車出去。
  聽何桃說劉美琴這兩天不舒服請假在家里休息說不舒服其實就是有了身體不適而已。
  陳天明去到劉家村一問人劉美琴的家在哪里別人就給他指了路。劉美琴的家是一間半新舊的瓦房好像聽別人說前幾年劉美琴的父親過世有一個母親她最大下面有一個讀高中的妹妹和讀初中的弟弟都是*她的工資維持她的口子過得也夠苦。
  陳天明下了車把車里那一大堆水果和營養品提了出來往劉美琴的家門走去。她的家門有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婦人在門前干些農活可能是劉美琴的媽媽。
  “阿姨你好這是美琴的家嗎?”陳天明禮貌謙虛地問著。這位有可能是他未來的岳母他能不小心嗎?
  “你是?”婦人抬起了頭看看陳天明接著看他手里的東西最后看了一眼他后面的小車。
  “噢我是美琴的同事聽說她不舒服來看她。”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婦人一聽陳天明這樣說眼睛一亮這一亮好像在黑暗里看到曙光似的。她對屋里叫著“美琴你的同事看你來了。”
  “媽是誰啊?”里面傳出了劉美琴的聲音然后聽著腳步的聲音越來越近。“是你?”劉美琴見是陳天明她愣了愣“進來坐。”
  陳天明忙把手里的東西遞給琴姐說道“阿姨我第一次來不知買什么東西好請你不要介意。”
  琴媽看著陳天明手里的一大堆東西眉開眼笑地說道“老師你不要客氣來看望美琴就有心了還要買這么東西干什么呢?”
  “不多不多。”陳天明放下東西就跟著劉美琴跑了進去。他跟著劉美琴進了房間劉美琴輕輕地帶上門埋怨地說道“你來我家干什么?”
  “來看你。陳天明看著劉美琴憔悴的臉龐心里一陣心痛。
  “我我不是說過讓你以后不要來找我嗎?”劉美琴坐在床邊低著頭。
  “你不是不舒服嗎?所以我過來看看。”陳天明也坐在床邊上對劉美琴陪著笑。他看了看劉美琴的房間非常簡陋看來她的錢都是為了照顧自己的家。
  “那你現在看到我了可以回去了。”劉美琴還是不看陳天明。
  “我我不急我還想坐坐。”陳天明他今天可是賴上了。
  “你快走。”現在的劉美琴心亂如麻她巴不得陳天明馬上走。以前她都說了不要陳天明負責現在也不好意思跟陳天明說她有的事。
  “我我知道你有了。”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何桃告訴了我。”
  “是她。我我會解決的你走我說過不用你負責的。
  ”劉美琴咬著牙狠下心地對陳天明說道。
  “你怎樣解決?”陳天明問道。
  “我……”劉美琴無言了。
  其實她也不知道怎樣解決打掉要一筆錢且她也舍不得。不打掉那她在學校里怎有臉見人且也沒有錢養得起啊!
  “美琴你不要怕我會負責的。”陳天明邊說邊把劉美琴摟在懷里一個女孩有了她的心里是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嗚嗚……”這幾天一直心亂如麻的劉美琴好像找到*山似的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陳天明輕拍著劉美琴的肩膀小聲地說“沒事了不要怕一切有我擔著你放心好了。”
  “那那何桃她們怎么辦?”已經冷靜下來的劉美琴問道。
  “全跟我好嗎?反正我已經決定了對于你們我是不會放手的多你們幾個人我也養得起。”陳天明怕劉美琴不同意小心翼翼地對她說。
  “你你想得倒美你現在有多少錢?”劉美琴一聽陳天明要把她們幾個人要了大吃一驚。
  “我也沒有認真計過不過我至少有千萬以上了。”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這么多?”劉美琴更是吃驚了。
  “是的所以我才敢說這樣的話。”有錢就是不同陳天明覺得說話的力都不一樣了。
  “是不是有錢人都想著要有幾個女人?”劉美琴不服氣地說道。
  “也不是至少我是不一樣的我是喜歡你們的。”陳天明搖了搖頭不認同劉美琴的說法。
  “那那何桃她們會同意嗎?”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劉美琴覺得是沒有什么路好選擇了并且跟著陳天明也是她喜歡的雖然是和別的女人分享他。
  “我會解決的現在主要的是解決你的事我會想辦法你不要擔心。”陳天明又輕輕地拍拍劉美琴的肩膀安慰著她。
  “好反正你決定這個學期也不怕很快就放假了。
