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000 你們來殺我吧

聽到楊桂月的慘叫,陳天明心里一驚,急忙回過頭一看,只見楊桂月被兩個黑衣人打得連退幾步,看她嘴角的一點血跡,可能是受傷了。
  “楊桂月,你怎么了?”陳天明大叫了一聲,他看到楊桂月現在的樣子,心里不由一揪,好像刀割一般。
  “我,我沒有事,”楊桂月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跡,慘笑著。自己哪會沒有事啊?明明被人家打傷了,而對手的武功還這么強。
  陳天明也看出楊桂月的強裝笑臉,他掃了四周一眼,暗暗想著主意。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就要命喪于此了。
  突然,陳天明靈機一動,他在心里暗道,m的,只有這樣膊一下了,希望能行。想到這里,陳天明大叫一聲“小月,我來救你了!”
  聽到陳天明的叫聲,楊桂月急忙叫道:“不要,陳天明,你快點走,你不要管我。”
  但是,陳天明哪會聽她的呢?他突然一轉身,就向楊桂月那邊撲過去,完全不理他后面六個蒙面黑衣人的攻擊。
  攻擊楊桂月的兩個黑衣人對付楊桂月還可以,但現在陳天明突然調轉頭打他們,他們就吃不消了。“我們快閃,”攻擊楊桂月的a黑衣人對b黑衣人叫道。他們感覺到后面陳天明擊過來強大的真氣。
  但是,b黑衣人哪里還閃得開,陳天明如大鵬似的身形快速飛過來,兩掌齊發,“啪”的一聲,陳天明一掌印在b黑衣人的后背上。
  b黑衣人被陳天明打得一口吐血,當場摔倒在地上。只見他兩腳一伸,頭微微地顫抖著,好象快要去極樂世界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相同的情景也同時發生,剛才在圍攻陳天明的六個黑衣人見陳天明向旁邊的同伴下手,他們當然也是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轟”,黑衣人的六道真氣也全打在陳天明的后背上。
  陳天明只覺自己的后背如被雷擊一般,身體像塊樹葉一樣向楊桂月那邊蕩去。
  有了陳天明的幫忙,楊桂月馬上擊掌向a黑衣人打去。雖然她不像陳天明那樣把a黑衣人干掉,但也能把a黑衣人打傷。楊桂月正想乘勢追擊,可她發現陳天明向自己飛過來,急忙伸出雙手接住陳天明。
  “陳天明,你怎么了?”楊桂月害怕地叫道。她發現陳天明吐了一口鮮血出來,面容發白,一付要去極樂世界的樣子。
  “我,我沒有事,”陳天明邊說身體邊在顫抖。
  “你,你怎么這么傻啊?你為什么不跑?你跑過來救我干什么?”楊桂月邊哭邊罵著陳天明。現在的她只想著不能讓陳天明死,哪還會想著以前陳天明老是欺負她,她當時要跟陳天明拼命呢?
  那些黑衣人雖然死了一個同伴,但他們一點也不覺得悲痛,只要能把陳天明給殺了把任務完成,這樣他們都會得到很多的獎賞。自從他們做上這一行,已經把自己的命置之度外。
  “嘿嘿,美女,你不要哭了,一會我們把陳天明干掉,再送你跟他一起走,這樣你們在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你們就算在黃泉路上干那種事情也沒有人管了。”一個黑衣人淫笑著。這個楊桂月長得漂亮,可惜的是現在是危險時期,不能享用。要不然,把楊桂月的衣服剝光慢慢玩,那可是一件遐意的事情。
  “陳天明,你怎么了,你不能死啊?你還要跟我吵架呢!”楊桂月大叫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她的眼淚已經悄悄地涌上眼眶,慢慢地從臉龐上滑落。
  陳天明正舒服地躺在楊桂月的懷里,他的頭枕在楊桂月豐滿的胸前,兩手按在她的大腿上。其實陳天明不想這樣的,但楊桂月以為自己受了重傷快不行了,馬上把白己抱在她的懷里就這樣躺著。
  其實陳天明是被六個黑衣人打成重傷,但他想著自己的身體特殊,有著血黃蟻血液幫忙,只要給自己一定的時間復原,他的身體一定會沒有事。因此,陳天明只有搏一下了,還是這樣打下去,他與楊桂月只有被人殺死的份。
  如果當時黑衣人趁陳天明吏傷躺在楊桂月的懷里時,他們馬上又向陳天明攻擊,那時陳天明一定是擋不過他們的攻擊。可他們都麻痹了,以為陳天明已經受了重傷,就算他們這邊少一個人,也一樣可以把陳天明他們干掉。
  陳天明舒服地轉了一下腦袋,他的腦袋正在楊桂月的兩峰之間,那軟軟又有彈性的感覺,真是好!陳天明感覺剛才還作痛的后背現在慢慢不那么痛了,而且體內的真氣也在快速地運轉著,為剛才被打傷的身體修補著。他也知道,只要再過一會,自己的身體也就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老大,我們上去干掉他們,好回去復命?”旁邊的一個黑衣人對領頭的黑衣人說道。
