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991 兩個公關蘇小姐

“我早就換好衣服了,”陳天明說道。這個楊桂月真的是有問題,自己一早就換好衣服了,她還在那里傻坐,他正想著是不是要先回去睡覺了。
  楊桂月生氣了,“陳天明,你換好衣服為什么不告訴我一聲?”
  “為什么要告訴你一聲,你又不跟我說換好衣服告訴你一聲?”陳天明笑著說道。
  “哼,你是故意的,”楊桂月說道,“陳天明,你是不是故意說那草叢有人,騙我光著身子跑出來讓你看。”想到剛才的情景,楊桂月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哪會啊?我想要看也不會用這樣低級的方法,剛才你不也是聽到草叢里有響聲嗎?剛才你一樣興奮地想抓住變態兇手,現在發現是兔子卻說我的不是了,你怎么能這樣啊?”
  楊桂月想想也是,剛才自己也是以為草叢里有人,而且自己慌張起來跟陳天明一樣不穿衣服跑上去,要怪也就怪自己太緊張忘了先穿衣服再去追。可是,如果那個真的是變態兇手,等自己穿上衣服后,哪還追得了兇手啊?
  “陳天明,我警告你,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你要馬上忘掉,如果我聽到你跟別人說你看過我的身體,我立馬就殺了你。”楊桂月狠狠地恐嚇陳天明。
  “切,就你那武功能殺得了我嗎?”陳天明小聲地嘀咕著。
  “陳天明,你說什么?”楊桂月想撲上去了。
  陳天明急忙說道:“沒,我是說我們剛才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啊,大家在這里逛一逛而已。現在準備回去,走,楊桂月。”
  “哼,算你聰明。”楊桂月說道。
  ——
  在白眉道長的帳篷里,聚集了幾個門派的掌門,他們看到陳天明與楊桂月四處溜達的時侯,就被白眉道長的人通知過來開會了。
  “白眉道長,這華散人的徒弟他們上山,我們怎么辦?”天山派的掌門玉中子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特別是陳天明的虎堂總教練身份,更是讓他們擔心。如果陳天明插手管華山的事情,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沒事的,”白眉道長擺擺手說道,“做什么事情都講道理嘛,不管是誰,他難道敢知法犯法嗎?這是犯眾怒的。”
  “對,”恒山派學門點點頭說道。
  白眉道長說道:“這個變態兇手把我的女徒弟給奸殺了,我一定要把他給揪出來,如果我發現這事情跟華山派有關,我一定不會放過華山派。”
  “對,白眉道長,到時你算我們恒山派一份,我跟你一起對付華山派。”恒山派掌門好象挺配合白眉道長的話。
  “好,謝謝大家,如果單憑我們華侖派的力量是對付不了華山派,如果大家一起幫我的話,勝算就是我們的了,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我一句話,有好處大家一起分。”白眉道長看著其它門派的掌門。
  崆恫派學門崆恫仙人有點擔心,“白眉道長,我們不是不想幫你,只是那個陳天明的武功厲害,我們要小心行事才行啊!”
  “對啊,”岳山派掌門急忙附和著。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沒事的,我已經問過陳天明,他是以私人的名義上華山,所做的一切跟虎堂沒有關系。特別是我們有證據征明這事情是華山派做的話,他陳天明敢維護華山派嗎?如果敢的話,我們連他也一起干掉。”白眉道長咬著牙說道。
  “白眉道長,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承諾?”恒山派學門瞇著眼睛笑道。他知道這些掌門多少都跟上面有關系,所以,只要他們有道理,陳天明又橫加插手的話,那他們可就不客氣了。
  白眉道長點點頭說道:“有些事情不能明說,反正大家聽我的就是了,只要我當上武林龍頭,一定不會少了大家的好處。”白眉道長在好處的字眼上咬了重音。
  “好,我們跟你干了,”恒山派掌門拍了一下大腿說道。
  “我們聽你白眉道長的,”其它掌門也紛紛表態。上次他們被陳天明給擊敗,面子也不好過。如果事實證明那個變態兇手跟華山派有關,他們還怕什么陳天明,誰敢成為幫兇,他們立馬把他給剁了。
  白眉道長很高興看到這樣的情景,他笑了笑說道:“呵呵,各位,我知道大家的心意了,以后,武林就是我們的了。只要我們努力,大把錢歸我們賺,而且要美女也是多多的有。”
  “哈哈,”其它掌門跟著高興地笑了起來。
  ——
  在某個帳篷里,坐著幾個臉色冷傲的男人。
  a男人說道:“兄弟們,明天我們又有援手過來,上面說了,讓我們大膽地干,阻礙我們辦事的,全殺了。”
  “大哥,是不是也把那個陳天明殺了?”b男人問道。
  “當然,明天陳天明他們如果不下山的話,那他們就等著被我們殺掉!”a男人冷冷地說道。
  “媽的,我早就想干.文學網掉那個陳天明,老在各地方威風。”b男人一臉的興奮,只要明天援手一到,就算陳天明的武功厲害一點又怎樣?人多力量大,一樣把他干掉。
  a男人說道:“這幾天大家小心一點配合行事,不要讓別人看出我們的破綻,另外一定要拿到我們要拿的東西,我們的主要目的是把陳天明他們給殺了,接著滅掉華山,活擒華散人一家三口,到時我們再慢慢折磨他們。”
  “嘿嘿,大哥你不要怕,我有的是方法折磨他們,只要我出馬,包管華散人連他三歲偷摸別人的胸都會說出來。”b男人蕩淫地笑著。他已經在腦誨里構畫出一幅藍圖,到時把華散人全家都抓起來,再把他老婆和女兒的衣服全脫了,到時再問一下華散人先上哪一個好?