  不過下個學期可可能就會讓別人看出來了。”劉美琴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別怕我會解決的。”陳天明親了一下劉美琴他輕輕地摸了一下她的肚子高興地說道“我有孩子了太好了。”
  “你有孩子?不要笑死人。天明不過說真的我也舍不得這個肚里的孩子”劉美琴也模了摸肚子。
  “我下午和你去醫院看看。”陳天明邊說邊把手往上移輕輕地摸上了劉美琴的**她的**雖然比燕姐的小了點但摸起來也非常有彈性讓他下面又一下子硬了起來。
  過了一會劉美琴輕輕地推天陳天明的手“不不要亂動了不知會不會有什么影響沒有?”劉美琴不能不制止陳天明他的手已經模到了她的下面讓她有點難以忍耐了可是現在不是干那種事情的時候。
  “對我不能沖動。”陳天明點點頭他差點忘了劉美琴肚里有了孩子不能亂來的如果影響了胎氣可不好。
  陳天明從口袋里掏出了錢說道“美琴這是兩萬塊你先拿著花特別是要加好營養還有你家里的事該花的就花不要省著。”
  第二卷第98章你還小啊
  “我不要你的錢天明你要明白我是喜歡你才和你在一起而不是貪圖你的錢。”劉美琴又把錢推回給了陳天明搖了搖頭。
  陳天明一聽劉美琴這樣說心里一陣感動。劉美琴是一個不錯的女人現在能找到這樣的女人是非常難得的了。
  “美琴我知道你不貪圖我的錢但是我們在一起的話我的錢也就是你的錢了所以你還必要和我說這些嗎?并且你這段時間要好好休養沒有時間照顧好自己的家人這都需要給他們一筆錢啊你說對嗎?”陳天明現在對劉美琴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天明你對我真好。”劉美琴感動地哭了。
  “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能不對你好嗎?”陳天明笑了笑幫劉美琴擦干眼淚。此時的她如一朵美麗的梨花讓陳天明不由地又親了一下。
  “你你剛才都親了這么久還沒有親夠嗎?”劉美琴害羞地低下頭這應該算是他們的第一次清醒的接觸上一次是因為吃了藥不清醒。
  “美琴吃飯了讓你同事一起來吃!”琴媽在門外小聲地叫道雖然小聲但字字能聽到他們的耳里。
  “快快坐好不要讓我媽看到。”劉美琴忙把陳天明推了起來讓他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還好琴媽也非常知趣并沒有進來只是在門外說完話后就走開了。劉美琴吐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在我家吃完飯再走。”劉美琴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點點頭反正一會回學校也沒有飯吃何桃的氣都沒有消應該不會給他留飯。
  “媽我是我們學校的陳老師這是我媽。”劉美琴發現陳天明來了這么長時間都沒有給媽媽介紹呢。
  “阿姨你好。”
  “陳老師你坐不要客氣就當自己的家一樣。”琴媽的話里好像有話她也不是傻子這個老師在她女兒房里關上門這么久才出來他們的關系肯定不一般。看這小伙子長相不錯還開著小車來應該是有錢人家。
  “你吃我不招呼你了我肚子餓了。”已經恢復狀態心里有底的劉美琴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看來她的病主要是心病現在心病解除了她又沒事了。
  “陳老師你不要介意我這女兒就是這樣。”琴媽一聽劉美琴這樣說話不由地責怪她。
  “阿姨你叫我天明我不會介意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琴媽看見陳天明來了女兒好像好了很多她也高興地說道“美琴看來你今天的病好了很多。”
  “媽我好了我一會吃完飯就回學校下午我還有課呢!
  ”劉美琴邊吃飯邊說著。
  “什么?你不休息了?”琴媽一聽著急了。
  “我沒事了還休什么息?很快期考就要來了我已經讓學生拉下了好多課我下午就回去上課。”劉美琴搖搖頭。
  “你今天休息我明天來接你回學校。”陳天明也不想劉美琴這么快去上課畢竟身體要緊。
  “我沒事了你快吃吃完我們回學校去。”劉美琴可不依了嬌嗔地說。
  琴媽也看出什么來了現在女兒看陳天明的神情就像是自己以前看已經死去的那個老公一樣。她一想糟了如果女兒現在嫁出去的話那誰來養這個家啊!