  “好,速戰速決。”領頭的黑衣人說道。陳天明半死不活地躺在楊桂月的身上,是要把他給干掉了。
  陳天明見他們就要過來,馬上說道:“等等,你們是什么人?是不是可以在我臨死時說一下,好讓我在下面也知道是誰殺了我們。”他現在要的就是拖延時間,拖的時間越久,他的身體恢復得就越好。
  “你不要問了,我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領頭黑衣人搖搖頭說道。
  “這樣,我先跟她說幾句話,要不死了也說不成。”陳天明抬頭看一下楊桂月,腦后又傳來軟綿綿的感覺,陳天明發現自己有點懷念這樣的感覺了。
  領頭的黑衣人沒有說什么,只是盯著陳天明。現在陳天明倆人已經被他們給包圍了,陳天明要逃也是逃不了,而且他又受重傷了。
  “楊桂月,我就要死了,你不要傷心,”陳天明故意苦著臉說道。
  “我,我不傷心。”說到這里,楊桂月的眼淚又流了下來,這個性格強悍的女孩被陳天明的英雄救美給感動了,特別現在陳天明又是因為自己而受傷,她的心里更是難受過意不去。
  “那好,我死了,你另外找一個男人。好好地過日子。”反正都是拖延時間,陳天明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于是他想起了某個電視劇中男女角的生離死別。只要自己演得好,更能讓黑衣人相信,多拖延一點時間。
  “不,陳天明,你不要這樣說,你死了,我也不活了。”楊月拼命地搖著頭,傷心過度的她哪想到陳天明的話有毛病,還讓自己另外找一個男人呢?她跟他都沒有什么關系。
  陳天明說道:“不要,小月,你還年輕,你還是再嫁一個男人,你這樣守一輩子的活寡不好。”嘿嘿,陳天明感覺自己的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
  “哈哈,老大,真是笑死我了。”一個黑衣人捧腹大笑,“這個陳天明是不是剛才被我們打壞腦袋了,還說什么讓自己的女人改嫁,他不知道一會他們都得一起死嗎?哈哈哈!”黑衣人又是一陣大笑。
  領頭的黑永人心神一慌,他感覺到有點不對。他馬上說道:“我們一起上,不要跟他們多說了,把他們全殺掉。”說完,他馬上向陳天明他們沖過去,其它的黑衣人聽到領頭的命今,也不多說什么,忙跟在后面沖過去準備攻擊。
  “天啊,你們不要過來好不好?你們要多少錢,我全給你們,我有好多錢的。”陳天明故意驚叫著。來,我正好可以干掉你們。陳天明暗道。
  “陳天明,是我害了你。”楊桂月傷心地說道。
  陳天明小聲說道:“楊桂月,沒事的,我剛才是裝的,你一會對付后面的兩個黑衣人,我負責前面的五個黑衣人。”陳天明已經看“上”了右邊的那個黑衣人,他離自己這邊不遠,一會自己在躲閃他們攻擊的時候,自己就向他下手,干掉一個算一個。
  “殺,”領頭的黑衣人大叫了一下。然后黑衣人馬上揮起手中淬了劇毒的砍刀分別向陳天明與楊桂月砍去,在他們的眼里,受重傷的陳天明已經不足為懼,而楊桂月的武功更讓他們放心。
  “救命啊!”陳天明突然吼叫了一聲。他的這一叫讓旁邊的黑衣人愣了一下,因為陳天明用上了內力,有點像佛門的獅子吼,把黑衣人全嚇了一跳。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已經受重傷的陳天明還有這樣的內力,聽剛才他的吼叫好象中氣十足。
  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的身形一晃如閃電一般向那個黑衣人飛過去。
  領頭黑衣人馬上醒悟過來,他急忙叫道:“大家小心,有詐!”可這聲音已經叫得太遲了,陳天明已經飛到那黑永人的身邊,雙掌怒吐,兩股強大的真氣往黑衣人的身上襲去。
  “啪啪,”那黑永人被陳天明打得如斷了線的風箏往那邊的樹林飛去。陳天明的這一擊可是用上全力,而且是一早就計算好的偷襲,這黑衣人哪能經得起他的襲擊呢!
  “殺掉他,”領頭黑衣人怒氣沖天,這個陳天明太狡猾了,故意裝成受傷暗暗偷襲他們。于是,領頭黑衣人想趁陳天明攻擊自己同伴的機會把他干掉。
  但是,陳天明一早有準備,就在他攻擊完那個黑衣人后。他的身子一轉,身體凌空往空中躍起,然后再向左邊飛去。那幾個黑衣人的刀刃全砍在空氣中,全部落空。
  陳天明輕輕地飛落在地上,笑著對楊桂月說道:“楊桂月,你沒有事?”
  楊桂月也是驚呆了,剛才陳天明明明被黑衣人打成重傷,怎么現在卻沒有事了,特別是他的內力好象一點也不減似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