  想著華散人老婆的成熟身體和他女兒嬌嫩的身軀,b男人的下面就硬了。媽的,一起玩那對母女一定很爽,那個華散夫人看起來就像三十多歲的樣子,保養好啊!便宜那個華散人了。
  b男人想著用這樣的辦法逼華散人和華散夫人,他們一定會乖乖地說出秘密來。等他們說出秘密,自己再好好地玩一下那對漂亮的母女,最后才把他們殺了。
  “呵呵,你這個猥瑣的家伙,我看你的神情就知道你想什么,不過這辦法好,華散人夫婦最疼自己的女兒,如果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女兒被人們排著隊等著**的話,他們一定什么都會說了。”a男人也陰險地笑著。
  “大哥,到時你先上、我們兄弟跟在后面”b男人拍著自己大哥的馬屁。
  “行,還是你小子懂事,不錯,沒有白費我對你的培養。”a男人笑道。
  ——
  第二天一早,華散人過來勸楊桂月他們離開。可楊桂月就是不肯,她說現在華山派正是多事之秋,如果她不管華山派怎么行呢?華散人聽了楊桂月的話,只好搖著頭離去了。
  沒有過多久,華秋寒也跑過來了,她跳上楊桂月的床,高興地說道:“小月姐,我聽爹說你決定不走了,是不是啊?”
  “當然了,我也算是.文學網華山派的弟子,現在華山有難,我怎么也得在這里看著。”楊桂月點頭說道。
  “太好了,小月姐,你真好。”華秋寒跳下床,跑到正在梳頭發的發的楊桂月那里,抱著她說道。
  “行了,你今天早上不去練武嗎?”楊桂月問華秋寒。
  華秋寒搖搖頭生氣地說道:“這里有很多別派弟,我怕練功的時候被他們偷看了,我還是不練了。對了,小月姐,昨天晚上你和天明哥去拍拖了嗎?”
  楊桂月的小臉一紅,她想到昨晚自己看到陳天明光著身子,自己的也被陳天明看到了。她支支吾吾地說道:“不,不是,陳天明剛來這里不熟悉,我帶他到處走走。”
  “你們是去后山玩了?”華秋寒說道。這后山的后面有一座大山擋著,別人要去后山只能從前面經過,而前面就是華山派的地方。
  “是啊,以前我經常在那里玩,”楊桂月點點頭說道。
  “小月姐,以后你們不是拍拖的話,就不要把我忘了,你們也帶我一起玩嘛,我經常一個人玩多沒有意思。”華秋寒說道。
  楊桂月說道:“好啊。”其實楊桂月不是不想帶華秋寒,只是有時她要跟陳天明商量一些事情,華秋寒在身邊聽了不好。
  “小月姐,你不會怪我是電燈泡?”華秋寒作著鬼臉說道。“你看你,臉都紅成這樣了,還說昨晚不是跟天明哥拍拖?”
  “好啊,小寒,你竟然敢取笑我,我不打你都不行了。”說完,楊桂月俱追著華秋寒要打。
  “救命啊,小月姐要殺人滅口了。”華秋寒邊跑邊笑著。她實在跑不過去了,便想著要逃出門去。
  陳天明起來后,便想到楊桂月的房間,讓她今天再帶自己到外面走走,特別是那些門派扎營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可疑之處。
  可沒有想到,他剛走到楊桂月的門口,里面就飛出一個人,“啪”的一聲,那人撞在他的胸膛上。那人撞了陳天明后,站不穩腳似是要往后面摔去。
  眼著那個人就要摔,陳天明急忙把那人拉住,他仔細一看,原來是華秋寒。
  華秋寒見自己撞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哥,不好意思了,是你的小月姐追著要打我,我才撞了你,你要怪就怪你的小月姐!”
  “小寒,你胡說什么?”里面的楊桂月聽華秋寒還說那樣的話,她不由紅著臉生氣地罵道。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楊桂月有點不敢見陳天明了。