  “你們……美琴你還小家里還要你照顧呢……”琴媽吞吞吐吐地說道。因為陳天明在場琴媽也不好意思直說。
  “媽我知道你想說什么老實說我喜歡天明我是要跟著他了不過你不要擔心天明說了他會照顧我們這個家的那這是一萬塊是天明給你的。”劉美琴看了愛錢的媽媽一眼心里遲疑了一下說道。
  她也不是很怪媽媽因為自從爸爸過世后一個家都是由媽媽撐著。現在自己大學畢業出作了媽媽也指望著和她一起來養這個家畢竟還有一個妹妹和弟弟在讀書所以她的工資基本上都是給了這個家。
  “哈哈美琴你說什么啊你自己喜歡就行了再說媽也對天明有好感你看他一來就帶了這么多的東西這錢我們要不要也無所讠胃。”琴媽邊說邊把錢悄悄地從桌上拿到自己的面前。
  “阿姨你放心我會照顧好美琴的也會照顧你們以后你們的生活費還有美琴的弟弟妹妹的學費我都出了。”現在的陳天明有了錢說話的語氣也不一樣了。再說這些錢對于現在的他來說也不算是什么了。
  “天明你對美琴好就行了畢竟她跟著我也是吃了不少苦頭不過她也爭氣就算讀書的錢很多都是她自己平時打工賺回來的。”琴媽說著說著用手背去擦了一下眼淚。
  “媽你別說了我不會讓你再苦的。”劉美琴見媽媽這樣她也不由地哭了。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似的。以為自己還要苦上一段時間的她竟然遇到陳天明。那一次的卡拉o現在對她來說也不是一件壞事了。塞翁失馬焉知禍福。
  “啊姨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們過個苦口子了。”陳天明見她們母兒倆在哭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在旁邊勸說她們
  “天明有你這句話就行了我也放心把美琴交給你。”琴媽又擦了一下眼淚美琴能嫁個有錢人是她這一輩子的愿望她每次拜神都是這樣祈禱的想不到今天竟靈了一切好像在做夢似的。看來明天她是要去還一下神才行了。
  “啊姨我每個月都會給你一筆錢作生活費你就不要擔心。”陳天明也感覺到琴媽好像一聽到錢的字眼就非常開心。
  “天明那那怎么好意思呢?”琴媽一聽陳天明每個月給她一筆錢高興地笑了。現在的臉笑得就好像一朵殘花似的。
  “媽不用客氣了反正我們是不會讓你過苦日子的。那這是天明給你的兩萬塊你拿著!天明我們吃飯一會回學校。”劉美琴見大家在那說了這么久飯都沒有吃。
  “這這……”琴媽邊說邊不客氣地拿著那兩萬塊高興得眉開笑眼。
  第二卷第99章我不怪你
  “天明不好意思我媽這個人是窮怕了一聽到錢就興奮。”坐在陳天明車上的劉美琴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今天媽媽的表現太差了一看到那一萬塊說不要但她的錢卻拿了不放真是丟人。
  “美琴沒事的我不是說過嗎?我是要照顧你們的報答你媽媽她也是應該的她養了你這么大我覺得我是賺了呢?”陳天明見劉美琴在那擔心著和她開起玩笑來。
  “什么呀?你把我當成是做生意啊?我打死你。”劉美琴說完就舉起她那對粉拳往陳天明身上打去。
  “別別別我現在在開車呢!你要打我現在停車給你打你千萬不要影響我開車要不會一車三命啊!”陳天明大叫著。
  “哪有什么三命啊?”劉美琴說完才突然想起陳天明還加上了她肚里的那個羞得又舉起了粉拳可是想著安全問題也就沒有打下去。“哼不和你這個流氓說了。”劉美琴把頭扭到一邊去。
  “你怎么和何桃一樣叫我流氓啊?”陳天明不經意地說出了這一句。
  “對啊何桃原諒你了嗎?”劉美琴問道。
  “沒有。”陳天明搖搖頭。
  “那那怎么辦?”劉美琴急了。“雖然我也不想和別的女人一起分享你但這是命竟然上天讓我們同時出現了那次的事后可能是要我們在一起的。所以我也不怪你并且你也為我家做了這么多……”劉美琴頓了頓不說了。
  “沒事的美琴我會解決的。對了你下午休息不用上課我幫你請假。”陳天明擔心起了劉美琴的身體來。
