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998 就是要氣你

楊桂月見陳天明轉過身子去了,她急忙跑到那個大石頭邊,然后快速地脫著衣服。她一邊脫一邊說道:“陳天明,我正在看著你,你不要回頭,要不然我真的要殺了你,然后我也不活了。”
  說完,楊桂月把自己的上衣和牛仔褲脫了下來,露出那傲人的身材。對于自己的身材,楊桂月一直是很驕傲的,豐胸翹臀長腿,只不過是陳天明那個流氓有眼無珠老說自己的身材不好而已。
  她把自己米黃色的罩罩脫下來,一對傲人挺拔的酥峰跳了出來,,如一對活蹦亂跳的大白兔,甚是誘人。以前楊桂月自己脫下罩罩的時候,都會欣賞一下自己迷人的酥峰,但現在那個流氓卻只給自己三分鐘。
  于是,楊桂月把罩罩扔在一邊,便快速地脫下自己藍色的小褲,那隱秘的芳草地帶著靡靡的香氣便露了出來。
  楊桂月抬起頭,發現陳天明還是蠻有點反常地不回頭看自己,她便放下心來。她急忙一手掩著豐滿的酥峰,一手捂著隱秘的芳草地,飛快地往水潭跑去。“撲通”,跳下水里的楊桂月有點放心了,現在陳天明就算要看,也看不到自己什么,因為她已經蹲下來只露出脖子上面的部位,然后往深水的地方走去。
  聽到水聲,陳天明知道楊桂月已經下水了。他便轉過身問楊桂月,“胸女,你知道那邊的水潭有多深嗎?”陳天明指著水潭那邊的峭壁。
  楊桂月搖搖頭說道:“具體多深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有很深,,越靠近那峭壁就越深。”
  “那水怎么不把山給淹倒了?”陳天明說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說后山里的山樹都有好幾百年了,”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說道:“不知道水潭里有沒有魚什么的?明天有空要過來釣魚才行。”
  “肯定有魚了,這水潭這么深,不過很難釣得到,”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開始清洗著自己的身體,當他洗到自己的下面時,就聽到楊桂月小聲地哼著歌曲。她不哼還好,一哼就讓陳天明想起現在她正光著身子,那水里的酥峰和芳草地,可是一塊迷人的地方啊!
  因為陳天明知道楊桂月是沒有帶衣服過來,她是絕對不敢一會里面是真空回去,特別是那胸前的小櫻桃,如果那小櫻桃頂著衣服凸出來,那就是要有多暖昧就有多暖昧了。
  “流氓,看什么阿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睛給挖出來,”楊桂月兇著臉罵陳天明。
  “切,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呢?”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月一眼“胸女,你不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嗎?如果變態兇手出來找你,我怎么也要表演一下英雄救胸女啊!所以,我正四處查看有沒有特別的情況。”
  楊桂月說道:“可能嗎?那變態兇手都是找單身女人下手,你不是在我身邊保護我嗎?”楊桂月非常得意,還是自己聰明,拉了一個免費的勞動力過來保護自己。
  “唉,現在世上什么事情都有,林子大了,什么鳥沒有啊?胸女,你要小心一點,不要到時出事,被人xxoo了,你哭也沒有用了。”陳天明說道。
  “你說你查看四處的情況,可你怎么老盯著我啊?”楊桂月生氣地說道。
  “因為你就是一塊肉,老鷹過來就是要吃你,我當然是主要盯你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不過,他還是把目光移到別處,那手本來是洗的,現在好象變成某種運動項目五打一了。
  m的,都是這個胸女害的,脫光衣服在自己面前洗澡,這不是引自己犯罪嗎?我怕那個變態兇手沒有出來,我自己就要過去變態她了。陳天明又偷地看了楊桂月一眼,楊桂月長得很漂亮,身材又好,可惜就是脾氣太可怕了。
  想著那天晚上自己看到楊桂月那迷人的身材,陳天明的下面更加強悍了。而他的手也停了下來,興奮歸興奮,但這是水潭,平時大家都在這里洗澡游泳的,如果把自己的精華弄出來,會把水弄臟的。就算這水是活水,可以流到別處去,可陳天明還是覺得不好。
  因為他想著如果這水把自己的精華剛好送到楊桂月的隱秘地方,又剛好無意進去的話,那自己不是間按讓楊桂月有了,那這個黑鍋又要自己背了。雖然說這種事情機率幾乎是不可能,但自己的命太好了,想當初自己隨便去草叢里方便一下,就被血黃蟻給咬中了。所以說,世上的事情難料啊!
