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003 還好叫人跟著你

在衛生間里的陳天明真的是為難了,雖然里面沒有燈光,但以他的內力是可以看清里面的情景。手上的女式性感小褲非常惹眼,小褲三分之一不透明,其它的三分之二全是透明的,特別是在中間的部位有朵小花,好象正好擋著主人的芳草地。
  m的,這是誰設計的小褲,弄得這么暖昧撩人。陳天明想起楊桂月那傲人的身材,心里不由興奮起來。豐滿的酥峰,殷紅的小櫻桃,那帶著迷人靡香的隱秘地方,讓他下面不由又強悍起來。
  “陳天明,你這個沒用的家伙,你不敢穿嗎?不敢的話,那我給你找條繩子綁著,嘻嘻,”楊桂月在外面笑著。
  算了,不就是一條女式小褲嗎?反正是穿在里面,別人看不到自己穿什么?而且自己里面不穿小褲是非常不舒服,走路干什么的特別難受。唉,我還是穿上楊桂月的小褲,明天下午那個負責下山買東西的華號會幫自己買小褲,不就是一個上午嘛。想到這里,陳天明釋然了。
  于是,他把自己的長褲給脫下來,慢慢地把楊桂月的小褲給穿上去。剛穿上去,陳天明就感覺自己的那里被女式小褲束縛得緊緊,那小褲根本不能擋住自己的強悍,好像還有一些毛給透了出來。
  “陳天明,你行了沒有?”楊桂月在外面催著,她以為陳天明是不肯穿自己的小褲了。
  “就行了,你催什么催?你是不是想進來看啊?是的話你就進來,我是無所謂的。”陳天明說道。
  當陳天明剛出衛生間,楊桂月就拿著油燈四下的查看陳天明,好象想看他身上有沒有藏什么東西。
  “喂,楊桂月,你把手伸進我的褲袋干什么?”陳天明有點生氣說道。
  “你不要吵,我看看你有沒有穿我的小褲,我要檢查一下。”楊桂月說道。她檢查了一會,沒有發現陳天明的口袋里有東西。不過,當她想把手伸出來時,發現褲袋旁邊好象有東西。
  于是,楊桂月伸手過去摸了一下,想看看是什么。
  “啊,“陳天明低聲地呻~吟了一下。這個楊桂月摸哪里不好,怎么偏偏摸自己強悍的下面呢?原來陳天明褲袋旁邊的那東西是他的寶貝,如果是平時陳天明那里是沒有到褲袋那邊,但現在他穿著楊桂月的小褲,只覺渾身都是一陣興奮,那里當然是強悍到非常長了。
  “陳天明,你,你流氓!”楊桂月紅著臉罵道。她已經知道剛才自己摸到那硬硬的東西是什么了。
  “啊,楊桂月,你講不講理啊?是你自己摸我那里,不是我那里跑到你的手上的,”聽到楊桂月這樣罵自己,陳天明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m的,這個楊桂月也太鳥了,是她自己摸他的,怎么可以這樣罵自己呢?
  楊桂月急忙把自己的手拉出來,然后提著油燈進了衛生間,仔細地查看一番才出來。
  陳天明說道:“楊桂月,你干嘛啊?”
  “我不相信你,”楊桂月說道。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把自己的小褲穿了,天啊,那小褲自己不要了,就當送給陳天明!
  “現在你信了嗎?”想著楊桂月的小褲就在自己的身上,陳天明那里一點也沒有出現軟下來的感覺,還是那樣強悍。天啊,如果這樣的狀態,自己怎么走出去啊?
  楊桂月點點頭說道:“我暫時信你了,嘻嘻,陳天明,感覺怎樣啊?”突然,楊桂月看到陳天明的那里支起了小帳篷,不由紅了臉。
  “楊桂月,好心你以后弄一點正派的小褲,不要弄得那么少布這對你的健康不好。”陳天明想著楊桂月的性感小褲,他的頭就疼了。
  “流氓,我自己穿什么關你什么事,”楊桂月羞澀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接著她又瞪了陳天明那里一眼。
  陳天明急忙用手捂著那里說道:“喂,楊桂月,你可以矜持一點嗎?不要老看我的重要部位行不行?”