  “我沒事你明天再和我去縣城的醫院看看還有你快找何桃談談。祝你成功!”劉美琴這次說的真心話剛才陳天明在她家里的表現讓她感覺到陳天明對她的真心有這份真心其它名份什么的都不是重要的了。
  不一會陳天明就把車開回了學校。陳天明直接把車開到了劉美琴的房間他把車門拉開對劉美琴說道“我陪你進去。”
  “不用了以后沒有什么事你也不用來直接找我這樣影響不好有事你就給我打電話。我也是給你打電話明天我會在學校前面的路口等你。”劉美琴想得挺周到。
  陳天明本想進劉美琴的房間里好好陪一下她聽劉美琴這樣說只好點點頭作罷了。“那你好好休息了有什么事給我電話。”
  陳天明把車開回自己的房間前面的那塊空地停好。一下車對面就走來了一個人陳天明抬頭一看是李校長。
  “陳天明這車是你的?”李校長看著面前的這輛大眾車眼里露出了羨慕的神色他在學校當個校長左貪右污的也才弄來個二、三十來萬。這種車雖然他可以買得起但用他所有的錢買他又舍不得。
  “我哪有錢買是我一個朋友的。”陳天明搖搖頭他對面前這個討厭的人不想和他多說話。
  “我就說嘛你哪有錢買。”李校長一聽這車不是陳天明的松了一口氣放下心來。自從上次他和陳天明吵了起來后他就讓人去查了一下陳天明雖然查得消息不多但也知道他和空天酒店的老板很熟。
  陳天明看了李校長一眼不再和他說話轉了身子向自己的房間走去。反正他和李校長已經撕下了臉也不想和他再說什么。
  “天明你等一等。”孕校長叫得非常親切好像天明是他的什么人似的。他上次知道陳天明和空天酒店的老板很熟后他也不想得罪陳天明。
  人就是這樣你越窮越沒有本事別人就越欺負你;而你有錢或者有什么關系別人就不敢欺負你。這就是欺善怕惡的道理。
  “什么事?”陳天明停下了腳步“李校長我告訴你你不要惹我我這個就是這樣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對我壞我也絕不會放過你。”陳天明以為李校長又想出什么難題來對付他所以氣洶洶地對李校長說道。
  “天天明你別誤會我上次是受葉大偉的騙的我以后是不會那樣對你了。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李校長媚著臉著笑他就是這樣的人對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臉色如變色龍一般。
  “那好你不那樣對我我也不會那樣對你的如果你想那樣后果你自己掂量。”陳天明說完扭頭又想回房間了。
  “天天明你等等”李校長又叫住了陳天明“你是不是跟空天酒店的老板很熟啊?”
  “是的有什么事嗎?”陳天明一聽李校長說起空天酒店也停下腳步想聽聽李校長說些什么。
  “我我你你有沒有那個酒店的優惠卡也就是說以后我在那吃飯可以打折啊。”李校長終于說出了他今天找陳天明的口的。我*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呢?打個折這完全可以這也可以為酒店拉生意嘛。不過我是要吊吊他的胃口不能這樣容易答應他。陳天明心想。
  “這個有點難啊現在酒店的生意好他們的價錢又很便宜了一般是不會打折的。”陳天明頓了頓故意為難地說道。
  “天明你再想想辦法。”李校長一聽陳天明這樣說沒有什么便宜好賺他又著急了。
  “我我是有一張優惠卡但這卡是給熟客和大客的一般人是不給的。”陳天明又吊了一下李校長的胃口。
  “那那給我”李校長一聽陳天明有一張優惠卡高興得快要摟著陳天明和他一起跳起來了。
  “這這有點難辦啊!”陳天明露出難為情的樣子。
  “天明你給我我會知道你好的。”李校長說道。
  “好我這張九折的優惠卡可以給你如果你不要發票的話應該還可以優惠。”陳天明裝模作樣地想了一下才說道。
  李校長一聽不要發票還可以優惠高興得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天明你以后有什么事盡管找我。”說完就拿著優惠卡挺著大肚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