  因此,陳天明還是想著算了,回去后自己再進行五打一活動了。唉,,自己的女人不在身邊,真是寂寞難捱啊!老是要自己幫自己五打一,看來自己的性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突然,陳天明的耳根一豎,因為他聽到樹林那邊似傳來了沙沙的聲音,好象是有人走路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逃不過內力高強的他。
  陳天明馬上運起全身的內力再仔細地聽了一下,沒錯,是有人走路的聲音,很輕,輕得幾乎讓人聽不到。
  不好,可能是變態殺手過來了。陳天明猛地跳了起來,這樹林的方位那邊雖然是山,而且很高,但對于武功高強的人來說,是沒有什么很大的難度。那邊也有華山弟子看守,不過依那些華山弟子的武功,就算是人家從他們頭頂飛過去,也可能不知道,以為是風刮過去。
  “陳天明,你流氓啊,你怎么站起來?還往上面走?”楊桂月看到陳天明站起來,好象越走越往岸上去,不用多久,他那丑惡的東西就會讓自己看到了。
  陳天明馬上大聲叫道:“楊桂月,有人過來了,好象不是好人。”陳天明邊說邊馬上從水里飛起來,一個飛躍就飛到岸上了。
  “啊,陳天明,你才不是好人,我知道你流氓,但不知道你這么流氓,你故意光著身子讓我看。我呸,老娘才不看你的呢!”楊桂月啐了一口,她才不相信這個時候有人到后山,而且她還跟看守的華山弟子說,不要讓人進來。
  一定是這個陳天明以為自己的身材有多好,故意想暴露給自己看,氣死我了,這個流氓,他還想像那天晚上那樣,故意騙自己說變態兇手過來,然后也讓自己沖上去讓他看。變態,陳天明是大變態。楊桂月在心里罵著。
  陳天明飛到自己的衣服旁邊,然后快速地拿起自己的長褲穿起來,什么小褲也不要穿了,先抓緊時間穿長褲,不要一會自己光著身子跟敵人打斗,那就太糗了。“楊桂月,真的,樹林里有人,你快點上來,要不來不及了。”
  “陳天明,你就吹,上次你都說是變態兇手了,這次是不是啊?我知道你苯,但不知道你這么苯,騙人怎么可以用以前一樣的方法來騙人呢,信你的人是傻瓜。”楊桂月不以為然說道。她以為陳天明是騙她的,所以她沒用用內力來查看。
  “一個,兩個,不是,現在是三個蒙面黑衣人……”陳天明拿起上衣穿了上去,小褲就先不管了,現在自己起碼是衣著整齊,一會把這些蒙面黑衣人干掉,再管那小褲了。陳天明點了一下,從樹林里不斷飛出蒙面黑衣人,一共有八個人。
  “去你的,陳天明,你說假話不用本,現在又說是蒙面黑衣人,還說了這么多,怎么不是變態兇手了?”楊桂月邊洗著身子邊說道。她還故意轉過身子去看陳天明,看他是怎樣表演的。。“啊!真的有蒙面黑衣人。”
  楊桂月呆了,岸上真的是站著幾個蒙面黑衣人,他們手里都提著刀,那些刀在月光下發著藍光,一著就是淬了毒。他們冷冷地看著陳天明,那目光中透著殺氣。
  現在的陳天明真想一掌把楊桂月給拍死,敵人都來了,她還在水里尖叫什么啊?這里的后山離華山派還有一段路,就算是哭破嗓子也沒有人聽到的。“胸女,你還不快點起來,還想讓人欣賞啊?”陳天明罵道。
  “陳天明,你快點到大石頭我的衣服這邊來,你幫我擋著,不要讓別人看到。”楊桂月紅著臉叫道。上次她一個興奮光著身子就從水里跑出來,所以這次她是學精了,能穿上衣服就穿上衣服,不要讓人看到自己的身體。
  如果是以前陳天明一定是不理楊桂月,但現在有敵人在,他是不想讓別人著到楊桂月的身體,至于為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的是就算是拼了帥命也不讓別人看楊桂月。于是,陳天明馬上飛到岸邊的大石頭旁邊,然后馬上轉過身子。
  “楊桂月,我給你三分鐘,這三鐘內他們是看不到我后面的情景,”說完,陳天明馬上運起內力往前面的地上一推。
  “轟”的一聲,前面的地上被陳天明強烈的內力一推,馬上擊起一團團的泥土。接著陳天明十指一抓,一合一轉,那泥土在陳天明的內力作用下,并沒有掉回原來的地上,而是在陳天明的前面泛起一團又大又強的黃影,讓人根本看不清他和大石頭后面的情景。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在幫自己,心里非常感激。不過現在不是說感激的話,她馬上潛著身往岸邊走去。由于她會抓住位置,她與陳天明、蒙面黑衣人是三點成一線,那些黑衣人根本看不到楊桂月。
  楊桂月跑到大石頭的旁邊,馬上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先是小褲,接著到罩罩,然后再到外面的衣服。現在的楊桂月是又慌又羞,這是她這輩子最尷尬的事情了,還好這個流氓幫自己,要不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