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997 撬墻角的高玉毅

在華山樹林里的某個角落,白眉道長幾個人小聲地嘀咕著。
  “白眉道長,你說這個陳天明是怎么回事?硬是要插手管華山派的事情,媽的,真想揭穿他的嘴臉,明明是玄門的掌門,還故意扮老板來華山,特別他還是虎堂的人。我懷疑那幾個人是虎堂的人。”恒山派掌門氣憤地說道。
  白眉道長點點頭說道,“是的,這個陳天明真是壞事的人。不過,我們最好不要揭穿他。”
  “為什么?”恒山派掌門奇怪地說道。
  “你想想,如果讓別人知道陳天明是玄門的掌門,還是虎堂厲害的人物,其它武林人士敢得罪他嗎?嘿嘿,我今天就是故意叫他陳先生,他陳天明不是要裝嗎?那我就讓他裝,到時就算他出了什么事,別人查起來我們就裝不知道。誰知道他是玄門掌門和虎堂的人,我們還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老板呢!”白眉道長得意地說道。
  恒山派掌門高興地點著頭說道:“白眉道長,還是你想得周到,呵呵,這下我們一定能辦成事。媽的,陳天明的幾個手下武功不錯啊!”
  白眉道長搖搖頭說道:“沒事的,我們這么多人,想怎么弄死他們就怎樣弄死他們,你怕什么啊?說句不好聽的,到時都不用我們動手,這里有一千幾百人,只要我們再找華山派的麻煩,一切都可以搞掂。”
  “好,你叫我們怎樣干,我們就怎樣干,我們聽你的。”恒山派掌門他們對白眉道長附和著。
  不一會兒,這幾個人就在低著頭小聲密謀著。
  ——
  京城先生的秘密別墅里,一個壯漢小心翼翼地站在先生的身邊等待先生的發話。
  “華山那邊的情況怎樣了?”先生問壯漢。
  “事情的進展都在我們的控制之中,只是有陳天明的出現,可能會麻煩一點。”壯漢說道。
  先生拿起桌子上的石器把玩著,“那我們的人準備向陳天明下手了嗎?這個陳天明好象老妨礙我們的事情,是要把他干掉了。要不然,我們的事情老是不順利。”先生想著陳天明老是破壞他的好事,,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像魔王的事情,西部,番國,虎堂的總教練,好象陳天明時不時都跳出來破壞。特別是現在陳天明還是虎堂的總教練,問題就越來越大了,這虎堂所管轄的事情跟以前陳天明在m市國安幫忙的時候不一樣,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唉,再不把陳天明干掉,真的會妨礙自己的大事。想到這里,先生已經下了決心,“盡最大的能力把陳天明干掉,就算損夫一點手下也無所謂。”
  “我已經安排下去了,請先生放心。”壯漢急忙說道。
  “好,你辦事我放心。”先生點點頭說道。這個壯漢跟了他多年,他知道壯漢的能力。
  壯漢說道:“先生,我們散播下去的消息很有用,聽到這消息的武林人士都涌上華山了,這下,華山有好戲看了。不過,華山真有寶物嗎?”講息是壯漢負責散播,但他也不知道這消息是不是真的?
  “呵呵,人的本性就是貪婪,他們聽到華山有寶物,當然是會去看看了,就算自己找不到,去見識一下也好。我就是想讓華山亂起來,只有這樣,白眉道長就會坐上武林龍頭的位置。”先生笑道。“老實,這消息是我自己編的,我也不知道華山有沒有寶物?不過,華山這么大,就算是有寶物也說不定噢。呵呵!”
  如果讓先生知道華山真的有寶物,他可能是大跌鏡,無心插柳柳成蔭,想不到他亂編一個消息,居然是真的。
  “要白眉道長當上武林龍頭還不容易嗎?我們沒有必要費這么大的力氣。”壯漢不以為然地說道。只要先生下個命今,自己隨便帶一些人上華山,一定能把華散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干掉。
  先生搖搖頭說道:“這你就不懂了,華山派一直跟許大粗那個家伙有聯系,如果讓華散人當上武林龍頭,事情就不好了。而且我現在想的不只是殺華散人,而是要把整個華山派滅了。把不歸順我的門派全給滅掉,由白眉道長掌管著武林,以后事情就好辦多了。”
  “先生所言甚是,我明白了,”壯漢點點頭說道。
  “好,你出去,我要好好想一些事情。”先生揮揮手說道。
  壯漢微微躬躬身,便離開了。
  ——
  吃完晚飯,陳天明就跟著楊桂月又去散步了。說是散步,其實是后山的水潭洗澡。不過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他們是不敢帶衣服,準備回來再換。
  “陳天明,你一會不要跟我一起洗澡啊!”楊桂月警告著陳天明。
  “切,誰跟你一起洗澡啊?”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我自己在那邊一個人洗,那就是不跟你一起洗澡了。陳天明在心里想著。
  “嘻嘻,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反悔啊?如果你說話不算話,你就是小狗。,”楊桂月高興說道。
  陳天明正色說道:“楊桂月,我現在也鄭重跟你說,我不和你一起洗澡,行了?”沒長腦袋的女人,陳天明在心里罵道。
  聽了陳天明的話,楊桂月走得更快了。在水潭里洗澡,真是特別舒服,昨天晚上她沒有去洗,感覺睡覺都不香。看來,自己每晚上都要過來這里洗澡了,然后叫那個流氓陪自己。不過,這流氓會不會偷偷地看自己啊?