  “陳天明,你幽給我滾出去。”楊桂月生氣地罵道。
  陳天明走出楊桂月的房間,正好看到華亭也出來。
  “老師你這么晚了還沒有睡啊?”華亭笑得非常暖昧,陳天明剛從楊桂月的房間出來,他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們在房間里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噢,我找楊桂月談點事情,我現在回房間睡。”陳天明訕訕說道。如果讓華亭知道他穿著楊桂月的小褲,一定會笑破肚皮。
  “呵呵,老師,你不用解釋了,我們都知道。”華亭笑著說道。
  與華亭同睡一間房的尤成實也走出來,“華亭,你知道老師他們在里面干什么嗎?你真是厲害,眼睛可以視。”
  華亭生氣地罵著尤成實,“我靠,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陳天明叫他們回去睡覺,自己也回房間了。今天晚上的打斗太累人了,他一躺在床上就想睡覺。
  一夜無話。第二天,當陳天明醒過來時,就感覺自己的下面有點憋,于是他跑到衛生間方便,就看到自己下面的那條女式小褲,看到這條白色蕾絲女式小褲時,陳天明的那里就硬得放不出水了。
  陳天明出到外面的大廳準備吃早餐的時候,他就看到華秋寒對自己笑。
  “小寒,早上好。”陳天明笑著打個招呼。
  “天明哥,早上好、,說你們昨天晚上遇到壞人了?”華秋寒問道。
  “是啊,當時情況很可怕,如果不是你小月姐厲害,我就沒命了。”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故意害怕說道。
  華秋寒說道:“你們也太大意了,跑到外面幽會也不帶保鏢。天明哥,你跟我說一下你是如何跟小月姐認識的。”華秋寒以為敵人的武功不高,連小月姐都可以打退,那她也是差不多可以應付了。
  “我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小寒,聽他們說,你的武功很厲害啊,好象有你小月姐那么厲害。”陳天明說道。
  “雖然小月姐年紀比我大,但我平時都在華山里練功,我跟她的武功差不了多少。”華秋寒自豪地說道。“天明哥,可惜啊,如果昨天晚上讓我遇到那些壞人的話,我一定把他們全抓住,看看到底是誰派他們來的。”
  “呵呵,小寒,你的武功這么厲害,真是可惜了,如果昨天晚上你在的話,那些壞人一定跑不了。”陳天明笑道。“小寒,你看你什么時候有空,就教我一下武功!”
  華秋寒點頭說道:“這個沒有問題,不過你這個大老板學起武功來可不能偷懶,我這個老師可是很嚴厲的。”
  陳天明說道:“如果我這個學生學得不好,你可以嚴厲地批評我。”
  “嘻嘻,這可是你說的,到時我打你,你可不要哭鼻子,”華秋寒想著自己以前學武功的時候,她父親華散人就是這樣嚴厲要求自己的。
  “我哪會哭鼻子,我只會掉眼淚。”陳天明故意說道。
  “嘻嘻,天明哥,你說話真逗。”華秋寒摟著陳天明的手臂高興地說道。平時在華山里也沒有幾個人敢跟她開玩笑,她都悶死了,只有平時下山玩才這么高興。
  這時,楊桂月也走了過來。她看到華秋寒摟著陳天明的手臂,臉色馬上一變,她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小寒還是孩子,你不要害她。”陳天明這個臭流氓,到處拈花惹草,如果是別的女孩也就算了,她可當小寒是自己的親妹妹看待,怎么可能讓陳天明害小寒呢?
  陳天明看了華秋寒一眼,暗道:我靠,小寒是孩子的話,那你也是小屁孩了。今天的華秋寒穿著一件白色t恤,胸前的酥峰豐滿挺拔,那屁股又翹又圓,應該已經是成熟女性了。
  華秋寒見楊桂月這樣子,她急忙害怕地解釋著:“小月姐,你不要誤會,我跟天明哥沒有什么的,我只是跟他聊得高興,一時高興,就把他當成長輩摟著他的手臂笑了。”華秋寒以為楊桂月看到他們在一起喝醋了。
  “小寒,你說什么啊,我們根本沒有什么,走,我們去吃早餐,如果有人生氣就讓她生氣!”陳天明邊說邊拉著華秋寒往飯桌走去。
  “天明哥,你放手啊,小月姐在旁邊看著呢!”華秋寒緊張地說道。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故意這樣做,心里也氣得要命,但這里不是發脾氣的地方,她只能忍氣吞聲了。
  不一會兒,馮一行他們也出來了。最后華散人夫婦出來后,就有華山弟子端上早餐,他們也不客氣,馬上吃了起來。
  在他們剛吃完早餐后,華散人就對楊桂月說道:“小月,你作天晚上跟那些人交手,有看出他們使的是哪個門派的武功嗎?”
  “沒有,”楊桂月搖搖頭說道。“昨天晚上出現八個蒙面黑衣人,他們使的武功我以前沒有看過,無招無式,就像殺手一樣招招是殺招,他們連刀上都淬了毒。”
  “我剛才也看到他們使用的刀,那是一般黑幫用的砍刀,只是淬了毒而已。那兩個人的面子陌生,我問了一些門派的人,他們也不認識那兩個黑衣人。”華散人嘆了一口氣說道。本來他以為有線索了,但沒有想到查不出這兩個黑衣人的來歷。
  陳天明插上話,“那你們可以查出他們有沒有同伙?”
  “查不出來,我們的弟子都叫上華山的眾人過來認尸,他們也認不了,可以看出他們以前是用的假面具,現在才是他們的真正面孔。”華散人搖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