  想到這里,楊桂月又有點為難了,這個流氓是真正的流氓,看他有這么多女朋友就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不過,楊桂月覺得自己沒有必要怕陳天明,那天晚上他不是也看過自己了嗎?他也不敢干什么?再說了,如果他敢亂來,自己把他的jj割了游街示眾。
  夜晚的月光特別撩人,它溫柔撇在水潭里,像涂上了一層白的銀光。
  “這里真的好美,我每次來這里,都喜歡上這里了。”楊桂月感嘆著。
  “那你以后就在這里長住得了,不要回去,”陳天明笑著說道。如果沒有楊桂月天天跟自己吵,可能自己的日子會快樂很多。
  “陳天明,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楊桂月生氣地說道。這個陳天明老是跟自己斗嘴,自己真想一掌拍死他。要不把他打丑,讓他以后泡不到女,不要再害女孩子。
  到了水潭邊,楊桂月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愛去干嘛就去干嘛,不過不能偷著我洗澡。”
  “切,又不是沒有看過,”陳天明小聲地啼咕著。
  楊桂月氣憤說道:“你說什么?”說完,楊桂月向陳天明撲了過去,但她這是白撲了,因為陳天明一早就閃開。
  “陳天明,你有本事就別走。”楊桂月罵道。
  “楊桂月,你有本事就別追。”陳天明說道。他走到水潭的一邊,不一會兒的時間,就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撲通”一聲,陳天明就跳下水,一個非常漂亮的跳水動作。
  楊桂月本來是轉過身想脫永服的,但沒有想到后面好象是傳來有人跳水的聲音,她急忙回過頭就被眼前的事情給氣呆了。陳天明正在水里快活地游泳,好像這水潭是他家里似的。“陳天明,你不是說不和我一起洗澡的嗎?,”楊桂月大罵著。
  陳天明邊游著邊說道:“我沒有跟你一起洗澡啊?我是在這邊,你在那邊,大家根本都不是在一起。當然了,你如果想我跟你一起洗澡的話,那我會鄭重地考慮一下的。”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說話不算話。”楊桂月氣得直跺腳。今天晚上她為了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和陳天明出來水潭這邊洗澡,所以她是一件多余的衣服都沒有帶來,可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比自己還先下水潭了,還說得很有道理似的。
  這個無賴、流氓、混蛋、說話不算話的小狗,就會用圈套設計自己。楊桂月在心里罵著陳天明。現在她是沒有辦法了,回去她又不甘心。不回去在這里洗澡,但又怕被陳天明看到自己洗澡。
  算了,反正上次他也看過了,一會自己叫他回過頭就行了。想到這里,楊桂月的心里好受一點。但想著下去洗澡的時候,楊桂月又為難了。
  自己是脫里面的罩罩小褲下去洗澡,還是不脫呢?如果不脫,那自己一會肯定是不能穿回去的了,里面這樣光著回去,楊桂月可是做不出。但是如果脫了,那個流氓又像那天晚上那樣,潛過來摸自己怎么辦?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楊桂月的臉不由紅燙燙的。
  “喂,胸女,你是下還是不下來啊?如果你不下就算了,反正我是不會看你的,我只在這邊洗澡。”陳天明調笑著楊桂月月。呵呵,楊桂月當自己是傻瓜,哪有自己在上面幫她看風,她在下面洗澡的道理。大不了大家一起洗,自己不看她的就行了。反正自己已經看過,少看一兩次也沒有什么。
  “你說真的?不看我?”楊桂月不相信說道。如果信陳天明的話,那這世界上就沒有流氓了。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真的,你不信可以下來試試。”
  “你流氓,我一下來你不是看到我了嗎?”楊桂月罵道。“你現在轉過身去,閉上眼睛。”都到這樣的地步了,楊桂月只好信陳天明一次,自己跑遠一點,在那邊的大石頭旁邊脫衣服,只要自己蹲下來,陳天明是不會看到的。
  “好了,我已經轉過去了,你快點啊,三分鐘內不行,我就不管你了。”陳天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